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浩亹河两岸,河谷当中,雨雾弥漫,对面数十步之外就难以分辨。雨势虽然比昨晚最盛的时候小了一点,可仍然是淅淅沥沥的落个不住。现在已经是孟秋时节了,秋雨如油,浇得浩亹河两岸的山路湿滑到了极处。

    高永年带着一千五百骑,只是牵着马一步步的在山道当中走着。大家都是浑身湿透,但还是冒雨前行。高永年走在队伍的前方,步履稳健,只是警惕的四下打量。

    现在已经是七月初六了。高永年是三天前从古骨龙城附近的宋军大营出发,在当晚留下500骑设伏断后,其余的1500骑就一路跟随着高永年西进,向仁多泉城靠近。

    他们的目标当然不是仁多一门的巢穴仁多泉城了,1500轻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夺取这座城池的。高永年的目标,是七天前从古骨龙城出发的拥有一两万人的温氏蕃人部族。

    一两万人的部族在河湟一带算是不大不小,如果这算成“帐”,大约就是两三千的样子。按照一帐出一兵计算,能拿出3000人就是极限了。

    不过古骨龙城温氏部族现在肯定没有3000能战的兵力了,因为他们也派人参加了多罗巴的军队,在巴金城、瓦吹城、陇朱黑城、驴马坡、巩藏岭等战场上消耗殆尽了。

    另外,为了遮护仁多保忠的大军。温家还努力派出轻骑,在浩亹河以西布防,结果大多被高俅的骑士割了脑袋去换房子了

    经过了这两次减员后,古骨龙城温氏部落的壮士,只剩下了不到1000人,根本不值一提了。

    虽然族长温阿吴征召了族中的老幼男子,依旧凑起了3000名战士。不过他并没有多余的装备和马匹去武装新征集起来的战士。毕竟古骨龙城温氏部族并不富裕,而且仁多保忠为了自己的军队能有更多的马匹,夺走了温家的大部分堪用的走马、战马。现在温家新征召起来的战士,只有软弓和劣质的刀矛,而且自身的武艺和体力也不行,战斗力几乎为零!

    不过还好,仁多统军并没有抛弃温氏部族,把他们扔在古骨龙城自生自灭,而是让他们先一步离开古骨龙城,前往仁多泉城。

    虽然自家的部族到了仁多泉城后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说不定会沦为仁多家族的奴仆,不过温阿吴并不在乎。他这个族长,早就被穷困衰落,毫无希望的部族给拖累得有点烦了。

    只要仁多保忠能给他安排大白高国的官职,让他去繁华的城市生活,他就请愿交出自家的一万几千口人

    不过想要达成这个理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从古骨龙城通往仁多泉城的300里山路实在不大好走。而且温氏部族不仅拖家带口,还带着许多坛坛罐罐,还有活命的粮食。无论他这个族长怎么催促,一天也就走个二三十里。七天下来,走了不过一百七五十里。至少还要七天,才能赶到仁多泉城。

    也不知道古骨龙城那边怎么样了?

    骑在一匹小矮马上缓缓而行的温阿吴,这个时候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古骨龙城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仁多保忠的军队和宋军有没有打起来?如果打起来的话,也不知道谁胜谁负?

    “大族长!有一队人马在河对岸!”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嗓子,打断了温阿吴的思绪。他连忙扭头向浩亹河对岸望去,什么都没有看见。

    在哪儿呢?

    “后面!在后面”

    温阿吴连忙往后看去,果然在蒙蒙雨雾中有不少人牵着马在走路。他们是谁啊?是大白高国的勇士吗?

    “阿宝,”温阿吴喊道,“带几个人找个浅滩过河去看看。”

    “好的!”

    名叫阿宝的头领应了一声,马上带了几个温家的骑士,上了走马,沿着浩亹河的河滩奔走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一处浅滩,然后涉水过河到了东岸。

    这几个温家的骑士也够糊涂的,压根没想到来的很可能是宋人的骑兵,居然大摇大摆撞了上去,结果被一群凶神恶煞似的宋军骑兵杀了两个,其余的三个包括温阿宝自己都给活捉了,仿佛小鸡似的拎到了高永年跟前。

    “问问他是怎么过河的?”

