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大郎终究是商人的秉性,太喜欢投机取巧了,只怕他在西北赢得顺手了,和陶子礼一块儿去搏不世之功。”

    武好古前脚刚走,苏辙就开始在哥哥苏东坡面前唠叨了,“一开口就是攻拔二州,他也真敢说啊!他真当自己是了不得的名将了?大哥,让他去西北代替高俅实在不妥啊。”

    “说不定真有办法呢?他家老祖宗不就是富商从军,最后搏了个元谋功臣和应国公?”

    苏东坡说的是武则天他爹武士彟,武士彟早年经商致富,大概是太原首富,李渊初到太原做官的时候还借住在他的豪宅里面。

    “但愿如此。”苏辙点头,“明日就要入对了,官家多半会问及辽国的情况,应该怎么答?”

    苏辙在赵佶跟前并不怎么吃香,而且辽国现在看起来也算安分,所以他没有得到越次入对的待遇,而是排了好长时间的队。

    “总要寻点事做,”苏东坡道,“不如提出在河北东路施行府兵吧。河北多有豪强,保甲法又搞得不好,许多地方都是徒具其名,还有豪强利用保甲害民的,干脆就用府兵替代。”

    苏辙点了点头。保甲法的初衷不错,但是执行起来就是个大坑了。保甲在北宋就是个规模庞大的民兵组织,与募兵相参,有“上番”和“教阅”两大负担。

    再说透一点,就是一种兵役!百姓服役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王安石实行的雇役法已经收了一遍免役钱。然后劳役花钱免了,兵役又来了而且王安石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在保甲法中规定了一个奇高的抽丁比例。凡家有两丁以上的,出一人为保丁!要知道隋唐的府兵制也不过是六户抽一丁,两丁抽一的比例,大概只有战国时候才有。可是战国时期各国普遍实行军功爵,穷人翻身靠打仗,而且战国时期有国家授田,穷人的生存和服役的能力也有保障。

    而北宋有募兵制,想靠打仗翻身的穷人都去招刺了。同时北宋社会上升的主要途径也不是当兵打仗,而是读考科举正经当兵打仗都没什么太好的前途,何况是当保丁?谁愿意去干?

    另外,北宋不抑兼并,也没有国家授田制度,虽然整体的经济要比战国时代发达繁荣太多。但是处于底层的穷苦人民的处境其实还不如战国之民,根本无力承担高比例抽调的兵役。

    所以保甲法其实就是个乱来的恶法王安石的新政大多就是这样的路数,看起来对国家有利的,他都要执行!但是保障这些有利于国家的法令的政策,他就当不存在了。

    因此保甲法并没有成为加强北宋国法的良法,反而在神宗末年激起民变,按照史的说法,就是:诸路盗贼蜂起,皆保甲为之,本欲御寇,乃自为寇。

    而在神宗皇帝死后,保甲法其实已经变成了地方豪强拥有武力或者盘剥平民的法律依据了。

    相比之下,“义务府兵制”就显得合理多了。一方面用辟雍学宫的名额换府兵;一方面充当府兵的丁壮也可以终身免役。而且“义务府兵”不需要干太久,五年为期,干完拉倒。虽然没有正俸,但是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费用保丁只有上番才能得到口粮,平时训练都得自掏腰包,衣食都有保障,有时候还能得到赏赐。

    所以用“义务府兵制”替代保甲法无疑是项大大的善政,因此在关中各地推行得比较顺利。

    “大哥。”听苏东坡提到在河北东路全面施行府兵制,苏辙有一些犹豫的说道,“本来还有件事情要和大哥说的,但正好武好古来了,就没来得及说。”

    “何事?”苏东坡问。

    “河北东路各府州军的官学生都在上,说辟雍学宫的招生办法不公,大量的名额都给实行府兵制的州郡占用,而且行察举和考试并行之法,考试内容又重武轻文,这是断了寒门学子上升之路啊。”

    苏东坡眉头大皱,叹息道:“他们说的不错,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招生之法的确不公,就是断了寒门学子的一部分前途啊。

    而且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又是培养右榜进士的,本来就要取允文允武之士,寒门生如何能考得了?”

    苏辙也摇头道:“大哥,左右榜进士搞得有些唐突了,将来怕是会让官场士林一分为二啊!”

