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蔡京父子前往琼林宫陪官家赵佶饮宴作乐的时候,病病歪歪的右相苏东坡正在自己的府邸内同入京述职的弟弟苏辙说话。

    苏辙现在是河北东路经略安抚使,因为赵佶担心辽国会在宋夏开战后有所动作,才被招开封府述职的,现在就住在哥哥苏东坡的府上。

    “子瞻,”抿了一口云雾山茶,苏辙就把话题引向了正题,叹气道:“平夏之事,如何能让吕惠卿占了头功?”

    苏东坡轻轻转动手中的茶杯,“不用吕惠卿还能用谁?子由,你愿意去河东、鄜延两路督军吗?”

    苏辙横了哥哥一眼,自己可是反对开战的,现在看到战事进展顺利就去抢功劳吗?虽然功劳看上去很诱人,但是这么做实在有损自己的高风亮节啊!

    苏东坡叹气道:“你以为让蔡京独揽朝纲我苏家就会好过?吕惠卿固然是我们的政敌,但只要他和蔡京斗争,我苏家就会有喘息的机会。过上几年,伯充兴许就能大用了。”

    “伯充”是苏辙的长子苏迟的字号,苏迟今年已经33岁,早就中了进士。在二苏宣麻之后,也得到了提拔,当了登封知县,不过距离大用还差得太远。

    “子瞻,你想让伯充去西北?”

    “不立功怎么能超迁?”苏东坡淡淡地道,“不超迁,伯充何时才能荐跻二府?若是早知道西夏的仁多保忠恁不经打,我早就让伯充去洮西帅司当主管机宜文字了,哪里轮得到武好文?武好文平白捡了个大功,朝臣也不过是两三年内的事情了。可惜他年少资浅,总要养上十年八年才能大用。”

    苏东坡不懂军事,自然想不到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那般威猛,所以错过了一个让苏迟超迁的机会。

    不过眼下西北的局势似乎明朗,是时候把苏迟派出去混功劳了。

    “子瞻,你想让迟儿去替代武好文?”

    苏辙也知道武好文和钟傅起了冲突,互相上奏指责对方,官司都打到御前了。

    虽然武好文的上奏看起来蛮有道理的,但是武好文的官毕竟太小,而且他也不是负有监察之责的通判。而是抚司幕职官,幕职官和上级抚司的副使开怼,实在是坏了官场的规矩。官家就算再怎么包庇,也不能让武好文在熙宁路呆着了。

    “去替代章援,”苏东坡笑着,“让章援去兰州当河西抚司的主管机宜文字。”

    所谓河西抚司,实际上就是原来的洮西抚司。现在洮西大定,不再需要设立经略安抚司了。同时应钟傅所请,设立河西经略安抚司,负责指挥河西路作战。这样,洮西抚司的原班人马正好挪去河西抚司,只是把王厚换成了钟傅,而和钟傅争吵的武好文自然也要调离的。

    另外,知兰州的张叔夜也和钟傅不睦,需要有个人去调和一下。

    苏轼说:“章援毕竟是章惇的儿子,章楶的堂侄,钟傅和张叔夜总要给点面子的。所以调章援去兰州没有问题,这样延安知县就空出来了,正好让伯充去那里立功。”

    苏辙有点皱眉头:“子瞻,伯充又不通军务,去了延安又能做甚?”

    苏东坡笑了笑:“子由有所不知,延安县也搞了府兵,上千精壮,全在延安知县手中掌握着。”

    延安的府兵是预备用来在无定河畔种地的,现在自然还在延安县的掌握之中,而延安知县也就有了更多立功的机会了。

    “可是鄜延路的陶节夫是蔡京的人,他能让伯充立功?”

    苏东坡轻轻哼了一声:“陶子礼已经上奏请调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了。”

    苏辙明白了!这就是一笔交易,高俅怎么都是苏东坡门下出来的,苏迟到了延安他总要照顾一下。而陶节夫想要大用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那就得捎上苏迟

    这份算计,真是没谁了!可是国家大事,现在成了官场交易的筹码,这样会不会把大好的形势玩坏掉?

    “蔡卿,你说甚?”

    “陛下,臣觉得可以让武好古去替代高俅!”

    同一时间,蔡京也在给苏东坡一边儿下套!他趁着和赵佶一块儿游玩金明池的机会,提出了一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建议。

    让武好古这个大宋首富去当一个新设立的两直都虞侯,统一指挥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

    赵佶的脸色忽地阴沉下来:“蔡卿,你莫不是要整治大郎吧?”

