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宣赞还会攻城?”

    周侗看着武好古,有点儿将信将疑。

    攻城可不容易啊!哪怕是西贼的城池修得实在不咋地坚固,对于进攻的一方而言,也是得靠尸山血海才能填下来的。元丰四年那,高遵裕、刘昌祚统帅的大军不就一连十八日都没能攻下灵州城吗?

    “会啊!”武好古笑着,“攻城、筑城,都是某家拿手的,只是野战没有甚把握。”

    周侗还在摇头,“攻城可没甚底捷径,宣赞千万不要轻敌。”

    武好古道:“吾自有妙计对了,周老教头,你可知道禁军之中有谁善用火药吗?”

    “火药?”周侗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那物件并无大用,不过是惊吓骑兵外加纵火,在攻城阵战中就是个鸡肋,所以军中并没有专用火药之兵,自然也没谁善用了。”

    火药早在唐朝就被用于军事,到了宋朝更加受到朝廷的重视。在军器监下属就有火药作和火器作这两个专门用来生产火药武器的作坊。

    但是和朝廷层面重视火器的情况不同,北宋军中的将士们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有效运用火药武器。最多就是用火药箭、蒺藜炮其实是个炸弹、皮火炮也是个炸弹去惊吓敌军骑兵的马匹或是纵火,实际上的杀伤力并不大。因为蒺藜炮和皮火炮的外壳并不怎么坚固,不等到装在里面的火药充分爆燃,外壳就碎裂了,所以杀伤力也随之大幅降低。

    同时,由于没有实现火药颗粒化,火药武器在运输过程中会出现硝粉、炭粉和硫磺的分离,再加上以及硝粉和硫磺粉的纯度不足等原因,从而进一步降低了爆燃的威力。

    不过武好古却知道一种非常有效的火药使用方法穴地攻城!

    后世的太平天国就用这种挖地道埋炸药的方法攻拔了满清军队驻守的许多大城市,其中甚至包括了武昌和南京!那可是明清时代的砖城,可比如今主流的夯土城坚固多了,照样都给太平天国的矿工兵用火药崩上了天。

    “那么周老教头可认得火药作的高手?”打定主意的武好古又问起了火药制作方面的高手。

    配制火药其实没多大难度,武好古自己就知道硝、炭、硫磺的比例。不过硝石和硫磺的提纯对武好古来说是个难题,而且火药也没有多大市场,又比较敏感,所以武好古并没有在界河商市建立火药工场。

    “认识几个,”周侗说,“要不要老夫去替宣赞跑动则个?”

    “那就有劳了,”武好古笑道,“周老教头最好能替本官寻几个年轻些的火药大匠,只要他们肯来,我就请旨调人。他们在火药作拿多少,到我这里就给三倍的钱。”

    “行啊,”周侗道,“老夫明日就去寻他们。”

    “好!”武好古点点头,“何状师,你能帮我走一趟徐州吗?”

    何天然一愣,“宣赞要在下去徐州作甚?”

    “去请人!”武好古道,“你和周铁锤一同去,他原是个矿霸,认得不少冶主、矿主和矿工。不过他在徐州犯过事儿,所以让你跟着去。”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必武好古多说,何天然这个金牌大状已经明白了,“还请宣赞给个效用的名义。”

    效用不一定是冲锋陷阵的武士,随军的文士有时候也会挂上效用的名义。

    “行!”武好古道,“先给你个两直效用士,等你从徐州来再保你做个小使臣,随本官一起去西北充个文案,可愿意么?”

    武好古身边先有个文案,就是武诚兰,虽然可靠,文笔也过得去,但是却应付不了方方面面的官人。而何天然是开封府的王牌状师,最会应付官员了。

    而且他的思维缜密,熟悉律法,把他带在身边,武好古就不怕和西军那群兵头文臣打官司。

    一听到可以做官,何天然哪里还会说不?马上站起身,冲着武好古就是一礼:“属下愿意追随宣赞!”

    “好!”武好古赞许的点点头,又对潘孝庵说,“十一哥,咱们在牟驮岗的那个演武场还在吗?”

    “在啊,”潘孝庵道,“咱们西城所的地盘,谁敢占了去?

    牟驮岗的演武场是御前演武的地方,一年只用一次。

    “那就劳烦十一哥派人去垒一堵土墙,”武好古道,“按照寻常州城外墙的尺寸垒砌,不必太长,有个几十步就行了。”

    “这有何用?”

    武好古说:“自然是演练攻城了!”

