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百骑战马,仿佛风一般的卷过了冬日的陕北大地。

    刚刚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中雪,官道上白茫茫的一片,马蹄踏过,只是溅起雪花。

    这是一支纯骑兵队伍,一人双马,除了战马,还有一匹走马或驮马,只是以寻常行军的速度向前。

    马背上的骑士,分成了两种,一种是典型的重骑兵,穿上了皮甲,背上了马矟,也带着弓箭,有一部分还带着模样古怪的“骑弩”。

    另一种则是典型轻骑兵,虽然也有皮甲护体,但是没有人背马矟或者马枪,只带了刀弓。而且他们还负责照看一匹驮了不少物资的驮马,显然是那些背矟骑士的辅兵随从。

    另外,这支七百多名骑兵组成的队伍,还有几个颇为显著的特点。

    一是没有旗号,显然是有意稍稍隐藏一番踪迹。

    二是在行军途中,呈扇形逐渐散开。先是散成了五个各有约一百五十骑的分队,然后又散成了十五个五十骑的小队,稍后又变成了三十个二十五骑的小分队。每一个分队之间,都间隔不过数里,左右都在目视可见的距离内。

    这样三十个小分队就一下子拉出了快二百里,然后开始往北面的西夏境内平推而去。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搜索遮蔽队形!就仿佛一块宽达150里的幕布,将宋军一方的战场完全遮蔽起来了。

    而此时位于无定河南岸的银州城,已经处于这些骑兵背后,完全被隔断了同弥陀洞和石州的联络。

    激烈而短促的交战很快在150里的“搜索遮蔽幕”的全线展开了。

    只要是真正懂得一点军事的人,就知道侦察和反侦察的斗争,才是军事斗争中最为关键的方面。而取得侦察和反侦察斗争胜利的一方,就会拥有最大的主动权。

    而在中世纪的战场上,侦察和反侦察斗争的主角,就是双方的精锐骑兵了。

    武好古,哦,应该是赵钟哥之所以敢带着并没有完成训练的内卫直和猛士直大军,浩浩荡荡开进西夏的境内。就是对以248名女真和阻卜骑士在第二次入侵劫掠作战中,有2名武好古的假子和1名女真人阵亡为主力的御马直第三指挥,拥有足够的信心!

    这些兼修轻重,而且互相之间的战术配合默契到了极点,装备也相当精良的骑兵,绝对可以扫清西夏左厢神勇军司的侦骑。

    而失去了侦骑的西夏左厢神勇军司不过是瞎子聋子瞎子、聋子还敢出城寻敌交战?他们怎么知道来的是外强中干的“三直精锐”?

    “首席假子”武天所率领的小分队,这个时候也遭遇了几名西贼的轻骑兵。对方显然看到了武天和另外四名少年骑士背着的马矟,所以不敢靠近了交手,而是转身就逃使用马矟进行轮番冲阵的宋军骑兵已经把西贼的左厢神勇军司打怕了!

    而且马刀不和马矟近战也是常识,根本够不着啊!不过武天他们的本事可不仅仅是在马矟上。

    他们还有水牛角弓和三不齐箭,还有一种在踏张弩的基础上开发的骑兵弩。

    这是武好古设计的武器,就是给一张缩小的,可以单手使用的踏张弩安装上类似枪托的木柄。而且这种踏张弩也使用了昂贵的水牛角制成了复合型的弩臂,也配上了三不齐弩箭,所以射程和精确程度都是非常惊人的。

    虽然在马背上无法给踏张弩张弦上箭,但是致命的打击有一次就足够了!

    策马尾随着敌骑的武天已经将上了弩箭的骑弩紧握着右手中,只用左手控着缰绳,双眸则紧紧盯着一个西夏骑兵的后背。

    因为武天拥有一匹第二代界河马,所以很快就追到了骑弩可以发挥威力的距离上了。不过他并没有发射弩箭,而是一边追赶,一边等待时机。

    在过去的几年中,假子军团的战术训练是围绕战场侦察和反侦察展开的。所以狙杀对手的侦骑一直都是重点演练内容,骑弩也是为了狙杀侦骑而被制造出来的。

    而在各种演练和最近发生的实战中,武天和他的兄弟们已经摸索到了发射弩箭的最佳时机,就是等对手在马背上身射箭的时候抢先发射弩箭。

    一来,在马背上转身射箭时一定会放慢马速;二来,转身的敌人会露出没有甲胄保护的面部;再者,当对手转身射箭的时候,双方的距离也已经足够拉近了。

    被武天盯上的西夏骑兵已经本能地感到了死亡的逼近!在上一次“大宋强盗”入侵的时候,他就遇到过这些背着马矟的死神。无论是列阵冲击,还是在马背上比拼弓弩,自家都不是对手!特别是一群看上去矮壮敦实的“汉人骑兵”,更是强悍的不像话!不仅马背上的功夫厉害的不行,下了马还能披着披甲,提着马矟藤盾飞奔着上山去追杀逃命的党项男儿。而且他们的武艺高强,力气也大到了古怪的地步,一个打几个都不在话下。

    遇上这样的敌人,只有逃!

