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太严整了!太严整了!比开封府的禁军兴许不如,可这才练了多久?”

    武好古觉得歪歪扭扭,看着有点像杂牌军的队列,在薛嗣昌这个知兵的运判看起来,简直都可以去开封府的各种庆典上充门面了。

    而更让薛嗣昌感到惊讶的是,开封禁军那都是练了多少年才练出来的队形他们也就会排个队武好古手下的这些府兵,充其量不过练了一个多月时间。就是一天三操,也不过练了一百多场。就有了这样的成绩,这武好古怎么会不知兵?这要不知兵,天下还有知兵之人吗?

    “武刺史,真没想到你还是个练兵的奇才啊!”

    在校场的大帐外,听到薛嗣昌的夸奖,武好古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我一个商人,懂甚练兵?不会的,不会的都是慕容先生教出来的生员们有本事!

    那些人可都西军小将的底子,又让慕容先生教了四年啊!个个都身备三仗,弓马娴熟,对于步战马战的各种战法战阵,也都了然于心。有了这样的将校,练兵打仗可就容易多了。”

    也对!

    薛嗣昌心想:当年王荆公重开武学不就是想练出一批这样的将校吗?没想到武学没教出什么将校,却让慕容忘忧主持的兵学司教出来了

    “可惜这兵学司只开了一届!”薛嗣昌一叹,“若是能多教些将校出来,先帝富国强兵之愿,就可以达成了。”

    “兵学司没有了,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却开出来了!”武好古笑着说,“两座学宫都开了兵学司的课程,而且右榜进士都要考战阵之学的。将来由右榜进士来带府兵,大宋富强之日,当为期不远了。”

    “右榜进士带府兵?”薛嗣昌摇摇头,“能行吗?”

    “行!怎么不行?”武好古笑着一指正在操练的府兵,“他们的指挥和都头还不是进士呢,不也练得有声有色?”

    这话听着怎么恁般变扭?薛嗣昌心说:进士就干这个?到时候就怕右榜进士没有人去考了

    武好古却不认为右榜进士当“连长”有什么不妥后世的精英军官哪个读比进士少?在军国主义流行的时代,世界上的主要军事强国还搞军官养成教育,军官都是从娃娃抓起后世俄罗斯还保留着这个传统一路念到参谋学院,人家吃的苦,受的罪,学到的本事,都超过中国的进士老爷。

    薛嗣昌也不会当面泼武好古的冷水他来石城是有正经事情的。当下就道:“武太尉,此间不是说话的地方,可有个清净之处?”

    武好古笑着一指自己的大帐,“运判里面请这边是荒郊野外,只有这个大帐了。不过某家在城内还有衙署,今晚上就在那里摆酒给运判接风可好?”

    “不必了,不必了。”薛嗣昌摇摇头道,“大战将至,我这个运判可忙得很明天一早就得往延安府去了,所以还是早点安寝吧。”

    说话间,武好古已经和薛嗣昌、苏迟一块儿入了大帐。

    大帐里面也没什么好的摆设,就是毡毯铺地,摆着几个矮几和蒲团,一个红泥火炉正烧着,上面温着壶开水。一个黄头发的蕃人女子看到有人进来,就忙着点茶并且取出了糕点。

    武好古和薛嗣昌、苏迟分宾主落座,罗汉婢则端来了茶点。

    “运判,”武好古拿起茶碗,思索着问,“您方才说大战在即了?”

    “是啊,陶使相是这么说的。”薛嗣昌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大冷天的跑银州来了。”

    “陶使相已经来了?”武好古有些没想到,“我离开开封府的时候他还没动身呢,这可一路好赶啊!”

    武好古是不大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路上的,所以他经常会一人双骑,尽速赶路。

    而陶节夫挺大一使相,再传统不过的官僚,怎么可能不迎来送往?从开封府到延安府,走上一个月也不算慢啊。

    “是赶得很,”薛嗣昌摸着胡子,“不过钟弱翁只怕赶得更累。”

    什么意思?

    武好古稍一思索,眉头就皱起来了,“运判,您是说他们俩在较劲儿?”

    “呵呵”薛嗣昌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本官此来是查看银州转运情况和石城存粮多少的。道路、桥梁、仓库、马场都已经看过了,非常不错啊!现在就是存粮了,武太尉,您报个数吧。”

    薛嗣昌是想问清楚御前三直手中的存粮御前三直的骑兵可是抢了安庆泽的颇超部,那可是个党项大部落啊,而且是个百年名门,储备应该不少吧?

