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正在用热毛巾捂脸并且还在喝醒酒汤的蔡京,听到儿子来的动静,就挥手示意房中的无关人等都出去,只留了父子二人在房中。

    蔡京问蔡攸道:“官家怎么说?”

    蔡攸在蔡京面前站定:“官家没有明说,只是孩儿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在乎界河商市从哪儿买的粮食。”

    蔡京不会冒然出手,在撕破脸前一定会摸清赵佶的心意,要不然这个奸相怎么能当那么久?

    “哦,是吗?”蔡京端着醒酒汤,笑道:“看来官家还真是大方啊,一年多花一百万啊。”

    这钱最后还不是官家自己花掉的,他有什么不舍得?而且自家老爹为何要和武好古过不去?武好古一个武官,又不会当上宰执。蔡攸心里嘀咕着,却是没有明说出来。

    蔡京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起来,深深的戳了儿子一眼:“你别小看了武好古!他比他老师苏东坡难对付多了!”

    蔡攸张了张嘴,想要问清缘由,但又不敢开口,就怕被蔡京训斥一顿,只能低头:“孩儿知道了。”

    “二苏能有今天,其实都要归功于武好古!如果没有武好古替苏东坡筹谋,他现在还在海州养老呢,怎么可能当上右相?而且这一次他去西北带兵,很有可能会立下大功。到时候起码能加一个遥郡,以后就是朝廷的大将了。”蔡京顿了一下,示意儿子坐下来,然后缓缓说道:“官家已经把日后宣抚幽燕的差遣许给他了!而且还准他蓄养私兵!”

    原来蔡京已经试探过赵佶了!而且还得到了让人讶异的答复。

    赵佶根本不在乎武好古在界河商市养兵,而且还要将以后宣抚燕云的大任交给他。

    这可是封王的大功啊!

    蔡攸闻言大惊失色,“他去宣抚幽燕?还可以蓄养私兵?怎么会有这种事!”

    “那是官家圣明!”蔡京冷笑道:“如果说本朝真有谁能收复燕云,那么就非武好古莫属了。

    一个界河商市就不知道坏了多少辽国高官权臣的心境,还和燕云豪门拉打得火热。界河商市的云台学宫里面居然还有不少姓耶律和姓萧的学生!

    将来高丽一旦兴起,和咱们东西夹攻,他武好古靠收买拉拢都能把燕京城拿下。”

    蔡京此时并不知道高丽国根本就是外强中干,而辽国的国祚还有二十多年。他还以为最多十年后就会有宋丽合击辽国的好事儿了

    “那他岂不是真的要封王了?”蔡攸低声嘀咕道。

    他倒没想过武好古在封王后会被赵佶卸磨杀驴赵佶不是赵构,而且北宋一朝对功臣还是很优待的。一帮开国将门混到如今,都还保着富贵,并没有谁给灭了门。

    而且武好古阿谀奉承的本事在朝中也排得上号了,赵佶和他亲得跟什么似的,根本不存在功高震主的事儿。

    蔡京道:“他封王为父才不在乎,他如果和老夫一体,为父还会助他一臂之力。可是他偏偏和苏家那些奸臣交好若是封了王爵,还不成了苏党的后援?苏东坡命是不长了,可是还有苏辙、苏迟、苏迈、苏迨这些人。”

    这事儿武好古的确有不对的地方如果他好好的和蔡京结成忠党,蔡京巴不得他收复燕云,自己也能跟着沾光。可武好古却偏偏捧起了苏东坡,还造成了苏东坡拜相这样严重威胁蔡京地位的事情。

    苏东坡的子侄门徒一大堆啊!到时候一起分润了北伐的大功,蔡京还怎么混?而且苏东坡是旧党领袖,蔡京是新党首领让苏家得了志,蔡家能有好日子过?

    蔡攸也觉得问题有点扎手,片刻后问道:“那大人准备怎么办?”

    武好古“通辽”的事情可大可小,闹大了,论死都有可能。但如果赵佶要包庇,那还有什么事儿?哪怕御史台跳得再高,一句“奉中旨”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总会有办法的,不过咱们不能冲在前面。”蔡京扯了一下嘴角,“只要咱们不出头,让别人去咬他就是了。这样万一咬不死,咱们也不会折进去。

    攸儿,你也别小看了天下悠悠之口。武好古已经做了得罪天下读人的事儿,一旦有了口实,天下士子怎会放过他?到时候官家就算能保住他,界河商市也有可能收归朝廷管辖。没有了界河商市,将来他还能宣抚燕云?”

