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统万城东南,无定河和黑水河夹角之处,新设了一处帐落。

    这处帐落所取的地势,是极为巧妙的。背靠两河夹角,面向统万坚城。面向坚城的一面,又挖掘了长壕,垒起了沙袋。经过十几天的紧张施工,围城的长壕又出现了一点儿变化,靠近统万城东、南两面的壕沟被加深加宽,壕沟后用沙袋垒砌的胸墙也变得高大宽厚,还在胸墙顶部架设了许多旁排。

    而统万城西北两面的壕沟,还是敷衍了事,又窄又浅,一看就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

    另外,在长壕南段和西段的结合部,以及长壕东段和北段的结合部,又出现了两座用沙袋垒成的圆形堡垒,称为“南堡子”和“东堡子”。堡垒虽然不大,但是成为了两座可以掩护东南两段长壕侧翼的支撑点。

    而在东南二堡、东南两段长壕、黑水河、无定河的环护之中,就是武好古的两万五千大军的营垒了。

    因为找不到什么树木,所以武好古的大营并没有设置营栅和拒马,而是使用沙袋垒成了护墙。好不容易寻到的“漏书包网.bookbao2之木”也被砍了,则用来搭建了一座高大的望楼,伫立在营垒的中央。

    军事机宜,御前骑士,三班借职李永奇,今天一大早就背了一个铜皮敲打出来的望远筒,顺着望楼的木梯子爬了上去。在望楼顶上,两个军事机宜指挥所属的兵士都是聪明机灵,识文断字,而且比较年轻的兵士,都来自界河商市,大多是武家、西门家的子弟或客户佃户子弟已经到了。看到李永奇爬上了,双双拱手行礼。

    李永奇点点头,“旗帜可带否?三脚架可备好否?”

    “禀机宜,都已经备妥。”

    其中一名士兵答着话就取出三面分别为红色、黄se和绿色的三角小旗,而另一名士兵则将一个三角架支了开来。

    小旗子是用来传递信号的,界河骑士学堂和船政学堂根据武好古的命令和提示,编成了一套简单的旗语。而三角架则是武好古根据后世的三角画架设计的,既可以用于绘图,也可以用来架设望远筒。

    望远筒就是李永奇背着的那个筒皮卷成的长筒,长筒的两段各有一块水晶磨制的凸透镜在宋朝发明望远筒是很容易的,因为宋朝人早就会用水晶磨制凸透镜作为放大镜或者眼镜使用。

    武好古只需要找两块凸透镜和一个长筒,就能制作出简单的望远筒了。不过通过这个望远筒看出来的东西都是上下左右颠倒的这是因为凹透镜的磨制比凸透镜困难,毕竟没有人磨过。而且水晶片也不是玻璃,价格昂贵不说,产量也少,同时磨制两种镜片也不利于镜片互换。

    所以李永奇这样的军事机宜,就不得不忍受一个颠倒的世界了。

    不过相比轮番登上高塔,用奇怪的望远筒观看一个颠倒的,放大的世界,更让军事机宜们感到头疼的是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的文案工作。

    比如每天都要攥写各种战场日志、作训日志,还要负责绘制大量的地图,包括地形图、布防图等等,还要制定非常琐碎的各级战阵策略,并且监督各级部队的执行情况,最后还要进行战阵总结,同样要写成文本进行存档。

    而且在各种“日志”、“策略”、“总结”的基础之上,军事机宜指挥还在不断改进名为步兵条令、骑兵条令、工兵条令、辎重条令、参谋指挥条令的一系列指导部队作战训练的各种条列规章。

    这一套东西,在后世的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李永奇这样的北宋军人来说,却是整个思维方法都得彻底改变了。因为这一套通过反复实践和细致的观察得到进步的方法,就是实证主义在军事科学中的运用了。

    各种日志、各种策略方案,其实就是在透过直接或间接的感觉,推知或认识经验。而各种条令,则是对于这些经验的总结,以及推论出的还没有经过验证的假说这些假说又可以通过实践进行验证!

    这是一种取得进步和知识的方法,不仅可以用在自然科学上,也可以用于军事和各种社会制度的发展之上。

    可别小看这些对后人来说是当然的思维方法对宋人的冲击,在北宋这个时代,国人的思维还是比较教条的,对于先贤写在上的东西看得很重。著立说更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怎么都得是大儒或是老军事家才有资格写部兵。而李永奇这样的青年军官,现在居然可以参与实战运用价值极高的各种条令的攥写,真是连他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命令就是命令!李永奇再不理解,也得不折不扣的去完成,每天都有对己方的营垒,敌方的城池,还有远方可以看到的一切,进行尽可能细致的记录。

    如有异常,还要通过旗语及时报告!

