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战争是残酷的,中世纪的战争,则更加残酷!因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去制裁对平民进行屠杀的战争罪犯。

    童贯、高永年,还有仁多保忠这三个罪犯,肯定不会被送上战犯法庭,接受正义的审判。

    实际上他们仨都是浩亹河这场血腥杀戮的受益者!

    而被杀戮的温部百姓,虽然哭声震天,虽然苦苦哀求,虽然四散逃窜,虽然是完全无辜的。但是面对想要夺路而逃的西夏人和一心想拿他们当肉盾的宋人,他们的泪水,他们的哀求,他们的生命,都是没有价值的!

    西夏的步兵在仁多保忠的命令下,根本不管这些蕃人是哪边的,只是枪刺刀砍,如墙而进。惨叫声不断响起,还有不少人实在没有办法,好像下饺子一样纷纷跳入水流颇急的浩亹河。偏偏他们所处的这一段河道并没有什么浅滩,对于不怎么会水的蕃人而言,落入湍急的河水中,恐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还有不少拥有武力的蕃人想要拼命,挥舞着刀枪扑向西夏军的战阵。可是他们哪里是如墙而进的西夏长矛杖兵的对手?不过转眼的功夫,就被攒刺的长矛杖一一捅死。

    但是这些蕃人的命运虽然凄惨,但还是阻挡住了西夏军队的行动。其实也不需要他们阻挡太久,因为涉水过河的宋军轻骑,很就和高永年会师了。

    得到增援的高永年,立即命令部队利用温部蕃人丢弃的车辆辎重堆砌起了一道简易的防御工事,再插上骑枪,撒了铁蒺藜,用来阻挡想要突围的仁多保忠。

    同一时间,宋军的八个铁甲兵指挥,也在王禀的调动下,轮番上阵。不断挤压仁多安忠指挥的后队步兵。九百多名御前骑士,也都做好了冲阵的准备,只等仁多安忠的队伍崩溃,就要发起突击!

    仁多安忠也尽了最大的努力,督促士卒在前线拼命抵抗,甚至身处宋军弓箭打击的范围之内鼓舞士气,大呼酣战。

    但是他的对手高俅和王禀也不含糊,同样披上青唐甲上了第一线。高俅也豁出去了,拿着一叠白条在那里使劲吆喝:“最后一战啦!打完就要休整啦!还没凑够人头的弟兄加把劲呀!难道有谁甘心空着手开封府?”

    听到他的喊话,那些还差一个两个人头的房奴兵都向疯了一样作战。他们冒着雨点般落下的箭镞,或是用长枪拍击,或是用盾牌撞击,或是挥剑刺击。而且一轮一轮的上阵,越打越急,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交战从白天打到了夜晚,随着夜色降临,苦战了一天的西夏步兵都盼着对方鸣金收兵。

    可是打疯了的房奴哪里肯收手?

    高俅哑着喉咙还在喊:“再加把劲儿啊!高都统已经把仁多保忠的退路切断了,仁多保忠随时有可能投降,他要降了,咱们就没得割人头了”

    敌人投降,房奴兵们当然也能记功受赏。但那是“集体功”,或是赏赐绢帛铜钱,或是一定级别之下人人皆转一官。但是不能用来换房子啊!

    惨烈的厮杀,仍然在夜色掩护下展开。而且比白天的时候,还要更加惨烈几倍。

    眼看就要失去斩首换房机会的房奴兵们,完全拼出了性命。哪怕就是伤亡不轻,也绝不肯放弃进攻。他们舍命而战,节节推进,终于把仁多安忠的几千西夏步兵熬到了崩溃的边缘!

    仁多保忠已经顾不得另一头的战斗了,带着亲卫亲临督阵。但是苦战了一整天的后卫部队太疲惫了,他们已经四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而且所有人都目睹了大队的宋军骑兵从浩亹河对岸通过,绕到自家大军的前面了大家都已经知道,通往仁多泉城的道路被宋军切断了!

    在这种情况下,士气的低落是不可避免的,偏偏又遇上了一群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的宋军,不仅特别能打,而且打起来就没完没了,士气还永远满格!

    仁多保忠的右厢军步兵能坚持到现在,实在是超常发挥了。战到后半夜时,疲劳和低落的士气,还有惨重的伤亡,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而最后引起崩溃的,则是张叔夜的一个小小的计谋。他早就选了几十个会说党项语言的番汉兵士,还教了他们劝降的说辞。就等着西夏军队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去喊话他可不想让一帮杀红了眼的房奴打顺了手,把仁多保忠给宰了。

    如果没有仁多保忠的归顺,官家和蔡相公的大棋可就要下不成了!

