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四年元月十日,白雪皑皑。

    开封府周遭的气温并不太低,至少比起横山以北要暖和太多了,不过仍然不足以融化年前降下的瑞雪。

    路边大片大片的田地,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从东南方吹来的一股暖风,稍稍驱散了笼罩在开封府上空的寒气,让人感到即将到来的春天的气息。

    再往前,便可以看见红色的城墙了。这应该是城市稍稍西扩后修建的新墙,采用了夯土包砖的工艺,用不计其数的红砖覆盖了城墙的表面。在阳光下透出一股子坚不可摧的雄浑之气。

    因为运河还没到开冻的时候,整个开封府的商业活动算不上多么活跃,城外往来的车马也不是太多。

    武好古骑着马,在几十名效用骑士和幕僚的簇拥下,沿着官道前行。他一边呼吸这熟悉而又略显陌生的空气,一边又有点儿归心似箭。

    又是数月分别,不知家中如何?十八姐可安好?几个孩子又长高了多少?

    大概是经历了真正的战场厮杀,看到了别人的家破人亡,武好古现在愈发珍惜起自己的妻儿家人。一想到他们,心中就没由来有一种甜蜜的感受。距离红色的城墙越近,就越是有一种战士归来的疲惫。一旁米友仁和他并肩而行,一路上都是愁眉不展。

    米友仁是从界河商市到相州和武好古会合的,一路上都在向武好古汇报商市的情况。

    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了武好古这尊大神还是大宋和西夏的战争引起了恐慌人们担心一旦辽国卷入战争,界河商市就会成为契丹铁骑践踏的目标。总之,商市现在人心惶恐,地产价格也出现了开市以来的第一次下跌,而且连跌了数月,不少房产价格已经丢去了三成。

    除了房产价格下跌,更让人担心的是原任沧州通判吕颐浩提出的,在宋辽开衅时抢先接管界河商市并且设立界河州的密奏虽然是密奏,但是米友仁也是赵佶的心腹,自然是知道的。

    米友仁道:“老师,官家并没有把吕颐浩的密奏出示给宰执们看,可能会先问您的意见,您可得想好怎么答。”

    “你觉得应该怎么答?”武好古问。

    米友仁摇摇头:“学生也不知道”

    “不知道官家的心思?”

    “不知道契丹人会不会真的和咱们开战”米友仁分析道,“若是契丹人不和咱们打,咱们单方面接管商市无疑就是向契丹宣战了。西北之战未平,谁也不敢在河北再开个战场的。”

    武好古点点头,不置可否。

    米友仁又道:“如果能确定不会和契丹开战,那么老师就应该显得大公无私些反正朝廷也不敢动界河商市的。

    如果有可能开战,那么老师最后快些返界河商市坐镇。这样就算朝廷要接管商市,老师也能当上第一任的界河知州。”

    武好古轻轻一笑:“我才不去当第一任界河知州呢!我又不会打仗,怎么守得住界河商市?”

    米友仁一愣,“老师界河商市可是咱们的根基所在啊!”

    “那就更不能去当界河知州了。”武好古冷笑道,“当了知州就会有通判,就会有一大堆的属官这可都是朝廷的文官!为师一个武官,能管得了他们?

    这知州我不能当!你也别去接!咱们的人都不能接!”

    “咱们的人都不接?”米友仁一怔,“那让谁去?”

    “谁?”武好古冷笑,“吕颐浩、蔡攸都可以啊!守土之责,他们不去谁去?”

    米友仁恍然大悟,“老师的意思是把界河商市变得没有人敢接手?”

    武好古哼笑一声:“是该让人知道商市烫手了都以为咱们捞了不少,怕是眼馋的人很多啊!我倒要看看谁有恁大的胆量,敢和我争界河商市!”

    “可是万一吕颐浩真敢接受呢?”米友仁想了想,又问,“蔡攸胆小,是怎么都不敢去的。但是吕颐浩有胆略,善鞍马弓剑,说不定敢去界河。”

    武好古淡淡道:“那他就死了!”