    蔡攸知道蔡京所指的是“左右榜进士”和“太学改革”的事儿。虽然主推的是苏东坡,但是谁都知道武好古才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左右榜进士”和“太学改革”的理论基础实政论就是武好古提出的。而且这两项改革的大本营,也不是苏东坡的相府,而是武好古创立的云台学宫。

    现在云台学宫的第一代博士和通才都已经学成毕业了。他们这些人大多被安排到云台学宫本部、界河云台学宫、界河四开院四所六艺属于、开封府辟雍学宫和开封府国子小学六艺院担任教师。这伙人数量虽然不多,就一百多个,但是却代表着一种和原来的文士截然不同的士。

    “那么西北军中要不要招呼则个?”蔡攸又问。

    “打招呼有用吗?陶子礼那厮心大的很,说不定还想直取兴灵,破灭西夏呢。武好古手里捏着几千精锐,那可是打败过两万西夏大军的强兵啊陶子礼怎么可能不用他们?”

    “不会真的让武好古领兵破了兴庆府吧?”

    “怎么可能?你忘了元丰四年的那一战了?无定河边拔几个州是一事儿,打到兴灵又是另一事儿了。”蔡京打了个哈欠,“把武好古折腾到西北去就已经赢了一招,接下去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人,您说的那个告发武好古的小人,是不是要弄过来?”蔡攸试探着问。

    杜文忠虽然不是武好古系统的核心人物,但却也是非常接近核心圈子的,一定知道许多内幕!

    “当然要弄到手里,你跑一趟清池县吧,从吕颐浩那里把人带来。记着,这事儿不能让旁人知道。武好古那厮在沧州可是颇有势力的。”

    在杜文忠的问题上,武好古的确是疏忽了也不能说疏忽,主要还是武好古的势力草创,根基还是忒浅。而且北宋的政治氛围也比较宽松,官场上斗来斗去都是放嘴炮。什么杀手,什么死士的并不多见,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算是有死士的,那200个阻卜战奴和千人假子军团,还有西门家、慕容家、柴家的那帮子侄都是能替武好古上阵杀敌的。

    但是他们不是干杀手的料,既不会“追”,也不会“暗杀”。如果杜文忠走沧州江湖的路子逃亡,柴家倒是能找到他。可是他却不知怎么到了吕颐浩手中,这些那帮江湖人士连杜文忠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武好古并不知道自己一个小疏忽给有心当小辫子给抓了,也不知道蔡京已经有了夺取界河商市的计划。他只知道童贯和武好文联袂到了开封府他们俩是京述职的名义到达的,所谓的述职,当然就是向赵佶报告前线的情况和各级将领的功劳了。

    不过武好古没有见到他们,因为这两人都是把国家大事放在首位的官儿,入城后也没家,而是直接风尘仆仆的就去了皇宫。这二位当然不用閤门司慢慢排班了,直接就去崇政殿候见,而且很快就在摆了地图台的崇政殿偏殿里面见到了官家赵佶。

    从赵佶那里,童贯和武好文听说了武好古要去替代高俅带兵的惊人消息。

    “陛,陛下要让武好古去指挥两直精兵?”

    “陛下,我大哥他同意了?”

    赵佶心情非常不错,他刚刚听童贯和武好文叙述了西北前线大战的情况这可比看奏章过瘾啊!童贯就是个能吹的,武好文又当过“说”,自然能说了。

    如果不是遗传性胆小的毛病,赵佶都想学李世民,来个御驾亲征了。

    “唔,”赵佶笑着点头,“高俅的功劳很大了,加遥郡是肯定的。童贯、武二,你们俩也是功不可没啊!难道就不应该让武大郎也立点儿功劳?一个遥郡,朕看他也加得了。”

    童贯和武好文听了赵佶的话儿,很有点儿无语了。

    打仗啊!而且是和可怕的西贼打,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佶大概知道他们俩想说什么,笑着开口:“旁人怕西贼,武好古可不怕。他在界河商市整天和辽人打交道,辽人不比西贼凶狠?”

    是啊,武好古还收了大石头为徒,还和阿骨打称兄道弟。区区西贼给他们二位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不必担心了,”赵佶笑着,“童贯,头你和武好古一起走,去鄜延路监军。”

    “奴婢领旨。”童贯知道赵佶是什么意思仗还得他来指挥啊!

    “武二,”赵佶看着武好文,表情稍微有点古怪,“这个你的功劳很大啊!不过钟傅不想用你当机宜了,那就给你换个地方,先去做一任相州通判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