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禀宣赞,银州州城业已修复完毕,如今的银州城好似铁打铜铸一般,纵有十万贼兵,也休想踏足分毫”

    银州城,武好古的大帐之内,正派着胸脯夸海口的,就是“筑城专家”黄四郎了。

    不过他的得意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只用了一夜时间,他领导的第一工兵指挥就督导着两万府兵,用“沙袋”将银州城所有的破口全部填上了。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垒上薄薄一层沙袋,而是城墙有多宽,沙袋就堆得多宽!整个修复工程,一共使用七万九千多个沙袋。另外有两万多个麻袋也填进了泥土,扎紧了袋口,然后一个个堆放在四面城墙之下,随时可以用来修补在交战中毁坏的城墙。

    另外,御前三直从延安府带来的几十具床子弩,以及从城内的房子上拆下来的梁木,也都运上了城头摆放停当。

    而昨天晚上养精蓄锐休息了一夜的十个猛士指挥,现在也都布署到了城墙上。人数虽然不多,但是用他们坚守银州这样小而坚固的城池,怕是十万大军也难以攻拔。

    “好啊!”武好古笑着,脸孔上尽是得意,“四郎,这可是大功攻拔了一座州城呢!”

    虽然银州城内没有几个西贼,但毕竟不是一座空城。昨天下午放出去追杀逃敌的骑兵已经带了两百多颗脑袋,更早出击的那些“强盗骑兵”想来也会有同样数量的斩获。

    那么武好古就能妙笔生花,报一个破敌数千,斩首五百,取银州并复筑其城的大捷了。

    虽然不能和早先的浩亹河相比,但是也足够替武好古骗到转官的功劳了。

    而且,银州城只是个开始。等到银州城占稳了,武好古还想进占弥陀洞、石州城、神堆驿、七里坪等一系列堡垒,再派骑兵深入安庆泽、地斤泽这两个位于瀚海沙漠边缘或内部的绿洲,驱逐那里的党项部落,顺便多割点脑袋来报功总之,一定能混个既砍了许多人头,又占了不少地盘的大功。

    越想越开心的武好古站起身,走到黄四郎跟前,拍了拍这个大高个肩膀,笑着道:“四哥,先去歇着吧,好好养精蓄锐,这一阵子还有不少城池要修呢!

    等咱们替官家拿了无定河两岸的地盘就能界河商市了,到时候一个横行少不了你的!”

    “好嘞,那下官就先谢过宣赞了。”

    黄四郎也是累了,从昨日清晨到现在,差不多15个时辰没有合眼了,打了个哈欠就拱手而退,去自己的营帐睡大觉了。

    武好古也和他一样,15个时辰没有睡过了,不过精神却好得出奇,哪里有一点睡意。他磨着巴掌,对坐在自己营帐里面喝茶的高俅、苏迟笑道:“高大哥,伯充兄,怎么样?一夜城啊!小弟没有吹牛吧?接下去只需要依葫芦画瓢,就能拿下半个无定河两岸地盘了!”

    苏迟心里面很有点感激武好古,他其实什么都没干,不过就是跟着来罢了。但是论功的时候,转一官总有吧?而且稍后他还要负责在银州屯田呢!

    想到这里,苏迟冲武好古一拱手:“崇道,这些我真是沾了你光了。”

    “怎说沾光?”武好古笑着,“咱们都是替官家,替朝廷做事的,况且我们又是苏学同门,本就该互相提携。

    再说了,攻城、筑城才是个开始呢,屯田才是最大的功劳。陶节夫要拿下无定河两岸的地盘不就是为了屯田么?这事儿可得伯充兄来操办。到时候就是我和师严沾你的光了!”

    苏迟道:“既然崇道你提到了屯田,那我就立即动身延安,争取在除夕前先拉个几万人过来。”

    “好好!”武好古扭头对高俅道,“不如咱们俩联名上奏,举荐伯充当一个银州营田使吧。”

    “干嘛当营田使?”高俅一挥手,“直接当个知州事不好吗?”

    “对对!”武好古笑着点头,“就这样!”

    其实武好古是可以自己当知州的。宋朝的武人可以出任知州,特别是缘边前线的知州一般都是武人在当。如果武好古可以取下银州故地不是西夏的银州,而是原本宋朝的银州地方,那么他当个知银州事是毫无问题的。

    所以武好古也可以把这个机会让给苏迟其实武好古并不需要知州的履历,因为他一手建立的界河商市已经够得上一个州了。

    不过苏迟却非常需要一个知州的履历,知县到知州可是跳着晋级啊!如果不是超迁,而是要按部就班的来,说不定要十年才能当得上。不过他还是想要客气几句,就在这时,一个军事机宜快步走了进来。

    “禀报宣赞,骑兵第三指挥的侦骑发现大队西贼骑兵从夏州东进,人数可能超过两万!”

