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和高俅、童贯被大队骑士簇拥着,已经远远的看见了统万白色的城墙。那据说是用蒸过的三合土加上糯米汁混合均匀后夯筑而成的。为了追求夯土的结实耐久,赫连勃勃在筑城的同时采取了残酷的监督手段,以铁锥效检,凡锥入一寸者,便立刻将其杀死,把尸体填于墙内。若锥不入城墙,就杀效检之人。

    因此统万城被修筑的极为坚固,据说刚刚建好的时候城墙可以用来磨刀!

    只是不知道风吹雨打700年后,统万白色的城墙能不能挡住火药?

    从黑水河畔望去,远处的统万城明显经过了整修,看着就不像是700年的老古董。白色的城墙上守具层层叠叠,马面城垣之外都插满了尖锐的木桩。城外四下哨卡堆拔刁斗森严,城头的守卒数量不少,且衣甲鲜明,一看就知道此处守备严密。

    不过这种情况也不让人意外,这里本来就是西贼在无定河、横山地区最大的屏障。这些日子,天知道有多少物资、人口从无定河沿岸各个城堡还有靠近统万的绿洲和草原中运过来,城内恐怕堆放着数量惊人的粮草物资。如果这座城池被宋军攻陷,西贼在无定河沿岸也就没什么好打了。直接退到盐州去吧!

    武好古、高俅和童贯在观看统万城的时候,黑水河对岸也有不少党项人的步骑兵呆呆的看着正在缓缓展开的宋军。

    这些党项战士们脸上都是惊恐的神色,不少人已经在往统万城的方向退却了。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支威势之盛,超过他们见识过的任何一支党项精兵的骑兵!

    这支骑兵,正是殿前御马直的骑兵。

    1000名甲骑,分成20个小队,在武好古等人的左右展开。并没有前突到岸边,而是在距离河滩四五百步的地方停住脚步,然后人人翻身下马。只是无言的站立在那里!

    党项人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是在蓄马力!他们牵着的大马一看就知道是能冲起来的好马。宋国不是没有好马的吗?他们是从哪儿得到恁多高头大马的?

    那可是上千匹不对!他们背后好像还有牵着副马的辅兵随从!

    至少2000匹战马啊!宋人的骑兵,居然阔绰如此!

    西夏的大将,同时也是驸马爷的兀移勃麻这时也在黑水河西岸观看。见到河对岸的甲骑,顿时倒吸口凉气。

    怪不得晋王殿下恁般忌惮宋人的甲骑,他们真的是精锐啊!至少兀移勃麻手中根本没有可以和他们对抗的骑兵。

    不过宋人的骑兵再强,还能爬上城墙吗?兀移勃麻想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现在怎么变成宋人的骑兵强,大白高国的城池坚了?

    兀移勃麻摇了摇头,牵动缰绳,调转了马头,带着自己的护卫向坚不可摧的统万城飞奔而去!

    “崇道,统万城不小啊,十五天能挖好长壕吗?”

    童贯也有点皱眉头,因为武好古出兵的时候没有带着民伕,只有5000多个负责运送粮草辎重的辅兵。即便加上5000充当长枪手的府兵,还有2个工兵指挥的人手,最多就是11000人。

    这么点人,要在15天内完成围城的长壕恐怕不大容易吧?

    如果长壕挖不完,武好古难免就要受罚了武好古这次和上一样,又和陶节夫签了合同凭由,还拿了十万缗的“工程费”,如果到期不能完成,光是赔偿金就是一天三千缗。而且陶节夫下达的是军令,完不成是要挨罚的!

    “挖当然能挖好了!”武好古笑道,“怎么都有10000人呢,而且合同上也没说长壕要多宽多深啊。”

    啥意思?你还要偷工减料啊?童贯心想:现在可不是当奸商的时候!

    高俅也摇摇头道:“大郎,这长壕要是挖得不够深,不够宽,恐怕困不住统万城内的西贼啊!”

    “为何要困住他们?”武好古一笑,“拿下统万城不就行了!”

    “拿下统万?”

    高俅觉得不可思议。

    童贯却想起了什么,“崇道,你要穴地爆破?”

    武好古点点头:“对!就是穴地爆破!炸开统万城墙咱们手里有10000步军战兵,其中5000人还是御龙猛士,我就不信守城的西贼能够抵挡!”

    “穴地爆破?”高俅没听过这个名词,“还能破开城墙?真的假的?”

    武好古笑着:“再过十几日就知道了!师严,劳烦你的骑兵再留些日子,给我压个阵脚。”

    “行啊!”高俅笑道,“愚兄也想看看这统万坚城被破开的样子!”

