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永镇台湾、吕宋、琉球啊!

    想想都是前途光明!虽然光明可能在几百年以后,不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嘛!

    而且,只要刘达、王宝、牛季三个坏人头头能在台湾、吕宋、琉球找块地皮站稳脚跟。他们可就是大宋朝廷的堂堂官人了!起码得是个从九品的三班借职外加个一寨之主,还可以自立属官,自设税卡,自募军兵,俨然就是一方君王虽然还是有点占岛为王的意思,但人家是有证有编制的“岛大王”。是不怕官府通缉追捕的,多好的前途?

    画完了大饼,喝完了践行酒,到了转日,就是大宋的“哥伦布”们扬帆远航的日子了。

    界河商市,船政学堂港口。

    天气不是很好,天空中堆积着厚厚的乌云,北风很大,吹得紧挨着码头的船只一阵阵的起伏波动。隶属于界河市舶司招商务的水手水兵们早就已经上了船,昨天晚上大吃大喝了一顿的坏人们,也在全副武装的阻卜战奴兵的监督下,扛着各自的行李,第次登船。

    虽然坏人们在未来的历史上会变成“伟人”,但是现在武好古却依旧把他们当贼来防。昨天晚上在市政所吃饭的时候,200阻卜战奴兵就披着铁甲,带着剑盾,随时准备镇压!

    今天他们从市政所大楼过来的一路上,界河商市警巡所、大都保所都派出了骑兵沿途封锁道路。200阻卜战奴兵更是全副武装,一路押送!

    另外,在坏人们乘坐的“台湾”、“吕宋”、“琉球”三条商船上,是没有任何利器的。连把菜刀都没有!水手们用来自卫的工具也只有棍棒。

    所有配备给“坏人”们的兵器甲胄,都装在“招财”号上。

    而“招财”号战船上,则有200多名全副武装的市舶司水兵。他们都是原来提点五岛使司所辖的官兵,都被武好古调拨到了界河市舶司,拿起了比原来高几倍的军饷。

    不过这份厚饷也不是好拿的!武好古采取了“定期考核制”和“末尾淘汰制”来收拾这批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操练过的大爷兵。整顿了几个月之后,这伙人总算可以像模像样的拉弓射箭跳帮水战了。

    同时,因为有了提点五岛使司的名义,武好古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用床子弩、大型火球箭、铁火球等等的“管制兵器”将“招财”号装备起来。

    虽然“招财”号的武装还远远不能和用火炮装备起来的风帆战舰相比。但是在这个时代东亚的海上,根本就只有大宋水军一支“准海军”。根本没有敌手的“招财”号,其实就是一艘足以横行海上的“无敌战船”了。

    武好古也亲自到了船政学堂码头,给远征的坏人们送行。担当这次远航船队指挥使的呼延庆这个时候就陪在武好古身旁,一张黝黑的面孔上还显出了一丝悲壮。

    “宣赞,他们再也不来了吧?”呼延庆低声问武好古。

    去台湾、琉球、吕宋的船票都是单程的!

    武好古点了点头,“不来也值得的!海疆何止十万里,总是要有去开疆拓土的!他们只是第一批,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去。咱们大宋那么多恶人,每年判流放和死刑的总在万人以上。都撒出去,可以占多少地皮?

    夏都,咱们市舶司的船队以后还会继续扩大,就要交给你和吴四德还有花满仓了。好好干吧,这可是开疆辟土的大功啊!西北那边,死伤数千上万才能拿下一丁点儿地盘。咱们只要几百人就能占一个岛子,可划算太多了。”

    “宣赞所言极是。”

    武好古抬头看了看天,“时候不早了,夏都,早去早到了明州记得给苏杭造作局捎信报平安。若有需要,也可以请苏杭造作局帮忙。”

    “下官明白,下官告辞了!”

    “后会有期!”

    呼延庆的船队当然不会直接从界河商市开去琉球,这么开他要找不到方向。因此跑了半辈子海的花满仓他是招财号船头给呼延庆制定的航线就是先南下明州,然后在明州聘请向导带路去琉球。

    拿下琉球后,再从琉球去夷州台湾,在夷州建立据点后,再返明州休整和补给,最后从明州出发绕过夷州去吕宋。

    而这一系列的动作,当然需要一个衙门在明州提供支持了。这个衙门,自然就是苏杭造作局了。

    这苏杭造作局就是武好古他爹武诚之和米芾一块儿主持的专门制造、搜罗珍巧器物的衙门。算是宫廷的派出机构,衙门不大,但是却能通天的。武好古不仅把支援台湾、琉球、吕宋航海的事情委托给了苏杭造作局,而且还借用苏杭造作局名义在泉州刺桐港设了个“采马务”,专门用来收购海路运来的天竺折耳马。

    “小李供奉,你怎地从开封府来了?”

