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通判,又称通判州事,因为拥有监察一州官吏之权,又被称为监州,也可以视为知州的副职。权力是很大的,不过品级却不大高,通常由京官担任,与权知军、州事的朝臣品级相差悬殊,亦为大小相制之意。

    赵佶现在提出让武好文去当相州通判,意思就是要把他提拔到京官的级别上了。而且相州还是个对武好文来说有特殊意义的州,相州的权知相州事韩治是武好文的大舅子。而武好文的妻子韩氏不仅是相州人,还是在相州长大的。

    如果武好文去相州做通判,就能把老婆孩子都带着,几乎等于在自己老家做官了。而且韩治肯定不会为难自己的妹夫,这一任通判肯定可以舒舒服服,也不会缺少政绩,再京城,就能四平八稳升到朝臣了。

    而且,就官场履历而言,这样安排也是最漂亮的。武好文虽然入仕的时间不长,却已经做过了校、知县、说、主管机宜文字,现在再加一任通判。既有中央任职,又有在地方当一县父母官,还上过前线,又当过监州。可谓是丰富多彩,而且处处都有不错的政绩。有这样漂亮的履历,将来还怕不能荐跻二府?

    明白了赵佶的用心,武好文暂时也不去想当什么御史了,而是揖拜一礼,“臣谢陛下隆恩。”

    “二郎,”赵佶显得特别亲切,笑着问,“朕已经看过你弹劾种傅的奏章了,你觉得钟傅不能胜任西路副帅之职?”

    “若不是钟傅横生枝节,卓罗城和秦王川早就归我大宋所有了。”

    赵佶又看了看童贯:“童贯,你怎么看?”

    “钟傅确有失策之处,”童贯说话就比较婉转了,他毕竟是个受人歧视的宦官,不能太过得罪文官,“不过以奴婢观之,眼下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去替代钟傅。”

    后世有人说“北宋无将,南宋无相”,其实并不准确,但如果用“北宋无帅,南宋无相”,大概就比较确切了。北宋并不却少指挥几千上万人的“将”,但是能指挥数万乃至十万雄兵展开攻势作战的“帅”,的确是不大多的。

    之前统军收复湟、鄯、廓三州的王厚也许有点帅才。但是王厚作为一个外来户武官,本身又没多少实力没有将门支撑,要驱使一帮西军将门去打硬仗是很难的。如果没有钟傅插手,卓罗城、秦王川打下来就打下来了,但是现在时机错过,要打就是尸山血海的硬仗了。在西北战场上和王厚相处的还算愉快的童贯自然不会把王厚往坑里推。

    而钟傅虽然有揽权抢功的毛病,但总算还是个可以指挥西军打仗的文臣。文臣由于不会抢了西军将门战阵之功,所以相比王厚,反而更好指挥一点。只是真正知兵的文臣太少了,现在章楶死,吕惠卿老,还堪用的也就是陶节夫和钟傅了。

    哦,还有一个从辽国叛逃过来的慕容忘忧其实也不错,只是这身份实在太尴尬了,不可能大用。

    就在武好文和童贯到开封府的同一天,慕容老头已经见到了星夜兼程北上的周云清。

    “你说甚?元首要去西北带兵和西贼打?”

    慕容老头是在界河云台学宫内的博士团大楼里面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却是惊喜中带着那么一点儿讶异。

    “没错!”周云清显得非常焦急,脸上头上都是灰土和汗水,都能搓出泥来了,看来这一路赶得很急,“香山先生,您快随某南下吧!”

    “南下?”慕容忘忧笑了起来,“老夫还有恁多学生要教呢,怎地走得开?而且老夫是文官,怎么能去带兵打仗?”

    “香山先生,你莫和某家开玩笑啊。”周云清紧张兮兮的说,“宣赞都快急死了,他一个做买卖的,又没带过兵,这要是上了战场遇了西贼,还不得叫人家打得大败亏输?”

    “怎么会输?他不是有两直精锐吗?”慕容忘忧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一张信纸,开始用毛笔在上面写字。

    周云清摇摇头说:“两直精锐原本只有5000,现在历经大战,人数怕是不足4000了。那么点人,对上藩人还行,遇上西贼能就太少了!”

    西贼的战斗力和吐蕃可不能划等号,两直精锐在第三次河湟之战中所蒙受的最大损失,就是在浩亹河战役中被仁多保忠的西夏军打出来的。而且仁多的兵马并不是西夏的精锐,如果对上卫戍军和铁鹞子,恐怕两直精锐都讨不了好!

