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最后一缕夕阳消失在西方的天际之后,天地之间,终于陷入了一片黑暗,连九天之上的繁星和月亮,都是忽明忽暗,只能洒下一丁点昏暗的光线。不过这些光线已经足够让人看清前方的背影,紧紧追随着行军了。

    黑暗之中,一支庞大到无边无际的军队正在第次开拔,这是一支依靠马匹行军的大军,机动性极强。现在他们人衔枚,马摘铃,除了军官们刻意压低的声音,就只有密集到连成一片的蹄声了。

    嵬名察哥站在王亭镇城墙的高处,身边站满了披了青唐瘊子甲的铁鹞子战士。所有人都一言不发,看着他们年少的都统军。和去年刚刚接手都统军和尚方令锤时相比,现在的察哥又长高了一些,可是也瘦了一圈。站在那里高高瘦瘦的,仿佛一根竹竿似也。

    消瘦的同时,察哥也变得越来越沉默,性格越来越阴郁,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倒好似一位四五十岁,久居上位,同时又历经风霜的权臣。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更加黑沉阴暗了,看来今夜是个潜行的好时候!

    只要能让此间的四万八千大军接近统万城,那么一场大胜就可期了。

    大白高国太需要一场可以振奋人心的胜利了!有了胜利,才能凝聚人心,人心凝聚了,国家也就可以续存。哪怕无法在兴灵立国,也可以向西迁徙否则人心离散下去,就算能够西迁,嵬名家族也会控制不住局面。到时候察哥和乾顺两兄弟,可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大王,该咱们了。”铁鹞子的统军李良辅赐姓李,其实是党项人,走到了察哥的身边,身上披着的瘊子甲的甲叶轻轻碰撞,发出几声叮咚。

    “哦,”察哥点了点头,他是随着铁鹞子骑兵一起行动的,“一切还顺利吧?”

    “顺利!”生得高大威猛,满脸都是横肉的李良辅笑着说,“大王放心,一切都很顺利宋狗的骑兵都叫咱们的勇士赶走了,不会干扰大军开进的。”

    大军夜行最怕被强敌惊扰,这个时候就得依靠游骑远拦发挥威力了。

    谁家的游骑更强,就能遮护大军或者渗透到敌方大军的附近。

    “口令!”

    黑暗中,对面朦朦胧胧的人影忽然大吼了一声,用得是党项话。

    武天知道自己遇上了西贼的侦骑,虽然他很小心的带队前行,可是却没料到对方的侦骑又多又密,怎么也避不开。

    不过武天并没有慌张,他已经把一支上了箭镞的骑兵弩捏在手中了。这些日子,他已经用骑兵弩暗算了不知多少党项人的骑兵了。

    “金刚杵!”武天一开口,就是生硬的党项话。这是下午时他带领的骑兵从一个俘获的党项骑兵那里拷问出来的。

    “那是下午的口令。”对面的党项骑兵显然没有意识到死神的脚步已经逼近,“你这鸟厮莫不是忘记晚上的口令了吧?快快报上番号”

    就在他说话的当口,武天带着的几十骑仍然在缓步逼近,人人都手执骑弩,睁大了眼睛,努力在黑暗中寻找对方的人影。

    朦朦胧胧的一片黑暗中,隐约出现了十来个党项人的游骑,他们并没有张起弓箭,而是手持着长枪,列成了一排。

    武天和他的弟兄们都是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伙伴,这个时候都已经各自选定好了目标,谁射第一个,谁射第二个,谁射第三个,以此类推,都是早就商量好的。另外还会有十来支骑弩是备用的,专门用来射击漏书包网.bookbao2的目标。

    “别靠近了!”那边的西夏骑兵也警惕起来,吼了一嗓子,同时攥紧了手中的长枪。

    夜晚上骑射是没甚准头的,马背上就得靠长枪来分个死活了!

    “嘣嘣嘣嘣”

    一阵弓弦响动忽地传来了,把这名西贼的骑兵就是一惊。有人射箭?射箭的人在哪儿?

