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陶节夫提出的观点,平心而论是很有道理的。分两步攻打兴灵的计划完全没有考虑辽国的反应,如果是一鼓作气,辽国也许反应不过来,可是要分两步拖个三年五载,契丹人又怎会完全无备?

    不过童贯却不支持陶节夫!

    道理很简单,童贯已经捞够了。在之前的湟州和鄯州之战中,出风头的虽然是高俅,但是赵佶也不傻,知道拿头功的是童贯。所以童贯在调离熙河路时就被提升到了从五品的景福殿使、襄州观察使。而这一收复银、石二州,又斩首、生俘8000余党项的大功,他这个监军怎么都能分润一二,一个落阶还不是闭着眼睛拿下?

    再进一步,当上入内nei侍省副都知、都都知也不是不可能的。甚至有可能和昔日的李宪一样当上经略安抚使!

    哦,不是有可能,是只要顺利收复无定河流域诸州,这份大功就能到手了。

    直攻兴灵?呵呵,一个内侍,功劳再大还能宣麻拜相?可要是和元丰四年、五年之战时一样,岂不是要走李宪的老路,晚节不保了?

    童贯恁般机灵,自然知道捞够了就要及时收手的道理。毕竟大宋对外征战时都有虎头蛇尾的毛病

    不过作为当今官家最信任的军事宦官,想要在风险来临前退出西北战场,也是很不容易的。

    好在眼下被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有武好古和高俅这两只,他们恐怕也不甘心一直困在西北战场上吧?

    所以童贯也不顾寒冬腊月的风雪,离开陶节夫后就立马带着亲随去了御前三直都虞侯司所在的石州。

    “道夫,你来的正好,给看看这些报功举荐的奏章写得怎么样?”

    武好古把童贯请进了自己的都虞侯司大堂,也就是原来的西夏祥祐军司的大堂后,就乐呵呵取出一堆刚刚写好的奏章交给童贯。

    这些奏章有的是武好古自己写的,有的是让幕僚起草,然后自己抄了一遍的,内容都差不多,就是吹嘘御前三直的赫赫战功。

    武好古现在的心情也好到了极点。因为他刚刚得到报告,西贼留在弥陀洞的守军已经溜了,弥陀洞已经被前去侦察的御马直骑士控制了。也就是说,整个银州并不是西夏的银州,而是原来宋朝的银州疆域已经被武好古收复了!虽然多少有点儿取巧,但是斩首也有两千多,生俘有三千多,还攻下了三座大城,这样的战功怎么说都是实实在在的。

    童贯装模作样地看着武好古递给他的奏章,笑着说:“一次收复一个州啊以本朝武官有功必赏的惯例,大郎你这算是打出一家将门了。”

    “是吗?”武好古笑着,“依着道夫的经验,官家能给我升个啥官啊?”

    “呵呵,”童贯笑了笑,“横行正使加遥郡是肯定的,能不能落阶就不知道了,倒不是官家不肯给,多半是怕你升得太快遭人嫉妒。”

    横行正使就是正五品内客省使到正六品西上阁门使之间的十三阶。宋朝的武阶官设置很奇怪,正五品的内客省使往上就是一个正二品的太尉了。太尉不是寻常可得的,也就是说武阶官差不多到正五品内客省使到头了!

    不过宋朝武官制中还有两个非常奇怪的存在,遥郡和正任官。所谓遥郡就遥领州郡的意思,共有节度留后、观察使、防御使、团练使和刺史一共五阶。而在受了遥郡之后,还有落阶升正任的晋升路线。也就是落去武阶官,将遥郡官变成正任官。而正任官一共有六阶,分别是节度使、节度留后、观察使、防御使、团练使和刺史。不过加遥郡加到节度留后的武官也不多见,一般在防御、团练、刺史三阶就能落阶了。

    而武好古这次的功劳直升到正任也不是不行,不过赵佶多半不会那么干,毕竟爬得太快也是遭人恨的。

    另外,银夏之战还没打完呢!等到武好古攻拔了夏、宥二州,一个正任官躺着都有了。

    顺便一提,西夏初兴的五州之地分别是夏、宥、银、绥、静等五州。其中绥州早就被宋朝收复,现在是绥德军。静州在灵州以南,瀚海沙漠以西,不是无定河战役的目标。余下的夏、宥、银三州就是所谓的无定河流域诸州。而西夏在这三州土地上又增设了石州、洪州、龙州三州,不过大宋方面是不承认的。

