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夏州以北,戈壁沙漠的边缘有一处绿洲名叫安庆泽。世居此处的党项部落以颇超为姓,也是昔日党项八部之一,早年间还是定难军李氏部落的重要伙伴,世代通婚。不过在元昊建国称帝后,颇超氏就渐渐和西夏王族疏离,但是也没有卷入激烈的权力斗争以致灭族。

    到了如今,颇超一族仍然是西夏党项人的大族,还有不少分支就散落在河间之地。居住在安庆泽的颇超部就是其中之一,总共有两千余帐,人口不下万人,拥有牛羊马匹以十万计。在党项诸部中,也算是大部落了。

    现在安庆泽颇超部的大首领颇超马乞肥胖的身形就骑在马上,带着部落之中的数百甲士,披挂整齐,列阵等待。

    数百甲士可是了不得的实力!得有甲才是甲士,没甲的最多是壮士。而且这数百甲士是部落的武力,并不包括在西夏军中服役的族人。

    这样的实力,也就是安庆泽颇超部这样血统纯粹的党项名门才能拥有。南面横山蕃部的那些羌人部落,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出那么多副铠甲和皮甲的。

    不过这些穿着铠甲皮甲的甲士,包括大首领颇超马乞在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多少显出了一点不安。

    不安是由于最近在无定河流域肆虐的汉人强盗引起的,虽然安庆泽距离无定河还有些路程,但是对于一人双马、三马的“马匪”而言,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

    而且安庆泽颇超部可是个颇有油水的部落啊!虽然颇超部并不是第一等的权贵之族,但毕竟是党项腹心。族中子弟为官为将者不知凡几,再不济也能谋个卫戍军正兵的差事。

    另外,安庆泽虽然地处戈壁边缘,却是个水草丰美的绿洲,宜耕宜牧,非常富饶。而颇超部又是党项腹心,不需要交什么税给兴庆府。日子过得自是非常滋润的!

    好在晋王察哥还没忘记安庆泽这边还有党项的腹心部落,派来了整整1000名卫戍军的骑兵!

    有了这1000铁骑外加上两三千的负赡兵,安庆泽颇超部暂时可保无虞了。

    只是暂时……如果宋人真的夺取了整条无定河流域,那么颇超部就只能背井离乡进行迁徙了。

    可是能往哪儿去呢?大白高国境内的水草丰美之地都已经有主了……

    脑海中想着搬家的事情,让勒马在那里等候援兵的颇超马乞最后只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还烦躁的在空中虚挥了一记马鞭。胯下一匹四蹄带雪的西域良马耳朵一竖,条件反射一般发出了一声嘶鸣。

    看着首领忧心忡忡,颇超马乞的一个心腹,名叫颇超荣忠的汉子不出声的轻轻带马,到了马乞身边。

    “大首领,您可听说了西迁的事儿?”

    “西迁?”颇超马乞一愣,“迁哪儿去?”

    “西域啊!”颇超荣忠说,“俺那小子不是在六班直里面当差吗?他消息通灵,前些日子写信来说,兀卒派了尚书令安惠出镇西平军,还派遣了于阗李氏的后裔李良臣出访高昌。”

    颇超马乞看了自己的这个族弟一眼,叹口气道:“真要西去,咱们颇超部只怕有九死一存了。西边的天方教徒据说很厉害啊,于阗、高昌、归义联军都打不过他们……景宗恁般神武,也不敢出兵帮着于阗复国。”

    原来于阗王室在亡国后就避居到了归义军,后来又依附西夏,也曾经向夏景宗元昊提出过借兵复国。可是元昊志不在西方,也就没搭理人家。

    不过现在乾顺看着东方的大宋出了天可汗,思量着自己说不定打不过宋国,于是就在做最坏的打算了。一方面让心腹去执掌西平军司,还在敦煌囤积物资,整修宫室,还找到了于阗王室后裔出访高昌回鹘,想要建立一个西进联盟……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白色的大旗,上面用党项文绣了两个大大的黑字,正是“往利”这个党项姓氏,另外还有一些古怪的花纹。同时出现的,还有七八面大旗,猎猎卷动,然后才是一片跳跃着的马矟的矟尖,反射着阳光,让人不寒而栗。

    “不对啊!”颇超荣忠这时皱起眉头道,“这是左厢军指挥往利荣的旗号啊。”

    “没错,来的就是往利荣。”颇超马乞道,“他是奉了晋王之命,率领左厢军的精锐来援的。”

    “左厢军有这样的精锐?”颇超荣忠摇摇头,“那都是甲骑啊……”

    颇超马乞也觉得不对了。左厢军怎么可能有那么神气的骑兵?

