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无数支火箭这个不是会爆炸的火箭落下,除了插在正做发财梦的横山步跋子们身上,还有不少落在了一车车的“绢帛”上面,顿时就引起了大火。绢帛易燃,绢帛下面的干草更加易燃。碰着火星,顿时就是冲天的大火,将这些正在抢东西的横山羌的周遭,全都照得犹如白昼。

    暴露在火光中的两三千横山羌顿时就成了埋伏的宋军弓弩手的活靶子。漫天而来的箭镞一轮又一轮的在人堆中落下。那些披甲的横山羌部落贵人们还好一点儿,无论披甲铠甲总是能遮挡一二。而且他们身边还有持盾的护卫,拼着自己被射成刺猬,也要遮护着主子。可是那些没有甲的,甚至连大一点的盾牌都没有的横山羌,那可就凄惨到家了。

    一阵箭雨落下,顿时就扫倒了一片。而其中的大部分人又不能一下死透,只是在那里翻滚着嚎叫。

    反应过来的横山羌开始乱纷纷的向那几处栅栏破口涌去,向要赶紧逃离这片死地。可就在这时,宋军的喊杀声响了起来。埋伏的长枪手、刀盾手,全都潮水一般的涌上来了。这些都是身披铠甲的悍卒,又得了高太尉的言语,准备来赚双份的赏钱了。

    这份奖励虽然没有开封府的房子对房奴的吸引力大,但是今晚摆明是顺风仗了。怎么能不趁机多割点脑袋?脑袋还能换军功升官呢!

    少年韩五也披上了铠甲,拎着一口直刀,持着一面盾牌,就出现在冲杀的宋军步兵中了。那日他是哭着要求加入禁军,替死难的家人朋友报仇,陶节夫才许他加入禁军,充了个下兵的。

    兵虽然是“下”的,可是韩五的武艺却不打折!

    韩五祖祖辈辈都是延安人,自打西贼崛起后,延安就是前线州府了。不仅西贼时不时的入侵,就连横山上的羌人也是有事没事就来抢一把!所以居住在延安的汉人农夫多少都得会两手了。

    另外,北宋朝廷在西北沿边各路推行的弓箭手制度,也极大的鼓励了百姓习武练好武艺就能去招弓箭手,招上弓箭手就有200亩到250亩耕地啊!

    土地对农民的吸引力,恐怕不在开封府的房产对房奴的吸引力小啊!

    所以练武从军,就变成了西北男儿上升的一条通道了。少年韩五也不例外,打小就把习武当成了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而且他的身材也长得比同龄人高大,力气也粗,又是满怀着仇恨,当下就冲在了最前面。仿佛虎入羊群一样,又是用刀捅,又是用盾牌冲撞,眨眼的功夫就战成了个血人儿,也不知道有多少横山羌人倒在他的刀口之下了。

    站在高处观战的高俅眼尖,也瞧见勇不可当的韩五了,“好一个勇士啊!都够资格当猛士骑士了”他扭头对身边的随从说,“去个人问问那人是谁,来报我?”

    “喏。”

    一个高俅的亲随应声而去,高太尉又过头对童贯说:“大官,今日来犯的西贼是不是太弱了?”

    “的确是弱了一些,”童贯摇摇头,“比仁多保忠的兵马可差远了”

    “监军,他们也许是横山步跋子。”刘仲武和西贼打了一辈子交道,对西贼还有西贼的两个小弟,宗喀吐蕃和横山羌是非常了解的。

    延安这里不会有宗喀吐蕃的人马,但是横山羌跟着西贼来抢一票的事情太多了。

    “横山不是都被咱们打下来了?”高俅有些不明白,“怎还有横山步跋子?”

    刘仲武摇摇头道:“横山一带还是有几个城堡在西贼手中的,不过那些步跋子未必都是从西贼控制的地头招募的。瞧他们混乱的样子,多半是临时跟着西贼过来的应该是我朝境内的横山羌!”

    “我朝的横山羌?”高俅一听就有点火了,“怎么还帮着西贼?西贼给他们甚好处了?这可是叛国啊!”

    刘仲武说:“西贼能带着他们抢汉人啊!”

    “该死!”高俅咬咬牙,“一定得查清楚是哪个部落的,头要从重治罪!”

    “治个劳什子罪过去又不是没遇上过,”刘仲武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大不了就是换个大首领,其他就是胁从不问了。”

    高俅一愣,“这,这就没法子了?”

