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蔡京现在算是惦记上你的界河商市了,吕颐浩的奏密奏只是个开头,以后一定会有后招,除非能把他扳倒了,才能安稳几日。”

    “令尊怎么看?”武好古骑着马,侧脸对着身边陪他一起离开琼林宫的苏迨道,“他觉得界河商市应该改成州郡吗?”

    武好古和米友仁从琼林宫离开时,已经是傍晚时候了,在出宫的时候正遇上崇政殿说苏迨,便跟着一起去探望病中的苏东坡了。

    在路上,苏迨也提及了吕颐浩所上密奏的事情。很显然,他这个崇政殿说也看过这份密奏了。这很多半是赵佶故意让苏迨看的,想以此试探苏东坡的意思。

    “家父觉得改成州郡是没错的,但不能贸然行事。界河商市牵扯宋辽两国,如果咱们单方面改制,一定会和辽国发生冲突。以开封禁军和河北禁军的实力,根本就抵挡不住辽国的进攻。”

    “老师说得是。”武好古点点头。

    实际上,以界河商市自身的力量,是可以在界河封冻前抵挡住辽兵的!但是一旦界河商市变成界州,那么辽国无论在什么季节,就都能轻易夺取它了

    好在恐辽症仍然是大宋官场上的流行病,赵佶也有遗传性胆小的毛病。

    他惦记归惦记,真的事到临头要下决心的时候,让朝中恐辽的臣子们一吓唬,多半就不敢做了。

    不过蔡京的惦记,还是让人头疼!

    “蔡京现在力主攻打兴灵是怎么事?”米友仁仿佛知道武好古的心思,把话题转向了蔡京,“是希合上意,还是在蛊惑君王?”

    “两者皆有吧?蔡京善于迎合也是出名的。如果不是天子想要用兵,他怎么会如此积极?不过他一味鼓吹冒进,也的确蛊惑了天子,天子到底年轻。

    大郎,你看蔡京现在极力鼓吹的东西对进,会攻灵州之策能够成功吗?”

    “会攻灵州其实是不必要的,只要西线能拿下秦王川,西贼就不得不硬着头皮西迁了。而要拿下秦王川则需要东西两路大军配合,东路军佯攻灵州,吸引西贼主力,西路军强袭卓罗城、秦王川,一举将西贼斩成两段。但是有谁真的认为东西两路肯同心协力?”

    虽然武好古不会打仗,但是也知道要几十万大军在方圆1000里的战场上进行配合的难度是极高的。在电报发明前,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西军内部早就是山头林立,看到这一轮对西夏的战争进展顺利肯定是个个都摩拳擦掌要去抢头功了。

    另外,西北战场上很快就会出现了吕惠卿、童贯、钟傅和陶节夫一共四个主帅而且这四个主帅还有各自的小算盘。

    吕惠卿和童贯都已经捞够了功劳,现在一面求稳,一面冷眼观望,只怕心里面还巴望着钟傅和陶节夫栽跟头。而陶节夫和钟傅则都想要拿下兴灵二州的大蛋糕,多半还想要独吞。恐怕没有谁愿意配合对方打佯攻。

    就算是自己,武好古心说:恐怕也不希望蔡京主导的兴灵之战能够得手吧?

    兴灵一旦得手,蔡京在朝中的地位就将稳如泰山。到时候界河商市就将面对更大的危机了

    苏迨叹道:“本朝虽说是以文御武,但是依旧没办法完全改掉兵为将有的陋习。只要还有兵为将有,各种自相争斗和互相扯皮就不会停止。想要消灭西贼,收复燕云,总是不大可能的。”

    “说的也是啊。”武好古淡淡应着。

    宋军的确还残存了一些军阀制度,不仅西北禁军中有军阀,就连开封禁军和河北禁军也有类似的问题。只是表象形式不大一样。

    西北禁军存在将门控制大量效用、弓箭手乃至正规禁军,形成了军阀集团。

    而开封禁军和河北禁军则有将门垄断上升通道,同时因为长期没有战事,他们还通过“占役”和吃空额等手法,把禁军变成了他们的生财工具。

    因而才有了各种恢复府兵制的努力,希望以文官掌握的府兵去替代被将门垄断的佣兵。如果这一次配属于三直精锐的府兵能够在战场上有抢眼的表现,恐怕府兵制的改革就会全面推开了吧?

    苏东坡的相府已经到了,武好古勒住马,神色忧虑,“如今天下多事,老师可得千万撑住啊!”