    “两万骑兵?”武好古吃了一惊。

    高俅却是大喜,“好啊!功劳来了!”

    赵钟哥、慕容鹉、王禀、杨可世等人也很快闻讯赶来。一群人就在武好古的大帐里面开始军议了。

    “都是骑兵?他们是来咱们这儿的?”

    “应该是吧,他们一定没想到咱们用一个晚上就把银州城修复了”

    “他们会来攻城?”

    “应该不会吧?”

    “那咱们能出城野战?”

    “恐怕也不行,那些府兵还没训练好呢。”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了一番,也没议论出个所以然。

    武好古嗯咳了一声,众人马上安静下来,武好古把目光投向了赵钟哥,赵钟哥道:“点狼烟,把骑兵都召吧。”

    “召骑兵?”武好古问,“在银州城外决战?”

    “不,”赵钟哥摇摇头,“召骑兵是为了组成大队,由五哥带着去抄安庆泽和地斤泽。”

    慕容鹉补充道:“咱们手里的骑士就是千余,加上骑士随从才不过三千,要打堂堂之阵可不是西贼的对手。不过他们的两万骑其实有四万一旦到了银州城下,别的地方漏洞可就大了!”

    说起骑兵运用的本领,赵钟哥、慕容鹉还有完颜斜也肯定是目前宋军中唯三的大师级人物了。

    杨可世和杨可弼这两位骑将是根本不能和他们相比的。毕竟宋朝不是马背上的国家,而辽国和生女真才是真正将国家基础建立在马背上的。

    所以在之前的湟州之战中,殿前御马直执行的都是决战冲阵之类的任务,是被当成重骑兵运用的。虽然打得也很出色,但那不过是殿前御马直实力的正常发挥。

    而现在殿前御马直则开始真正发挥出控制战场和灵活机动的优势了赵钟哥、慕容鹉现在想用3000骑兵突到河间草原和戈壁沙漠里面,把察哥的侧后搅个天翻地覆!

    大队大队的骑兵,正沿着地势开阔的无定河北岸浩浩荡荡的开进,大白高国的旗帜遮蔽天日,大军周遭,小股的侦骑硬探往来奔突,扬起一阵阵烟尘。

    大白高国的晋王察哥坐在一匹龙种良马的背上,手持着尚方令锤,年轻的面孔上没有一点喜怒。

    一骑飞驰而来,马背上的那人竟然是萧合达。他认得晋王的旗帜,直接策马奔到了察哥驾前,满脸兴奋地说:“大王!宋人的侦骑果然退了。现在他们成了瞎子、聋子!”

    “好!”察哥的面孔上终于有了一点得意的笑容,他猛地举起上方令锤,大声道:“传本王将令!全军调转方向,翻越横山,直扑延安府塞门寨!”

    察哥也不蠢!他才不会用自己的4万骑兵去怼宋人的2万或3万步兵呢!况且人家还有银州城可以依托哪怕银州残破,一时无法修复,察哥也没兴趣去反攻银州城。银州城墙再破也是城墙,而且城内还有大量的房屋,根本不是骑兵可以发挥的地形。

    再说他预设的东线决战战场本就是夏州、宥州嘛!银州本来就要放弃,有什么可争的?而且他也不需要和武好古征一城一地。

    现在要比的根本不是攻城、守城,而是比做贼!乾顺、察哥领导下的游牧民族强盗在抢东西的主业上,要干不过武好古的资产阶级强盗,那西夏还怎么立国?做买卖不如人,做诗词不如人,做贼也不如人了,还有脸立国称帝?

    所以他率领四万骑兵从夏州城出来,真正的目标根本不是银州,而是横山以南的塞门寨。

    察哥又是一声大吼:“传令三军,此次当在塞门寨饱掠三日!”

    “使相,武好古一夜筑城!银州已经牢牢控制在手了!”

    “好!”

    延安府城的鄜延帅司节堂之内,刚刚得到银州筑城成功消息的陶节夫和王恩,都是一脸大功告成的喜悦。

    “使相,”王恩对陶节夫道,“现在可以出兵偷袭石堡寨了!”

    “不会有失吧?”陶节夫看着王恩问。

    “不会!”王恩笑道,“都是精挑细选出来,最善于攀爬山险的好汉。况且石堡寨内还有咱们的内应,怎么会失手?”

    “好!”陶节夫拍了拍手,“那就有劳令郎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