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打量了一番黑甲选锋骑,他们也和御马直的1000骑一样,排出了还算整齐的队形,不过并没有下马,而是坐在马背上看着御马直骑士们身边的高大战马眼馋。

    另外,还有大约500名牵制驴子的辅兵跟在高俅的500骑士之后。

    武好古嘿嘿一笑,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他上前两步,大模大样的一指周边空旷的原野,“看到了没有?这里便是河套大草原,是汉唐牧马之地,打完这仗就归咱们大宋了。到时候群牧监的马群就挪到这儿,腾出来的土地用来安置御前骑士!你们都给高太尉好好打,到时候一人一个骑士好不好?”

    “好!”

    欢呼之声雷动!

    武好古笑着对高俅道:“高大哥,你可真有一套,恁短的时间,就带出一支精骑了。”

    高俅哈哈大笑,真个有了一点名将的豪气,他拉着武好古的手腕,“跟着某过来的可不止500骑,而是整整5500骑兵呐,还都是有马的骑兵。

    咱们稍等一会儿,折衙内的2000折家骑兵就在后面。”

    “2000折家兵?”武好古笑道,“折家这次也下了血本了。”

    高俅笑着道:“那是啊,这次指不定就要灭亡西贼了。折家能不眼热?不仅折家人来了,连麟州杨家的杨宗闵也带了500骑,归在折家兵马之内了。”

    麟州杨家就是杨家将他们一家,杨家在五代时是麟州的军阀,和府州折家,丰州王家组成三家同盟。刚入北宋的时候,三家都是世袭州事。不过真正传承下来的,只有府州折家。而麟州杨家的情况比较奇怪,本来已经把世袭的知麟州事弄没了。但是到了元丰四年时,麟州杨家的杨宗闵在折克行的提拔下成了麟州守将。到了元符元年的时候,杨宗闵又得到了知麟州事的职官,成了麟州杨家的第四代知麟州事。

    不过麟州杨家的势力还是不能和府州折家相比,只能作为依附折家的存在。所以杨家的500骑是在府州折家的折可大带领下来到银州的。

    “来了!”

    赵钟哥这时喊了一嗓子,武好古忙伸着脖子望去,就看见浩浩荡荡的骑兵,一人一马一驴,正打着十几面大旗,列队而行。远远看去,也是兵甲整齐,戟戈森森。

    高俅这时在武好古耳边嘀咕道:“府州的骑兵都配了双倍的辅兵,正兵有600多骑,是可以充甲骑和远拦子的。”

    “好啊!”

    武好古点了点头,笑道:“那就是2100甲骑了高大哥,这下河间草地是咱们的了!头就让钟哥儿和你一块儿去,狠狠抢上一把,把你的骑兵都换成一人双马的。”

    高俅笑道:“不着急,先把大军安置一番,然后咱们一块儿去趟延安府童道夫让人送信给某,说是会直接去延安府,让咱们也赶过去。”

    “去延安作甚?”

    武好古急着想出兵草原游牧部落是会游走的!等到天气转暖,草原上绿油油一片的时候,牛羊马匹可就能一边吃一边跑了。

    “去争功啊!”高俅道,“某知道你不想争反正功劳够了,节度使早晚都有了。可是官场上面,你不争,人家就会当你好欺负了。所以该争还得争,不争功,也得争利!就算你不想争,也得替哥哥我,替童道夫争!”

    在高俅到达弥陀洞的第三天,陶节夫的将令也送到了,命令武好古和高俅立即动身去延安参加军议。

    这下武好古不想去也不行了,只得和高俅一块儿骑着快马带着随从去了延安府城。

    由监鄜延军改任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的童贯已经到了延安府,他和陶节夫、老军事家王恩,以及几名属官,一起站在抚司大门口相迎。

    “师严,崇道,一路辛苦了!”陶节夫的面色不愉,只是强颜着欢笑向高俅、武好古见礼。

    武好古和高俅感到奇怪,不过还是也还了礼,又和同样眉头皱着的童贯、王恩寒暄施礼。众人进了大堂,闲杂人等都退下后,高俅才问道:“使相,都知,出了何事?”

    陶节夫沉着脸:“折可适出兵了!”

    “折可适?”高俅一愣,“他不是泾源路经略安抚副使吗?他怎么出兵了?

    泾源、熙河两路经略安抚使吕吉甫不是主张持重的吗?难道折遵正违抗吕吉甫的命令出兵了?”

