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现在已经是无定河以北的开阔原野上万物复苏的时候,茫茫大地上极目远望处处可见嫩绿的颜色从封冻了一冬的土地中钻了出来。虽然气温依旧寒冷,但是行军起来,还算顺利。在无定河以北,瀚海沙漠以南的平坦大地上面,一条行军的长龙正在滚滚向前,步兵、骑兵、运送辎重的辅兵、装运着粮食和各种器械的骡马大车,一路向西。

    武好古、高俅和童贯被大队骑士簇拥着,行进在这支庞大的军伍之间,也没有顶盔披甲,而是穿着舒适暖和的裘皮,一边走一边悠闲的说话,丝毫都没有沙场征伐的那股子紧张感觉。

    让他们感到安心的自然是御马直的1000甲骑了,他们大概是这个时代第二强大的骑兵了仅次于按出虎水完颜部的“敢达”。摆在西北这里,根本不担心遇到什么对付不了的强敌。

    除了这1000甲骑,武好古还抽调了御龙猛士直的7500战兵和御龙内卫直的2500战兵全都是房奴猛士,组成了加强的御龙猛士直这样被留在银州和弥陀洞的就只有御龙内卫直的5000长枪兵和5000名辅兵了。不过高俅所率领的河东军的后续兵马,也会暂时留在弥陀洞,等待高俅率领骑兵扫荡了河间草原,再北上去和高俅会师,并且修筑朔州城。

    另外,高俅从河东带来的5500骑兵也和武好古的大军同行,其中有1100甲骑也是颇为善战的。

    也就是说,在不到25000人的大军中除了战兵和骑辅兵,步行辅兵加上工兵指挥、辎重指挥的人马总计有6000多人,战斗力颇强的精锐就有18500人。

    而且其中的1000殿前直的甲骑还遮护在大军左近,党项人根本无法掌握武好古、高俅和童贯率领的这支由两万多名步兵和骑兵组成的大军的虚实。

    因为党项人的侦骑根本无法靠近观察,只能远远的看一看大军行进时候扬起的烟尘来判断这股宋军的数量。

    但是仅仅判断数量是没有用的,因为宋军各部的战斗力差了老远。两万五千河东开来的禁军“弱兵”相对西军而已和御前三直这样的精锐根本没有可比性。

    如果是前者,靠着察哥手中的1500铁鹞子和8500卫戍军绝对能碾压了。

    可要是遇上了战无不胜的高太尉指挥的宋军殿前精锐

    站在黑水河西岸一座高大望楼上的萧合达张开手掌搭在眼上,运足目力望着远方。地平线上漂浮着一层雾状烟尘,形状宽扁,平而弥散。在这一大平雾状烟尘的左右,还有几处尖锐而高耸的小片烟尘。

    “至少有两万大军,步骑混杂。”萧合达停顿了一会儿,“附近还有几队警戒的游骑大约有数百骑吧。”

    同样站在望楼上的嵬名察哥苦笑道:“只是其中一路啊!再加上从十里井和牛心亭越横山而来的两路大军,差不多有十万人,都来扑统万城了。

    西线的情况也不好,灵州川被折可适突了一把。虽然没丢地盘,但是人心浮动啊!不少部落都弃了家园躲进了灵州城,今春的农时肯定要耽误了。而且兀卒也担心东朝大军会从泾原路出击灵州,现在已经调了一万卫戍之军去防守灵州和韦州了!这样咱们手头的兵力就更加吃紧了。

    河西右厢军那边更麻烦,东朝新建的河西军趁着黄河开冻前就动了,过了黄河,围困了水波城、盖朱城,还派精兵走小路突入喀罗川袭破了仁寿山城。幸好囤积在那里的粮食已经搬走了,要不然咱们就输得一干二净了”

    原来宋朝对西夏的进攻随着吕惠卿派遣折可适突击灵州川,就全面打响了!

    不仅东线的陶节夫等不及高俅率领的河东军到期,就提前开始了进攻。河西的钟傅也立即开动,派遣种师极和高永年分兵两路强攻盖朱城、水波城,又让刘法率领精锐通过赵保忠提供的小路突入喀罗川,一举夺下了仁寿山城。

    “大王,宋狗打仗一向是虎头蛇尾,俺们只要扛过一阵子,总能化险为夷的。”

    和察哥、萧合达在一块儿的新任左厢神勇军师统军兀移勃麻没有另外两人那么悲观,用着平静和淡定的声音说着:“末将观之,宋狗的三路大军并不难破。他们如果合兵一路,沿无定河而来,俺们或许无计可施,只得依着夏州坚固城生扛。但是他们偏偏兵分三路,俺们可以将之各个击破。”

    “各个击破?”察哥哼了一声,“本王一直在打这主意,只是宋狗虽然分兵而进,但是却很难击破。沿无定河而来的显然是精锐,你们左厢神勇军派出的侦骑硬探根本靠近不了。连虚实都查不出,还谈甚击破?

