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钟傅这回真的挺遭人恨的,因为他不仅要找房奴们的麻烦,而且还要抢了张叔夜、高永年和童贯的大功。

    就在钟傅、王厚、种师极和武好文等人往古骨龙城紧赶慢赶的时候,张叔夜、高永年、童贯,还有刚刚因为打败仗打成了王者的仁多保忠正在被烧毁的古骨龙城附近的宋军大营中商量怎么拿下卓罗城和秦王川光靠打败仗当上大念dai王还是有点牵强,仁多保忠还是要替新主子立点儿大功的。

    而要帮着新主子立功,当然就要出卖旧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仁多保忠的良心当然是痛的,但是童贯和张叔夜也不含糊。不仅放走了被俘的仁多家的兵士,还拿出了油酥糌粑给已经快断粮的仁多军,让仁多安忠带领他们去镇压仁多泉城。同时,还派出军使护送仁多讹答带领的2000骑兵去接管青唐城的防务!

    这可真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了!

    而且除了诚意之外,宋军的铁甲步兵也把仁多保忠彻底打服了。一天一夜的血战,发了疯一样的猛功,打崩了仁多安忠指挥的5000步卒,还击溃了不知多少仁多家的请骑兵。战后点验人数,不包括被俘在内,仁多保忠的20000大军只余下了不足13500。

    也就是说,一日一夜的血战再加上之前的零星战斗就让仁多家损失了6500多人表面上看,仁多的军队似乎是损失了三成多。但实际上的损失更加惊人,因为仁多保忠的两万大军是包括“正兵”和“负赡兵”的。

    根据西夏的军制,一个正军应该配属三个负赡兵。不过只有驻守兴、灵的精锐才能按照这个标准配属。右厢军的正军和负赡兵的比例通常只有1:1。

    因此在仁多保忠率领的两万大军中,正军只有一万人。而在一日一夜的激战中,被斩杀的三千八百多人,几乎都是正军!

    这一战打完,仁多泉城恐怕要多出不知多少孤儿寡妇了。

    如果不是张叔夜强令高俅鸣金收兵,打疯了的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还会杀掉更多的仁多家的战士,而且早晚会把仁多保忠的20000大军全部消灭!

    虽然仁多保忠在这场浩亹河大战中犯了不少错误,可是他打了那么多年的败仗,犯的错误还能少吗?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损失。

    所以久历战阵的仁多保忠非常清楚,浩亹河大战的惨败,主要原因就是宋军拥有了一支过去不曾拥有的强兵。至少在仁多保忠这一辈子,是从来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宋军精锐。

    再加上“天可汗赵佶”的传说,仁多保忠现在已经心服口服,对大白高国的前途完全失望了。

    大宋有了天可汗,大白高国算是完了……作为大白高国的忠臣,仁多保忠自然是应该在这个时候殉国的。但他同时还是仁多一族的族长!为了一族老少,他又如何能拒绝在青海称王的前途?

    ……

    “童大官、高太尉、张太守,”仁多保忠冲着三人拱拱手,“如今在卓罗城坐镇的是大白……是西贼的伪晋王,都统军嵬名察哥。此贼虽然年轻,但是极有手段,且深得西贼酋首嵬名乾顺信任,手持尚方令锤。

    和他同来的还有1000铁鹞子和3000负赡兵,后来又调来了2000卫戍军和5000负赡兵。

    而且察哥多少有些手段,又在右厢军中当过副使,有不少兵将被他笼络,可能不会听从在下号令了。”

    和宋朝过去的开封兵都是豆腐架子的状况不一样,西夏的精锐都集中在兴、灵二州,计有25000卫戍军,3000铁鹞子和5000质子军。一共33000人只算正军,都是西夏战斗力最强,装备最好的军队。

    此外,西夏军队还有“擒生”、“泼喜”、“山讹”步跋子、“撞令郎”等军号名目。不过这些军队都是分散于各个军司属下,实际上就是西夏的地方驻军。战斗力根本不能和卫戍、铁鹞子和质子军相比。

    “1000铁鹞子和2000卫戍军可以交给殿前军去对付。”童贯笑着说,“咱们的5000殿前军如何,仁多大首领也见识过了!”

    其实高俅、王禀麾下的殿前军已经没有5000那么多了。在浩亹河大战后,还能作战的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的总数已经不足4000了。

    不过历经大战的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已经从新兵也不都是新兵成长为了久历沙场的老兵。如果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还是足可以击败嵬名察哥率领的1000铁鹞子和2000卫戍军的。

    仁多保忠也同意童贯的看法,点了点头,又说:“有殿前军在,察哥的确是赢不了的。那在下就献上一计吧!

