<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五,五万!?”

    武好古倒吸了口凉气儿,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会变成五万了?早上还不是说五千到一万吗?现在怎么翻了几倍,变成五万了?那么多西贼,要怎么打啊?自己可只要两万五千人啊。

    童贯倒是非常震惊,低声发问道:“距离多远?”

    “不足40里了,”赵钟哥道,“明天早上会到达统万城下。”

    高俅的声音也有点发抖:“那咱们现在走还来得及么?”

    “已经来不及了!”

    赵钟哥摇了摇头,表情严肃地说:“西贼既然集中了五万大军增援统万,就说明他们想在统万与我决一死战。因此他们很可能会派出偏师在统万东、南方向上设伏。如果咱们要走的话,很可能中了他们的埋伏。

    所以军事机宜指挥建议尽快拿下统万城,然后据城和远来的这股西贼会战。”

    国际名将高俅在心里面直摇头,赵钟哥的算盘打得太如意了!

    统万城里面还有不少西贼在抵抗,怎么可能很快拿下?而且,统万城的城墙已经被炸开两个大豁口了,就是拿下了也很难守住啊。

    “能打赢?”武好古也有些怀疑。

    “能!”赵钟哥却丝毫都不含糊,“咱们又不是孤军,宥州和洪州还有鄜延、环庆两路的近六万人包括横山蕃部的炮灰,只要他们赶来,少不得就有一场大捷了。如果能在统万城下打出一场大捷,盐州、河间草地就能不战而下了。”

    “可是西贼有五万大军啊!”高俅摇摇头,“咱们才两万五千,还都是疲惫之师,怎么可能坚持恁么久?”

    童贯拈着他仅有的几根胡须,看着赵钟哥问:“赵指挥使,军事机宜指挥可拟定了西贼援兵大至时的应对方略了?”

    “拟了。”赵钟哥道,“出动御马直骑兵去迟滞西贼援兵,同时猛攻统万城。待拿下统万城后,大军移驻其中。”

    “御马直不过千余甲骑,能抵挡西贼的五万大军?”

    “能!”赵钟哥笑道,“请使相安心,下官和慕容都指挥自有办法对付。”

    童贯点点头,看着武好古,“崇道,你是三直都虞侯,你来拿主意吧。”

    武好古看着赵钟哥,这个慕容老儿的得意门生倒是信心满满。

    “那就”武好古咬了咬牙,“那就打吧!钟哥儿,你留下指挥攻城,让五哥和斜也去吧。”

    “斜也?”赵钟哥愣了愣,随即就点点头道,“也行,斜也颇有将才。”

    高俅这个时候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那某也去吧!某有5500骑在此,其中还有1100是甲骑一起去吧,人马多些,说不定能多拖一点时间。”

    武好古冲着高俅一拱手,笑道:“高大哥,那就有劳你给慕容五哥和完颜斜也压个阵了。”

    “行了!”高俅点了点头,“大郎,统万城这边也抓紧点得尽快拿下了,最好再用沙袋把破口封上,这样就不怕了。”

    “好的!高大哥放心吧!”武好古说,“明天上午一准能拿下统万城。”

    高俅转过头,“赵指挥,我们御马直何时能够出发?”

    “丑时。”赵钟哥说,“现在放信号召所有的游骑,再要换马进餐,丑时能再出动。”

    童贯皱眉道:“这些游骑可累了半天了,还能打?”

    “能的。”赵钟哥说,“没甚不能的半天就受不了啦,还能叫马军吗?”

    今晚被赵钟哥派出去的,不是生女真“敢达”,就是武好古的“问题少年”。个个都似铁打的一样,根本不会吃不消。

    用来召游骑的信号,其实就是孔明灯,几十上百的同时放飞,游骑远拦子老远就能看见,便知道要马上赶大营了。

    而正统领大军,浩浩荡荡南行的嵬名察哥,同样也看见了天空中星星点点的孔明灯了。

    铁鹞子的统领李良辅对察哥道:“大王,那好像是统万城的方向!”

    察哥冷冷一笑:“宋狗发现咱们的大军了大概用孔明灯做信号求救吧?”

    “难不成附近还有宋狗的兵马?”李良辅皱了下眉。这个可能性并不能排除,因为御马直甲骑的战斗力非常强大,让西夏的游骑兵损失惨重,也限制了他们的活动范围。所以察哥对无定河北岸宋军的动向并不了解。

    “兴许吧。”察哥哼了一声,“不过咱们有七万多人宋狗的兵不可能比咱们多了!”

