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琼林宫,金明池,碧波滟潋。

    一艘仿佛楼船一般的巨大画舫缓缓在水面上行过,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画舫中传来的杳渺丝竹之声。夜幕降临后的金明池变得格外宁静,金秋晚风徐徐,让人格外舒畅。

    武好古脸色惨白,仿佛刚刚受了惊吓。

    他无心欣赏后宫佳丽的舞姿和窗外金明池的夜景,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在他对面端坐品酒的官家赵佶。

    “陛下,臣不会打仗啊!”

    赵佶呵呵一笑,“高俅也不会,不照样打得很好?再说了,你不是还想替朕收复燕云吗?怎么不会打仗?不会打仗怎么收复燕云啊?还是先去拿西贼练练手吧。”

    武好古这真的遇上麻烦了,叫奸臣给害了!今天他了开封府后,照例带着白飞飞去琼林宫和赵佶一块儿玩乐。而赵佶也待之如常,还邀他一起夜游金明池,还让宫中的舞姬表演舞蹈。

    这份宠幸,也真是没有谁了。

    可是酒过三巡之后,赵佶就和武好古说起了西北军前的事情。其实就是房子的问题!高俅开出的格赏太高,高达3000套筒子楼三居室,价值怕是要上千万了

    武好古自然是有办法的,3000套房子是不少,可也没到了拿不出来的地步。他可是见识过后世大天朝地产盛世的!

    而他的办法扩建开封府城!在开封府的西城墙扒了,再往西扩出去一段,推到琼林宫以西,生生扩出一个“开封新区”。这样扩充出来的城区面积,别说3000套房子,就是再多个十倍二十倍的也有了。

    而且,武好古还提出了一个拆除开封府原有内城城墙,同时在开封府西南角修建新内城的计划拆除内城城墙就有了一条“环线”,可以大大缓解开封府内城区域的交通。另外“环线”两边又能修建许多房屋,这可都是最值钱的商铺啊!

    当然了,武好古的这个扩建开封府城的计划,还存着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目的。

    他想为赵佶建一座堡垒式的新内城。城墙用红砖、条石、夯土和界河泥灰修建,务必做到坚不可摧。内城的核心将是琼林宫,还会有商业区、百官住宅区、两直精锐住宅区及兵营、辟雍学宫新太学、太府寺、军器监等重要衙署。

    等到开封府扩建和新内城工程完工,赵佶就不必住在陈旧的皇宫大内,而是可以搬迁到琼林宫中长住了!

    对于开封府扩建之后可能增加的人口的粮食供应问题,武好古也有现成的解决办法,就是加大北粮南运的规模。从现在的150万石小麦一年,增加到200万石面粉一年为此他还准备鼓励界河商市发展面粉加工业。

    以后运到界河的辽东小麦,都可以加工成面粉再进行南运。

    可是出乎武好古的预料,赵佶在大喜之后,居然提出让武好古去当两直都虞侯,去西北前线指挥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打仗

    “可是臣在界河商市,界河市舶司还有一大摊子事情”

    武好古哭丧着脸给自己找借口他是真不想去西北!在他看来,打败西夏比收复燕云困难多了。因为收复燕云是20年后的事情,到那时武好古连节度使的官阶都有了!毫无疑问可以替代童贯当上宣帅了。

    而且他还可以通过界河商市对燕云地区进行渗透和经营,还可以建立从属于界河商市的武力。所以宣抚燕云的难度,其实并不是很大。

    只要他能掌握全权,在北辽覆亡之时以援辽的名义出兵,在燕京城下逼退金兵,就可以招抚燕云豪强和契丹残余。把燕云十六州纳入大宋的版图了。

    而他现在去西北带兵,不过是两直都虞侯,能管的就是8000人的兵马指挥的事情他倒不担心,他比高俅有利多了,因为他在界河商市已经搜罗了不少军事人才。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幕僚团!

    另外,童贯、王禀、杨可世、杨可弼这些将领也是有一定能力的。所以指挥几千人的部队不是问题。

    但是西军的现在情况太复杂了!内部盘根错节,上层还有东西两路争功,更牵扯到朝中新党旧党的党争。说是个泥坑也不为过!

