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道!这事儿只有主帅才知道可惜这一仗怕是有四个主帅了。”

    武好古依旧没有办法给出一个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因为他不是这一次灵州之战的主帅,而且这一次灵州之战的主帅又太多,就有太多的事情不在掌控之中。

    “那么”苏辙顿了顿,“咱们和契丹人会打起来吗?”

    “小摩擦不好说,大战不会。”这次武好古倒是给出了答案,“无论陶节夫能不能打下灵州,契丹人都不会和咱们开战。”

    “何以见得?”苏辙问。

    武好古笑了:“因为他们打不过三直精锐。”

    “打不过?”

    “大郎,你莫说笑。”

    苏辙还有病得快不行了的苏东坡都惊讶起来。契丹人啊,超凶的!怎么可能打不过大宋的三直精锐?

    武好古斩钉截铁地说:“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契丹人每年从咱们手里拿50万,一帮贵人还从界河商市获利丰厚。所以开战的决心不会轻易下的,只会先在河套草原试探。到时候被殿前御马直痛殴了,自然会缩去的所以子由先生也不必做丝毫让步,只管义正辞严教训契丹人便可。”

    不会打仗的武好古手中可以一个超会打仗的完颜斜也,那些超凶的契丹人遇上完颜斜也还能凶得起来?

    如果他们真的敢十万八万大兵压过来,完颜斜也和御马直的骑士兴许不好使。

    可是契丹人哪敢那么干?大宋现在可是出了天可汗了专治不服啊!难道耶律延禧想试试天可汗的刀子吗?

    而且契丹人每年从大宋拿50万岁币,他们的贵人还从界河商市捞得盆满钵溢,哪儿能轻易开战?开战的损失可大呢!肯定得试探,到时候派完颜斜也和御马直去搞定,那就没有然后了。

    武好古顿了顿又对苏东坡道:“恩师,您只管放心养病。子由先生使辽肯定会载誉而归,河北也不会有事的至少在界河封冻之前,契丹人是不敢觊觎界河商市的。

    毕竟在水面上,契丹人的武力不值一提!至于西北的战事,灵州能不能下不得而知。但是夏、宥、盐三州及河间草原应该可以拿下,而且契丹也不敢入寇。

    所以这一战赢是肯定的,只是赢多少的问题。”

    苏辙眉头大皱,“岂不是要便宜蔡京了?”

    苏东坡冷冷一笑:“那要看灵州能不能打下来了!”

    “蔡卿,苏卿,你们留一下。”

    第二天崇政殿召对结束的时候,赵佶点了蔡京和苏东坡两人的名,让他们俩留下继续问对。

    两位宰相都坐在殿中的杌子上,等着赵佶问话。赵佶从御桌上的一叠奏章中,抽出做了记号的两本来,着站在身边的小黄门将之递给苏东坡和蔡京观看。

    苏东坡先拿过一本展开一看,原来就是吕颐浩提议禁军进驻界河商市并将界河商市升为界州的上疏。

    蔡京拿起一本翻开一看,却是新升任的监察御史张克公弹武好古在界河商市暗植势力,蓄养死士,图谋不轨的。

    苏东坡和蔡京看完之后,又互相交换了奏章,又细细看了起来。

    “昨日朕和武大郎在崇政殿吃饭的时候,已经问过他的意思了。”赵佶的声音中透着疑惑,“但是他不敢接知界州事的差遣。蔡卿,你觉得如何?”

    “陛下,知界州事只有武好古可以做。”蔡京斟酌着说,“如果他不愿意接任,那就只能容后再议了。”

    蔡京并不傻,他知道现在不是拿下界河商市的时候。因为没有人敢去当知界州事,提出这个意见的吕颐浩自己也不敢去。

    而且,这事儿如果在崇政殿问对时提出,肯定会遭到一致反对的。哪怕蔡京的弟弟蔡卞也会提出反对!几十万契丹铁骑南下可不是闹着玩的!政争可不能真的把契丹铁骑给引来,要不大家就都死定了。

    不过蔡京通过吕颐浩的上疏,还是摸清了赵佶的意思。赵佶还是想将界河商市变成界州的而武好古显然是不想交出界河商市的。

    这就是扳倒武好古的机会啊!即便现在扳不倒,将来一定会扳倒的!