    辟雍学宫是国子监下属的学宫,就是原来的国子学、太学、武学合并而成的“大学”,由苏东坡的门生晁补之担任主官,还是称国子监祭酒。因为这所学校和太学存在传承关系,所以也被人看成是新太学。但是新太学的招生方法,却和老太学大相径庭。

    老太学强调的是为寒门开辟通天之途,新太学则是为国家选取文武双全之士。

    而文武双全的教育,其实是一种精英贵族教育,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相比单纯的文科举,将文武科举合一的右榜进士科太过依赖高水平和高成本的教育。这就造成了经济实力不足的平民子弟很难有机会高中右榜进士科。

    而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如果不出意外,以考取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这一类“大学”为目的“六艺小学”,在不久之后,也会在人口集中,财力也相对充沛的大城市中大量出现大城市中的有钱人多啊,能够承担高昂学费的人也就多了,也就能支持更多的“六艺小学”开办。

    说的更通透一点,能够考上右榜进士的允文允武之士,除了豪强勋贵子弟,更多的恐怕是家庭经济条件优越的工商子弟了!

    毕竟工商子弟的数量远远超过豪强、勋贵子弟。所以“六艺小学”生员的主流一定是他们!而且他们也会大量考入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这样的大学

    而经济不发达的小城市乃至农村,因为没有钱,所以也就支持不起“六艺小学”,没有“六艺小学”,依靠只有文科的院或是水平更低的家庭教育,也就很难培养出右榜进士了。

    与此同时,只考文科的左榜进士科还存在。经济条件欠佳的地区和中小地主,就更加对右榜进士和培养允文允武之士兴趣乏然了。

    也就是说,将来大宋官场上的左榜进士和右榜进士,会是身份、背景、所受教育都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士林分裂,将在所难免!

    苏辙说的事情,苏东坡当然也是知道的,他摇头道:“科举搞了那么多年,所取之士到底能不能安邦定国,子由你还不清楚吗?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将来一旦有事,国家该怎么办?”

    武好古离开了苏东坡相府后,就骑着马和奥丽加一起出了城,了自家的梨花别院。

    才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妻子潘巧莲和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的罗汉婢一起迎了出来。

    罗汉婢为武好古生了个女儿,取名金娘。不过这孩子名义上的母亲是潘巧莲,罗汉婢只能充当奶娘看看她的身材就知道,她的奶水一定非常充沛,自然可以亲自哺乳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罗汉婢倒是没有表露出丝毫不满,依旧乖巧听话。今天早上听说武好古要被官家派去打仗了,她也和潘巧莲一样,流了不知道多少眼泪。两个女人现在都是眼睛红红的,脸颊上还带着泪痕儿,看着就让人心碎。

    “大郎,怎地?”潘巧莲上来就拉着武好古的手,急切地问,“东坡先生怎么说?”

    武好古笑着安慰道:“十八姐,莫担心,为夫有办法的。此去西北,一定能旗开得胜!”

    和武好古一起家的奥丽加也帮腔道:“对!老爷一定会狠狠教训西贼的!”

    她大概是武好古在开封府的女人们之中唯一替他感到高兴的上战场多好啊!男人就该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而且武好古有多少实力,奥丽加都是知道的。她是武好古的“帕拉丁”啊,在界河商市的时候,也会参加骑士训练。还见识过武好古的假子军团。

    界河骑士加上假子军团可是1200名骑士啊!另外武好古还有200名阻卜战奴组成的重步兵。而且界河商市城内还有不少为了躲避耶律延禧的迫害而逃亡过来的辽国武士,武好古可以花钱雇佣他们参战。两三千精锐,完全可以凑出来的。那么强大的实力,还怕不能在西北战场上建功立业?

    潘巧莲却没好气的瞪了奥丽加这个乱说话的番婆子一眼,又对武好古说:“大郎,十一哥、苏大郎、何讼师、周教头还墨娘子他们都来了,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潘孝庵、苏大郎、何天然、周桐、墨娘子都是武好古在开封府的同党,同时也是有办法的人。潘巧莲知道丈夫要被派去西北“送死”后,立马就让家人去把这些人都请到了梨花别院,来和武好古一起商量对策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