    “怎么是4000?”慕容忘忧笑道,“朝廷那么多兵,他不会多要一点吗?怎么都搞个两三万啊。”

    “两三万兵当然有的,可是都不能打啊!”周云清摇摇头道,“五十万禁军里面,真正能打的顶天就是五万六万,加上西军将主家的效用,有七八万最多了。”

    慕容忘忧只是笑着,“堂堂一个大宋才七八万能战的,也敢想平夏灭辽元首的界河商市中,能战的精锐怕要有两三千人了。有这等治军的本事,怎是不知兵的?”

    “先生”

    慕容忘忧这时已经写好了信,然后把信推到了周云清面前。周云清扫了一眼,原来是写给赵钟哥的。

    他当下大喜道:“先生,您要唤钟哥儿来帮忙?”

    “自然是他。”慕容老头笑着,“老夫年老矣,战阵之事,概是年轻人的这个钟哥儿在生女真那里,可是学了不少本事,也该来立点功劳了。”

    “那敢情好啊。”周云清道,“宣赞还请您在界河商市给他搜罗一点勇士以充效用。”

    慕容忘忧摇摇头,笑着:“元首一定是急糊涂了他哪里需要从界河调动效用?两直军中,可是有现成的数万大军啊!”

    “数万大军?”周云清看着慕容老头,心想:这老头瞧着是老了,而且还老糊涂了。

    “你不知道枢密院兵学司?”慕容忘忧看着周云清问。

    “枢密院兵学司知道啊!”周云清何止知道,他还差点成了兵学司的生员。只是因为那时他家背景不够,才没轮上。

    慕容忘忧笑着又摸出一张信纸开始写信,一边写一边说:“兵学司的500生员可都充了殿前御马直的骑士那可是能撑起100个部的军官啊!

    老夫在他们身上花了差不多四年的心血,而且之前这些人中的大半就带过兵,是西军的小武臣。有他们在,再搞个两万府兵,训练上几个月,不就是一支大兵了?虽然不可能人人都如御前猛士那么厉害,但是架不住人多啊!打光多少就补充多少,西贼能耗得过大宋?这主意可是元首想出来的,他还不知兵?”

    少数精英军官加上无数炮灰众的军事体制当然适用于大宋这个人口大国了。大宋的炮灰数量几乎是无限的!问题就是怎么进行合理的动员,以及怎么训练精英军官了。

    王安石的保甲法那样的动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别说中世纪的宋朝做不到,就是后世的军国主义国家,也不可能在没有爆发全面战争的情况下进行“二丁抽一”的军事动员。

    而武好古这只大蝴蝶用翅膀扇出来的建立在不公平的右榜进士科基础上的“义务府兵制”,却得到了不少北方大族的支持,因此得以顺利实施。

    现在陕西六路、河东路、河北两路和河南一府已经开始试行或全面实行府兵制。陆陆续续被征召起来的府兵,总数已经超过了10万,都是年轻力壮的农夫。

    不过大宋的枢密院和兵部并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支大军,所以就打算让他们在无定河流域收复后去那里屯田了。因此武好古要开口索要,哪怕要个两万,赵佶都不会拒绝的。

    反正这些“炮灰众”现在也是吃闲饭,让他们跟着武好古去壮壮声势也没啥不好的。

    而和“义务府兵制”配套的精英军官,则更早一些,就被武好古利用慕容忘忧的建言提出了。而且还得到了哲宗皇帝和章惇的支持,成立了枢密院兵学司。

    虽然最后枢密院兵学司被关闭了,但是第一期入学的500生员不仅完成了三年的步兵军官课程,还因为转行做了骑士,又额外增加了一年的骑士课程,前前后后接受了四年的军官教育。而且,关闭后的兵学司学堂,也因为训练骑士的缘故,得到了重生,变成了界河云台学宫下属的骑士院了。

    根据武好古的计划,未来的骑士必须在骑士院接受漫长的养成教育和军事训练,必须要掌握全套的骑兵和步兵战术,足够充当低级的骑兵、步兵军官。

    而已经训练完毕的500名骑士军官,现在除了少量阵亡或别有任用的,全部都在殿前御马直中听用。

    慕容忘忧这个时候已经写完了第二封信,拿在手上吹了吹,又递给了周云清:“这封信你带去给元首,再和他说,等钟哥儿来,老夫就在界河商市这里挑600个骑兵效用,让钟哥儿带去开封府。”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