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童贯、高永年和张叔夜踏破兴灵,破灭西夏,建不世之功的美梦并没有做太久,就因为钟傅、王厚等人的到来,而破灭了七七八八。

    钟傅和王厚一行人也赶得紧急,近二百里路花了一天一夜就走完了。

    等他们抵达古骨龙城已经被烧毁下的时候,童贯、高永年、张叔夜、仁多保忠、高俅、王禀,以及包括辅兵在内的不到7000殿前军,还有高永年精心挑选出来的4000番汉精骑,已经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开拔去通川堡了。

    11000大军还没有开拔,钟傅就带人驱马赶来了!

    看着钟傅风尘仆仆的出现,其他人还好,张叔夜和童贯心里面马上就是咯噔一下。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忙活了半天,即将到口的大功,就要被熙宁、泾原两路经略安抚副使钟傅给夺走了。

    没有钟傅这厮,张叔夜认为自己这个知兰州事毫无疑问就是黄河以北作战的主帅,至少是名义上的主帅!

    因为无论是喀罗川还是秦王川,其实都是兰州的附属地区。而且喀罗川秦王川一战还必须动员兰州的番汉兵马。没有他这个知兰州事配合根本行不通!

    另外,官家拉拢仁多保忠的密旨是张叔夜拿着的。密旨上还有“便宜行事”这四个字,张叔夜自然可以拉着虎皮当大旗,在仁多保忠的协助下进军喀罗川和秦王川了。

    而童贯的看法和张叔夜一样,也以为自己是喀罗川秦王川一战的主帅。因为兰州的兵马也是洮西抚司管辖,他是监洮西军,王厚不在时就是三军主帅了。

    之前浩亹河大战的宋军主帅不就是他童贯吗?接下去的喀罗川秦王川他不当统帅谁来当啊?王厚吗?王厚还要安抚新得到的湟州、廓州和半个鄯州还有半个分给了仁多家呢。

    虽然童贯和张叔夜都想当主帅,但是他们还不至于为了帅印咬起来。毕竟一主帅,一监军的配置也能摆平。

    可是钟傅的到来,却让他们两人大感失望了。

    钟傅是两路副使,地位仅次于吕惠卿!而且又主持过熙河路的军事,他一到了,自然就是主帅了

    高永年也和童贯、张叔夜一样,心里一沉,感觉一下子不好了。因为他看到了种师极跟着钟傅来了!种师极是西军宿将,地位不在高永年之下,而且种家在西军中声望极高。种师极一来,自然要和高永年一起统兵了,甚至还会替代高永年,成为统兵厮杀的主将。

    而当钟傅道出自己的来意之后,连高俅和王禀都感觉不好了。

    点验首级和俘虏?

    这是什么意思?首级和俘虏已经点验好了,现在已经两千出头的房奴和骑士凑出一套房子的脑袋了。剩下的另一半人也差不多,再砍一两个西贼就齐活儿了。所以喉咙都喊破的高俅没费多大劲儿,就把部队的战意又鼓起来了。

    可是现在熙宁、泾原两路抚司却派出一个副使来点验首级、生俘了!

    高俅可不是阅历不足的武好文,他怎么会不知道“上官永”的官场真理?

    钟傅自己就是上官,而且还是吕惠卿这个更大的上官派出来的。他们俩肯定是不相信斩首和俘虏数目啊!

    而上官是不会错的,那么斩首和俘虏数目就一定是错的!

    这两个数目如果是错的,那么说好的房子就要跳票了如果是五代时期的殿前精锐让人这样忽悠,恐怕连皇帝都要给换掉了。现在的殿前军倒不会那样胡来,哗变大概也不会,但是想让他们再上战场去拼命恐怕就不可能了。

    毕竟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这些日子连续苦战,早就是疲惫之师了,要求休整上一个月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房子都没了,人家还有啥劲头上战场?高俅高太尉还有啥脸面带着他们上战场?

    “钟使相,”高俅硬着头皮策马上前,然后下马行了揖拜之礼,“下官殿前御马直都指挥使高俅有礼了。”

    钟傅骑在马上,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脸上仿佛挂了冰霜似的,一点好脸色都不给。

    他当然知道高俅是官家的心腹!但是高俅是旧党一边的人他是东坡门下出身,又走王诜的门路成为了官家在潜邸的心腹,而且还和元佑奸党的总后台高太后沾着点亲。

    这样的人,现在还是殿前军精兵的都指挥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钟傅和高俅,是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

    不,在西北建立了诺大功劳的高俅,现在就是整个新党的眼中钉了,比武好古还要可怕。

    武好古只是有钱,还提出劳什子实证论,但是他在开封府没有实力的。一旦宠幸他的官家不在了,也许一道圣旨就家破人亡了。

    可是高俅握有几千人的殿前精兵!关键时刻,是可以发动政变的当年艺祖皇帝,不就是凭着殿前军精锐夺了后周天下的吗?

