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啥?去安寨堡接下三将的西军去和两万西贼打?

    高俅听到这个命令,腿肚子都有点打颤了。他在西北已经呆了一段时间,对西军的状况算是比较了解的。西军和他原来带过的足额满员的两直禁军是不一样的,西军是有不少空额的。三将西军理论上至少应该有15000人,可实际上能有10000人就算空额吃的有良心了。其中的精锐战兵也不知道有没有5000?

    而且西军虽然素称善战,但是真实的战斗力也就和西贼半斤八两。

    也就是说5000西军战兵可以对抗5000西贼的正兵,如果遇上铁鹞子和卫戍军,则需要出动相应的精锐战兵。

    而这种可以充当选锋的战兵效用,通常都由西军各将门中的悍将掌握,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给高俅这个外来户使用的。

    没有选锋精锐,就靠几千实力平平的西军正兵,这一仗没得打啊!如果真的要打,一条性命就这样交代了!

    “太守,宣赞,”跟着高俅去鄜州担任兵马钤辖的杨可弼这时献策道,“如果三直精锐能沿着无定河西进攻打石州,兴许能迫西贼从横山以南退兵。这样安塞堡那边就能不战而胜了!”

    “就怕西贼舍了安塞堡北上石州。”高俅皱眉道,“战报上说西贼有两万人,兴许还不止吧?夏州、石州现在都有西夏的军司石州的军司已经撤走,三处合兵只怕有五六万人呢!”

    “只要骑兵来了就不怕,”赵钟哥道,“有他们戒哨遮蔽,不等西贼大军靠近,咱们就从石州城下撤退了。”

    一支优秀的骑兵,哪怕数量不多,在战场上的作用也是不容小觑,用好了甚至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武好古手里没有这1000骑士,他的两万几千大军一旦离开银州城,就得时刻提防敌人的骑兵集群突然出现。而且后勤线也会随时被西贼的小股骑兵切断。这样的仗是根本没有办法打赢的!

    而现在,在1000甲骑和2000辅助骑兵的护卫下,西夏的小股骑兵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除非出动相同级别的精锐甲骑才能驱赶他们。

    不过就算是铁鹞子来了,完颜斜也和武天他们也不会吃什么亏,总能掩护大军撤退的。

    而且武好古对完颜斜也当然是有信心的,这个时代比他更好的骑将是不多的,至少西夏那边是不会有的,辽国那边估计也没有。

    “就依钟哥儿所言,”武好古说,“等骑兵来后,再休息一日,就向石州挺进。

    高大哥,你只需要守着安塞堡,无论如何都不出战,待敌自退就行了。”

    赵钟哥插话道:“今天是腊月初七了,御马直的精锐至少还要两天才能来,再休息一日,就是腊月十一出兵,两天可以到石州城下。而横山以南的西贼至少还有一日才能知道这事儿也就是腊月十四。如果他们在腊月十四之后撤兵,就不是使诈了。”

    “知道了,”高俅明白赵钟哥的意思,笑着说,“到时候某就率部尾随,斩他几个殿军也算功劳了。”

    高俅和杨可弼一起走了,还带上了武好古给他们俩预备的几十骑界河效用士,一人双马,花了两天半才赶到已经处于全面戒备状态的延安府城之中。

    此时“老军事家”王恩和儿子王泽已经领着本部的精锐选锋500人从石堡寨来了。

    “银州那边怎么样?”陶节夫一见着高俅就问,“武崇道能行吗?三直军能不能出战?”

    他之前只是召了高俅,并没有向武好古下达命令。因为他对武好古根本没底,一介商人,也能打仗吗?

    现在有此一问,其实是在等着高俅说坏话,这样他就能顺手把王恩派去银州了。虽然陶节夫无权撤换三直军的都虞侯,但是却可以委任王恩总管银州诸军。这样王恩就能名正言顺指挥三直军了。

    当然了,打完仗后,武好古这个奸商还是可以得到一份大功的!

    “银州那边又打了个大捷!”高俅的答却让陶节夫和王恩都大吃一惊,“御马直灭了安庆泽的一个劳什子颇超部,斩首1200,生俘2000”

    “灭了颇超部?”王恩难以置信的眨了眨老眼儿,安庆泽颇超部可是党项名门!当年跟着嵬名元昊的老祖宗们一块儿崛起的,几百年的大部落了。

    “应该是灭了!”高俅笑道,“加上之前的500斩首,这武崇道领着的三直军已经斩了1700个党项战士,还捉了2000,又夺了个州城这份战功也够得上一个遥郡了。

    另外,下官离开银州的时候和武崇道约好了。等到抄掠颇超部的骑兵来,他就统兵去打石州,总能迫使西贼退走的。”

    陶节夫和王恩互相瞧了瞧,武好古这个奸商居然打得不错!这到底是怎么事儿?高俅是将门出身,能打仗也不奇怪。可武好古就是个卖房子的奸商,怎么也能打仗了?