    “大郎,”赵佶却一点也不知道西军前线的坑有多大,还笑着和武好古说,“这事儿是蔡京提出来的,朕一开始也觉得不妥。不过细细一想,倒觉得这是个立功的机会啊。”

    原来是蔡京要害我!武好古心里那个恨啊!怪不得蔡京会被后世称为六贼之首,果然是坏蛋

    赵佶的自我感觉却是好的不行,继续对武好古说:“如今西北大捷在即,一定可以攻下无定河畔诸州的!你只要能把两直精锐的士气再鼓舞起来,就一定能立下大功。到时候,就该给你加遥郡了27岁的遥郡啊!将来还怕没有太尉做吗?若是能收复燕云,还可以封王。”

    赵佶说的“太尉”可不是下面人拍马屁叫的注水太尉,而是正二品的武阶之首!

    又是太尉,又是封王的,好像还是真心的,说的武好古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他也知道蔡京一定有后招!目标多半就是界河商市和界河市舶司了!

    这可是自己的根本啊!

    想到这里,武好古眉头紧皱,一脸凝重地说:“陛下,臣知道您的一片苦心,但是界河商市和界河市舶司才是臣的根本如果让人挖走了,臣就没有办法替陛下做事了。”

    赵佶笑着点头:“西北之战打不了太久的界河商市是你的,朕不会让别人动它的。至于市舶司,你推荐个人来暂代便是。无论是谁,朕都照准不误。这样总可以放心了吧?”

    能放心吗?对头可是蔡京啊!

    能说不放心吗?赵佶是官家啊!官家都拍了胸脯,再不放心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武好古在心中一叹,站起身,冲着赵佶一礼揖拜:“臣愿意去西北为陛下攻城略地!

    不过臣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说吧,”赵佶笑着,“大郎想要甚底,只管开口便是。”他指了指正在跳舞的美姬,“便是看上了朕的舞姬,朕也送你。”

    武好古道:“臣不要陛下的舞姬,臣想要自行招募数百效用以补两直兵力之不足。”

    所谓“效用”,其实是分为“效用”和“勇敢效用”两种的。前者其实就是将领的私兵,多由族中子弟或者客户中的壮士充任。许多西军将门都养了大量的效用士,用来陷阵冲杀或出谋划策。

    而勇敢效用则是国家兵士,只是不用入营,只是每季校阅时才会集中,不过更多的是临时招募勇敢效用,战后解散。其实就是一种在正规军之外的雇佣兵。因为招募和遣散的权力下放到了领兵的将主或文官之手,有那么一点兵为将有的意思,所以战斗力也比寻常的禁军强大。

    “好!就准你自募效用几百个太少,一两千也可。”赵佶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酒杯,“朕祝卿旗开得胜!”

    “你答应官家了?”

    “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离开了琼林宫的武好古就到了苏东坡的相府,将自己被蔡京阴了一把的事情,告知了二苏兄弟。

    苏辙眉头紧皱,“怎么能答应?你又不会打仗,万一有所闪失,如何是好?”

    武好古看了一眼对自己不大信任的苏辙,苦苦一笑:“打仗的事情,晚辈自有办法应付。”

    他从琼林宫出来,就打发周云清立即北上界河,请慕容忘忧南下了。打仗的事情,慕容老头可是专家,至少是个战术专家!

    “你有真有办法?”苏东坡望着自己的学生如果要写文章填词什么的,他倒可以帮忙,打仗,呵呵,苏东坡也不会。

    “有!”

    苏东坡笑道:“那就不必担心蔡京了,有为师看着,他使不了坏。”

    苏辙摇头道:“蔡京未必会存心使坏,只是本朝的兵事素来就有多方掣肘的弊病。用兵的规模越大,这个毛病就越严重。章惇当权的时候还可以全力支持章楶,使得西北军令统一,章楶也得以发挥。可如今蔡京弄权更兼西北两帅争功,想要大捷是不大可能的。”

    苏辙对兵事永远是非常悲观的,在他看来宋朝的体制如此,根本不适合用兵。

    他又叹了口气,道:“不过大郎你也不是没机会,现在西路的钟傅恐怕难有大作为了,但是东路的陶节夫暂时还可以建功。大郎只需要见好就收,还是可以在西北捞个遥郡来的。”

    苏辙到底是当过很多年执政的老官僚,对官场上的路数是很清楚的。现在西北西路的熙宁军上下已经吃饱了,本来就不想再打了,还被钟傅那么一搅和,锐气已失,人人都想着保全功劳。虽然泾原军还没有立功,但是靠泾原一路的兵马怎么可能攻破西夏的右厢军?

    倒是东线的鄜延、河东、环庆诸军看到西线大捷,都跃跃欲试想要立功,多半能打出一个不错的开局如果能见好就收,倒也能让这一次的宋夏大战有个不错的结果。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