    三位可以用进攻秦王川之法调动察哥的主力,然后再以精兵奇袭盖朱城和卓罗城以北,喀罗川边上的仁寿山城。”

    “仁寿山城?”

    “在哪儿?”

    “有甚紧要的?”

    童贯、高永年和张叔夜三人都没听说过仁寿山城这个地名,更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紧要的。

    仁多保忠顿了顿,一字一顿地说:“仁寿山城乃是右厢军司的屯粮之地!”

    “屯粮之地?”

    高永年和张叔夜都兴奋了起来。

    西北这边打仗,后勤才是千难万难的。如果能因粮与敌,那么卓罗城秦王川之战可就胜券在握了!

    仁多保忠点点头道:“仁寿山城是在下执掌右厢军后在喀罗川深处修建的一座山城,城内囤积了上百万石的黄米、青稞和马料,还有不计其数的干草。”

    “上百万石?”

    “恁么多!?”

    “岂不是可以供二十万大军吃上一年了?”

    上百万石的米粮对界河商市来说不算什么,从辽东海运,从海州海运,只要有钱,别说一百万石,就是一千万石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可是兰州这里也积攒上十万石都不容易!两千里不足百分之十的送大率让洛阳白波到兰州的补给线变得异常昂贵。所以只能从熙河路的蕃部那里筹集,但是这些蕃部人口不多,占领的土地也比较贫瘠,又能供应多少?

    所以粮食供应,一直是熙河路作战的一大瓶颈。因为军粮不足,宋军就无法向黄河以北投入大军打持久战。

    而没有足够的兵力,熙河军当然不可能击败西夏的右厢军,夺取河西走廊的入口,将西夏一切为二了。

    仁多保忠点点头说:“西贼在右厢军的防区有两处屯粮之地,一处就是仁寿山城;还一处就是秦王川。

    秦王川的水土在河西还算是肥美,因此一直以来就是西贼屯田之地。而在秦王川收割的黄米,大都原地贮藏。经年累月以来,也有二三十万石的储备。如果能以数千精锐潜行通过水波城的辖区,就能奇袭秦王川粮仓。而据住粮仓,就可以长久自守,并且威胁河西和兴灵之间的交通。

    所以对察哥而言,秦王川是不容有失之地!”

    仁多保忠的计策已经非常清楚的显现出来了。首先是以数千精兵也就是那群殿前房奴了去奇袭秦王川粮仓,将之占据。

    由于秦王川的地理位置,嵬名察哥必然率领精锐去反扑。不过察哥也不是没有头脑的统帅,在他离开喀罗川的同时,位于喀罗川中下游的盖朱城、卓罗城一定是严防死守。不过仁多保忠还安排了第二次奇袭,奇袭喀罗川深处的仁寿山城,一举夺取西夏右厢军的大粮仓。

    仁寿山城和秦王川粮仓一失,察哥指挥的右厢军就得挨饿了。而没有这两大粮仓的支持,兴庆府也就没有办法派出大军到秦王川卓罗城一带打持久战。

    这样察哥早晚得带着右厢军撤退,喀罗川、秦王川一带,就都会落入宋军之手。

    那么河西走廊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宋军切断!

    “如果偷过水波城?又如何奇袭仁寿山城?”

    童贯接着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水波城的守军中有在下的心腹,只要朝廷大军下手够快,抢在察哥清洗水波守军之前,偷过不是问题。”

    仁多保忠到底在右厢军掌权多年,心腹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而且他现在还有了青唐之王的前途,他说:“至于仁寿山城……在下亲自带路,走喀罗川中的小路,再走暗道入城。”

    仁寿山城是仁多保忠主持修建的,修建的时候就考虑到有可能作为右厢军在喀罗川最后的大据点,遭遇宋军的围攻,所以修建了用于反攻的暗道。

    “好!”童贯拍着巴掌,大笑了起来,“果然妙计!仁多大首领,若是此战得胜。咱家就保举大首领领有宗哥城以西全部青海之地!”

    仁多保忠说:“此计若要成功,须得尽速进兵。如果等察哥有了准备,恐怕就很难偷过水波城了。”

    童贯拈着自己宝贵的胡须,笑着点头道:“再休整一日,明日大军就开往通川堡,最多再有五日,殿前军就能偷过水波城了。”

    很显然,在童贯和仁多保忠的计划中,殿前军的4000精锐,仍然是成败的关键……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