    “大王,”李良辅又道,“咱们再走快些吧,争取天亮后赶到统万城。”

    “不必。”察哥摇了摇头,“得留着些力气,明天一早很可能会有大战。”

    “大王,您是说宋狗会解了统万之围来和咱们决战?”

    察哥点了点头:“统万被封得水泄不通,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被宋狗攻破是不可能的,但是掘壕围困也没一定。宋狗在统万很可能有三万人,抽出两万来和咱们一战还是能办到的。”

    李良辅笑道:“那咱们可赢定了!”

    察哥笑道:“那当然!两万人怎么打得过五万人?”

    “大王,南面的天空中仿佛有些发红!”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忽然手指统万城的方向喊了一声。

    发红?

    察哥和李良辅张目望去,远方的天空真的有红光映照而出。

    “统万城着火了?”察哥犹豫着说。

    “不,”李良辅摇摇头,“应该是篝火宋狗一定在连夜攻打!”

    “夜攻?”察哥皱眉道,“好!若真是如此,那咱们就赢定了!”

    “八千多人怎么打得过五万人?”

    国际名将高俅在凌晨丑时带领约8500名骑兵离开统万城下宋军大营的时候,紧张的都快说不出话了。

    不仅紧张,而且非常非常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多嘴,说要带着5500骑兵和殿前御马直一起行动。

    但是说出去的话又不好意思收,他高俅现在也是名将了!名将说话能不算话吗?

    所以就硬着头皮出发了!不过一出军营,恐惧就从心底涌出,怎么都抹不去了。

    “高太尉,西贼约有五万,以四路纵队齐头并进,每路纵队间隔大约四五里地”

    骑在马上跟着大队人马行军的高俅,这时候心里只知道害怕了,压根就没听清向他汇报军情的武天在说什么了?

    “可以先打散一路!”完颜斜也马上提出了建议。

    “怎么打散?”慕容鹉问。

    “集中甲骑打车轮突击!”完颜斜也说,“打个十轮八轮的一定能打散。”

    “打个十轮八轮?”跟着高俅一起出动的折可大听得眉头大皱,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的骑兵都是铁打的不成?”

    完颜斜也一笑:“不能战上一百个合,还能叫马军吗?”

    一百个合!?折可大心说:这个女真番将还真会吹牛啊!天下拿有能战上一百个合的骑兵?若是真有,那还不横行无敌了?

    杨可弼也摇摇头道:“莫说一百个合,就是十个八个合也打不动啊!”

    他可是在御马直当过指挥使的,知道当初御马直有多少斤两。现在才过多久?御马直的骑士就变成铁打的了?

    慕容鹉这时插话道:“杨太尉有所不知,俺们御马直现在的打法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是以50骑为一小队,轮番冲击一点,而且冲完就走,把路让给下一队。这样往来轮,一波波的冲击,并不和对手持久肉搏。”

    只冲击不肉搏的战法并不是西洋近代骑兵才有的,女真人在两宋相交的时候就这么干过。他们的重骑在一天的作战中往往能冲上几十阵,在冲击过程中尽可能不和敌方纠缠肉搏,而是最大程度发挥冲击的威力。

    同时,冲阵的女真骑兵往往会以50骑为一队,其中20骑披重甲,持长矟。余下30骑则持弓箭紧随其后,这样在接近敌阵后女真骑兵的小队就拥有了两种作战的手段。

    而跟随御马直作战的四十几名女真甲士的打法,又有了进步。因为武好古给他们配备了骑兵弩,使得枪骑也有了射箭的可能。所以他们往往会全部持枪出击,在冲阵结束后用骑弩进行一波弩箭攻击。

    “那咱们河东军的5500骑怎么打?”杨可弼思索着问。

    慕容鹉笑着:“河东军的兄弟不必冲阵,给咱们当一游骑,然后压个阵脚就行了。”

    什么?压阵就行?杨可弼和折可大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慕容鹉这厮脑子糊涂了吗?

    8500骑对人家四五万,结果还要让5500骑在边上看戏吗?

    “行了!”慕容鹉这时忽然勒住了缰绳,“就到这里吧!”他扭头对高俅说,“太尉,咱们就在这里等着西贼的大军。

    另外,劳烦河东军的兄弟出马,散成游骑分队去和西贼交个手,让他们摸不清俺们的虚实。”

    高俅头看了眼统万城,火光冲天,看上去也不是很远。

    “也好!”高俅点点头,“就在这里迎战西贼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