    折可适也是府州折家的人,不过他并不在府州军中任职,而是在北宋禁军里面征战。而且还是一员难得的虎将,履立大功,在元符元年的横山之战中,更是率军袭破天都山,俘虏了嵬名阿埋、昧勒都逋。因此升任到了泾源路副使,西安州知州。现在是吕惠卿手下的主将。

    武好古也问:“折遵正出兵打了哪里?”

    童贯道:“折遵正是奉了吕吉甫的命令,率领泾源路的精骑出萧关,进抵灵州城外的灵州川,大败仓促前来迎击的西贼,斩首1500多,还掠获了大量西贼控制的百姓和牲畜。”

    “还是打了西贼一个出其不意啊!”武好古摇摇头道,“这下西贼一定会抽调夏、宥二州的兵力去加强灵州了。咱们这一路可就好打了!”

    好打是好打了,可是功劳又要分给吕惠卿一点了之前第三次河湟之战的时候,吕惠卿啥没干就捞了个大功。现在又突袭了一把灵州!

    不用问了,这是摆明了要抢功劳了。

    “灵州以南有西贼的韦州和静塞军司,”高俅道,“若是让泾源路进攻此处,倒也有利于咱们进逼兴灵,没准可以打出个三路会攻。”

    “想都别想!”王恩插话道,“吕吉甫才不会去打静塞军司呢!至少不会在咱们打下盐州,钟弱翁打下秦王川之前大举出兵了。”

    会吗?

    武好古看了看童贯,童贯道:“吕吉甫不愧是知兵老臣,抢功劳的手段也够高明的抢在咱们和河西军动手前突了把灵州川,出够了风头。接下去他就不会再冒险了,只会等咱们和河西军把西贼吸过去后,再出兵打韦州和静塞军。以泾源军的实力,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如果咱们和河西军取胜紧逼灵州,他就会让泾源军继续推进到灵州城下。到时候怎么都要分他一份大功劳吧?”

    好一番算计啊!

    武好古心想:这大概就是不立主帅的毛病吧?现在四个大帅各自打小算盘。看起来有三路大军配合,实际上就是各自为战。这样的仗能打赢,一定得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才行啊!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宋军的优势够不够大了?

    “那咱们也赶紧出兵吧!”高俅道,“也不必等诸路齐集了反正也用不了恁多兵马。现在要紧的是尽快打下点地盘,捞到一点斩首。要不然再输给钟弱翁就不好看了,毕竟咱们这一路才是兵马最多的。”

    陶节夫主持的东路军汇集了鄜延、河东、环庆和御前三直一共四路兵马,而且还得到了秦凤和永兴军两路的支持。是绝对的主力!

    相比之下,钟傅的河西军,吕惠卿主持的泾源军实力都比较弱小。

    “师严,你现在能出多少兵?”陶节夫问。

    “我有5500骑兵已经到了弥陀洞。”高俅说,“崇道还有3000骑兵总共有8500骑,其中可做甲骑使用的有2100骑。足够扫荡河间草原了!”

    童贯马上道:“可以先以大军围攻统万城,再分兵北进扫荡瀚海绿洲及河间草地,搜刮牛羊马匹以供军用。”

    统万城是夏州治所,位于无定河北,黑水河西,乃是昔日南北朝时期的夏主赫连勃勃所筑之坚城。在北宋初年时为党项所据。后来被大宋朝廷短暂收复。喜欢“拆迁”城市的宋太宗就下令毁城迁民,把统万城的外廓城给毁平了。不过统万内城依旧存在,被党项收复后再次成为夏州治所。但是党项人并没有修复统万城的外廓城,只是以内城的东西二城为据点,屯兵驻守。

    另外,统万城还是西贼的冶铁重镇,城内设有冶铁务,西夏至少一半的铁料都是由统万供应的。

    陶节夫瞥了眼王恩,王恩道:“据细作探查,西贼的左厢神勇军司已经移驻统万城,城内守军应该在一万五千人以上。并且统万东西二城自去年秋天开始,就一直在进行加固,马面和城垣边上,全都插满了虎落。另外,统万周围方圆百里的树木都被西贼砍伐一空,我军很难找到木料打造攻城器械。

    这统万城只怕难以攻拔,只可长久围攻了。所以末将建议,在统万周遭挖掘长壕,做持久围困之计。同时切断统万城与无定河、黑水河之间的联系,断其水源。”

    “好!”陶节夫说,“那就筑长壕围困统万城!”他顿了顿,点将道:“武崇道!”

    武好古马上起身:“末将在。”

    “你部善于营造工程,掘壕围城之事就交给你了!待大军抵近城下,十五日之内能完成长壕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