    所以看到打得差不多了,张叔夜就让这几十名番汉兵士上前,趁着房奴兵一轮攻势结束,开始割脑袋的时候,大声发喊起来。

    “仁多统军,大宋官家无意赶尽杀绝,只要你肯归顺,就让你当青唐之主,世袭莽替青唐之地,就归仁多家所有了!”

    仁多保忠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忠的!可是苦战到绝望的那些西夏步兵却不干了。

    青唐之主啊!富得流油按照西夏的标准的青唐之地都给仁多家了,还打个屁啊!而且还打不过呃,打败仗还打出个青唐王了!仁多统军真是好福气啊!

    “统军,不行了,派出军使请降吧!”仁多安忠哭丧着脸对保忠道,“青唐之地啊”

    就在仁多保忠心烦意乱的时候,“割脑袋!换房子”的喊杀声,又一次响彻了战场。

    因为之前的劝降,本来以为必死的西夏步卒们突然看到了生的希望!特别是这些步卒中还有很多来自仁多一族,他们看到的不仅是活下去,而且还能很好的活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仅剩的斗争,完全丧失,在房奴兵的攻击之下,竟然全线崩溃了!

    “快快快!把所有的指挥都投进去!让骑士也上去”

    高俅的嗓子完全哑了,可是依旧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

    西夏人被打崩了,被他高俅的兵打崩了!

    打败蕃人没有什么,熙宁军已经打崩过他们两了,如果不是后勤问题不得不放弃,根本就不会有第三次河湟开边。

    可是西贼就没有那么容易打崩了,哪怕打败了,也很难获得大量的斩首或生俘。

    这一次,至少有2万颗西贼的脑袋啊!

    自从宋夏交兵开始,一次斩首2万的胜利,大宋应该还没有得到过吧?

    这样的胜利,再打出几次,西夏不亡也不可能了。

    “高师严,别打了!”张叔夜御龙猛士、御前骑士潮水一样向前涌动,连忙驱马赶到了高俅身边,大声阻止进攻。

    “官家要招降仁多保忠的!”张叔夜大声道,“再打下去,就把仁多保忠打死了!”

    高俅哑着嗓子问:“招降那厮还有何用?不如砍杀了拉倒!”

    张叔夜脸色一沉:“某有官家的旨意,你高师严也看过了,莫不是连官家的话都不听了?”

    “这”

    高俅心想:官家在开封府,离着好几千里的听捷报不就完了,多什么事儿啊?

    “高师严!”张叔夜看着高俅不啃声,火气也有点上来,“官家正在筹谋一举灭亡西贼的大计,若是教你坏了,你就算斩了仁多保忠也是有罪!”

    高俅叹了口气儿,“行行行,你也别吓唬某了,某这就鸣金收兵,行了吧?”

    “快快快”张叔夜听着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也急了眼儿,这么打下去,没准真的把仁多保忠杀了。

    高俅没有办法,他再得宠也是个武官,而且赵佶也不是没他不行。于是只能传令鸣金!

    仁多保忠真的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宋军的甲士几乎都杀到跟前了,一个个发疯一样,仿佛是从地狱里冲出来的。如果不是仁多安忠拼了命带人抵挡,仁多保忠的脑袋这会儿已经变成房子了至少能值一套大一点的石库门啊!

    不过他的脑袋只是暂时保住了,因为那些凶神一样的宋军已经击溃了仁多安忠率领的5000步卒,还在混战中杀了不少赶来救援的轻骑,并且大大压缩了仁多保忠所部的战线。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鸣金收兵,恐怕仁多保忠的两万大军,得给人家杀掉一半!

    然而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一万多人猥集在一个狭长的区域里面,口粮所剩无几,士气低落到了极点,别说击退那些铁甲步兵和骑士了,就是向仁多泉城突围都不可能了。

    “安忠!”仁多保忠长长叹了口气,“看来是天要亡我大白高国了”

    “统军,”仁多安忠道,“大白高国咱们救不了啦!宋国出了天可汗,天可汗来了,便是景宗复生,也还是没救的。”

    是啊,李元昊要遇上李世民还有什么活路?

    “也罢!”仁多保忠苦苦一叹,“安忠,麻烦你走一趟宋营。”

    “统军,您答应宋人的条件了?”仁多安忠急切地问。他没有仁多保忠那么爱国,而且大白高国也没给他太多的好处。

    如果大宋真能给青唐城,那仁多家将来就有可能成为偏安之王,他的前途不比现在好吗?怎么都有一个相公可以当吧?

    仁多保忠苦笑:“答应了,都答应了大白高国要完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