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梨花别院就在琼林宫北面不过五百多步开外的地方,紧挨着开封府新内城的城墙。新内城的城墙还没有开始建筑,只是在预留好的土地上砌了一堵红墙。在准备要修建内城城门的地方还安了两扇大门,都敞开着,还有禁军兵士站岗。

    大门之内差不多就是禁区了,可不像位于开封府城中心的那个老内城恁般松松垮垮,拥挤不堪。新内城里面是没有普通民宅的,除了琼林宫和两府三省六部九寺五监这些衙署,就是权贵的私宅赐第私宅并不多,除了武好古的梨花别院,就是潘孝庵的新潘圆,米友仁的小米园,高俅的白虎堂,蔡京的安养阁等等不多的几所宅邸。赐第倒是不少,不过大多没有建成,只是用红墙圈着,只等将来营造好了,会赐给在开封府的宰执重臣们居住。

    到了那时,地处开封府城西南角的新内城就会成为大宋的帝国的中枢神经所在了。

    当武好古骑马到了梨花别院门前的时候,就瞧见宅子门口站着四五个穿着皂绸绵披袄、白绢绵袜头裤,扎着紫罗头巾、黄蓝搭膊,足蹬麻鞋,腰挎直刀的护卫。

    看到武好古带着一大群人,其中一个护卫就大喝了一声:“此乃武太尉府邸,来着通名!”

    武太尉?武好古一愣,是自己吗?应该是的!自己现在也是中高级武官了,的确可以称得起太尉了。只是这些护卫是谁派来的?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像是禁军啊。

    一个梨花别院的老门房听见动静,出来一看,顿时就嚷嚷开来了:“老老爷!老爷来了!”

    门口这几个护卫都是一怔,接着都纷纷拱手行礼:“见过太尉!”

    那个门房更是一蹦老高,喊着嚷着就朝里面通报去了。武好古冲身旁还和他一起的米友仁笑了笑:“都让人叫太尉了,看来这个武官要当一辈子了。”

    米友仁笑着:“老师,您要想转文资还不是小事一桩?而且下一榜进士就分左右榜了,您要拿个右榜进士也是小菜一碟吧?”

    武好古笑了笑,就从马背上翻了下来,把缰绳丢给了奥丽加,大步就朝宅子里面走。米友仁也连忙下马,快速跟了上去。

    此时梨花别院里面“老爷来”的呼喊声一阵连着一阵,不一会儿就传遍了。武好古才过二门,就看见潘十八一手拉着一个小娃娃,分别是武美娘和武义勇,飞也似的奔了出来,小脸哭得跟花猫似的。两个小孩子倒是挺欢快,一边跑一边“爹爹,爹爹”的喊着。

    潘巧莲大眼睛泪汪汪的,看这架势,就要一头撞进武好古怀里来。武好古已经做好准备抱个结实了。没想到潘巧莲看见米友仁屁颠屁颠的跟着进来了,一下站住,离着武好古三四步远,委委屈屈的瞧着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武好古上前几步拉住她,深情的打量着自己的妻子:“十八,我来了!瞧瞧,毛也没少一根那些个西贼可奈何不了我的。哦,美娘,勇儿,快过来给爹爹抱抱。”

    说着话,武好古一把就把自己的这两个年纪较长的孩子抱了起来还挺沉的!

    潘巧莲则含着眼泪看着武好古,“都瘦了一圈了,也不知道白飞飞和罗汉婢是怎么照顾你的”

    白飞飞留在了石州,替武好古操持他的帅府后宅,罗汉婢倒是一路伺候着,她也瘦了一圈,却出落成了个大美人儿,听到主母的埋怨,就怯怯的上前准备领罪。武好古却笑着说:“在西北军前的时候可没瘦,这一路好赶才瘦下来的罗汉婢,叫厨房弄点好吃的给我补补,再去准备洗澡水。”

    罗汉婢应了一声,大松口气的走了。武好古又把抱着的两个孩子给了跟着出来的老妈子,这才和潘巧莲、米友仁一块儿进了中堂。

    “家里怎么样?”武好古在主座上坐好,接过一碗云雾茶喝了一口,就顺嘴问了一声。

    “好”潘巧莲的答有些小声,表情也显得古怪。

    武好古觉得奇怪,刚想追问,就看见潘巧莲的眼眸扫了下米友仁有外人在场呢!

    出什么事儿了?武好古更觉得奇怪,顿了顿,又问:“界河和海州那边怎么样?”

    “都好,”这潘巧莲答的倒是干脆,“就是大姐也怪想你的大郎,西北的仗快打好了吧?”

