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仁多保忠的人在忙着和青稞面烙饼的时候,高永年已经率领着2000一人双马的番汉轻骑出发了。托了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们的福,高永年麾下的轻骑也得到了拥护民族团结的蕃部提供的大量补给。其中就有大量的酥油糌粑和生腌牦牛肉,所以根本不必费时准备行军粮,直接出发就行了。

    而且高永年的军队也没等到天黑,大白天就大摇大摆的出了营寨,然后就沿着浩亹河西岸的河滩,向西北方向进发了。

    因为是白天出发,在浩亹河对岸的西夏哨兵很快就把宋军骑兵出动的消息报告给了正忙着布置撤退的仁多保忠和仁多安忠。

    “宋人果然狡诈!”

    仁多保忠早就知道那些宋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自己的诈降忽悠住了,可是现在才什么时候啊?刚刚和张叔夜见面没两个时常,宋人就识破自己了?

    恐怕他们早就做了截断自家退路的打算,看来一场恶战难免了!

    “统军,咱们也马上发兵吧!”仁多安忠建议立即出兵和宋军抢时间。

    “出动的宋军骑兵有多少?”仁多保忠问。

    “约有2000人,一人双马。”

    浩亹河并不宽阔,所以西夏军的哨探看得非常清楚。

    仁多保忠接着又问:“有没有背马矟?”

    “没有。”

    听到这个答复仁多保忠稍稍放了些心。马矟不是硬木马枪,不仅长度远超后者,而且矟杆比较柔软,可刺可抽,矟头很长,形状扁平,很容易刺入敌方盔甲的缝隙,威力很大。同时,马矟的使用难度也远超过硬木马枪,因此能够使用马矟一般都是武艺高强的骑士,而不是普通的骑兵。

    因此精通兵法,老于战阵的仁多保忠一看到背着长长的马矟行军的御前骑士,就知道这支骑兵的战斗力很可能和察哥带来的1000名铁鹞子仿佛。自家旗下的轻骑兵,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统军,”仁多讹答也道,“给某2000骑,某去会会这支宋军骑兵吧。”

    “不可分兵浪战,万一中了埋伏就糟糕了。”

    仁多保忠马上否决了仁多讹答的建议仁多讹答的建议太冒险了,因为浩亹河两岸的地形狭窄,山峦交错,非常复杂,也容易打埋伏。

    现在宋军的2000骑已经出击了,如果仁多讹答也率2000骑跟随。对方很有可能顺势在仁多讹答前方设伏,还有可能再派出一队骑士尾随。到时候前后夹击,仁多讹答的2000骑就没了。

    “命令各部继续准备撤兵,不必惊慌。”

    仁多保忠稍加思索,又说:“这次撤兵必须结阵而走,务必做到其徐如林,让宋人无懈可击。若是宋人想要和咱们一战,那就让他们知道党项勇士的厉害!

    党项,可不是软弱稀烂的吐蕃!”

    “喏!”

    夜色当中,无数的火把出现在了浩亹河东岸,先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而后又化成了一条细长的火龙,在浩亹河东岸狭窄的山路上徐徐而进。

    浩亹河沿岸的地形,就是由西北往东南的山脉,山脉中间夹着浩亹河谷,古骨龙城所在的地方则是整个浩亹河谷中少有的开阔地带。其他地方,地形非常狭窄,部队运动较为困难,更不用说开战了。

    而在这样的地形上,骑兵,特别是轻骑兵的威力很难发挥。所以仁多保忠将自己的10000步兵一分为二,分别摆在队伍的前方和后方。后方的5000步兵交给了仁多安忠,前方的5000步兵则由仁多讹答统帅。保忠自己则统带10000轻骑以及辎重车队,走在队伍中间。

    “前后都是步兵,看上去颇是严整,看来仁多保忠这厮还是有点本事的。”

    仁多保忠的大军一动,浩亹河对岸的宋军就察觉到了。不过童贯、高俅并没有马上下令部队出动。而是和张叔夜一起登上了望楼,看着仿佛望不到边的火把在黑夜中缓缓移动。

    “有甚本事?”童贯听了张叔夜的评论,只是笑笑,“这厮要真有本事,咱家率部赶到的时候他就该一走了之。”

    张叔夜笑道:“贼不走空!好不容易来一次湟州,空着手去多不甘心?”

    “古骨龙城仿佛着火了!”

    高俅这时大惊小怪的嚷嚷起来了。黑夜中,火光已经从位于半山腰上的古骨龙城窜起来了。

    “这是自然的,”张叔夜不慌不忙道,“仁多保忠不会把古骨龙城留给咱们的,不过咱们也看不上蕃人自己修的寨子。”

    吐蕃人的建筑水平其实也不差,修建了许多恢弘的寺庙宫殿,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自从吐蕃帝国崩溃,吐蕃人的文明就出现了倒退。特别是河湟的宗喀吐蕃直接变成了部落联盟,能造什么城寨啊?

