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太尉,您老觉得怎样?”

    陶节夫将目光转向了老将王恩。王恩捋着白胡子,“或许可行但是光拿下一个银州还是不够。必须夺取银州、弥陀洞、石州等城堡,还得拔掉周遭一大批支堡,同时再将这些城堡全部修复,作为防御西贼从西面沿无定河发起攻击的依托。

    另外,还有必要在明堂川上游和安庆泽边缘构筑城堡,以为支撑。”

    “王太尉,”赵钟哥道,“在三直军事机宜指挥所拟之方略中,预备攻拔的大城有三个,预备占据或修筑的支堡有十二个。”

    王恩微微皱眉,“那就需要修筑或修复十五个城堡你们要多少民伕?花多少时间?怕是几个月也修不完吧?”

    西夏在无定河流域控制的城堡大多是破破烂烂的,因为这些城堡都曾被宋军占领过。在元丰四年的五路伐夏之战失败后,宋军也没有马上放弃在无定河地区占据的城堡,而是进行了有秩序的撤退,对所有曾经占据的城堡进行了破坏。

    而西夏的国力有限,也不喜欢修墙,所以就马马虎虎修一修凑合着过了。如果要把这些破破烂烂的城堡全都修好了,没有几个月时间是不行的。

    “而现在还是冬天!”折彦质这时插话道,“横山以北的天气非常寒冷,泥土全都冻得坚硬无比,挖掘难度极大!光是银州一城,没有半个月都修不好。何况十五个城堡?所以明春开始屯田是不可能的。”

    武好古笑了笑:“折从事,你说的是寻常的办法但是我们御前三直的两个工匠指挥中有营造高手,可以用急造之法筑城!”

    筑城还有急造之法?

    “不可能,不可能。”折彦质连连摇头,“再怎么急造,你还能挖开冻得坚硬的泥土?”

    武好古说:“有加急钱就行!”

    加急要给钱的!后世的加急费就是这么来的

    “加急钱?”

    陶节夫和王恩两人互相看看,心里都想:武好古这厮果然是奸商啊!

    “要多少?”陶节夫问。

    “有多急?”武好古反问。

    “多急?”王恩笑道,“老夫若要你一天内把银州城修复你也办得到?”

    武好古居然认真地点点头:“可以啊!需要十万缗加急钱,给盐茶引或度牒得加价三成。”

    什么人啊?这是什么人啊?

    陶节夫和王恩还有折彦质都傻了,不仅傻了,他们都有点想念高俅了高俅多好的人啊,一心为公,从来不讲钱。那么好的官居然被钟傅这个奸臣给害得丢了御前三直的指挥权。现在换了个奸商过来,什么都讲钱!

    “十三万缗盐茶引可以给!”陶节夫脸色沉沉的,“不过你得立军令状!若是逾期,须得重治其罪!”

    “禀报使相!”和武好古一块儿来的金牌大状何天然开口了,“我家宣赞是不可能签军令状的,宣赞只能签合同凭由。”

    签合同?还是在做买卖啊!

    陶节夫看着武好古,武好古点点头,笑道:“军令状是不可能签的,出兵打仗是有风险的,本官可不会赌上脑袋。不过合同凭由可以签,若是逾期,本官赔钱就是了。”

    “胡闹!”王恩哼了一声,“军中无戏言!打仗哪有签合同的?”

    “只能签合同,”武好古坚持道,“下官不和人赌脑袋的,下官只有一个脑袋,还得留着吃饭呢。

    若是陶使相和王总管答应了,那么不包括行军和完全攻占银州城所需之时间,本官的御前三直可以在一天之内完成对银州城的急造修复,使之足以抵抗西贼大军攻击。”

    说真的,陶节夫和王恩都有让人把武好古拖下去打板子的冲动了他们真有这个权力!军中是有肉刑的不过打完以后,别说银州城没人去修了,就是那些厉害无比的女真骑兵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女真也别想用了。

    “逾期一日须赔偿十万!”陶节夫咬着牙说,“武崇道,这是本官的底线了!”