    可是武好古并没有把这些粮食交给鄜延路转运司,而是扣在自己手里了。

    本来陶节夫也不在乎这些粮食,反正本来就不在账面上。缴获的东西,武好古装进口袋里也没什么。

    可现在不行了,陶节夫想要和钟傅抢头功,所以要尽快发兵攻打夏州。粮食转运就有点跟不上了,应此就想挖武好古手里的库存。

    武好古伸出一只巴掌,“去年从颇超部那里挖出了五万石小麦,还零零散散挖到一些,总归有七八万石吧。不过也抓到了不少生俘,消耗了不少。军中因为训练艰苦,吃食就放开了一些。另外,还给了苏知州一些,现在还有不足四万石。”

    “就算三万石吧,”薛嗣昌笑着,“能把这些粮食借给转运司吗?”

    “说借干嘛?”武好古笑了笑,“战场上的缴获,本就是公家的东西。运判只要拿了帅司的命令,咱们还敢扣着不给?”

    武好古当然要扣下许多战利品的,不过他不会扣住粮食。因为粮食的价值不高,远远比不上牛羊马匹和各种乳制品、干肉、毛皮、青盐、铠甲、刀剑、顽羊角弓等等。

    当然了,喂养牛羊马匹的草料,虽然价值不高,但是却不能给陶节夫。因为武好古军中现在拥有大量的马匹需要喂养,至于缴获的牛羊,则大多已经宰杀变成了冻肉和肉干。有了这些肉制品,武好古的军队对小麦的消耗自然就减少了许多

    “那可太好了!”薛嗣昌笑道,“三万石小麦可以供十万大军吃上十天了。运司这些日子还往石城、银州的仓库里面存了下下四五万石,等到三月份,至少可以再存三万石。这样就有十一万石左右的粮食,足够支撑一个多月了。等这些粮食吃完,转运司至少还能再从环庆路运十万石军粮到宥州。”

    “十万大军?”武好古皱了皱眉,“怎么有那么多?”

    在武好古看来,攻取夏、宥二州根本用不着十万大军。盐州倒是困难一点,不过也不是兵力的问题,而是后勤转运的问题。

    薛嗣昌掰着手指头道:“河东军出两万两千,鄜延军出两万四千,环庆军也是两万四千,再加上御前三直的三万多人,十万大军都止不住了。”

    “不对啊!”苏迟这时忽然插话,“没有11万石银州这边还要安排至少30万亩播种呢!一亩播20斤种子计,30万亩就需要60万斤,差不多6万石。”

    “要不今年就别春播了,”薛嗣昌道,“明年再说吧。”

    苏迟摇头道:“现在不春播,到秋天时吃啥?银州这边的土地从元符三年开始就一直种草来着,现在地力早就恢复了。如果用来种麦子,第一年一亩可以收一石半到两石。30万亩可以收获50万石啊!

    有了这50万石,朔方路才能立起来,秋后进攻灵州也才能有粮食啊。”

    “可是陶使相已经下了将令,现在朔方、环庆两路都受他节制。”薛嗣昌说,“哪怕童大官从开封府来,也不可能违抗的。”

    童贯因为被任命为朔方路安抚经略制置使,最近也去开封府面圣了,估计要等二月中旬才能返。

    “而且,”薛嗣昌说,“鄜延、环庆的民伕和弓箭手已经开始动员,连秦凤路和永兴军路都要进行配合,出动的民伕、府兵、弓箭手超过20万人。不可能为了银州要种地就耽误了出兵日期吧?”

    好大的动静啊!

    武好古心说:明明自家的三万两千人再加个几千轻骑就能拿下夏、盐、宥三州和河间草原,陶节夫却要出动十万大军,还要用20万人负责后勤!

    难道出兵多一点,胜利的把握就能多一点了?

    想到这里,武好古道:“要不就少出点兵吧?这样也能节省一点粮食,银州总能开垦播种一些土地。”

    “少出一点兵?”薛嗣昌两手一摊,“眼看就大功告成了,谁肯少出兵马?”

    武好古笑了笑:“也别谁了,就让我的三直禁军少出一点人吧我有一万五千多步兵战兵,少出一半的话就能稍上至少五千辅兵,这样就能少出一万两千多人了。让他们留守银州城和弥陀洞,这样就能由米脂就近供粮,两个多月至少就能省下两万几千石吧,我再挖一挖,给凑够三万石吧。”

    “有三万石就能播种15万亩了,”苏迟点点头道,“秋后也能多个30万石,总归比没有的好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