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色已经非常深了,天空中乌云堆积,沉沉的压了下来,将月亮和星辰完全遮蔽。天空中只有一片黑暗。在并不太高的半空中,忽地一道火光闪出,伴随着还有轻微的轰鸣声。紧接着,又是第二道、第三道火光……

    “火箭!敌袭!梆梆梆……”

    在高俅、童贯统带的宋军大营中,顿时就响起了一阵阵惊呼和刺耳的梆子声。

    刚刚过了一个提心吊胆的白天,正准备在温暖舒适的大帐内好好睡上一觉,恢复一下心力的高太尉,忽地就听见外面有人叫嚷起来了。然后就看见自己的一个亲随撩开裘皮的帐幕,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太尉,火箭!前面的兄弟发射火箭了……”

    童贯派出的小股精锐当然不是塞门寨的弓箭手可比的,不仅装备好,战斗力强,而且还带着火箭。呃,就是那种在寻常的羽箭上绑上一个小小的火药包,点上火以后发射到空中,然后炸开的玩意儿。

    在两军阵前没啥大用,但是可以用来在夜间传递信号。

    火箭在空中炸开,也就意味着今晚将有一场血战了!

    “快取青唐甲来!”高俅吼了一声,唤来两个贴身伺候的亲随,麻利的把保命的青唐甲穿好了,还戴上了兜鍪,这才在一群闻讯赶来的亲随护卫下去了中军大帐。童贯、刘仲武、杨可弼,还有另外几个正将,都已经披挂整齐守候在那里了。看到高俅进来,除了童贯之外的众将,全都恭谨行礼,口称太尉。

    “怎地了?贼到何处了?”高俅到底上过几次战场,见多了厮杀,神经也粗了不少,因而显得非常镇定。

    “八里开外,”刘仲武道,“最快半个时辰后接战。”

    八里就是差不多四公里,正常步行并不用半个时辰。但是夜间战场行军可不是正常步行,必须结阵缓行。半个时辰能走完已经是飞速了,就算走上一个时辰也不算慢了。

    所以中军大帐内的几个将领都显得不慌不忙,不过高俅还是能感到紧张的气氛。

    高俅又问:“知道有多少贼寇么?”

    刘仲武回答:“尚不知晓,但应该不会太多。”

    高俅问:“何以见得?”

    “因为只有摆在大路两侧的哨探放了火箭,”刘仲武道,“一条大路上能摆多少兵马?来得多了也展布不开,估计就是几千吧。”

    塞门寨和安塞堡之间的地形,也和横山那边差不多,也是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坡,只是高度不如横山。

    所谓的大路,就是沿着延水上游东岸比较开阔的地形修建的官道。而延水上游流经之处,其实也是一条沟壑,只是不知多少万年的水流冲刷之后,变得比较开阔了。不过这并不是唯一的通道,在延水两岸的万千沟壑之中,还有不少弯弯曲曲的山路可以连通南北东西。

    如果西贼派出的是一支大军,那么至少应该分成几路齐头并进。现在只有一路报警,说明来敌只是一路。

    知道来敌不多,高俅才稍稍松了口气,然后看看童贯。

    童贯也习惯替高俅出谋划策了,开口道:“若只一路来,或是偷袭,或是试探。且不论了,总之一颗颗人头实实在在的,先割了再说。”

    这口气真也不小!

    “对!”高俅心虚地点点头,他手中可没房奴兵了,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还是知道的。“传某的将令,今夜之战,格赏一律翻倍!”

    还真是大方!

    不过在座的将官们却是人人皱眉。宋军的精锐那都是概不赊账的主儿,得见着现钱才肯卖命……除非是置之死地,不拼命就要没命了。

    总之,在大部分情况下,出兵打仗时携带的铜钱绢帛数量,是和部队的战斗力挂钩的,如果把钱花完了,就只能草草收兵了。

    可部队行军时是不可能无限量携带铜钱绢帛的,而且鄜延抚司也不会多给……作为一个宋军的将领,打仗就得精打细算啊!