    武好古听了陶节夫的话,只是苦苦一笑:“使相,下官说一日筑城,其实是有十足把握的。而且这十万缗的加急钱也不是本官装进口袋里,不仅下面的府兵、民伕要给钱激励,而且还得花钱在材料上面。折从事都说了泥土坚硬不能施工,下官虽然有办法,但必须花钱买引火之物把泥土烤软了。其实这个泥土冻结只是一层,下面的土还是软的,只要烤化了表面,就可以进行挖掘了。

    另外,为了加快修复城墙,下官还准备了特殊的筑城工具,都是从界河商市高价买来的!这些都是要花钱的说实在的,下官在筑银州城的事情中,是一文钱都不赚的。所以您要下官逾期一日赔偿十万,恕下官难以从命。”

    这话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王恩皱眉道:“那你准备赔多少?”

    “三千缗,”武好古道,“逾期一天赔三千缗吧也不是下官赔,而是参加筑城的全体官兵和民伕扣减工钱、赏钱。”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啊!

    “好吧!”陶节夫其实也没啥选择的余地,想要在冬天筑银州城,就得武好古来了。

    他想了想,又问:“你要多少民伕?”

    “不需要太多,”武好古道,“几千人就够了。召集民伕动静太大,费时也久,是瞒不过西贼密探的。”

    陶节夫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武宣赞,你真能用两万几千人在一天之内修复银州城?”

    “能!”武好古点了点头,“如果使相没有异议,那么下官就让人起草合同凭由了。”

    “好!”陶节夫笑道,“本官领兵多年,还第一次同部下签合同你可别叫本官失望了!”

    高俅又一次和武好古凑在一块儿了,他接到了鄜延路帅司签发的命令后,立即就点起了3000人马赶来了肤施和武好古汇合他带来的也不是都是民伕,其中有1000名精锐的缘边弓箭手。

    缘边弓箭手其实也是一种府兵试点,最早开始于宋真宗景德二年,由知镇戎军曹玮提出,用给田200250亩招募一壮丁,自备粮食兵器,参战则为正兵前锋。

    这种类似于府兵的半农半军的存在,虽然不在禁军账面上,但却是西军战力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其人数甚至不少于西北禁军的数量,而且每每被置于前沿,用于先锋。战斗力之强,也不亚于隋唐府兵了。

    但是陕西、河东的弓箭手也和历史上的唐朝府兵一样,出现了难以维持的困局。一方面连年征战让弓箭手们承受了极大的经济压力和伤亡;另一方面陕西诸路官田被日益膨胀起来的将门大量占用,也出现了无田可授的情况出现。

    没有田,自然就没有弓箭手了没有田的情况在新开辟的熙河路并不存在,但是在鄜延路这样一百几十年的大宋土地上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从哲宗朝开始,鄜延路缘边弓箭手的数量就开始持续下降,不过眼下还没有发展到难以为继的地步。至少高俅和杨可弼还是从鄜州地面上拉出了1000名弓箭手。

    “大郎,你真能在一天修好银州城?”

    高俅已经知道武好古在陶节夫跟前夸下的海口了。

    “不大可能吧!”

    答这个问题的是苏迟,他自己就是知肤施县事,自然常往武好古这里走动了。而且他也已经将1000名种地的府兵和1000名民伕准备停当,随时可以开拔了。

    “哪里用得着一天?我又不会用板筑的法子去把银州城墙完全修复了难度还要考虑百年大计?眼下能用就行了,半天足够了。”

    武好古笑着,勾勒在嘴角的纹路中尽是得意的表情,西贼会怎么对付宋朝来势汹汹的攻势是再清楚不过了。一定和元丰四年的办法一样,用坚壁清野加诱敌深入的法子。决战的战场肯定不会摆在无定河一带。

    所以无定河一带的战斗就是围绕攻打防守并不严密的城池和修复城池还有屯田展开的。且不说屯田,那是苏迟的活儿。攻城和修城是完全难不倒自己的!

    等到把无定河畔的城池都搞定,自己也该加遥郡了,到时候想办法走人就是了

    “不用板筑法?”高俅一愣,“难道要修砖城?”

    武好古笑着:“砖城多贵啊高大哥,伯充,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别泄露了。其实黄四郎在离开界河的时候就想好办法了,用麻袋装上泥土堵塞城墙的破口。”

    “用麻袋装土?”苏迟皱了皱眉,“牢靠吗?”

    “牢靠!”武好古说,“界河商市用这个加固过界河河堤的,这种办法施工很快。有两万多人,扛一晚上的土包怎么都有十万个了,还会堵不上缺口?”

    “可土从哪儿来?”苏迟又问,“泥土都冻硬了。”

    “拆房子啊!”武好古笑道,“银州城内房子不少,都是土坯的,拔了房子就有土,足够把城墙补好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