    “儿郎们,随老夫杀过去,杀一个封妻荫子出来!”

    “万胜!万胜!万胜!”

    随着老军事家王恩的一声呐喊,刚刚在龙州城下展开的鄜延路大军就人人欢呼起来了。

    他们的欢呼不是没有来由的,因为龙州城的城防看着就很虚。低矮破旧的城墙上旗帜稀稀拉拉的,守军和守具也寥寥无几。城外的壕沟又浅又窄,而且干枯无水。

    这样的防御,根本抵挡不住鄜延军包括随征的步跋子28000人的攻击。

    另外,龙州守军不仅人数不多,看来也没什么轻骑可用。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宋军,连侦骑之间的前哨战都没打,就全部龟缩进了城堡。任由宋军抵近扎下连绵的营盘阵地,稳住阵脚,展开大队。

    看到全军士气高昂,王恩满意地点点头,对自己的儿子王泽道:“泽儿,选锋准备好了吗?”

    “禀父帅,孩儿已经备好了1000名选锋,都是我鄜延军的精锐,人人批坚执锐,云梯盾车,也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攻城!”

    “好!”王恩摸着白胡子,“横山的番兵呢?”

    “3000壮士,都备好了刀盾弓箭!”

    “好!传老夫将令。”王恩道,“让横山番推着盾车去打头阵,让咱们的选锋跟在后面压阵。”

    “得令!”

    老军事家当然是懂得民族团结的大道理的,所以就把打头阵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让给了横山番兵。

    去年腊月的时候给察哥带路的李讹,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宋军这边的番将了他爹管辖的部落也派人跟随察哥入侵延安府,所以他爹的大首领也到头了,被陶节夫叫去宝塔山下的延安城过日子了。而李讹也就接班当上了新的首领,还得到了一个巡检的官职。现在带着自家的200多儿郎,跟着王恩来打西夏了。

    这个心里面反感大宋,热爱大白高国的蕃部青年首领耳边响起了进军的鼓声。披着铠甲,手持刀盾的宋军选锋,以及持着弓弩的宋军弓弩兵,都已经在李讹背后摆开了阵型。这些人可不是来掩护蕃部战士的,而是来督战的!

    如果李讹和他的儿郎们敢临阵倒戈,甚至迁延不进。那就要品尝一下大宋民族团结的铁拳了!

    “儿郎们!抬起云梯,推盾车向前!”

    李讹纵有万般不愿意,还是咬着牙下令进攻了。

    因为时间仓促,而且横山番的性命在西军将士眼中也不值钱。所以王恩和王泽根本没给他们准备像样的攻城器具,就是把大木盾钉在运粮的板车上做成盾车,再加上一些云梯,马马虎虎就让横山番们去打头阵了。

    另外,盾车上还堆里一些装了泥土的麻袋,是用来填平壕沟的。所以推动起来非常吃力。一辆盾车都是七八人在推,而且也只能缓缓前进。

    而在盾车背后,则是七八个蕃部战士一起扛着的云梯。他们一手举着木盾,一手拎着云梯,蒙着头向前。

    等到推着盾车的战士填平了壕沟,就轮到他们冒死架起云梯了!

    而李讹率领的则是最精壮的战士,人人身上都披了一点甲,一手盾,一手刀,跟在抬着梯子的战士后面。

    等梯子架起了,就轮到他们不要命的往上爬了!

    爬上去和昔日的同胞刀兵相见

    少年韩五这个时候也披上了铁甲,执着刀盾,呼哧呼哧走在李讹的身后,眼睛红红的看着低矮的龙州城垣。

    城上有党项贼人的首级!

    只要砍下几个砍下几十个,就能做官了!应该不是很难的!

    在一张木图之上,嵬名察哥看到的是横山无定河战场的最新态势。

    越横山而来的宋军中的一路,已经抵达龙州城下!现在已经在攻城了!

    他长叹了口气,龙州是守不住的不仅龙州守不住,横山北麓的洪州同样守不住。洪州、龙州以北的古乌延城、贺兰原、三岔口城、神流堆城、亲王井等等一系列的要塞,全都守不住。

    不过宋人也别想轻轻松松的就把地盘占了。因为他不仅在这些城堡据点中都留了一些党项的勇士。另外还有一些誓死追随大白高国的横山羌人被撒在了横山北麓的山沟里面,等待宋军大队一过,他们就可以跳出来搞破坏了。

    这样宋军就必须留兵守城,摆在第一线的兵力就会大大减少

    等到他们围攻宥州的时候,反击的机会就到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