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战而得?”琼林宫崇政殿中,大宋官家赵佶举着酒杯,“难不成大郎想花钱买下兴灵之地?”

    武好古轻轻笑了一笑,抿了一口酒中仙,“陛下圣明,一旦银夏盐宥及河套草原尽失,西贼的地盘只剩下兴灵、甘凉、瓜沙之地,地蹙民贫而又手握百战之强兵,东进自然无路,唯有向西开拓,尽得汉唐西域之地,再开一番局面。

    而西域之地,据臣所知,乃是近中土之地多沙漠,近波斯之地多大河名城,近弗林之地多草原。西贼如果想在西域开创局面,必然要抵近波斯,取西域富饶之地为家。而西域富饶之地距离兴灵河西之地远达数千里,西贼如何能两头兼顾?到时候咱们花个几十万上百万就能买下兴灵二州了,怎么都比发兵攻打要划算啊。”

    花费上百万缗买下兴灵之地在政治上也许不正确,不过却符合拓展华夏文明生存空间的大战略。

    西夏虽然和大宋鏖战多年,但是从文明归属而言,还是华夏的一员。而且当今的西夏国主乾顺又在国中大兴儒学,循的也是佛治心,儒治国的路线。

    如果能让西夏变成一个加强版的西辽西夏现在可有两三百万人口几十万大军,远比历史上西征的耶律大石强大说不定可以在西域建立一个佛教加儒学的强大国家。

    米友仁也道:“臣主持界河市舶司时就见过不少西域名城来的胡商,有的说是从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而来,有的说是从喀喇汗国的都城八剌沙滚而来,有的说是从靠近波斯的西域第一大城撒马尔干而来,还有人来自一个名叫拔汗那的巨大山谷费尔干纳。这些地方都是山川秀美,土地富饶,城市繁荣,远胜过兴灵甘凉瓜沙之地。”

    米友仁说得这些当然都是武好古教他的,不过也的确是市舶司招商务这些年苦心搜集来的情报再加上武好古的后世记忆综合而出的。

    赵佶却只是摇头:“西贼立国于兴灵已经百年,怎么可能说迁移就迁移?而且西贼就算西迁,也未必会把兴灵之地还给我大宋,也有可能给契丹。到时候如何夺取?”

    他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不过也有点多余。因为现在已经是西历的1104年了,距离阿骨打起兵反辽只有10年,距离打断辽国脊梁的护步达岗战役也只有11年了。

    而西夏西迁又是个非常浩大的事件,没有个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完成。到那时,契丹自己都是过河的泥菩萨,还会为了兴灵之地和大宋撕破脸?

    不过这种未卜先知的话,武好古是没有办法和赵佶说的。

    赵佶笑着:“大郎,打仗毕竟不是做买卖,国家的土地也不是花几个小钱就能买来的。要不然咱们还和西贼打恁多年做甚?”

    “陛下圣明。”

    知道赵佶头脑发热,武好古也就不再继续劝说了上官都是永的,何况官家?

    “陛下,”武好古还是要想法子把自己和童贯、高俅从可能发生的灾难中解救出来,“但是臣觉得童贯、吕惠卿的建议也有道理,只有屯兵河间,设立朔方路以防备契丹,才能让诸路大军没有后顾之忧。”

    赵佶点点头:“如今西贼已经破败,唯有契丹才是心腹大患,不得不严加提防。

    大郎,你看让谁去主持朔方路为好?”

    “此事当由陛下圣裁,”武好古绝不会直接推荐童贯,那样会让赵佶觉得武好古和童贯在结党,“以臣观之,当以威信素著、通晓兵事,又不会在朔方养成势力者为佳。”

    不能直接推童贯,但是却可以照着童贯的条件划出一个标准,让赵佶自己上钩。

    童贯虽然是宦官,但是在湟州、鄯州之战,以及现在正在半场休息的无定河之战中都立了大功,威信已经树立起来了,而且还显示出了极高的军事素质。

    不过同样的条件,在西北军中也有不少人符合。但是那些人大多是西北地头蛇,至少也是在西北多年,已经建立起盘根错节的关系书包网.bookbao2的老军事家。

    让他们去主持朔方路说不定会酿成藩镇之祸!其实宋朝对于藩镇并不是零容忍,譬如府州折家,播州杨家,鄯州赵家仁多保忠现在叫赵保忠了,都是藩镇。界河商市,俨然也是一个商业藩镇了!