    所以河湟一带坚固一点的城池,基本上都是汉人建造的。不是盛唐的遗物,就是王韶开边后宋人的作品。

    “御龙甲士何时出击?”高俅有着着急了。

    “不急。”童贯摇摇头,“饶他们半天,天亮再出发。”

    高俅道:“会不会让仁多保忠跑了?”

    “跑不了的,”童贯笑了,“300里山路呢!他这样徐徐而行,不得七八天才能走完?”

    张叔夜也笑道:“仁多的兵走不过御龙猛士的不过御龙猛士也不必很快追上去,算好时候,最好在五六天后交战。在这之前,就让殿前骑士和熙河路的番汉骑兵去削弱他们。”

    童贯笑着点点头,这个张叔夜果然是知兵的。山路行军是拼体力的,特别是有敌人在后面追赶的时候!不仅体力消耗巨大,士兵的精神也会非常紧张。如果再有小股追兵一路袭扰,那绝对是要把人累垮拖垮的!

    等到五天六天之后,再让御龙猛士出击,用不到4000人打垮仁多保忠的20000人都没什么问题!只要把仁多保忠打垮了,仁多家也就不得不归顺了,要不然仁多泉城和矬子山都得被宋军血洗!

    “那今晚就让仁多保忠那厮好过了?”高俅这个战场小白又一次好奇地发问。

    张叔夜摇摇头:“好过不了,高都统已经率2000轻骑先行了。”

    “敌袭!宋狗!”

    一声凄厉的呐喊声,打破了仁多保忠所部前军行军时候的沉闷和压抑!

    随即,示警的金鼓之声也响亮而起。正指挥前军的五千步卒开进的仁多讹答立即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展开防御。

    这些西夏的步卒虽然不是赫赫有名的横山步跋子,但是也非常精锐。而且他们连夜撤兵,也早就有了遇敌的思想准备。各级军官都有条不紊的大声下令,率领各自的部下展开防御。西夏的步卒虽然不像宋军那样重视弓弩,但是弓箭兵仍然占了一定的比重,立即就在狭窄的地形上一排排布列开来。张弓搭箭,准备迎敌。还有一些后队的步兵再仁多讹答的指挥下,依托河岸展开,或是冲上了路边的山坡,抢占至高点。

    布置妥帖之后,仁多讹答才带着亲兵上了前沿查看究竟。原来是在前队之前开路的小队,遭到了小股宋军的伏击,挨了一阵箭雨,射翻了五人,其中三人并无大碍,还有两人伤重。

    “该死的宋狗!”仁多讹答骂了一句,不过也不敢冒进。“传令,结阵而行!前几排的兵士举着盾牌,后排准备好长杖矛和弓箭,随时准备接战!”

    “喏!”

    摆出随时准备接战的阵型后,仁多保忠的大军行进了没多少路,又是一声凄厉的喊声响起:“敌袭!宋狗!”

    宋军的轻骑兵又出现了!

    不过这次没有放冷箭,而是直接骑着战马在仁多讹答的步兵前方晃悠。

    仁多讹答的步兵当然不可能去和宋军的小股骑兵交手,也追不上人家啊!所以也只能命令步兵结阵,长杖矛在前,弓箭在后,徐徐而进。

    走了没多久,宋军箭雨再次来袭!

    高永年带着的2000轻骑也是熙河军的精锐,虽然没有御前骑士那么厉害,可以用马矟打墙式冲锋,但是这些轻骑射箭的功夫都很好。出击的时候不仅带着马弓,还带着八九斗的竹木步弓。这都是硬弓,使用重箭也能对六七十步开外的轻甲目标够成伤害。如果仁多保忠的步兵都配了步人甲,倒是不怕他们的弓箭。但是西夏右厢军怎么会有恁般好的装备?能有一件不全的皮甲就不错了。

    结果就被宋军轻骑兵的弓箭射倒了七八个,伤亡是不重的,但是对西夏军兵士精神上的折磨,却实在不轻。这样的状况,以往都是汉人步兵需要面对的!可是现在,局势仿佛逆转过来了。

    而这种折磨,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而且,现在出手的只是高永年所部分出的打埋伏的500骑,目的只是迟滞仁多保忠所部的行军。等到明天天一亮,还会有更多的番汉轻骑被童贯派出去,沿着浩亹河两岸前进,追赶仁多保忠的兵马。然后对他们展开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袭扰,直到把他们拖垮、累垮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