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横山的地形,严格来说并不是一条山脉,而是一片古老的高原,经过不知多少年的流水切割和土壤侵蚀后,变成了千沟万壑的破碎地形,实在是复杂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世代居住在这片碎裂的高原之中,进入其中便仿佛入了迷宫,根本搞不清东南西北。

    在北宋时代,生活在横山地区的族群被人称为横山羌,又称横山蕃部。他们的血缘到底是羌人,是吐蕃,是党项,还是汉人,已经很难搞清楚了,也许各种血缘兼而有之吧。

    大约是因为他们生活的坏境实在恶劣,而且自唐朝衰弱后这片千沟万壑的山地就成了法外之地,无数的山沟之王应运而生,也就形成了无数个好斗的横山蕃部。

    而西夏强盗政权的崛起和北宋的富而弱,又给了那些山沟之王们跟着大强盗当小强盗的机会。

    所以贫瘠的横山地区,一直以来就是西夏最佳的步兵兵源之地,横山步跋子就来源于此。大大小小的山沟之王们,也因为跟随西夏抢劫汉人而发了大财小财,几十年下来,也就习惯了把汉人当成猎物的生活方式了。

    哪怕现在大部分横山地区都已经被划入了大宋的版图,生活在那里的横山蕃部,依旧忠于西夏而反对大宋毕竟群狼不会被绵羊统治,除非绵羊变成了老虎!

    而大宋肯定不是会咬人的老虎,虽然西军中不少将门和这些蕃部打了几十年,早就打出了血海深仇,恨不得将之全部屠灭。可是北宋的文官系统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这里的蕃部就处于被伤害,但是又没被打死打垮,同时又因为没有了抢劫的机会而由奢入俭的痛苦过程中。

    所以横山的人心,目前还是属于西夏的。毕竟西夏这个强盗国家是唯一能带着横山蕃部去抢劫汉人的大贼头!

    因为人心属夏,所以千沟万壑的横山对察哥的大军而言,根本就不是太大的障碍。这里并没有连成一片,可以阻断南北交通的高山,有的只是无数个四通八达的沟壑。

    哪怕是最善于筑城的宋军,也没有能力修建足够多的城堡去堵上这里不计其数的沟壑。

    唯一的办法,就是派出无数的哨探,盯住每一条沟壑,每一个蕃部。

    一片荒凉的黄土塬上,少年韩五站在寒风之中,死死盯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

    此刻正是丑时,朔气正寒,万物蛰伏。横山蕃部的贼人们在这个时候可不会打着火把出门。

    再瞧瞧那些火把的数目,正在行动的贼人可不是三百五百的数目,只怕有好几千吧?

    几千之数对横山蕃部而言,几乎是不可能齐集的数目。那帮山沟之王手底下能有几百个精壮,就能号称个大首领,在大宋或着西贼那里谋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了。

    长在延安边陲之地,从小就闻着狼烟长大的少年弓箭手韩五顿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感到兴奋。

    这可是他韩五的初阵啊!

    “火长!火长!”

    韩五好像疯了一样在高高的黄土塬上飞奔,一边奔跑,还一边扯着嗓门大吼。

    此处黄土塬的中央扎着七八个小小的,斜坡状的单人小帐幕。小帐幕围城一个环形,中间还点着一堆篝火,把几个小帐幕都烘烤的暖洋洋的。每个帐幕里面,都有一个蒙头大睡的弓箭手。

    少年韩五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剩下了西贼来袭的念头,一时也想不起来自己的火长韩矮虎在哪个帐幕里面,干脆就一个个掀翻了。

    里面睡得正香甜的弓箭手们忽地让朔风一激,全都被搅了清梦,顿时就嚷嚷着开骂了。

    “直娘贼,是哪个撮鸟在掀帐篷?”

    “是泼韩五,这个小腌臜货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韩五,你个腌臜混沌在做甚?”

    韩五闹了一阵,已经有些清醒了,连忙手指着北边跳着脚道:“西贼来啦!是西贼打来啦,好几千,兴许上万人”

    “你个小杀才,大晚上的发甚鸟疯?哪儿来的西贼?西贼早叫俺们打怕了!”

    “石老四,你个睁眼瞎,自己看那边!”

    被韩五称为石老四的弓箭手这才站了起来,眯着眼睛往北一望,顿时也和韩五一样嚷嚷起来:“直娘贼的,真是西贼恁般许多,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年纪比韩五大了十岁,个头却只到韩五肩头的火长韩矮虎这时也瞧见无数的火把,在一片黑暗中组成了三条火龙,在横山的沟壑中流动一般前行,而且速度极快!

