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周云清拿了慕容忘忧写给武好古的信,本想在界河商市休息一晚就立即动身南下。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武诚久又带着武好古的另一封信来了界河商市。

    武诚久带来的信一共有两封,一封是给留守界河的西门青,命令她作为自己的代理人,继续留守界河商市,并且牢牢掌握假子军团、“保正”骑士和阻卜战奴兵这三支武力。

    另一封是写给界河商市营造所所长黄植生黄四郎的,命令他立即在界河商市营造行之中,挑选率领“壕寨作”营造十三作之一的都料和大匠南下听用。

    这可把黄大都料吓了一跳虽然武好古的信中没有明说要上战场,可是黄四郎又不傻,怎么会猜不到?武好古要的可是“壕寨作”的人!“壕寨作”其实就是管筑城的,界河商市南北两城的城墙就是他们修建的。

    另外,在界河南北两城之外,还不少壕沟和高大围墙。譬如界河云台学宫、船政学堂、骑士院、骑士院北院就是假子军团的驻地、市舶司衙署等等,还有遍布北沧州的骑士堡寨四家到五家合用一寨,都是界河商市营造所下属的营造行的负责建造的。

    可以说在挖壕筑城这方面,界河商市营造行的经验异常丰富!整个大宋,都没有比界河营造行更会筑城的商行了。

    “莫慌张,不就是去无定河边上筑城么?”

    黄四郎跑去实际主持界河商市的西门青那里求救,却正好撞上了慕容忘忧、周云清、慕容鹉、西门安国和林家父子一大帮子人都在他们是为周云清践行的,黄四郎也受了邀,没想到却要和周云清一块儿南下了。

    今年三十岁出头,身材高大,留着一部大胡子的黄四郎虽然瞧着有点儿像武夫,但实际上却胆小的很。如果不是在界河商市这边置下了价值几十万匹绢的产业,他早带着老婆孩子和八个小妾一块儿跑了。

    听到慕容老爷子安慰的话儿,黄四郎眼泪都快下来了。

    “无定河那边儿有西贼啊!”黄大都料跺着脚,“他们会眼睁睁看着咱们筑城?”

    西门青笑着:“所以元首才叫你去啊?谁不知道全天下最会筑城的就是界河黄四郎?连开封府的李诫都不如啊。有你在,筑城的速度一定很快,而且筑起来的城寨一定会特别坚固。”

    她其实是很担心武好古的如果不是武好古在信里面一再叮嘱她要看住了界河商市,她都恨不能披上盔甲去和武好古一同上战场。不过在面子上,她还是显得不慌不忙,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大姐,”黄四郎也管西门青叫大姐,他说,“我在界河商市还有一堆事儿呢!营造行还有不少活儿要干,营造学堂也快开张了”

    营造学堂和船政学堂一样,也是一所伎术学院,是专门培养营造都料匠和大匠的。名义上也附属于界河云台学宫,实际上却是完全独立,由界河商市营造所管辖的,黄四郎本人就是院的司业。

    “四哥儿,”慕容忘忧接过话题,笑着说,“为了营造学堂你也得走这一遭啊。挖壕筑城、修补城池还有挖城破寨,不都是用的营造十三作的本事?再带几个石作和大木作的大匠兴许还有攻城器械要打造呢。在战场上筑城打造器械也是门大本事,要掌握了将来就能在营造学堂交给学生了。”

    还是慕容老头想得周到,营造一行中的确有打造器械、工具的本事。这个年头社会分工还不是太细,专业的木工和营造工具,外行人可不会打造。

    虽然这些“大木作”和“石作”的工匠不会打造工程器械,但是手艺还是在的。只要有军中的工匠教授,他们很快就能把各种器械给打造出来。这可都是真本事啊!

    西门青也点点头,“四哥儿,是这个理儿!这是军功啊,转上几个官可容易得很。

    至于营造行和营造学堂,不如交给你的几个徒弟负责吧。他们可都已经出师了,人人都有一身好本事啊!”

    黄四郎翻了翻眼皮,那个后悔啊!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哦,饿死倒不会,只会被西贼打死!

    看到黄四郎依旧哭丧着面孔不吱声,西门青笑吟吟道:“四哥儿,你莫担心,奴家让周大哥带上几十个效用士陪着你走这一遭,怎么都不会有差池的。”

    这是要押送啊!