    至于越横山而来的两军虽然没有恁般强悍,但这两军相聚不远,行军也非常谨慎,乃是步步为营逼近龙州西夏自设的州郡,最多再有两日就会在龙州城下会师,到时候就是将近六万人的大队人马了!”

    王恩王老军事家也是用老了兵的将帅,所制定的计划当然不会有明显的破绽。分兵三路看似容易被西贼各个击破,但实际上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的。

    沿无定河而进的武好古、高俅所部拥有2100甲骑和5000名房奴猛士,除非西夏集中全部的铁鹞子和卫戍军,否则根本打不动他们。

    可是在折可适突袭灵州川,钟傅又发动河西军扑击喀罗川、秦王川的时候,西夏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精锐主力都摆在无定河沿岸?

    而越横山进兵的鄜延、环庆两路大兵就更没问题了。横山蕃部因为在去年腊月跟随察哥入侵延安府而损失惨重,随后又被王恩、郭成率部清洗,凡是出兵跟随察哥的部落,全都扣上了谋反的帽子。为了保住部落不被屠戮,纷纷换掉了酋长还派出了部落中的丁壮随着宋军出征,充当炮灰。

    所以在越横山而进的鄜延、环庆两军中都各有3000只有轻武装的步跋子。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横山蕃部还怎么敢替西贼卖命?没有横山蕃部的配合,察哥怎么敢在千沟万壑的横山地区和宋军决战?

    而且这两路宋军的人数也解决了三万包括随行的横山番,又是环庆、鄜延的精锐,察哥根本没把握在短时间内把他们其中的一路打垮。

    如果战事陷入胶着,察哥的大军就有可能陷入两路宋军近六万大军的夹击之中了。

    “大王,”萧合达这时插话道,“末将看来,宋狗未必会有耐心合十万大军猛攻统万,因为宋狗打仗一直都有好高骛远的毛病。明明只有取无定河一带的实力,偏偏要想灵州、兴州。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所以他们极有可能会以一部围攻统万,然后分兵取宥州、洪州、乌古延城、三岔口城、左寸泽、万井口、柳泊岭、王亭镇等各处堡垒和沙漠绿洲,以求打开西进兴灵的通道。

    这就是咱们运用甲骑,一举摧破宋军的机会啊!”

    从无定河沿岸西进兴灵的关键就是夺取戈壁沙漠中的绿洲。否则绿洲中的水源一旦被污染,那就不是千里运粮,而是千里运水了。

    当然了,污染水源也是一柄双刃剑。一旦瀚海沙漠中的绿洲水源被污,西夏也就永远失去无定河畔诸州和横山了。甚至位于戈壁沙漠中的盐州,也会被大宋夺取。

    而位于瀚海沙漠北面的河套草原,也会因为失去了瀚海绿洲的支援,失去抵抗宋军骑兵入侵的力量。辽国也会乘虚而入,在西夏控制的河套草原上狠狠割上一刀。

    失去了横山、无定河、河套草原和瀚海绿洲的西夏,也就没有办法在局促的兴灵之地立国了。

    西迁,将在所难免!

    “统万城能守住吗?”察哥过身,以手加额,忧心忡忡的望着远处高大巍峨的统万城。

    统万虽然是坚城,但毕竟是东晋十六国时代的城池,距近已经有将近700年的历史!虽然始建的时候用了严酷的刑罚,使之成为天下闻名的坚城。但是在大宋初年已经被宋太宗下诏破坏了一,外廓城不复存在,壕沟也被填平。原本东临黑水,南依无定的地势也不存在了。

    “守几个月总不是问题,”兀移勃麻显得信心十足,“末将麾下有10000好男儿,而且还配足了弓弩箭镞,城中还有五六万老幼妇孺也都是能上城头的。统万周遭也没甚树木了,宋狗要打造个云梯都不容易,除非他们能插了翅膀飞上城头,否则粮尽水干之前,统万城就是铁打的一般!”

    “好!”察哥点了点头,“就是要你这句话!今晚本王就离开统万城!勃麻,统万就交给你了!

    无论如何,都得守上三个月!”

    “莫说三月,就是六个月也守得住!”

    “好!”察哥笑了起来,“若能守住,你兀移勃麻就是我大白高国的第一功臣!本王一定奏名兀卒,让你兀移家世镇左厢神勇军司!”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