    “恐怕得打到今年秋天。”武好古想了想,“不过开封府这边的事情了了以后,总能抽空去一趟界河商市。”

    去界河商市并不全是为了西门青,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和辽国那边必须接触一下,商市的人心也需要稳住,另外就是有人觊觎的问题也要和西门青商量对策

    正聊着的时候,门外一个管事又飞奔进来通报:“禀老爷夫人,宫里来人了。”

    来得可真快!武好古心想:看来赵佶也急于想了解西北的实际情况吧?

    来的是梁师成,他是来颁旨的,赵佶早就让人准备好了给武好古升官的旨意,就等武好古来了。

    给武好古的官职还有额外的奖励同日前崇政殿上商量的一样,封武好古为西上閤门使,领海州刺史,并荫二子为官,又赐了些绫罗绸缎和杂七杂八的东西。

    颁完了旨,梁师成又口述了一道口谕,让武好古和米友仁尽快入宫觐见。

    琼林宫内也有大庆殿、文德殿、紫宸殿、垂拱殿、崇政殿等等的大殿,名号和开封皇宫内的大殿完全一样,功能也仿佛。只是外观稍有不同,其中崇政殿就是一座两层的殿宇,一层是召对大臣的所在,二层则是官家用膳和处理日常公务的地方。

    武好古和米友仁到达的时候,赵佶刚刚让人摆上午膳,看见武好古和米友仁风尘仆仆地赶来,就让伺候的小黄门又加了两副碗筷。

    “大郎,小米,”赵佶依旧是那样的亲切,“你们一块儿来了也好,西北之事,北面之事,都和朕说说吧。

    大郎,你可打得不错啊!”

    武好古一笑:“陛下您还不知道臣的本事吗?臣哪里会打仗?不过就是房契能激起斗志罢了。

    哦,另外那个完颜斜也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虎将!殿前御马直变得恁般厉害,都是他的功劳。”

    “真的吗?”赵佶笑着,“那就留他在我大宋吧反正生女真联盟也打不过高丽人的,他去也没甚前途。”

    人家的前途比你不差的!武好古心里这样想,嘴上可不能说。只是摇摇头道:“不好说,不好说女真人的骑兵真的很厉害!咱们只是学了一点,就已经能用御马直扫荡党项人摆在无定河一带的游骑以及安庆泽的部落了。”

    “不过几百几千的,”赵佶摇头,“还能打得过高丽人的几万大军?”

    赵佶看见武好古和米友仁都有些拘谨,笑着一挥手道:“吃吧,吃吧,瞧你们俩也饿了,一边吃一边说。”

    武好古和米友仁也不客气,顿时就大快朵颐起来,吃到了五六分饱的时候,武好古才又开始和赵佶谈论西北军务了。

    “陛下,”他斟酌着用词,“陶使相是否上奏说要在今年秋后一举荡平兴灵?”

    “倒没有说荡平兴灵,只是要会攻灵州。”赵佶笑着,“大郎,你看能得手吗?”

    武好古道:“臣不知道,不过童贯却让臣提醒陛下注意契丹人。”

    “哦?他有何见解?”

    “童贯认为西贼有可能会在失去夏州、宥州之地后,将后套草原割让给辽国。这样辽国就会在后套草原屯驻骑兵,并且在我军大举围攻兴灵时挥军南下”

    “大郎,”赵佶打断了武好古,“你认为辽国会因为咱们攻打兴灵就开战?”

    “会!”武好古肯定地说,“只要西贼割让后套草原,辽国就一定会出兵!”

    “一定会?”赵佶眉头紧皱,“难道他们就不怕战事旷日持久,给阻卜和高丽以可乘之机?”

    “多半不会旷日持久。”

    “不会?”赵佶一愣,“难道辽国能一鼓灭亡我大宋?”

    武好古摇摇头说:“辽国哪有恁等实力?他们多半不会在河北、河东开战,只会以骑兵奔袭兴灵,袭击久攻坚城的我军。只要能摧破西军主力,他们也就保住西贼,也让咱们元气大伤,同时又不至于撕破脸皮,全面开战。

    所以童贯才建议屯重兵于河间草原,以吓阻契丹之兵。同时,河北、河东也要有所准备,也防止契丹袭扰抢掠。”

    赵佶点点头:“屯兵河间的建议倒是和吕惠卿一致,他建议在收复夏、宥、盐三州和河间地后,设立朔方路并且派遣安抚经略制置使和营田群牧使。同时,他还建议缓攻兴灵,先集中精力于朔方路。大郎,你以为如何?”

    武好古略作思索,然后笑道:“陛下,臣虽然不会打仗,但是对于理财还是有所心得的。所以臣以为,丧失横山、无定河、河套草原大部的西贼,是难以在兴灵立足的。西迁在所难免,所以一旦朔方路安稳,兴灵就可不战而得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