    将自己随身带来的记录本和铅笔摆放在一张小小的木桌上之后,李永奇就把长筒望远镜安放在了木架子上的一个转盘上面,再用皮索扎紧。然后就开始了观察观察是有顺序的,循着“四方敌营城己方壕沟己方营垒四方”的循环进行,每看一处,都要通报有无异常。那名负责架设三角架的士兵,同时也是记录兵,会把李永奇通报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本子上面。

    “北方”

    李永奇先将望远筒转向了正北方,让人头晕的倒立的影像出现在目镜之中了。天在下,地在上,中间漂浮着一层灰蒙蒙的烟尘,头部尖锐,向后呈现不断发散的形状。

    这是?

    李永奇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紧张起来了,这是大队骑兵在开进啊!从烟尘的规模来估算,至少有10000匹马其实远远超过,只是李永奇不知道怎么通过望远镜里面的烟尘来判断敌方数量,正从统万城北方几十里外绕过!

    “敌人!西贼!约50里外,烟尘可见,位置正北,数量大约一万匹马,正快速西进!不,不,是东进!他们在东进!”

    随着他的吼声,手执三角信号旗的士兵拼命挥动手中的红旗和绿旗,将他的报告用最快的速度发送到了三直军的中军大帐。

    “50里外10000匹马向东?”

    “西贼想要去打石城?”

    “不可能石城有河东军的一个将,最多万余西贼怎么打得动?”

    “应该是想断咱们的粮道吧?”

    中军大帐之内,留守的军事机宜们一边派人去向武好古、高俅、童贯还有赵钟哥通报,一边纷纷议论起来了。

    不一会儿,武好古、高俅、童贯还有赵钟哥就心急火燎的从各自休息的营帐赶来了。

    “怎么事?”

    武好古是四个人中表现得最紧张的,一进大帐就问了起来。

    “禀都虞侯,”一个名叫刘斌,五短身材,却长了个大脑壳,双目炯炯有神的青年军事机宜答道,“瞭望台报告,正北50里开外发现了大股烟尘,判断是有西贼骑兵通过,数量约10000骑匹马。”

    童贯插话问:“是一万匹马还一万骑兵?”

    “目前还不能确定,”刘斌说,“距离太远,望台上只能见到烟尘,无从判断。”

    “侦骑呢?”童贯问,“放到50里开外了吗?”

    “放了30里,”赵钟哥说,“不过他们应该能发现50里开外的情况,过会儿会有报的。”

    游骑远拦也不是说放得越远越好,特别是放出去的御马直骑士常常会对敌方的游骑展开猎杀这就需要组成更大规模的游骑兵分队,通常是50骑到100骑包括辅助骑兵。而御马直包括辅助骑兵在内,拢共就3000余人,轮番出动,又要在各个方向上进行屏蔽和戒哨,自然不可能把书包网.bookbao2张得太大了。

    武好古抱着胳膊走到地图台前,上面已经用小木牌标出了刚刚被发现的西贼骑兵的大概位置。

    很显然,这支骑兵是有意绕开包围统万城的三直精锐的!

    “他们想去哪儿的?”武好古问。

    “应该是统万和石城之间。”童贯给出了一个看似最合理的答案。

    “断咱们的粮道?”高俅问。

    “多半如此吧,”童贯笑了笑,“顶天就是一万人,还能打下石城吗?”

    “大官,大郎,”高俅朝武好古笑道,“不如我带骑兵走一趟,打掉这一万西贼吧!”

    童贯点点头,“大郎,你怎么看?”

    现在三直禁军的指挥权归属比较奇怪,在外人看来,似乎应该是童贯和高俅说了算的。童贯是安抚经略制置使,高俅则是一手把三直精锐“带”出来的国际名将。相比之下,武好古不过是个不会打仗的吏商,下面的人怎么会听他的?

    可实际上,通过军事机宜指挥,假子骑士,界河效用骑兵,以及两个工兵指挥和一个辎重兵指挥,武好古牢牢掌握着三直禁军的指挥权。

    所以是否出动强大的殿前御马直,得由他来拿主意。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