    看见场面有些冷,高俅还在怀疑是不是给少了?他现在有的是钱啦,他可是共和行和界河商市的股东,而且在开封府做官的时候还收了许多贿赂,身价早就几百万缗了。所以眼界也大,真不觉得一仗打没了几万缗有什么了不起。

    今晚这仗,只要能赢,自己在西北的戎马生涯就算完美了,说不定回去就是三衙管军了……

    “好,好啊,就给双倍格赏吧。”童贯知道高俅的心理,也就答应了下来。他是监军,他同意了,别人也就没话说了。

    童贯顿了顿又道:“现在天色漆黑,贼兵多半是想趁着夜色攻打,不如将计就计,就在营中设下埋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好!就依监军。”高俅是个没主意的名将,对童贯那是言听计从的。

    就是童贯在自家大营中设伏的时候,萧合达正领着3000横山步跋子走在延河冰面上。

    这些步跋子今天都弃了长枪,一律携带刀盾和弓箭。也没什么队形,只是乱纷纷的在冰面上快速涌动。

    不携带长枪的原因是今天打得是夜袭,大晚上的可不是骑兵冲阵的时候儿。另外,横山步跋子有一点比宋军的步兵要强,就是身备三仗同时能玩弓箭、刀盾和长枪。和武好古手下的猛士们一样,不过他们的“三仗”玩得并不太溜,也就是凑合一下。

    而步跋子真正的本事,就是能行军。这些都是陕北山区的蕃部农民,从小就在万千沟壑中钻来钻去,练就了非常过硬的脚力。

    另外,由于生存条件恶劣,他们也比较耐得苦寒。

    相比之下,寻常的宋军步兵都只精通一仗,不是刀盾,就是长枪,又或者是弓弩。

    而且宋军非常重视远射而忽视近搏,步兵一都寻常的宋军此时是采取“花队编制”,也就是将刀手、枪手、弓弩手混编在一个都或者队中,通常只有刀手刀盾八人,枪手十一人,其余都是弓弩手。这样的编制下,列队阵战是很厉害的,万箭齐发,很容易就将对手射成刺猬了。不过在近战格斗中就吃亏了,毕竟一个都就只有二十几人加上军官能打肉搏。

    对于宋军步兵的这个毛病,萧合达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今晚的夜袭他就要尽可能和对手肉搏。如果能用3000横山兵把对方的阵营打乱。

    那么他就会给后方的察哥发信号,四万党项大军就会猛扑而来,一举消灭高俅指挥的大军。

    当然了,这只不过是侥幸的安排……高俅这样的名将,怎么可能那么好对付?

    所以萧合达的3000横山兵其实是来送人头的。

    这叫骄兵之计!

    ……

    “统军,宋狗乱了!”

    用不着手下提醒,骑马行军的萧合达就看见前方宋军营寨的栅栏背后一片不停游动的火把。

    这应该是宋军正在乱纷纷的整队!

    可是他们在一个时辰前就射火箭报警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整完队伍?

    萧合达并不是傻瓜,已经知道不对了。可是他今晚本来就是送人头来的,所以也就将错就错了。

    “横山蕃部的勇士们!”萧合达吼了一声,“宋狗已经乱了,现在就是打败他们的时候!

    吹号,进攻!”

    他看到的情况,那些带着部落中的勇士来替西夏打头阵的横山蕃部首领们也都看见了。

    这帮人现在虽然也号称是步跋子,但已经不是西夏的正规军了。毕竟绝大部分横山的控制权已经落在了宋军手中,他们这些蕃部首领和勇士,都是官家赵佶的子民,自然不可能接受西夏的训练了……

    现在看到有机可乘,这帮蕃部勇士也不讲什么纪律什么阵型,一拥而上就是了。

    反正今天本来就是夜战,大晚上的,还摆劳什子阵啊?

    冲在最前面的勇士已经扑到了栅栏前面开始用刀子劈砍了,那些栅栏使用的木料看着都很细,也不是什么好木头,很快就被砍到或是推倒了不少。

    在这个过程中,为数不多的宋军弓弩手也放了几轮箭镞,也不知道放倒了多少横山羌。不过这帮人正在兴头上,这点损失压根吓不住他们。

    宋军的栅栏很快出现了多处破口,横山羌们呼喊着冲了进去。而那些放箭的宋军弓弩手却都桃之夭夭。紧接着出现在这些横山羌眼前的,就是一片停满了板车的开阔地带,而每一辆板车上,都“堆满”了各种颜色的绢帛!

    一帮横山蕃部中来的小强盗们顿时就热血上脑了,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抢一把才跟着西贼南下的,如今看到恁般多的财货,早就把打仗的事儿忘在脑后了。当下就是人人争先恐后,扑向了那一车车的“绢帛”……

    就在这时,一支火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在空中炸开。然后就是一阵密集的弓弦响动,无数支带着火光的箭簇,仿佛流星一样,出现在了漆黑一片的夜空之中!

    宋军的伏兵上场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