    对武好古来说,让一个人死在界河商市实在太简单了,哪怕他是堂堂文官,是大宋的知州。

    师徒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开封府西城的新万胜门工地了,新万胜门并不是这座尚未建成的城门的正式名称,它的名称是万胜门。之所以临时加了个“新”字,是因为在尚未拆除的“旧西墙”上还有一座“老万胜门”。等到新西墙完全建成,老西墙拆除,就不再有新老万胜门之分,而是只有一座万胜门了。

    新万胜门外有值守的监门官和税吏、厢兵等人,见到武好古一行人过来,立即就有个五十多岁的老监门满脸堆笑上来,小心翼翼地将武好古和米友仁迎进城来。

    离开开封府不过几个月,城中,至少是城西的模样已经大不相同。

    才进新万胜门,就看见了“地标性的建筑物”共和楼、画仙观和三层楼高的佳士得行总店就是原来那栋实验用的筒子楼,现在经过了一番改建扩建,成了佳士得行的总店所在。

    顺便提一下,新西城的规划是黄四郎的族弟黄五郎做的,不用说,自然是让共和行的利益最大化了。

    共和楼、画仙观、佳士得总店,现在都成了新西城商业区的中心,是真正的黄金地段了。

    另外,武好古一早还收购了共和楼周围的一大块土地。现在也都成了工地,由万家地产负责建设开发成万大瓦子开封店。

    在共和楼、画仙观、佳士得总店和万大瓦子开封店对面,则是潘家、米家、高家、万家和苏家苏大郎家的产业。

    有潘家的小潘楼和潘家金银绢帛铺总店新的总店;米家专门贩卖南货海货的小米商行;高家高俅他家和米家合开的米高美大旅馆;万家开办的万豪大旅舍;还有苏家的苏果子商行。

    这几家商行、旅舍、酒楼和银行的建筑,全都是三层四层的高大楼房,和共和楼差不多。因为建筑高大,因此施工时间也比较久,现在都只是刚刚打完地基,至少得再过个年余才有可能完成主体建筑施工。至于内部的装修,那可就没个准了。

    如果这些所有的建筑全部建成,那么武好古现在所在的新万胜门大街,就有点儿开封城西商业中心的模样儿了。

    在新万胜门大街以南,是开封新西城的豪宅区和琼林宫的所在,以北则是大片的“石库门”和“筒子楼”御前房奴最爱的房子,就在那里!

    和开封府的新城墙工程以及新万胜门商业街工程相比,这些御前房奴最爱的房子,反而是施工进度最快的。哪怕现在年假期间,工程都没有停下来。

    新万胜门街上不时有拖着红砖的马车进过。为了尽快造出房子以满足房奴猛士们的需要,赵佶不得不在去年秋天开了“红墙之禁”,允许民间使用红砖建房老赵家第一怕武将造反,第二怕大头兵哗变。

    要是那帮用敌人的人头换房子的房奴兵们了开封府拿不到房子,满朝文武的脑袋都有危险!和可能的哗变相比,砖头是什么颜色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这不是武宣赞吗?甚时候来的?”

    “啊”武好古正骑马走在新万胜门大街上,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四下一张望,就看见一个骑马的内侍就在不远处。原来是梁师成。

    “梁大官,你这是上哪儿去?”武好古看着梁师成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就好奇地问。

    “刚刚去看房子了。”

    “房子?你要买房子?”

    “不是咱家要房子,是御龙猛士和殿前骑士的房子官家让咱家每天都去督促则个,就怕不能按时完工。现在宣赞您来了就好,以后这差事就是您的了。”

    “哈哈,”武好古和梁师成是很熟的,各种戏话尽管可以说,“梁大官,这事儿还得你来啊。某家就是京述职,完事后还得去西北打仗。”

    “还去打仗?您会吗?”

    武好古摇摇头,“不会,不过没关系有房契就行了!怎么打有高太尉和童大官,我就管发房契。

    对了,今年的御前演武办过了吗?选出多少猛士?”

    “办了,办好了。”梁师成道,“选出2100多人个个都摩拳擦掌想要上西北建功去呢。”

    “那可太好了,”武好古笑着,“现在西北可正是建功的时候,梁大官,你的五年边疆任期满了吗?要不要也去西北建功?”

    梁师成哈哈笑着:“可不敢去,听说西贼凶得很,咱家还是在琼林宫伺候官家吧。”

    “官家在琼林宫?”

    “是啊,”梁师成道,“十月份皇宫失火后,官家就一直住在琼林宫了。”

    “皇宫失火?”武好古忙问,“烧得厉害吗?”

    “不厉害,”梁师成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宣赞,琼林宫离您的梨花别院可不远,以后您入宫就方便多了。”

    武好古笑着:“那倒是,劳烦大官去和官家言语一声,带某和小米安顿一番,就去宫里面拜见。”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