    所以武好古需要收复的就是夏、宥、银三州,现在银州已经拿下,还有两个州要少不了武好古的参与,特别是打攻坚战!如果夏、宥二州尽复,武好古怎么都有正任官做了。

    大宋重文轻武是一事儿,论功升官是另一事儿。哪怕武好古的功劳来得取巧,但是只要能拿下州郡土地和斩首,太尉不一定有得做,节度使是肯定的。

    不过宋朝的武官是个暴涨暴跌的行情,升起来可以连着涨停,一旦打了败仗也会连着跌停所以真正的大赢家,一定是会避险离场的武官。

    童贯话锋一转,就开始谈论避险的问题了。

    “大郎,”童贯道,“陶使相担心契丹会在我们占据无定河之地后得到后套草原,并且以此为据点随时增援兴灵二州。”

    “那就让他们占据吧,”武好古笑着点头,“不过咱们也可以拿下一部分河套草原,河套草原可是隋唐牧马之地。如果能好生经营,将来也可以成为群牧监的养马之地。

    这样中原的牧场就能用来安置骑士,如果能有一万名御前骑士,收复燕云也就不在话下了。”

    群牧监管辖的土地很多,现在有相当一部分被用来收租了,还有一些用来“给地养马”,不过由群牧监主管下的牧场还占据着一千多万亩土地,足可以安置一万名骑士。

    这可是一万名甲骑加上两万名辅助轻骑的战斗力啊!如果他们能有眼下御前骑士的战斗力,不仅收复燕云不是问题,就连日后大兴的女真,也不可能有力量进犯中原了。

    童贯缓缓地说:“可是契丹一旦占据了后套草原,那咱们就不可能在三五年内夺取兴灵了。”

    武好古一笑:“银夏宥三州是西贼的冶铁产粮之地,河套草原是他们的产马之地。如果没有了铁器、粮食和马匹,西贼还怎么可能立国?弃兴灵而西迁是必然的。”

    他顿了顿,“以西贼的实力在咱们这里讨不到好,去了西域保管能打下一大片天地的,到时候他们就顾不了兴灵这块骨头了,说不定连凉、甘、肃、瓜、沙等州也得放弃。到时候朝廷花点绢帛都买下来,再封给西军将门管辖就能万无一失了。”

    童贯心想:武好古这厮的如意算盘打得也太好了!

    他嗯咳了一声,“大郎,陶使相的意思是明年就一鼓作气,拿下兴灵二州!”

    “明年就一鼓作气?”武好古一怔,“这不是要逼着西贼拼命吗?”

    “可不是吗?”童贯苦笑着,“其实还不止陶使相有一鼓作气的想法,河西路的钟傅只怕更着急怕是天气一暖,就要猛扑秦王川了。”

    “钟傅如果扑击秦王川,咱们在无定河的仗倒是好打了。”武好古道,“只是秦王川是西贼必守之地,怕不好打啊!”

    童贯叹了口气:“秦王川不好打,兴灵怕是更不好打吧?”

    武好古看了眼童贯,心说:捞够了就要闪人了吗?这仗打得怎么和做投资一个路数呢?

    “兴灵之战即便要开打,也是明年秋天的事情吧?”武好古思索说,“总要等到银州的麦子熟了,大军才能有粮食可吃啊!在这之前咱们还有夏宥二州的油水可以吃啊!”

    “吃了夏宥二州之后呢?”童贯问,“不知大郎可有退路吗?”

    武好古笑了起来:“退路是可以安排的!既然童大官您提醒下官了,那么下官自然会安排则个。”

    “那么咱家的退路呢?”童贯缓缓地道,“兴灵二州兴许就能让陶节夫和钟傅取了这份功劳不小,咱家也想着分润一二。不知道大郎有何两全其美之法吗?”

    “两全其美之法?”武好古看着童贯,心想:这只没卵子的老狐狸倒是挺精的,怎么宣和北伐的时候就糊涂了呢?

    想到这里,武好古吐了口气,笑道:“驻兵河间,防备契丹如何?”

    “倒是和咱家想得一样!”童贯拈着胡须,“不仅河间草原上要有人镇着,河北两路也得有大将镇守啊!

    “河北就交给下官和高太尉吧!”武好古笑道,“以高太尉的赫赫威名,应该可以镇住契丹人吧?

    另外,下官还可以再当个海路制置使,从海上威胁辽东,牵制契丹的兵力。”

    “那是再好不过了!”童贯抚掌笑道,“只是咱家走不开,也没有运动的门路,不如就由大郎代替本官去开封府述职吧。”

    “也好!”武好古笑了笑道,“有大官在银州坐镇,当是万无一失,下官就走一趟开封府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