    “西贼!”韩矮虎一下跳了起来,“快快快,快收拾东西,咱们去塞门寨报信儿!

    石老四,别干愣着,把火灭了可不能让西贼顺着亮光摸上来!”

    火堆很快就被石老四弄灭了,黄土塬上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此时此刻,就在中间那条滚动的火龙之中,几双锐目,正眺望着火光熄灭之处。

    萧合达将目光收,看着领先他一个马脖子的晋王察哥道:“大王,这伙漏书包网.bookbao2的宋狗倒是没有在睡大觉,发现咱们了。”

    效忠西夏的一部分横山蕃部当然派出了好手去摸宋军的岗哨。不过这里地形实在太碎了,真正的千沟万壑。饶是祖祖辈辈生活在此的蕃部,也不敢说能摸遍每一处山岗土塬。而且宋军的岗哨是流动的,想要完全收拾了也不大可能。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自己可是带着四万大军翻越横山而来,塞门寨上有多少宋人的弓箭手?撑死了就是一两千,怎么可能挡得住?

    “无妨。”察哥冷冷一笑,“李讹,此间离塞门寨还有多远?”

    “明日午时便可到达了!宋人便是知道大王来了,也不可能调兵布防了。”

    察哥又问身旁一个上了点年纪的蕃部首领:“李大首领,点集到多少人了?”

    “禀大王,俺们延州十三个蕃部早就盼着大白高国打来了!不过大王您来的忽然,急切之间实在着急不到多少人,只有小臣本部的数千人都已经拿起刀弓,愿意为王前驱了!”

    一个蕃部是无论如何都拉不出数千丁壮的,这位李大首领多半是集中了部落中老弱妇孺,勉强凑起两千余人,就号称数千了。

    察哥当然也心知肚明,不过他也不会打击李大首领的积极性,笑着说:“好!大首领果然豪勇!待打下塞门寨,让你家先抢一个时辰!”

    “多谢大王!”

    察哥点了点头,火把映照下年轻的面庞上显出了狰狞的表情:“传令三军,急行!明日午时之前,务必杀到塞门寨下!”

    “喏!”

    塞门寨位于延水上游,距离延安府城肤施约200里,处在由横山南下进攻延安的捷径之上。

    康定元年1040年时,嵬名元昊就是此处攻入延州,并且在三川口大败刘平、石元孙所部的。如果不是天气转冷,风雪骤起,延州怕是早就变成西夏的地盘了!

    而察哥这一次选择塞门寨的原因,除了饱掠一番,也存着袭破塞门以威逼延安,迫使宋军从银州撤退的心思。

    塞门寨守不住了!

    当韩五骑着一匹跑得口吐白沫的老马抵达塞门寨以北的险要土门关时,这个才充弓箭手没多久的少年,就知道塞门寨必失了。

    因为韩五自己就是塞门寨的弓箭手,对这座缘边山寨的情况是再熟悉不过了。

    虽然早年间的三川口之战后,塞门寨就是西军弓箭手布防的重点,一直有大量的弓手在塞门寨和塞门寨以北的土门关布防。但是随着宋军不断在横山、无定河一带取得进展,对塞门寨的防御也就变得日益疏忽了。

    渐渐的,在塞门寨充当弓箭手也变成了一桩不错的买卖了。二百亩土地不用缴纳租税,便是租出去也能让一家几口人温饱无虞了。而且塞门寨又不大会遭到西贼的攻打,真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而好地方,自然有人打破头想挤进来,哪怕把那二百亩中的一部分“献给”上官譬如韩五的二百亩就没有拿全,有一半孝敬给上司了!

    剩下的一百亩,养他一个单身的小子其实也够了。可是那些有家口的弓箭手可就不得不扣减装备、训练以节省开销,同时租种土地以增加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战斗力自然没有任何保证了!

    “老五!”

    就在韩五等人等待土门关开门放他们进入的时候,和他一族的韩矮虎突然叫了他一声。

    “虎哥,怎地?”韩五问。

    韩矮虎的声音非常低沉,显然也知道不对头了,“给你个差,去找个黄土塬盯着大路,若是西贼到了,就立即来报。”

    这是什么差事?

    韩五愣了愣。西贼要到了土门关,还能躲过关上的望台瞭哨?

    “快去!”韩矮虎吼了一声,“若是有来日,记着照看着一下俺娘!”

    韩五顿时就明白了,自己的这个族兄是要放自己一条生路他也知道塞门寨不保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