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叔夜是以谈判两国划界的名义邀仁多保忠见面的,保忠当然不能拒绝了,这本就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啊!

    现在的情况,哪怕宋人想要得到古骨龙城,仁多保忠也要烧高香感谢佛祖了

    双方见面的地点,在古骨龙城东南,浩亹河的一处浅滩。两人在骑兵的护卫下抵达河边,然后再独自骑马走到浅滩中间,面对面谈判。

    仁多保忠高大的身形骑在马上,虽然没有携带任何兵刃,却穿了一副青唐瘊子甲,显得威风凛凛。

    而和他见面的张叔夜,则是一身文官的常服,同样没有携带兵刃。不过他的身形也同样魁梧,还有久在西北军中养成的杀气,看上去更像一个将军而不是文官。

    “本官知兰州事张叔夜,来人可是仁多统军?”

    张叔夜看着对面策马而来的仁多保忠,明知故问道。

    “某家正是仁多保忠。”仁多保忠也能说汉话,一口的陇西话,久在西北的张叔夜完全能听明白。

    仁多保忠接着说:“本官奉命驻军古骨龙城,不为开衅,只为避免战火波及我国。”

    “你国?”张叔夜冷笑着,“仁多统军难道忘了乾顺已经受封为大宋西平王,定难军节度使了吗?”

    “张知州,”仁多保忠看着面色不悦的张叔夜,皱着眉头道,“我大白高国已经立国六十多年,国主受大宋官职只是一个名义。”

    “是吗?”张叔夜继续冷笑,“不知统军愿意接受这样的名义吗?”

    仁多保忠脸色大变,看着张叔夜:“张知州,你这话是何意?”

    张叔夜淡淡地道:“我大宋天子久闻统军善抚羌人,又因为青唐路途遥远,难以掌控,所以想请统军出任大宋的青唐城主,知鄯州事,世袭莽替!”

    什么?青唐城主,知鄯州事,还世袭莽替?

    仁多保忠的心脏急剧跳动起来了!青唐城周遭可是肥沃富饶之土,青海周边更是地势平坦,水草丰美,宜耕宜牧,比喀罗川、仁多泉城这些破地方不在好了多少倍。

    昔日李元昊就垂涎青唐富庶,率部前来争夺,结果被唃厮罗用坚守城池和游击战的办法给打败了。之后西夏就再没机会入主青唐,没想到现在大宋朝廷居然拿出青唐城来拉拢仁多家了!可真下了血本啊!

    只是仁多家世代都是大白高国的世选名门,深受国恩,族中还有不少子弟在兴庆府做官呢

    “怎么样?”张叔夜笑着,“这个条件够好了吧?统军愿意归顺我朝吗?”

    不归顺是不是就要开打了?仁多保忠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不远处的宋军大营,营寨依旧不怎么坚固,不过驻扎在那里的军队却比刚开始的时候多了不止一倍啊!

    仁多保忠收了目光,冷冷看着对面笑容可掬的张叔夜,然后僵硬地点点头:“张知州,在下早就有归顺之意。不过我族毕竟世受国恩总归需要一些时日进行布置。”

    “是吗?”张叔夜不置可否。

    仁多保忠又道:“若是知州信得过在下,就让在下先领兵退守仁多泉城,那里是我仁多一族的老巢。又紧挨着青唐城,只要能让在下整顿一番,最多一个月,就能举族归附了。”

    仁多保忠的话似乎合情合理,他虽然是仁多家族的族长,但是因为老打败仗,所以没有绝对的权威。想要举族背叛,必须说服族中其他的长老,还要尽可能召在兴庆府做官的子弟。而仁多泉城是仁多家的聚居地,不少族中长老就居住在那里,仁多保忠的家眷也在仁多泉城。

    “如此甚好,”张叔夜笑道,“那么明日你我再见一面,盟誓立约,仁多家再交出人质如何?”

    “好!”仁多保忠重重点头,“一言为定!”

    “归顺?”

    “仁多保忠归顺?”

    “那么爽快?”

    “只怕有诈吧?”