    “界河商市乃是先帝为伐辽而建,”病歪歪的苏东坡这时咳嗽着开腔了,“从元符二年开建至今,不到六载,能有今日之规模,实属不易。只是武好古做事难免急躁激进,且商市利益巨大,方方面面要摆平也很不容易。再说商市毕竟在契丹人的刀口之下,任谁在那里都得养一些保命的护卫。张克公他家在界河商市的商行豪宅,其实也是护卫森严的。

    所以若是要穷追细究,总能寻到把柄的。”

    他的话也够损的,分明是在指张克公和武好古因为利益冲突而利用职权进行污蔑。

    “对了,”赵佶轻轻点头,“张克公家里也是界河商市股东吧?”

    “张家还有人在做商市元老,”苏东坡道,“而且他家和武家一直不和,是界河元老院中的两派。”

    “他们因何不睦?”赵佶问。

    苏东坡道:“商人嘛,自是为了争利。”

    蔡京道:“可张克公是士大夫。”

    苏东坡笑道:“商市股东,元老,还开着十几家买卖,拿着价值几十万的商市地产这也算士大夫?”

    “那不是张克公的产业,而是张家将门的产业。”

    苏东坡道:“张家子弟不多啊,张克公所占份额怕是不小吧?臣知道他刚刚在开封新西城买了房子,价值十万缗啊!”

    听苏东坡这么一说,赵佶也觉得张克公目的可疑了。

    不过武好古在界河商市到底有多少实力,最好还是派可靠的人去查一查。

    正月十五,上元节。

    上元节的晚上,开封府依旧被寒气笼罩。

    傍晚时还下了一场雨夹雪,让原本有点上升的气温,又骤然下降了。

    武好古穿着一袭宽松的棉袍,手上捧着张旬报,靠在一张铺着裘皮的胡床上。屋子里面还烧着炭炉,不让一点儿寒气从屋外透进来。

    旬报上长篇累牍的都是吹捧高太尉的文章。这都是旬报的编纂们根据武好古的指示写的武好古是不会打仗的,童贯又是身残志坚,不适合进行吹捧的,所以高俅就成各种光环加身的名将了。在一支支生花妙笔之下,简直就是李卫公再世了!

    这不会再有人把高俅写成一个不学无术,只会踢球的大奸佞了吧?

    武好古突然笑了起来,历史果然是胜利者写的!现在高俅是胜利者了,所以历史会说他好话了。

    “老爷因何发笑?”

    西门青在门外问着,掀开厚厚的帘子走了进来。她是两天前才从界河商市到开封府的,是武好古在相州时让人去召她前来的。

    “因为大功将要告成,心中畅快,所以发笑。”武好古笑着朝西门青招了招手。

    西门青身从身后一个小丫鬟捧着的托盘上拿起一个盖碗,递到了武好古手中。

    青玉色的瓷碗散发着热量,碰上去有点烫手。揭开碗盖,里面是一碗清澈的,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羊肉面。面条并不多,也就是两三口的样子,还有两块肥瘦适中的羊肉。

    这是武好古的宵夜,武好古把碗放在了面前的桌上,又接过筷子,一口一口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又把汤也喝了。

    “吃饱了就有力气干活了。”武好古放下筷子,笑盈盈看着西门青,目光在她最丰盈的胸前移动。西门青本来就很丰盈,现在因为生了两个儿子,身材比起原先更加丰满了,

    美目似嗔似怒地瞪了武好古一眼,身子却在他身边坐下,软软糯糯的靠了上来。武家现在有个不成文的惯例,轮到谁伺候武好古,就得负责端夜宵,先伺候武大官人用了宵夜,然后再用身子去伺候。

    武好古笑了笑,道:“先说会儿正事儿吧,最晚到夏季,界河商市就会感到压力了。你一介妇人,能掌控得了局面吗?”

    西门青眨了眨眼睛,“奴是妇人不假,可是有慕容先生和安国大哥他们帮衬,怎么会掌握不了局面?而且咱们的实力也足够,假子团还有800人,战奴有200,界河保正有200人,水巡有600人,警巡骑士有100人,骑士学堂里面还有300多名年长一些学生,也是能战的。另外,奴还让人大都保所招募了1000名水军弓箭手,个个都是能射的。”

    “有3000人了。”武好古笑了笑,“还可以趁着局势紧张,把保丁拉出来操练一番200保正至少可撑起100个队,上万人的大军啊!”

    “嗯。”西门青应了一声,“有慕容先生在,上万大军一定可以练起来。只是朝廷那边”

    武好古笑着:“无妨,朝廷不必担心。一座小小的商市扛着几十万契丹铁骑,哪能没有一点保家的?”

    说着话,武好古已经站起身,在西门青的脸颊上拧了一记,“大姐,时候不早了,咱们一块儿去暖阁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