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哈哈哈”

    正笑得前俯后仰的是大白高国的驸马都尉,左厢神勇军司统军兀移勃麻。

    而引他发笑的,则是一道挖得歪歪扭扭,而且又浅又窄的壕沟。这应该是围城的长壕,而且在壕沟之后,还用装了泥土的麻袋垒起了一道低矮的胸墙。

    可是那墙是恁样矮,沟又是如此的浅,骑着马一跳就能跳过去,怎么可能围困住城内的党项儿郎呢?宋人的兵马真是愚蠢,明显在干傻事啊。

    “看来宋狗的名将高俅也不过如此了,”兀移勃麻笑着对左右道,“这样的壕沟胸墙有甚用处?不过是浪费人力罢了。”

    “父亲,”兀移勃麻的儿子李忠良他是赐姓李的的声音响了起来,“给儿子3000兵马,去填了宋狗的壕沟吧。”

    兀移勃麻收视线,看了看儿子,淡淡地道:“宋人的壕沟是开玩笑,可是守在壕沟后面的甲士还有甲骑,可都是货真价实的!”

    壕沟是“假”的,壕沟后面却排列着真的甲士和甲骑,他们是用来掩护府兵和工兵们施工的。其中甲士是清一色的御龙猛士,人人手持弓箭,伸着脖子望着统万城的城头,仿佛在盼着守城的党项人把脑袋送去让他们割了

    在甲士们后方列队的则是高俅的黑甲选锋骑,骑兵都下了战马,一手持着马枪,一手牵着缰绳,也都伸长了脖子望着城墙上的党项了。他们的脑袋可以换到骑士身份和1500亩土地,而且还是富庶的中原地区的土地!

    可惜,统万城上的党项人都很重视自己的脑袋,轻易是不让人砍的。

    “走!”兀移勃麻笑着对儿子道,“去喝酒!就让那般宋狗挖沟去吧!

    这沟就算挖得又深又阔,也伤不了俺们半根汗毛的。”

    “哈哈哈”

    周围左厢神勇军司的将领们都应景般的大笑了起来,还有人开口附和。

    “是啊,顶天就是围困。可是咱们统万城里面的储备,足够几万军民吃上一年的!”

    “而且咱们也不怕断水,城里面早就修了水窖,还储满了清水,够咱们喝上六个月的!”

    “他们也攻不了城俺们早就把周围的树木都砍没了,连筷子粗细的树苗都没留下一根。他们要打造攻城器械,就得去银州砍树了。”

    “哈哈哈”

    李忠良这时皱着眉头提醒道:“父帅,宋狗还可以穴地攻城。”

    兀移勃麻赞赏地看了看儿子,点点头道:“好!能想到这一点也不容易了。不过晋王殿下早就已经料到宋狗会挖地道,所以已经让人在城内的墙根上埋了许多大水缸,可以用来听地下的动静。宋狗在何处挖洞,咱们就在城内相应的方向上挖一条壕沟即可。”

    穴地攻城不是新鲜的战术,而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攻城之法。防备起来也很容易,只要埋缸听地,确定敌人在什么方向上挖掘,然后再挖一条和城墙平行的壕沟即可。

    这样当敌人的地道挖透的时候,就会遇上城内的壕沟。敌人从地道里面出来就进了壕沟,就会遭到居高临下的己方长枪兵的攻击。一枪一个,基本上没跑。

    不过武好古麾下的工兵指挥黄四郎和朱行主持的挖掘工程,是不需要挖透城墙的。他们只需要把地洞挖到统万城的城墙下面,然后埋上几千斤临时搅拌好的炸药,就能把700年古城墙给强拆了。

    突破口选择在了统万城东城的东城墙下,为了确保爆破成功,两条地道同时开工。四百名工兵主要是矿工出身加上上千名府兵分成四班,日夜不停的挖掘地道。

    四条地道一块儿挖掘的动静是很大的,挖了没几天,就被统万城内的党项人给发现了。

    “果然在挖洞!”

    兀移勃麻大笑了起来,对前来报告的儿子说:“儿啊,你马上带人去挖壕沟,顺着东城的东墙挖掘,一定要挖得深一点!可不能让他们从咱们的壕沟下面挖过去。”

    “孩儿知道了!”

    兀移勃麻又道:“挖好之后,再选上1000名勇士,拿着长矛杖,分成两班日夜守候。只要那些宋狗露头,立马都给结果了!”

