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轰轰”

    沉闷的响声和火光突然出现在几千步外的一片夜色中的时候,嵬名察哥刚刚骑上战马,在一群穿着青唐甲的铁鹞子换护之下,正准备出发。

    “护驾!护驾!”

    铁鹞子的首领李良辅大吼起来,周遭的铁鹞子骑兵也都立即向察哥靠拢。察哥却是一挥手,制止了铁鹞子,然后面无表情地说:“不过是宋狗的游骑,不碍事的!”

    他顿了顿,呵呵大笑:“宋狗的这支骑兵也是难得,居然敢摸到咱们的大军左近!可这又能如何?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他们的大将无能,兵分三路不说,还以不足三万兵马围攻统万城,至今已经十几日,差不多该人困马乏了。现在俺们扑过去,宋人的这支兵还能跑得了吗?

    现在既然被他们发现了,也不必藏着掖着了传本王将令,全军打起火把,俺们浩浩荡荡的走这一遭!”

    李良辅也笑了起来:“大王所言极是,俺们便是浩浩荡荡的过去,这几十里的路,宋狗还能走得了?”

    随着察哥的一声令下,被黑暗笼罩的广袤原野上忽地出现了不计其数的火把,星星点点,无边无际!

    “天哥!快看后面”

    正策马向南而走的武天忽然听见耳边伙伴的大喊,头一望,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

    他原本以为党项人不过几千到一万,可现在这漫天遍野的火把,怎么看都不是几千一万的气势啊。

    “天哥,怕是有四五万人吧?咱们怎么办?”

    “走!”武天咬咬牙,“去保护武太尉!”

    他现在也吃不准武好古能不能用两万多人打垮这边的四五万敌人了。

    如果不能,那么他武天就得带着兄弟们保着干爹逃命了。

    干爹也真是的,明明打不了仗还出来带兵要是败了,大宋的官家会不会惩罚他啊?

    “哈哈哈,区区几千人,也没甚攻城的器具,竟然还想扑击咱们铁打的统万城,你们说这些宋狗是疯了还是傻了?”

    半醉半醒间的兀移勃麻这个时候正高兴着呢!

    宋人的主帅一定是个大傻瓜,就那么几千人稀稀拉拉的在统万东城的东墙外列阵,好像也没什么像样的攻城器具。这模样怎么能攻城?难得让人插了翅膀飞上城墙吗?

    “统军,也许有诈”

    一旁有人提醒道。

    “有诈?”兀移勃麻狂笑道,“还能有个鸟诈,除非那些鸟宋狗能长出翅膀飞上天去,要不然怎么上城墙?你们说是不是啊?人能长出翅膀飞起来吗?根本不可能啊”

    他的话刚说到这儿,脚下突然一个不稳,就晃了起来,然后他就觉得自己正在飞升,整个儿飞上了半空?这是怎么事?

    看来真是喝多了!兀移勃麻心说:以后一定少喝点儿他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猛然睁开,就瞧见一团灰蒙蒙的烟雾正飞速向自己靠近!

    这是什么?难道是天塌了么?

    半醉半醒的兀移勃麻大头冲下,从天而降的时候,他的宝贝儿子李忠良正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眼前尘土飞扬的场面。爆破发生前,他刚刚离开墙根,想去四下巡视一番,前脚离开,后脚就“地震”了,然后就是巨大的轰鸣声,再就是尘土飞扬,将一切都吞没其中了,四周都是粉尘,原本被他手下的士兵举着的火把也不知是掉落了还是被烟尘遮蔽了,总之四周很快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统万城东墙上的党项战士,如果没有被爆破产生的震动从城头崩落,也都被刚刚发生的事情给吓傻了。

    统万城不是坚不可摧吗?怎么就突然塌了一段呢?而且不偏不倚,正好在打仗的时候塌了!更巧的是,塌掉的那一段城墙好像就是统军兀移勃麻所在的那一段!

    兀移勃麻和左厢神勇军司的另外几个主将都在那里观看宋军的阵列呢,怎么看着看着就没了

    这到底是咋事儿?是统万城年久失修塌掉了,还是宋人施了什么法术!?

    武松和他手下的五百房奴猛士也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虽然他们已经知道工兵指挥的人会用火药把统万城的一段城墙给崩塌了,可是眼前的一幕还是太让人震惊了。

    现在可不是打起仗来就炮火纷飞的时代,谁也没这个思想准备啊!