    “高都指挥,”钟傅沉着声音问,“你上报的斩首生俘颇多,可曾一一点验,不会有人杀良冒功和虚报数目吧?”

    “不,不会”

    话一出口,高俅忽然就脸色大变了。杀良的事情还真有!不过不是殿前军干的,而是高永年指挥的熙河军和仁多保忠的军队干的。

    当然了,这种“杀良”并不是为了冒功,而是作战需要当时要不用温部蕃人去堵仁多保忠的路。仁多保忠早就跑仁多泉城了!

    而高永年的部队是奉命“杀良”,也就顺手砍了一些蕃部“良民”准确说他们是西夏良民的脑袋报功了。

    现在“杀良”现场还在浩亹河岸边没有处理呢!要是让钟傅去看了,那么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

    “那就劳烦你前面带路,”钟傅道,“本官要点验首级!”

    “可是,”高俅哑着嗓子说,“可是下官还得带兵出击”

    “出击?”钟傅问,“打谁啊?”

    “打西贼,”高俅说,“仁多大首领献了一计,可以一举拿下喀罗川和秦王川。下官统带的殿前军要打头阵的”

    殿前军要打头阵!

    高俅这么说,当然是想让钟傅饶一把了。现在要是追究什么杀良,什么虚报。那么殿前军的几千人可就上不了战场了。没有他们,熙宁军是很难打败嵬名察哥指挥的铁鹞子和卫戍军的。

    可钟傅怎么可能让别人去立功,自己跟着打酱油?在这里,他才是老大!

    “就是要越过黄河攻入西贼境内了?”钟傅沉着声问,“有抚司的将令吗?”

    “将令?”高俅头看了看童贯和张叔夜。

    张叔夜脸色铁青,就在马上拱拱手道:“使相,下官有密旨在手,许便宜行事。”

    密旨?

    还便宜行事?

    这轮到钟傅皱眉头了,官家怎么能越过熙河、泾原抚司给下面的一个知州下调兵打仗的中旨呢?

    这不是把打仗当成儿戏了?令出多门是用兵大忌啊!

    本朝因为疑心病太大,已经把军前的指挥权拆了又拆,搞什么大小相制,文武相制,将兵不知,还用中官监军甚至直接领兵。都乱得一塌糊涂了,现在还来中旨调兵,以后还怎么指挥打仗?

    “中旨在哪里?”钟傅道,“本官看看。”

    张叔夜没有办法,阴着脸儿从怀里掏出个折子,双手递给了钟傅。钟傅展开一看,上面是熟悉的瘦金体,不仅是中旨,还是手诏。

    不过内容却是招降仁多保忠,所谓的便宜行事,也应该是在招降仁多保忠时有效。

    这个张叔夜的胆子不小啊!

    “哼!”钟傅冷哼一声,“中旨并不是说和西贼交兵的。张嵇仲,你误解官家的意思了。”

    “”

    张叔夜无话可说,钟傅则下令说:“大军再休整一日,待本官判明情况后,再决定是否出击。”

    钟傅要夺指挥权了!

    不,不是夺,他本来就有权!他是熙河、泾原两路经略安抚副使啊。吕惠卿数下来就是他最大。现在吕惠卿不在,大家自然听他的。

    而且他手中还有两路帅司签发的将令:视察洮西、熙宁军务!

    “喏!”

    诸将没有办法,只好领了钟傅的将令。

    钟傅点点头,然后对高俅说:“带本官去点验首级吧!”

    高俅一叹,躬身行礼道:“喏!”

    首级,堆得像个小山似的,因为天气比较炎热,现在已经开始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儿了。当钟傅带着种师极,还有强忍着呕吐感觉到武好文,以及垂头丧气的高俅抵达的时候。一衣衫褴褛的温部妇孺,正麻木的在高永年麾下的蕃军驱使下在刨坑,似乎准备掩埋首级和尸体。

    而尸体,特别是穿着老百姓衣服的尸体,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甚至还有孩童的,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堆满了一大片的河谷地带。

    其中相当一部分,没有了脑袋!

    “哼!”钟傅脸色铁青,半转过身,看着好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蔫了的高俅,“高俅!你可知罪?”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