    童贯眉头大皱起来,高俅有点踩线了!怎么对待横山步跋子,高俅一个武官说了可不作数甚至,他都不应该多议论。

    想到这里,童贯嗯咳了一声,把话题引了来:“看来进犯安塞堡和塞门寨的西贼里面混着不少横山羌,就是在虚张声势啊!”

    危险!童贯居然中计了!

    “那可得多砍些脑袋啊!”高俅道,“多杀一些,他们总能消停上几年吧?”

    高俅显然也被卖国投敌的横山羌给激怒了,大宋对他们这些羌人真心不薄了!怎么还忘恩负义?

    童贯点了点头:“今晚这一阵就能有2000个首级待明日问过生俘,查明情况,就集合全军去追!怎么都不能让这伙贼寇生还横山!”

    刘仲武摇摇头道:“监军,明天恐怕追不了啦。”

    “追不了?为何追不了?”高俅问。

    刘仲武两手一摊,“没钱了”

    “没钱?”高俅一愣,“怎么会没有钱?”

    刘仲武苦笑道:“一万几千个兄弟,战前就发了双份的犒赏,今晚一战起码斩首2000又是双份,得按照4000颗脑袋结账,刚才还烧了不少绢帛。军中携带的铜钱绢帛差不多都花出去了,哪儿还有钱?”

    “没有钱”高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堂堂一个共和行股东,界河商市股东,身家几百万的大富豪,本来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用为钱操心了,现在居然被钱难住了,这怎么可能?

    “能不能商量则个?”高俅问,“能打欠条吗?本官摁手印行吗?本官可是共和行和界河商市的股东!”

    “恐怕不行啊”刘仲武摇摇头,“高太尉,西北的汉子朴实,也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共和行和界河商市。他们,只认现钱。”

    这事儿真是让人郁闷了!可是高俅也没办法啊,这年头也没支付宝什么的,要不然高俅立马给大家刷个几万缗也没问题的。

    “那,那怎么办?”高俅问。

    “只能等脑袋运去延安府后向陶使相要钱了,”刘仲武说,“2000个斩首,也算是大捷了。”

    高俅也点点头,叹了口气:“其实本官的功劳早就赚够了,只是放跑了那帮步跋子忒可惜了。”

    “大王,宋狗的兵马按兵不动,没有追上来!”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正在冒雪行军的察哥听到了让他几乎要晕倒的坏消息了。

    自己处心积虑设下的圈套,又被高俅识破了!

    而且,还白白送掉了两千几百个横山步跋子的性命。横山羌的命,察哥是不在乎的。但是大白高国威望的折损可就忒大了。

    这帮横山小贼是兴冲冲跟着西夏大贼去抢汉儿的,本以为可以抢个盆满钵溢的,现在可好,脑袋都丢了两千几百!

    算上这一次送掉的人头,察哥在这一次抢劫杀人比赛中,可是输得太难看了。

    西夏这边被杀被抓的,恐怕很快就要上万了!丢掉的财货牛羊马匹更是不计其数

    另外还丢了一个银州城!

    正想到这里,一个拉长的“报”在他耳边响起,一名传骑飞驰而道。

    “禀报大王,石州告急!”

    什么?石州也要丢了?

    察哥一抬头,看了眼白茫茫飘落下来的雪花。

    那么大的雪,汉人竟然也能攻城略地?

    这些汉人,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厉害?

    “大宋的猛士们,你们看,这是何物?”

    武好古这个时候,冒着大雪,穿着厚厚的皮裘,手里捏着一叠房契,正在对着上千个盔甲外面穿着皮袍的房奴猛士做动员。

    下雪怕什么?

    天冷怕什么?

    为了开封府的房子,绝对是拼了!

    “房契!”

    “割脑袋,换房子啦!”

    猛士欢呼起来了。他们等的都要急死了,终于又看见可爱的房契了。

    武好古挥动拿着房契的手,指着不远处一条用沙袋和尸体堆起来的通行低矮的石州城头的通道。

    “西贼的脑袋就在那里,”武好古大喊,“快去割啊!”

    “割啊!冲啊!割脑袋,换房子啦”

    所有防守在城头上,准备和攻城的宋军展开肉搏的西夏兵将,脑子里面的念头,此时都是一样的:遇上疯子了!

    那么大的雪,冷都冷死了,那帮人居然还能打仗!而且士气还那么高也不知道宋朝的官家给他们什么好处了?那么拼命!

    汉人现在都怎么了?骑兵厉害得不得了,步兵又这样玩命,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剑盾,他们不是害怕肉搏的吗?

    这些胡思乱想的西贼很快就不能想了,因为他们的脑袋都搬家了,成了五分之一张房契了价值差不多600缗,真是贵到天上去了,想来死了也能瞑目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