    同一时间,陶节夫和钟傅二人,却在郑州的馆驿之中把酒言欢了。两人是在不同的时间,离开了不同的地点,向着同一个目标进发的,却在郑州馆驿“巧遇”了。

    “子礼兄,只要你我二人可以齐心协力,眼下这一战定能大获全胜。”馆驿中,河西经略安抚使钟傅举着酒杯,“西贼已经落魄,夏、宥、盐三州转眼可得,夺取灵州也指日可待了。”

    陶节夫轻轻笑了一笑,抿了一口酒,“夏、宥、盐三州倒是易取,可是灵州哪有那么容易打?从无定河出击灵州要过瀚海沙漠,四百里的茫茫大漠大军倒是能过去,可是后勤转运不容易啊。倒是秦王川易得,横竖就是距离兰州150里,以熙河军的实力,还不是轻易可以拿下?所以拿下夏、宥、盐三州后,鄜延军就负责佯攻,吸引西贼的注意力到灵州。由熙河军打主攻,拿下秦王川。而后再东西对进,会师灵州。”

    听了陶节夫的言语,钟傅顿时就在心里面骂开了。姓陶的吃相太难看了!不仅要独吞取夏、宥、盐三州的功劳,而且还要分润熙河军取秦王川的功劳最后还丢给熙河军一个行军五百里去会攻灵州的苦差事。

    这分明是要玩死熙河军啊!

    如果陶节夫的计划可以成功,以鄜延军为主力的东路军就拿下了银、夏、宥、盐三州和河间草原,还有辅攻秦王川和会攻灵州的大功。毫无疑问是最大的赢家!

    而熙河军辛辛苦苦打下卓罗城、秦王川,还要分鄜延军一杯羹不算。打完之后还要来个500里长途行军去灵州和鄜延军会师秦王川可是卡住西贼东西两头交通咽喉的钉子。要是让宋军控制了,西贼还不拼命反扑?熙河军的500里行军恐怕要一路打杀过去了,能不能走到灵州都不好说。而陶节夫的鄜延军正好利用熙河军吸引西贼主力的机会扑击灵州

    “区区一个秦王川,还用得着鄜延路佯攻灵州么?”钟傅笑道,“倒是夏州、宥州、盐州都是西贼苦心经营多年的大据点,城高墙固,难以攻拔。不如先由熙河军打下秦王川,然后再佯攻凉州配合鄜延路夺取夏州、宥州、盐州吧。”

    夺取秦王川只能严重威胁河西走廊,但并不能完全切断河西走廊。想要完全切断河西走廊,就必须攻下凉州。在赵保忠归顺前,打凉州是不大可能的。因为凉州距离卓罗城和秦王川太远,后勤根本顾不上。但是现在宋军一方在凉州附近有了个据点,就是仁多泉城。赵保忠在仁多泉城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只要宋军能拿到其中的一部分就足够支持围攻凉州城了。

    而且不论熙河军能不能拿下凉州,一个吸引西贼主力西援的功劳是怎么都不会少了的。另外,就算熙河军在凉州受挫,后路又被自灵兴而来的西贼威胁,也能向仁多泉城转进,可谓立于不败之地。

    陶节夫点点头,笑道:“如此也可那么我二人就联名将之报给天子吧。”

    陶节夫居然如此轻易就让了一大步,确实让钟傅有些意外。不过这是他自己提出的方案,也不好再吞去了。于是就呵呵一笑:“就依子礼兄所言。

    对了,吕吉甫不大赞成直取灵州,主张止步于盐州及河间草原,还建议设立朔方路以备契丹。没准官家会听他这位老臣的意见,那你我可就轻松多了。”

    “吕吉甫年事已高,行事难免过于稳重。”陶节夫说,“若说契丹可能插手兴灵战事,那咱们就更应该加紧进军,以求一鼓作气了。”

    “好!”钟傅笑着举起酒杯,“就让咱们一鼓作气,替天下铲除巨寇,给西北各路百姓一个长治久安吧!

    下官先干为敬!”

    “恩师,弟子拜见恩师,见过子由先生。”

    武好古这个时候也见到了病怏怏的苏东坡和苏东坡的弟弟苏辙。苏东坡一脸病容自不提了,人也瘦得不成样子,颧骨高高耸起,皮肤蜡黄,只是在脸颊处有一丝病态的潮红。

    苏辙倒是精神矍铄,坐在苏东坡的病床边上,眉头紧皱,还微微抬手示意武好古坐下,然后开口问:“大郎,灵州能打下来吗?”

    “晚辈是商人,不会打仗,因此不知灵州能否克复”

    “大郎!”苏辙看着武好古,“你糊弄旁人就算了,老夫也要糊弄?你不会打仗,但是你身边却养着一群会打仗的!你不会请教他们?”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