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梨花别院,东暖阁。

    牵手运动过后,依偎在武好古肩头的西门青忽然有些担心地问道:“老爷,这一仗当真是不易打胜吗?”

    “不好说,不好说啊!仁多保忠兵败倒戈之后,西贼日益式微,而大宋则有了三直精锐这样的精兵。所以无定河之争几无悬念,甚至可以一举囊括河间草地。吕惠卿和童贯提出的设朔方路及屯兵河间的策略是肯定能成功的有了朔方路的五个州,接下去无论是以府兵屯田还是招募安置弓箭手和骑士,都可以养成一支朝气蓬勃的武力。有了他们,不仅西贼必走,就连复燕平辽也有了倚仗。可是陶节夫和钟傅却偏偏得陇望蜀,盯住了灵州这块肥肉,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且不论东西两路数百里行军会不会搞得师老兵疲,最后被以逸待劳的西贼各个击破。便是侥幸胜了,对西军上下又就有甚好处?”

    “老爷的意思是西贼一走,西军就没用了?”

    武好古点点头:“本朝最忌讳的不就是兵为将有?可是有偏偏无法杜绝。东军是将官们的生财工具。西军则靠将门掌握的效用士为核心再加上需要将门庇护的弓箭手,分明就是隋唐勋贵府兵的余烬。不拆散了,朝中那些文官重臣能甘心么?”

    武好古虽然不会打仗,但是这几年一直在寻找一条可以在北宋建立起既可靠又堪用的军队的路线。所以在这方面也有了一些研究,到了西北一番考察,就明白西军的根底其实是半雇佣半地产支持的军队。

    而那些西军将门,则多少有点关陇勋贵的影子。家家都养了效用士,子侄也多在军中任职。实际上每家将门,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支撑起一支军队的军官团。

    另外,西北诸路的弓箭手可以拿稳土地,也少不得通过层层依附被将门掌握控制如果没有将门的庇护,他们拿得住那200到250亩土地?

    所以西军是一种对大宋帝国的平稳构成威胁的存在!它完全可以像隋唐府兵一样,不依靠朝廷巨额的军饷维持运行的。

    实际上,不包括处于后方的永兴军路的沿边五路中的每一路,都可以在战时动员出六七万人的汉番大兵!账面上的数目在三十万到三十五万间。其中需要朝廷支饷的禁军最多半数,剩下的都是不支饷的汉番弓箭手和蕃部兵,而且他们的战斗力虽然弱于西北禁军精锐,但是比起开封、河北的禁军,不知道要强多少了!

    各家将门完全可以依靠自家的军官团撑起依附于自家的弓箭手,从而建立起一支独立于国家军事体系外的军队。这可比依靠兵将之间的感情维系起来的没有后勤财政保障的军阀团体靠谱多了

    “老爷,听你这么一说,奴家愈发觉得界河商市也早晚不容于朝廷。咱们的商市不也有类似效用士的保正团?所谓保正,其实就是将校啊。而且咱们还有专门培养将校的骑士学堂,还有两万人的保丁,另外咱们还有钱,随时可以大举募兵,还有马场,还有不少生产兵器的作坊比起西军将门可是丝毫不弱啊!”

    听了这话,武好古立时就是眉头大皱,过了片刻才轻轻摇头:“西军将门到现在也没不容于朝廷啊?而且就算不容,也是富贵释兵权罢了。界河商市是为了伐辽而设,现在辽国还没落魄,界河商市是不会出问题的。

    况且界河商市的骑士学堂也不是咱们的,那是朝廷官学云台学宫下面一所军学院。用军学院教养武士,再让武士去考右榜进士成为国家的武官,最后这些右榜出身的武官支撑起服五年兵役的新府兵这样官家不就有了可靠又能战的军队了?总比靠那些饭桶禁军安稳吧?这可是一片忠心啊!”