    高永年这时候也早就发现浩亹河逶迤前行的蕃人了。不过他一时找不到可以过河的浅滩,毕竟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河水的水位见长!而且宋军对浩亹河一带的地形并不熟悉,不知道哪里有可以涉渡的浅滩。他正准备派人去搜索,温阿宝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小底带老爷过河,老爷莫杀了小底”

    阿宝早就被吓丢了魂儿,被拎到高永年跟前的时候,磕头如捣蒜一般。

    “好!”高永年笑着,用吐蕃话说,“只要你肯带路,本官保你做温部大族长!”

    高永年倒不是在忽悠人,只是这一战后,还有没有古骨龙城温部可就不好说了。

    因为他这次就是来带兵杀良的。

    不杀良,不杀降,又怎么驱赶温家的部众去堵仁多保忠的生路!

    “族长,族长!敌袭!宋狗来了”

    一个温部的勇士气喘吁吁的拉住了温阿吴坐骑的缰绳。张大嘴巴朝前方一处浅滩那里指着。温阿吴听到“敌袭”和“宋狗”,顿时头脑一片空白。

    宋军怎么就来了?一定是搞错了吧?他们是从哪儿来的?仁多保忠难道已经被宋人打得全军覆没了?这也太快了吧?

    惨叫声,喊杀声,马蹄踏过河水的嘈杂声,还有温部老弱的哭喊声,顿时就响了起来。

    从前方浅滩冲过来的这伙宋军,也不知道和温家蕃部有什么仇,上来就乱砍乱杀,也不管是战士还是妇孺。

    “快快快,快去请降!”温阿吴哪里敢有反抗的念头,连忙吩咐自己的亲信去投降。

    河湟蕃部从来不以投降为耻的,他们本来就被夹在宋夏之间,两边都是不能招惹的存在。而大宋相对西夏又是比较好糊弄的,哪怕之前跟随西夏入侵汉土,杀了多少汉家的农夫,掠了多少汉人的女子,只要请求归附,照样可以得到大宋官家授予的官爵赏赐。

    所以温阿吴在反应过来后,也没有太慌张,更没有想到自家部落的末日已经到了。

    被他派去请降的心腹很快就连滚带爬的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宋人不同意温部归顺!还说什么犯我大宋者,虽远必诛!是要“诛”的,不给投降!

    这怎么可能!?

    温阿吴浑身冰冷,极目四顾,自家的部落已经被对方一击而溃了,扶老携幼,哭喊着逃跑,辎重、车辆、行李,还有宝贵的粮食,全都顾不上了,丢弃的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族长,快逃啊!”几个温阿吴的心腹总算没有忘记他们呆若木鸡的族长,拉着温阿吴的马就向东奔逃

    仁多保忠这个时候脸色就如眼下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

    大宋的追兵就在背后!数千人的铁甲步兵,还有上千使用马矟的骑士,还有人数不详的轻骑,一路尾随着他们。而且还不时发起骚扰性的攻击!让殿后的几千西夏步兵,有点疲于应付。

    而在大军的前方,小股的宋人骑兵也不停设伏、袭扰,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但同样让前军的步兵有点难以应付。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因为来自前后两个方向的袭扰,让仁多保忠的大军在浩亹河两岸的山路上行进缓慢!走了三天,才走了大约一百里一十里。照这个速度走下去,大军走到断粮恐怕也到不了仁多泉城!

    他的两个心腹,仁多安忠和仁多讹答不止一次来劝说了,要么和宋人拼了,要么干脆就去谋个青唐之主吧

    不过仁多保忠到现在也没松口,只是命令大军徐徐前行。

    高俅的脸色,也和仁多保忠一样难看。因为童贯那个腌渍货又一次拒绝发起决战,说是时机未到西贼看上去还没有被累垮!

    这个阉货以为自家的猛士和骑士真的有使不完的力气吗?他们又不是铁打的汉子,这些日子转战两千里都有了,一个个看着都瘦了一圈,早就是疲惫之师了。之所以没有垮掉,除了人家的底子好那可是50万禁军里面选出来的壮汉,搁后世就特种兵就是开封府的房子在支持。

    但是再壮的汉子,也禁不住这样消耗啊!

    就在高俅又一次想去找童贯请战的时候,马蹄声响起,他头一看,原来是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童大监军到了!

    “师严,”童贯大声道:“让兄弟们休息吧。”

    “休息?”高俅看了看天,“现在还早啊!”

    “今天可能要大战了,高永年的轻骑把温部的人堵上了。”童贯低声道,“让兄弟们好好歇歇,再吃顿热乎的然后就开始进攻吧!告诉大家,割完这一茬人头,咱们就要兰州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