    看着呼延庆指挥的四艘海船扬帆起航,顺着界河东去之后。武好古才一到自家在界河商市的宅邸,就在自家的客堂里撞上了风尘仆仆的李彦。

    这位李彦就是历史上名列六贼的大貂珰了。现在他还没到那个级别,不过却已经崭露头角了。他不知走了什么门路,认了如今提举皇城司的李忠当干爹,而且还被李忠推举当了界河应奉局的勾当官。一个月前,刚刚押着一批市舶司从辽国进口的上等木材去开封府,没想到那么快就了界河商市。

    李彦年纪并不是很大,五官端正,面白无须,不过不是那种“娘娘腔”的宦官,而是孔武有力的军事宦官,还真有点像他的干爹李忠。

    听到武好古的提问,李彦苦笑起来:“宣赞,你当咱家喜欢没日没夜的骑马啊?还不是官家有旨要咱家日夜兼程赶赴界河商市?”

    “日夜兼程?”武好古一愣,“莫非官家担心辽国有异动?”

    现在西北方面宋夏已经正式开打,而且大宋还先声夺人,展现出了非凡的战斗力。辽国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一定程度的干涉,也是不足为奇的。

    没有等李彦开口,武好古就笑了起来:“不必担心,辽国眼下腾不出手。那个磨古斯的儿子忽儿札忽思又造反了,总要再折腾上几年。”

    阻卜克烈部简直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老子磨古斯死了没几年,儿子忽儿札忽思就接过造反的十字大旗,接茬和大辽对着干。

    虽然克烈部的实力有限,肯定打不过契丹人。但是有他们在草原上捣乱,契丹人就无力向南用兵。毕竟现在的契丹人也不比以前了,能打的就是十几万宫帐兵和部落精锐。而阻卜草原又无边无际,阻卜部落也是往来飘忽。投入兵力太少,根本找不到克烈部在哪儿。

    所以在动用几万精锐去攻打克烈部后,契丹人根本抽不出兵力来威胁大宋了。

    而且,通过投资界河商市,大辽国的显贵们大多赚了个盆满钵溢。

    在这种情况下,谁肯轻易挑起战争?

    “不是,不是北面。”李彦摇摇头,是西面的事情,拿出了赵佶亲笔写的手诏,“官家的中旨在此,宣赞您自己看吧。”

    “西面?”武好古一愣,还是接过了赵佶的中旨,细细看了一遍,笑了起来,“原来是房子的事情”

    李彦说:“宣赞,这可不是小事儿义父让咱家捎话给您:高太尉的前途,可就看有没有房子了!”

    “不就是房子吗?”武好古笑了笑,“小事一桩!”

    “区区3000套房子而已,难不倒武好古的”

    同一时间,在一艘慢悠悠航行在金水河上的画舫之内,正在前往琼林宫途中的蔡京父子,也说起了房子的问题。

    “连官家都感到扎手的事情,武好古会有招儿?”

    蔡攸显然有点不相信父亲蔡京的评论,他也是和赵佶玩在一起的人,自然知道赵佶的心思了。3000套房子的确有点儿多了!按照现在开封府市面上一套三居室“筒子楼”单元房约莫3000多缗的市价计算,这可是将近1000万缗啊!

    区区几千精兵就花了1000万缗,想想都让官家心疼啊!

    蔡京笑着摇头:“官家要是无所不能,还要我等臣子作甚?官家生来就是有福气的,就该享用丰厚,垂拱而治天下。而武好古的本事就在于能让官家在一个钱字上不受拘束,可以随心所欲。这一点,你不要有所怀疑。”

    “大人,”蔡攸皱眉,“那咱们就这样看着武大郎和高俅得意?”

    “得意?”蔡京横了儿子一眼,“为父的对手始终都是二苏和吕惠卿,武好古、高俅得意又能如何?顶天就是当三衙管军,加节度使,加太尉,封国公就算做到枢密副使,也不过是个武官,没甚大不了的。”

    “大人教训的是。”

    蔡京点点头,又道:“本朝终究是以文御武,他们是武人,我们是文官,文官就要学会怎么利用武人。”

    “大人的意思是”

    蔡京笑了笑,“自然是要人尽其用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