    而且城墙倒塌产生了巨大的粉尘,也把距离城墙仅两三百步之遥的武松和他的手下全都给笼罩其中了。

    周围一片昏暗,空气里面都是呛人的粉尘,耳边还响着巨大的轰鸣。

    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阵紧似一阵的战鼓声传了过来!

    战鼓就是进攻的命令!

    已经是个战场老兵的武松立时就反应过来了,猛地跳了起来,大声呼喊:“直娘贼的,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割脑袋,换房子啦!”

    一听到房子,开封禁军出身的房奴猛士们立即就进入了狂暴状态。也不管周围浓得磨不开的粉尘了,只管跳起来举着盾牌,抽出长刀,蒙着头冲锋吧。

    实际上这次穴地爆破的效果并不是太理想,虽然在东城这边就用了六七千斤的火药,还挖出了两个巨大的药室,可是由于没有进行颗粒化的火药总是存在燃烧太不充分的问题,所以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如果是六七千斤高纯度的黑火药,爆炸威力可相当于一千斤普通威力的炸药,统万城的东城墙整个都能炸没了!

    不过即便那些火药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还是在统万城东墙上开出了一道七八十步的大口子,崩塌的城墙形成了一道高约一丈半的缓坡。

    而且,没有人把守!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武松高大的身影一马当先,已经杀入了城墙的破口。并没有直接向前冲杀,而是向右一拐,沿着城墙一路砍杀过去,遇上几个还没有从“大地震”中过神来的党项兵,二话不说就用长剑捅了个对穿!

    武二郎吼声如雷,身先士卒,跟在他身后的猛士也不含糊,也都持着剑盾,一路冲杀。

    冲杀的路线早就订好了,就是沿着城墙寻找能冲上城头的阶梯。上了城墙后,再把半截统万城东墙清理干净。至于另外半截城墙,则交给另一个猛士指挥料理。

    只要这两截城墙拿下,后续的部队就能杀进统万城了!

    武松很快就带人冲上了城墙,他虽然已经是有房一族了,但还是大吼着冲着最前面。因为他老婆西门玉兰不久前又给他生了个儿子!

    俩儿子啊!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第三个

    一套筒子楼怕是不够住啊!幸好他那个本家奸商武好古给出了“分期砍”换“石库门”的优惠,这可是军官才有的特权。之前拿下的人头就算首付,剩下的慢慢砍或者还!

    但是一颗普通的西贼脑袋只能算300缗了,他现在欠了15000缗,再砍50颗就够了。要不然就得还钱,20年分期,一年得还750缗,亚历山大啊!

    压力就是动力!武松和他身后的房奴战士们,大吼着冲上了城头,不少人在城墙下面已经开了杀戒,盔甲上,脸面上,都沾了人血,还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怒吼,看着就好似地狱里面冲出来的恶鬼。

    看到这些恍若恶鬼一样的房奴,城墙上面本就惊魂未定的党项人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念头:这一定是恶鬼!不可能是宋军的宋军要是那么凶,大白高国早亡了。

    被恐惧笼罩的党项士卒们一时间都失去了抵抗的勇气,而且他们的上官刚才都聚在兀移勃麻身边,现在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没有了军官的组织,士兵们只能各自为战,根本不能进行有组织的抵抗了。

    “割脑袋,换房子啊!”

    怒涛一般的喊杀声顿时在城墙上爆发了,武松和他的房奴手下们个个如同疯虎一般,杀得城墙上的党项守军丢盔卸甲,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只得向城墙的缺口处逃去。那里距离地面有三丈多高,仿佛个断崖一般。掉下去即使不摔死,也得骨折筋断!

    没了退路的党项战士现在不得不搏命而斗了。看到他们停止后退,一个个持着兵刃,面目狰狞,武松却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好多颗脑袋啊!至少有数百上千,俺武二郎只要50颗

    “停!”武松大吼了一声,“结盾阵!”

    现在得结阵而斗了,这可是房奴猛士们最拿手的活儿。他们本来就是重步兵,现在又持着剑盾。在武松还有另外几个都头的命令下,很快就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盾阵。

    “弟兄们,”武松依旧站在盾阵的第一排,他大声呼喊,“跟着某,向前!向前!把西贼都他娘的挤下城墙摔死!”

    “向前!向前!”

    然后就是几百人同时怒吼,同时发力向前,不顾一切都朝乱纷纷无法组织起来的党项人冲撞过去!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