    现在打仗怎么变得那么容易了?连个地产奸商随随便便也能拿下1700个党项人头,是不是党项人变弱了?人头随便砍了?

    “使相,王总管,”高俅这时问,“安塞堡的情况如何?西贼大军的又有何动作?”

    王恩答道:“安塞堡那边是童监军在主持,禁军加上弓箭手有大约一万六千人安塞堡上原有1000弓箭手,另外王恩也“不知道”有空额,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西贼则抵近安塞堡扎营,正在砍伐树木,似乎要打造攻城器械。”

    “没有围困安塞堡?”杨可弼插话问。

    “没有,”王恩摇了摇头。“贼众大约只有两万,不够围城吧?”

    其实察哥把他的四万大军都带到了安塞堡,留在塞门寨的仅仅是李大首领的老弱残兵。

    不过在安塞堡以北,察哥的骑兵在蕃部带路党的配合下,有效遮蔽了战场,让西军的侦察骑兵和硬探无法查明敌情。所以才会得出“大约两万”这个错误的判断。

    另外,察哥也将手中的王牌铁鹞子雪藏了起来,所以陶节夫和王恩到现在都没发现,自己遇到的是西夏的精锐主力。

    “这高俅,果然沉得住气!”

    高俅人还没到,西夏晋王察哥就已经感觉到他的厉害了!

    唔,人家可是扫荡湟州、鄯州,还把统兵两万的仁多保忠打得投降的国际名将高太尉啊!

    察哥虽然有四万大军,但是也不敢去打高太尉统兵防守的安塞堡。

    而且安塞堡也是一座坚城,这里可是延安府城的门户,在三川口之战后下了血本建设起来的要塞。别说是名将高太尉在防守,就是寻常平庸的将领带着上万人防守,就凭西夏的攻坚能力,没十万二十万人怎么打得下来?

    所以察哥压根没想过打下安塞堡,他现在屯兵在安塞堡前,不过是为了向宋军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从银州撤兵。

    但是与此同时,察哥又存了同高俅决战的心思。所以又雪藏了一半兵力,只拿出两万人给宋军看,还在安塞堡下故意示弱。让在安塞堡下挑战的卫戍军用皮袄遮住了皮甲铠甲,还拿出了破旧的武器,阵型也摆得歪歪扭扭。察哥的这两个目标仿佛相反的

    如果童贯统领的是御前三直,他早杀出去了!可是他没有精兵啊!陶节夫调给他的三个将都是西军中的弱兵,账面上有15000,实际上就万把人,而且也没有骑兵,根本不可能在野战中取胜。

    所以在察哥示弱的同时,童贯却故意示强。在安塞堡的城墙上插满了各色旗帜,还让将士们披上铠甲再弱也是西军,铠甲还是有的,威风凛凛的在墙上展出。但是就是不出城和察哥打仗。

    就这样城上城下对峙了好些天,察哥就更加佩服高俅了自己的那点计谋,人家一眼就看穿了!

    “不想宋人竟然有了这样名将!”

    萧合达点点头,心里想着:头得写信给萧保先,日后一定要小心这个大宋的名将。

    “大王,”他想了想,又对察哥道,“看来高俅是不会上当了,这安塞堡也打不动,不如早些撤兵吧。”

    察哥点了点头,他这一次也算是赚了,在塞门寨抢到了不少好东西,而且还烧了不少位于塞门寨和安塞堡之间的村子这些村子里的居民虽然跑没影了,可是财物来不及带走,还是让察哥的兵又小小赚了一票。

    另外,现在已经是寒冬腊月了,根本不是行军打仗的季节。幸好天气比较干旱,没有大规模降雪,否则根本就没法行军了。

    就在察哥准备下令退兵的时候,一名小校忽然飞奔到了察哥和萧合达的身边,“大,大王!不好了,安庆泽的颇超部让人给灭亡了!”

    “啥?”察哥一愣,“安庆泽?颇超部?谁干的?”

    “是,是宋人的骑兵!”小校道,“好几千人,冒充大王的亲兵骗过了颇超部的侦骑,把颇超部打了个措手不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