    他并没有发现向他缓缓走来的那些骑兵有射箭的动作黑暗中朦朦胧胧的,但还是可以看清射箭的大动作。

    不过他没有机会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几支挟着劲风射来的箭镞猛然插进了他的躯体,其中一支不偏不倚,正插在他的喉咙口。

    敌袭!遇上宋狗的硬探了

    他扔掉了长枪,伸出双手去捂自己的喉咙,整个人在马背上摇晃了几下,猛地跌落下了马背。

    和他一起落马的,还有另外几个党项游骑,都被穿透性极强的骑弩射中了要害。武好古给御前骑士们配发的骑弩,都是界河市舶司下属的修械务的弩匠精心打造的名字叫修械务,不过工匠却都是最好的,不仅手艺一流,而且年纪也轻,接收新事物的能力也强。

    而且武好古为了这些骑弩也不惜工本,虽然是弩,但还是用了昂贵的水牛角为主要材料,做出了复合型的弩臂。因此射程的弩箭拥有极强的穿透性,即便是青唐瘊子甲,也难以抵挡近距离被骑弩攻击。

    不过也有几个人扛住了这夺命一击!

    毕竟黑灯瞎火的,只能射个大概,不能保证命中要害。

    “敌袭!”

    “宋狗!”

    “啊”

    逃过一劫的几个发出的喊声,又为他们招来了新的一轮箭镞!现在所有的少年骑士都射空了骑弩,也不用武天下令,他们就已经熟练的把骑弩换成了马矟,开始了突击。

    喊杀声、惨叫声、怒骂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还有马矟拍打在盔甲上发出的清脆声响,顿时响成了一片。

    这一番动静,可是今晚的夜色掩饰不住的,就在几百步外,无数的火光仿佛从地下涌出似也,顿时就形成了长长的一条。

    这是行军中的队伍打出的火把!

    “准备火药箭!”

    武天并不打算马上逃跑,而是下达了发射火箭的命令。

    如果是白天,也许他会感到恐惧,敌人是那样的多!也许有几千骑并不是所有的党项骑兵都打出了火把。但是现在是夜间,他和他的兄弟们,都是受过严格夜战训练的!完全可以从容逃走不过在逃走之前,一定要给党项人制造最大的混乱,这样才能迟滞他们南下的脚步。

    武松这是听见了耳后传来了一阵纷扰,趴在冰冷地面上的武指挥使扭过头,突然发现无数的火光,星星点点,出现在了一片夜色之中。

    火光出现在武松的背后,也就是殿前三直大营的所在!

    今晚不是偷袭吗?偷袭不是应该悄悄的前进,火把的不要?怎么大明大方打出火把了?武松心说:看来西门大姐的男人就是个商人,真的不会打仗的

    心里面满是疑问,不过武松也还得老老实实趴着,这是命令!而且上面还拍了军事机宜下了部队,和武松还有500来个房奴猛士一块儿趴着。

    三直军大营中突然出现的火把,也惊动了统万城中的兀移勃麻,他刚刚喝完酒,正准备搂着娘们安睡的时候,被他的儿子李忠良给闹醒了。

    “敌袭!敌袭”

    喝得晕晕乎乎的兀移勃麻猛然惊醒,猛地就坐了起来,瞪着醉眼问看着儿子就问:“地道?宋狗从地道里攻来了?”

    “不,不是从地道。”

    “那是从哪里?”

    “他们,他们还没有进攻,而是准备进攻。”

    “准备进攻?”兀移勃麻眨了眨眼睛,愣愣地看着儿子,“从哪儿?”

    “从城东和城南。”李忠良道,“差不多有一万人,都打着火把正在列队呢。”

    “列队?”兀移勃麻笑了起来,“看来宋人的将军是个傻子他还想强攻统万城啊!”

    他顿了顿,又提高了嗓门,醉醺醺地说:“来人呐,给本统军披甲对了,快去擂鼓,点集兵马,咱们去杀宋狗啦!”

    说完兀移勃麻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李忠良上去搀扶,他才想起了什么,大声对儿子道:“快,快去守着城内的壕沟,以防宋狗钻地道进来!”

    李忠良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去了。宋人靠爬墙是进不了统万城的,唯一的机会就是那些地道了!

    只要守住地道,统万城就万无一失了!

    李忠良去安排手下守住那两道防地道的壕沟的同时,黄植生和李行这两位工兵指挥,正紧张兮兮的看着一包包火药被工兵们传递进了黑洞洞的地道入口。

    现在可是晚上,虽然地道里面没有点灯,但是入口处还是点上了灯火。万一有火星落在火药包上,那篓子可就大了。

    不过工兵们还是足够小心的,火药包一包包的传递进了地道,没有任何纰漏。没过多久,最后一包火药也传进了地洞。然后就是工兵们一个个从地道里面钻出来了。

    最后退出的是四个工兵都头,摆放火药和埋线的活儿都是他们亲自负责的。

    四个工兵都头退出洞口后,各自取过了一支火把,拿在手中,目光则投向各自的上司黄植生和李行,等待着他们点火的命令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