    “有诈!”颇超马乞大叫了一声,“备战!备战!”

    起马站在他背后的几百颇超家的甲士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纷纷摘下弓箭,还散开了队形。

    对面的骑兵也一样散开了队形,缓缓的靠近,还在行进过程中变成了个弧形,似乎要把颇超家的骑兵包围起来!

    颇超马乞看到情况不对,正想下令撤退,对面突然有人用党项话叫嚷了起来。

    “都统军,持尚方令锤,晋王殿下驾到!”

    什么?晋王察哥来了?

    颇超马乞和颇超荣忠一愣,互相看看,也没什么主意了。

    察哥打着往利荣的旗号来了?这是为什么呀?

    那边的人又嚷嚷开了:“颇超马乞何在?有人告发你通敌卖国,晋王前来问罪!”

    卖国?颇超马乞心说:谁买啊?再说我也没国啊,就一个部落……

    “呜呜……”

    就在颇超马乞和他的甲士们都心烦意乱的时候,沉闷的军号声忽然想起。

    然后就是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晋王”率领的骑兵居然发起冲击了!而且是从颇超家甲士们的左右两侧,发起如墙而进的轮番冲击!

    这样的打法,当然不是西夏的卫戍军、铁鹞子了,而是慕容鹉、完颜斜也指挥的殿前御马直。

    因为之前慕容鹉率骑士追杀过往利荣,缴获了他的旗帜,也通过俘虏知道了一些左厢军的口令。另外,慕容鹉、完颜斜也和武天所部还抢到了不少西夏左厢军的衣甲,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诡计冒充西夏军骗过颇超家摆在安庆泽外面的侦骑,还把颇超家的甲士都骗出来迎候。

    听人说自家的大首领卖国,来问罪的又是“晋王”,颇超家的那帮“老实强盗”完全不知所措了。他们都是终于大白高国热爱兀卒陛下的好强盗啊!如果大首领真的要卖国投宋,他们可不答应……

    就是这么一恍惚的功夫,安庆泽颇超部的悲剧命运就算注定了!

    以武好古的假子骑士和完颜斜也率领的生女真敢达为先锋,一排排手持长矟的甲骑,第次发动,轰隆隆的席卷而来。哪怕上万人的轻骑都抵挡不住这千人重骑的冲击,可是颇超马乞部下,不过数百甲士,而且还慌乱不知所措,真正是连半分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安庆泽颇超部,被“大宋强盗”们不费吹灰之力的攻破了。

    屠杀和抢掠,随即开始……

    ……

    老军事家王恩的儿子王泽,这个时候正率领五百多名完全轻装的勇士,潜伏在了石堡寨所在的黄土塬下方。

    石堡寨的位置靠近银州城,是横山北麓仅存的几个由西夏控制的堡垒之一。

    和位于横山山脉的大部分堡垒一样,石堡寨也充分利用了黄土塬的地形,将堡垒建在了黄土塬平坦的底部。而此处黄土塬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一处是缓坡。因而可以算得上天险!

    不过天险也不是无懈可击,因为黄土塬上通常是没有水源的。而从黄土塬下天天背水上山太麻烦,所以驻守此地的西贼就在一面悬崖边上修了个可以把水桶吊上去的轱辘,还在石堡城内挖了水窖,用来储存淡水,以防长期被围困。

    而看守这个吊水的轱辘的西夏小将,却被王恩用重金重达几千斤的铜,其实也没多少给收买了!

    今天晚上,他会趁着巡查的机会,把缠绕在轱辘上的绳索放到黄土塬的下方,还会打开平时用来运水的一道小门……等到宋军攻上来,他就可以带着铜钱去繁华富庶的延安生活了。

    呃,开封府是不敢想象的。对于当了半辈子西夏的军卒,连灵州和兴庆府都没有去过的苦汉子而言,能带着几千斤铜去宋国的延安,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将主,快看上面,水桶放下来了!”

    天色才暗下来不久,一个巨大的水桶就缓缓落在了王泽跟前,系在水桶上的绳子有小孩手臂恁般粗细,显得非常结实牢靠。

    “行了!”王泽笑了起来,“谁先上去?”

    先上去的是人探路的,不是挨刀,就是头功!

    “小底愿往!”

    就在大家稍稍有些迟疑的时候,名叫张俊,长了颗大扁头的二十岁不到的小兵已经挽起袖子,脱了靴子,还把刀背含嘴里准备攀爬了。

    “好!”王泽一挥手,“上吧,如果一切安好,就牵三下绳索。”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