    “可是老爷的一片忠心却不被士林认可”西门青道,“除了咱们控制的文曲星旬报,其余的各种旬报上都是反对左右榜进士的文章。朝中支持左右榜进士的重臣也不多,连子由先生都颇具微词啊。”

    “等夏州、宥州、盐州让府兵打下来了,就没恁多微词了!”武好古道,“因为没有比这个更可靠的养兵练兵之法了。”

    西门青叹了口气,“奴家总觉得不大牢靠啊!老爷,咱们还是得有所防备”

    西门青只是本能的感觉到不牢靠,而武好古却是非常清楚依靠学校培养精英军官团的路线是个大坑。

    因为精英军官团根本不是一个封建王朝可以驾驭的!而且,军官要是足够精英了,文官不就看上去无能了?科举考试出身的文官的办事能力,能和由六艺院、云台学宫、骑士学堂通过十余年系统而且严格教养而成的精英军官相比?双方在教育上的投入,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而且科举应试教育基本上是脱离实际的,而六艺院、云台学宫、骑士学堂的教育则是德才并重,有大量的实学课程。

    所以右榜进士的舞台,是不可能被局限在军事领域的。就算现在的武官也不是不能担任知县、知州这等文职的。而且由六艺院、云台学宫、骑士学堂教育出来的右榜进士在大量进入官场后,更加容易结成朋党,互相援引。毕竟大家都是十几年的老同学,感情自然比较深厚。

    将来的党争,恐怕会在左右两榜进士之间展开了!

    武好古咂了下嘴,“大姐,你说要怎样防备?”

    西门青把声音压到最低,“老爷现在只有堂堂正正的力量,没有一个暗堂,怎么能行?”

    “暗堂”是个黑话,就是不在明处,不为人知,专门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堂口。有时候也可以用来保存实力明面上的实力容易被消灭,暗中的实力可就不容易完全扫除了。

    所以如西门家这样不大规矩的豪强都是有暗堂的。

    “也好,”武好古想了想,“是时候搞个暗堂了大姐,界河暗堂就交给你来弄!”

    夜幕降临的时候,蔡京府邸的内堂,被几十支点燃的巨烛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今夜有客到访!

    来访的是进京述职的陶节夫和钟傅。两人都是蔡京的党羽,入京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政事堂报到,而是登门拜访蔡京蔡相公。将他们二人在郑州馆驿商量好的平夏方略告诉了蔡京。

    “先取秦王川?”

    蔡京听完两人的叙述,眉头微微皱起,“两路会攻不好吗?为何要先在西线开战?”

    “禀相公,”钟傅说,“东线需要安排屯田,转运粮草,操练府兵,总要等到三四月间才能大举出兵。西线则需要赶在黄河解冻前出兵,这样方便大军渡河直扑秦王川,是最为有利的。”

    “原来如此。”蔡京点点头,“那么拿下秦王川以后为何要扑击凉州?”

    钟傅答道:“扑击凉州乃是为了引诱西贼主力跟随,方便东路军夺取夏、宥、盐三州。”

    蔡京心说:钟傅和陶节夫什么关系?居然那么帮忙?他就没想过先一步打到灵州城下?

    “夏、宥、盐三州很难夺取么?”蔡京想了想又问。

    陶节夫点点头:“夏、宥、盐三州都是坚城。虽然在元丰四年都被官军夺取,不过被西贼复夺后就加以修复,和银州废城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西贼明显在东线收缩,银州城、石州城、弥陀洞、石堡寨都没有驻留大军。不过从之前西贼越横山来犯分析,他们还是不甘心放弃无定河横山之地,估计在夏、宥、盐三州之战中,官军会遭逢苦战。”

    蔡京其实不懂军事,就是懂,也不可能隔着那么老远就掌握了西北军前动态,所以也就任由钟傅和陶节夫忽悠了。

    “好!”蔡京点点头,“元丰四年之战败北,全都是因为几路官军不肯配合,互相争功,才被西贼各个击破。如今你二位可以齐心协力,实在是国家之福。不过下面的武官难免有争功之心,你二人还是要多加约束,以免重蹈覆辙。

    另外,吕吉甫和童贯似有勾连,他们都提出了屯兵河间以备契丹的策略。其中吕吉甫还提出了以银、宥、夏、盐、朔五州设立朔方路的建议,你二人以为如何?”

    陶节夫一听这话,脸色微微就有点不好看了。设立朔方路后,他的鄜延路就不是前线了,攻打灵州的战役该有谁来指挥?钟傅吗?

    “下官觉得不错。”钟傅已经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不知谁来主持这个朔方路呢?”

    蔡京皱着眉头:“官家意属童贯,不过童贯又不赞成直扑灵州,估摸着会先以童贯为副,专注河套方向。朔方制置使一职可能由子礼陶节夫兼领。”

    陶节夫稍稍松了口气,兼领两路的话,他的地位可就远远超过钟傅了。如果两军在灵州会师,他就是毫无疑问的主帅!

    等到拿下了灵州,他大概也可以入朝宣麻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