    但是一州之地和银、夏、宥、盐、朔五州之地可完全不是一事。

    而且朔方历来都是精兵强将汇集之地,如果为了取兴灵而建一个朔方镇,赵佶宁愿不要兴灵了

    所以一帮西军将领和开封府出身的老军事家王恩就自然被排除在外了。

    另外,吕惠卿也给划了一条线,就是武官出任制置使,文官出任营田群牧使朔方路虽然不是藩镇,但是军镇的性质还是很明显的,如果让一个不能带兵的文官去主持,那是很容易耽误事儿的。

    再说了,赵佶手中又有几个可以担任一路制置使的知兵文臣?掰着手指头数一数,不过就是吕惠卿、陶节夫和钟傅。吕惠卿年老,陶节夫和钟傅还要主持会攻兴灵。所以他就是想派文官也没人可派。

    “那就只有童贯和高俅了”赵佶自言自语道,“高俅稍显年轻,资历不足,看来还是童贯最为合适啊。”

    “陛下圣明。”

    武好古又恭维了赵佶一句,自己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童贯得到了朔方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的差遣,也就意味着武好古、高俅和御前三直都能解套了。

    因为童贯不能去朔方当个光杆司令啊,总要有部队有将领,御前三直和高俅、武好古他都可以请调。

    而且陶节夫也不会不给,毕竟功劳不能都让他们占了,别人也得分润一些啊。

    赵佶夹了一筷子不知道什么菜,也不往嘴巴里面塞,而是思索着问:“契丹人会不会在河边寻衅?如果契丹从燕京发兵,界河商市首当其冲吧?”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界河商市了!

    契丹人说穿了也是一群强盗,而界河商市又是整个河北钱最多的地方。辽国大军怎么可能放着界河商市不抢,直接南下开封府?

    另外,界河商市还卡着黄河、界河和海运的咽喉上。不拿下界河,燕京就得断粮!契丹大军的后勤补给也会出问题。

    所以对契丹而言,从河北南下,界河商市就是必取的。同样的,如果契丹人的大军连一个商市都打不动,那还想什么开封府?界河商市只有一群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的商人。开封府里面可有天可汗赵佶的房奴大军!

    “契丹会在河北寻衅,”武好古说,“但不会从燕京发兵取界河商市。而且他们也打不下界河商市!”

    “打不下?”赵佶微微皱眉,“不就是一座商市吗?”

    “陛下,”米友仁插话道,“如今的界河商市早就是固若金汤的坚城了。环绕商市的城墙都是夯土包砖加上界河泥灰砌成,坚固非常。而且城中保甲完备,壮丁又多,储备丰厚。而且界河水面往来的船只十艘里面有九艘是大宋的其中的海船,都是可以用来水战的。所以只要烧毁界河浮桥,契丹人在界河封冻之前,是没有办法过河的,更不可能沿着黄河南下。等到河水封冻,西北的战事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界河商市居然变成一座拥有战斗力的堡垒城市了!

    赵佶也有点惊讶,这事儿似乎不妥,不过也是好事儿。如果界河商市真的没有一点抵抗之力,那才叫人头疼呢。

    “既然如此,”赵佶笑了起来,“不如就寻个机会把界河商市变成界州,大郎你就当知界州事吧,就是循相州之例也可。”

    赵佶还是挺够意思的,他是愿意让武家世袭知界州事一职的当然了,世袭的只是知州事,而不是将界州变成武家的藩镇。

    “陛下,不可啊!”武好古连连摇头,露出了惶恐的表情,“界河商市名义上还是宋辽合办的,辽国上下从中获利颇丰,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若是变成了朝廷的州郡,只怕宋辽真的要大战一场了。界河封冻之前是不怕的,可是河水一旦结冰,契丹铁骑就会踏冰而来,单靠一道城墙,恐怕守不了多久的。而且臣又不会打仗,实在做不了知界州事。”

    赵佶其实也是在试探设立界州的可能性。吕颐浩在密奏上把界河商市吹得都快上了天,什么户口十万,财帛亿兆,年入可以达到百万云云的。而且还卡着燕云十六州的咽喉!那么个好地方,赵佶当然想要收归朝廷。

    不过他也知道这事儿不容易,至少现在的河北两路安抚经略使韩忠彦是不敢这么干的。不仅韩忠彦不敢,河北两路以及诸州、军的兵马总管和钤辖,肯定没一个敢那么干。

    界河商市辽人是有一半的,而且这地方还掐着燕云的咽喉,要是让大宋一口吞了,契丹不拼命才怪!到时候几十万契丹铁骑踩过来,谁受得了?

    现在武好古也不敢看来只能再问问蔡京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