    修一堵墙练攻城?

    武好古的话听着都奇怪,城墙哪儿没有?用得着现修一堵?而且御前两直也不在开封府啊?怎么练?

    “十一哥,叫你修你就找人去修吧!”潘巧莲看到潘孝庵不言语,便开口催了一句。

    “行行,”被妹子一催,潘孝庵连连点头,“就叫人去修,十天保管完事儿。”

    “墨娘子,”武好古接着又点了墨娘子的名,“也麻烦你则个,做几次假唱,把开封府城西墙外里里内的地价还有老国子监周围的房价都抬上去。”

    “哦,奴家省得了。”对于武好古的这个要求,墨娘子也是有点儿佩服了。都要上战场了,还不忘记炒房炒地皮

    其实武大郎炒房炒地皮也是为国为民啊!只有房子涨上去了,房奴兵们才有战斗的动力啊!

    武好古的一番安排完毕,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而这个时候,正是开封府的夜生活和各种私下的政治活动开始的时候。

    蔡京的大公子蔡攸也在年初中了进士,虽然也是同进士,但却因为早就有了官身,所以马上给安排了崇政殿说的差遣,其实就是陪官家玩乐,这其实是份很辛苦的工作!常常要忙到半夜三更,而且还没有加班费,有时候还得牺牲色相真是太辛苦了。

    不过蔡攸还是很有敬业精神的,再苦再累,都不会有一句怨言,而且表面上还得装得开开心心。

    今晚上他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

    蔡攸本来以为父亲蔡京已经安寝了,但去了正院,才知道蔡大相公还在房等候他带来的消息。

    在门外禀告了一声,蔡攸才推门进屋,一股浓烈的酒气味扑面而来。原来蔡京也刚刚“加完班”,在家里宴请尚右丞温益和兵部尚刘逵,顺便商量西北的战局和武好古暗通辽国的事儿。

    西北战场的情况目前大致平静,西夏的姿态很低,一面请辽国调停;一面暗中调集兵马,准备反击。

    而宋朝方面,则在调整攻击的重点。虽然因为钟傅的干扰,使得宋军在西线失去了扩大战果的机会。但是浩亹河惨败和随后的仁多保忠背叛,还是让西夏的右厢军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所以前线的陶节夫和钟傅都判断西夏军队的主力已经调往卓罗城秦王川一带了。

    在这种情况下,宋军对无定河一带的进攻,应该是稳操胜券的。

    此外,武好古这个奸臣的罪证,也慢慢浮出水面了!一个是蓄养私兵。刘逵在出访高丽国的时候就发现武好古阴养私兵数百,皆披坚执锐,堪比御龙猛士。

    除了阴养私兵,武好古还有一项罪证也在不久之前暴露了出来。就是暗通辽国,收买辽粮!这事儿是界河商市的一个内部人爆出来的,据密报此事的沧州通判吕颐浩说,揭发武好古通辽的那人是武好古的外室杜文玉的哥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被武好古派人追杀,肩膀上还中了一箭,逃到了吕颐浩那里才保住了性命。

    其实武好古和辽国贵人有不少往来这事儿,蔡京早就知道了。但那个并不能成为罪名,但是每年购买一百万到二百万石辽国的粮食就不一样了呃,这个好像也不是罪行。毕竟辽宋两国没有交兵,而且在宋朝的贸易管制项目中也没有不许进口粮食这一条!

    武好古身边可是有一堆大状的,想要用这个“罪名”打倒他是想都别想!

    但是蔡京还是找到了扳倒武好古的机会大宋一旦占领无定河流域,辽国必将以武力威胁甚至用军事摩擦的方式干涉宋夏战争。到时候界河商市和武好古的种种通辽行为,就必须停止!可武好古这个目光短浅的奸商能舍得一年至少一百万缗的粮食贸易利润吗?

    没有比这个更好赚的了!如果宋朝一年通过界河市舶司进口200万石辽国的小麦,又按照东南六路小麦北运后再南运的成本结账,武好古的界河市舶司至少有150万缗的利润。

    武好古会放弃?到时候他一定会用走私的办法继续牟取暴利而且武好古自己又因为打仗的事儿,不在界河商市主持局面,又不能在赵佶跟前进谗言,一个通辽卖国的罪名,还跑得了吗?

    当然了,蔡京也知道武好古和赵佶关系铁。不可能因为这事儿杀了武好古,但是武好古想要保住界河市舶司就别想了!

    这可是个肥得流油的衙门啊!8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