    可是人家的马怎么跑得那么快?不是说汉人没有好马吗?

    这位名叫细风阿兀,来自河间草原的党项骑兵都快哭出来了!他和那些生活在横山火线上的步跋子可不一样。河间草原水草丰美,宜耕宜牧,而且自从元昊死后,辽夏两国就变得越来越亲密,河间草原已经是几十年未闻干戈了。在被点集到左厢神勇军司服役之前,他不过是草原上的一介牧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身后传来的催命的马蹄声越来越响亮了,细风阿兀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要不然可怕的马矟就要捅上来了!

    想到这里,身体都有点发抖的细风阿兀取出自己的马弓,也不是什么好弓,又抽出几支羽箭,左手将羽箭和弓身握在一起,右手则抽出其中的一支羽箭,猛地转身,想要寻找目标下手,却看见一团不知什么东西就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飞来。

    不好他刚想到这里,面颊上就不知被什么东西猛撞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距离的疼痛!他手中的弓箭都捏不住了,双手下意识的就去捂脸,却摸到一根木杆生生的插在了面门之上!

    恐惧和疼痛同时袭来,让他暂时失去了对平衡和马匹的控制,身体就像一侧翻倒下去,他连忙扑倒在马背上,一手捂脸,一手抱着马脖子。

    武天这个时候已经收好了骑弩,换上了马矟,同时双腿一夹马服,吼叫了一声:“天理保佑!”就直冲上去,马矟伸出,矟尖晃动着如灵蛇一般,猛地从细风阿兀的背上滑过。

    借住巨大的奔马的冲力,马矟长而锋利的矟尖变成一柄足以切开一切都利刃,割开了细风阿兀的皮夹、衣衫和皮肉,在他的背部割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流血的伤口这是真正致命的伤害!

    凶残的杀戮,同时在上百里宽的正面上发生了,结果自然是一边倒的女真敢达加上阻卜假子大获全胜。

    随着双方侦骑的较量分出了输赢,银州城周围的大片战场,很快就会落入了宋军的控制当中。如果守在银州那个破城里面的少量西夏兵不赶紧逃走,那他们可就要变成真正的瓮中之鳖了。

    “宣赞,你快看!”

    武好古顺着赵钟哥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看见一条烟柱不知从什么地方升起,飘得老高,才被北风吹散。

    “着火了?那是”

    赵钟哥道:“是银州城!”

    “西贼弃城了?”武好古还不大确定。

    “那还用说?”赵钟哥冷笑道,“银州城的城墙上一定有望楼,所以西贼能够看到咱们的大军,大概也能瞧见他们的远拦子是怎么被斜也、武天他们追杀的。趁着现在咱们的大军还没到,他们还能跑掉几个,要不然就只能等死或者投降了!”

    “要让骑兵去追杀吗?”

    赵钟哥笑道:“五哥慕容鹉大概已经带着骑兵在追杀了吧?多了没有,两三百个斩首总是能得到的!”

    “会有漏书包网.bookbao2的吗?”

    赵钟哥道:“总会有的。如果没有意外,夏州的左厢神勇军司今晚就得到银州陷落的噩耗了!”

    武好古抬头看看天色,“现在还是正午,黄昏前大军应该可以进城眨眼了吧?”

    “可以的。”赵钟哥道,“今晚就让猛士和骑士休息,让府兵和弓箭手加把劲筑城,这样明天一大早就能把银州修得差不多了。”

    他说的其实是黄四郎制定的“银州城修缮策”中的一个方案,一夜修复银州城,然后安安心心睡大觉,等着西贼的大军来反扑。

    “好!”武好古点点头,大声对离他稍远一些的黄四郎道:“四哥,今晚让大家伙儿加把劲,把城墙修好了才能安心睡大觉。”

    他顿了顿又道:“把奖赏再加一倍,扛一包土上城就给100文赏钱!

    另外,给上工的兄弟们加肉菜,白面的馒头蒸饼管饱!”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