    黄四郎苦苦一笑,只得朝着西门女大侠拱拱手:“那就多谢大姐了。”

    同一时间,在徐州城北面的利国监“监”是宋朝的县级行政单位城内一所赌坊里面,周大侠正带着几个“小侠”揪住了一个二十多岁,生得文绉绉,胖乎乎,一副恭喜发财模样的公子哥儿,拖到了何天然何大状的跟前。

    何天然手中拿着一张白纸黑字的契约,笑呵呵地说:“朱员外,愿赌就要服输啊!三万缗赌金,外加你的小妾鸳鸯,都是我的了。”

    “你,你,你耍诈!”被何天然称为朱员外的男子显然不大服气,“你和周铁锤合起来诈赌,依着江湖规矩是要砍手的!”

    “哈哈哈,”何天然笑了起来,“谁与你说江湖?某只和你说大宋律法!”他挥了挥手中的契约,“这可不是赌约,而是借贷的契约你这厮欠某三万缗,为其三月,并且以小妾鸳鸯抵偿利息,现在已经逾期了。白纸黑字,还打了手印,能抵赖得了?”

    “这是我被逼签下的,不作数!”

    “谁能证明?”何天然笑着,“大宋律法是讲证据的,你有证据吗?”

    “我是读人!”朱员外嚷嚷道,“我在徐州州学进过学”

    “那又怎地?”何天然哼笑了一声,“你又不是官人,不过是进过州学。”

    “我爸爸是矿主,我舅舅是冶主!”朱员外又道,“他们在官场上江湖上都有朋友。”

    这位朱员外原来是个宋朝煤老板的儿子,还有个颇为文气的名字,叫“行”。因为好赌钱,中了何天然和周大侠联手布下的圈套

    “那你还拿不出三万缗?”何天然笑道,“徐州这边的冶主、矿主谁家没有上百万?”

    “何先生,”周大侠插话道,“你别信这厮的鬼话,他家就是个空壳子。他老爹的石炭矿早就挖空了,一年出不了多少石炭,而且上面还有人等着分钱。六年前还出了祸事,死了十一条人命,花了几十万才抹平,家底早就空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不念,去跟着他舅舅学打铁。”

    被揭穿老底的朱行顿时蔫了下来,苦苦哀求道:“何员外,三万缗我是真没有啊!鸳鸯她,她也没多好看您就放过我吧!”

    “放过?”何天然居然点点头,“行啊,你只需帮着我做一笔买卖,我就放过你。”

    “买卖?”

    “你去帮某寻数百个善于穿穴挖洞的矿工,跟着某走一趟陕西。”

    “数,数百个?”朱行吸了口凉气,“还是陕西?何员外莫非是土夫子?”

    他还以为何天然是挖坟盗墓的呢!挖坟盗墓通常都是几人最多几十人的规模,这要几百人一起去挖,那一定是在陕西那边寻到一个超大的帝王陵墓了!

    “莫多问!”何天然挥挥手,“你家的矿山反正也没多少石炭可挖,不如跟着某走一趟陕西呵呵,这一趟买卖做好了,你家几辈子都不愁了!”

    “几百人呢!”朱行摇摇头,压低声音,“恁多人,被官府拿了去可怎么办?”

    “官府不敢!”何天然难得说句大实话了。

    陕西的官府怎么可能抓捕殿前两直的人?

    “不敢?”朱行吸口凉气儿,这说明有后台啊!

    看到朱行有点儿心动的模样,何大状继续忽悠道:“要么带着你家的人跟着去趟陕西少不了你的好处!要么就赶紧拿三万缗来,再把鸳鸯送来。

    至于捞什子黑白两道,你尽管去寻!有人能为你出头算我输!”

    朱家能当煤老板,上面肯定是有点背景的。不过周大侠是利国监的地头蛇,早就摸清朱家的底盘了。他家的后台就是个破落将门,没有多少实力了。

    至于别的黑白两道的朋友,请他们出头也是要花钱的!

    不过朱行还是留了个心眼儿,一脸难色地说:“可是,可是几百人去陕西是要给一大笔安家费的”

    “要多少?”

    “一人总得给个两三百缗”

    何天然笑了笑:“一人给300,你能拉500人来吗?”

    “能一人300,500人就是15万缗!”

    “行!”何天然笑着,“给你10天时间把人招齐了,再让周大侠过眼。完事后就给你15万!对了,你也给得跟着走!”

    真有实力啊!

    朱行这下服气了!15万缗眉头都不皱就砸出来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土夫子了,多半是有大背景的盗墓贼。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