    李忠良领了父亲的将令,立即就去挖了壕沟。可是等他的壕沟挖好,宋人的挖掘工程却突然停止了,一连几日,听缸的士兵都没有发现任何挖掘的声响。又过了两天,西城南墙处听缸的兵士又报告发现宋军挖掘地道的声音

    原来统万城有东西两城,两城之间隔着一道城墙。如果只炸开了一城的城墙,还不足以同时贡献统万东西两城。

    所以制定攻城计划的赵钟哥、黄四郎就决定同时爆破统万东城的东墙和西城的南墙。

    这样就能一举攻占两城了!

    就在武好古准备用火药强拆统万城的时候,王恩和郭成两军,已经攻占了十里井、牛心亭和龙州三座西夏的堡垒。并且再一次分兵两路,一路由王恩亲自率领,往攻宥州;一路则由郭成率领去攻打洪州。

    宋军分兵的消息,很快就被西夏的游骑报告到了统万城正西60里开外,一处名叫万井口的水源地。

    此地位于瀚海戈壁的边缘,有一些水源充沛的水井。要进入沙漠的商队或军队,一般都会在这里补充一次饮水。而西夏则将此地当成了一处要点,修了城堡,把水源保护了起来,而且还在此地囤积了不少粮食。

    在上一次越横山入侵延安府的行动失败后,嵬名察哥就把他的四万大军摆在了万井口以西的沙漠边缘地带。到了今年一月下旬的时候,又有三万两千大军奉命从兴庆府开来,也屯驻在万井口以西。

    而他本人也在不久前进驻万井口城,并且将此地当成了他的指挥部。

    宋军分兵的消息传来时,他正在自己的节堂内看着右厢军送来的军报他可是大白高国的都统军,左右两厢十几个军司的大军都归他管。

    而眼下,他的注意力也不能都放在无定河战场上,也得留一只眼睛看着河西战场。如果秦王川城不保,他就得立即放弃在无定河战场去增援河西了。

    根据他的盘算,西夏的那点可以动用的精锐主力包括一万五千名卫戍军、三千名铁鹞子和五万四千名负赡军,总共七万两千大军,必须同时兼顾东西两线。

    所以在击溃了顿兵夏、宥二州城下的宋军之后,嵬名察哥还得带着剩余的大军,马不停蹄地赶去秦王川,同宋军的河西军决战!

    如果两场大战都可以获胜,那么西夏的国运就算扭转过来了。

    “大王,敌人分在了三处,”日益受到察哥信任的萧合达,这时闻讯走进了察哥的节堂,“咱们的大计将成了!”

    “合达,”察哥站起身,走到摆放着一张桌子上的木图边上,看着三个分别摆放在统万、宥州、洪州的小木人,思考着问,“咱们该吃掉哪支敌兵?”

    “自然是统万城的宋军了!”萧合达道,“统万的宋军多半是劳什子御前三直,乃是宋人的强兵,若是能灭了,战局可就彻底扭转了。

    而且,统万城中存放着三十万石粮食和五十万石草料,还有大批的兵器,是咱们在无定河一带的根本!如果有个万一,那咱们就算灭了另外两路宋军,也无法在无定河立足了。”

    萧合达这么说,其实一半是为了辽国的利益。他已经意识到宋军的御前三直不仅冠绝大宋三军,而且还意味着大宋东军的复兴!

    虽然不知道高俅用什么办法让原本萎靡得不成样子的开封禁军变得如狼似虎,但是他还是能闻到极端危险的气温。

    宋朝的西军再强,对大辽的威胁也是有限的。因为西军一半的战斗力在番汉弓箭手上,而番汉弓箭手是兵农合一的,根本不可能远征燕云。他们要去了燕云,家里的200亩250亩田怎么种啊?

    所以出了陕西的西军,最多只有一半力量。而且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西北禁军都调走吧?因此实际上是一半力气都使不出来的,顶天就是三分之一。

    而御前三直肯定是“长征兵”,他们在西北战场上都快一年了,不照样生龙活虎?

    如果这支军队成长起来,有了十万八万的兵力,那么燕云十六州可就悬了。

    所以萧合达想借着西夏的七万两千大军,将宋军的御前三直拼光。

    “说得也对!”察哥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可是宋人的御前三直很强啊”

    萧合达道:“正因为他们强大,才不能放过眼下的机会啊!

    如果让他们再发展个几年,御前三直的人马增加到十万!那咱们大白高国还能存活下去吗?”

    “十万?”察哥吸了口凉气儿,“会有恁么多?”

    “如今大宋,可是出了天可汗了!”

    “天可汗”嵬名察哥咬了咬牙,“也对,不能让他们再壮大下去了。

    合达,去传本王将令,点集兵马,直扑统万城!”

    “末将遵命!”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