    天子躁怒,对绝大部分臣子来说,就是雷霆压顶,可蔡京却神色如常。他提出让武好古去替代高俅,当然是没安好心。且不说武好古不懂军事,很有可能在西北吃败仗。单是说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的基业,也会随着他的离开而变得有机可乘!

    而他的这个打算,赵佶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如果蔡京拿不出有说服力的理由,他可就要在官家面前大大失分了。

    不过蔡京自有一番说词:“若陛下还想让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建功立业,就必须让武好古去担任两直都虞侯了。”

    “高俅不行吗?”赵佶问,“高俅干得不错啊!”

    “可是高俅已经失信三军,”蔡京说,“童贯、高俅、王禀和武好文的奏章上都说两直精锐因为没有拿到房子而士气低落,怨声载道。”

    “此事都是钟傅的过错!”赵佶说。

    蔡京笑道:“钟傅也是觉得3000套开封府房产的赏赐太重了,差不多1000万缗啊!他想替陛下节省一点。”

    这话一出口,赵佶的气又消了大半,叹息道:“的确太重了,朝廷一年用在二十多万西军身上的粮饷不过2000万缗。现在两直数千人光是赏赐就要1000万缗”

    “是啊,不患寡,而患不均。”蔡京道,“如果让西军将士们知道两直的待遇如此优厚,只怕再无战心了。”

    赵佶点点头:“的确如此啊!可是说好的奖赏如果不给,两直精锐恐怕也不能再用了,真是可惜”

    两直精锐当然是贵的,但是真心好用!换成寻常的开封禁军,别说像两直精锐一样打仗了,让他们这样行军就得趴下。

    蔡京笑着:“这事儿只要落在武好古身上了。”

    赵佶点点头,又摇摇头:“房子自然要他想办法,可是两直都虞侯不能让高俅继续当吗?”

    “不能。”蔡京摇摇头道,“如果陛下能拿出3000套现房,高俅的信用兴许还能树起来。可是陛下有那么多房子吗?”

    赵佶摇摇头,皇帝家也没房子啊!

    “那就只有让武好古去了。”

    赵佶想想还是不对,“武好古也没3000套房子啊!”

    蔡京笑道:“可开封谁不知道共和行、万家行有房子?武好古开出的条子,那些骑士、猛士是会认的!”

    好象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赵佶想想还是有点不对。自己一皇帝老子开出的白条难道还不如武好古一个商人的白条?可是再一想,仿佛还真是不如!

    别的不说,自己这个皇帝现在就不知道上哪儿搞3000套房产,而武好古却一定是有办法的

    就在开封府城之内,围绕着西北战事和3000套房子,展开了新一轮政治博弈的时候。

    在河南府境内一条东西走向的官道上,一行人马正马不停蹄的向东而行。马都是河曲骏马,高大强壮。马背上的人不是官人就是官兵,穿着官服战袄,好一派鲜衣怒马。

    当先的两骑更是肩高将近五尺的龙种骏马,马背上的人,正是得胜还朝的童贯和武好文!

    两人都是京述职兼告状去的!控告的对象当然是钟傅了,武好文现在已经把钟傅当成了败坏西北战场大好形势的奸臣了其实这种奸臣在宋朝多的是自然要去赵佶跟前告刁状了。

    如果有可能,武好文还打算谋个监察御史来干干,到时候弹劾死这个大奸臣!

    “童大官!”武好文突然开口问道,“若是官家问起西北战场大势,我该怎么答?”

    官家不会问你这个问题的,他只会问咱家童贯很想这样答,不过最后还是笑着答道:“机宜可以和官家说:西贼已经落魄无疑,但是胜负关键却不在前敌,而在中枢!

    若是中枢能够坚持定策,善用良将,并且在东西两路都委任主帅节制诸军。就一定可以收复无定河畔诸州!”

    童贯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军事宦官,他太了解宋军的弊病了。最可怕的敌人往往不在前线,而是在后方的开封府!现在西北的形势真的很有利!哪怕给钟傅拖了下后腿,但依旧是胜券在握的。

    西贼想要翻盘,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只有盼着开封府出大昏招了。

    不过这话童贯可不敢和赵佶说,他是个阉人,怎么敢非议中枢?要不要脑袋了?不过武好文却可以讲,他是堂堂文官,进士第六,而且和赵佶还那么一点特殊关系苏东坡不会整他,蔡京不敢整他,所以他是可以说一点真话的。

    只是不知道赵佶能不能听进去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