    “定然有诈!”

    宋军大营的帅帐之中,童贯、高永年和高俅听说仁多保忠要归顺的消息,都显得非常吃惊。

    高俅的脸色是最难看的,他的弟兄们可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上阵割脑袋的,怎么就归顺了?

    到手的功劳眼看就没了!而且,张叔夜这厮还是用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浴血奋战打下来的青唐城去拉拢仁多保忠的

    张叔夜的目光从三人脸上扫过,然后笑了起来:“仁多保忠有没有诈,一试便知。”

    仁多保忠答应的太痛快了,张叔夜也觉得可疑。

    “怎么试?”高俅插话问。

    张叔夜瞅了高俅一眼,微微皱眉,这厮有点跋扈了!他毕竟是个品级不高的武官,只是相当于正将的级别,却压根不把童贯、高永年还有自己放在眼里

    童贯却是一点儿也不在乎,还笑吟吟的提出建议道:“今夜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就开拔,沿着浩亹河向西北开进,抢在仁多保忠前面把他的退路给封了,他就不得不归顺了。”

    “好!就这么办!”高俅笑着,“某家统带的儿郎都急得不行,总算可以上阵割西贼的脑袋了。”

    骄兵啊!

    张叔夜眉头大皱,高俅的底细他再清楚不过了,虽然也和高家将门沾点儿边,但并不知兵,也没有在开封禁军里面混过。不过是苏东坡、王诜和当今官家的府中小吏出身。就因为带了一支汇集天下精锐的强兵,又遇上了几个蠢笨的对手,才侥幸取得大捷。但是骄傲跋扈如此,实在有点不像话了,对国家,对他自己,都不是好事儿啊!

    “高都统,你觉得如何?”童贯笑着问担任熙河军都统制的高永年。

    高永年道:“还某家带2000轻骑先行吧。仁多保忠那厮让古骨龙城的温家族人先走了某家可以带人从浩亹河西岸急行,抄到那群温家老弱前面,用温家人去堵仁多保忠。大官和高都指挥再率领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从背后追击,一定可以打垮仁多保忠的。”

    这厮也够狠毒的!

    张叔夜也是久在军中的文官,如何不明白高永年的打算。这厮是要绕到温家一族的人马前面,然后用刀剑驱赶温家人去冲仁多保忠的大军。

    浩亹河两岸的道路是很窄的,很容易发生拥堵。而要堵上仁多保忠的两三万大军也不一定要用房奴猛士,用温家蕃部的平民也是一样的。

    只要有个一两万拖家带口,拉着大车,载着行李的老百姓堵在路上,甚至惊恐奔逃和仁多保忠的兵马撞在一起。如果仁多保忠背后再有几千杀红了眼的骑士、猛士到时候仁多保忠想不归顺也不行了。

    张叔夜都有点同情仁多保忠和温家的妇孺了。

    不过慈不掌兵的道理,张叔夜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明智的选择了装糊涂。

    张叔夜笑着对高俅说:“师严,某家就和你一块儿,咱们从后面辇仁多保忠如何?”

    “行啊!”高俅笑道,“狠狠割他几千个脑袋,把仁多杀成‘人少’,他就不敢不降了!”

    “传令下去,准备七天的干粮,全都分发给兵士,今晚开拔撤兵!”

    同一时间,仁多保忠也在安排大军开拔,而且趁着夜色退兵!仁多保忠果然还是忠的,至少现在还没到不得不反的地步。

    青唐城虽好,但是仁多保忠也是世受西夏皇恩的世选重臣,他的儿子还在兴庆府做官,他怎么肯轻易背叛国家?就算要叛国投敌,也得好好谋划一番。

    再说了,他虽然是一直挨揍的常败将军,但是宋军不大会打歼灭战。所以仁多保忠总是溃而不灭,败了许多次,却也没赔光老本。因此他也不觉得和宋军扛上一仗会有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安忠,”仁多保忠又把自己的心腹安忠叫道身边,“你带5000步军殿后,多备矛杖符牌铁蒺藜,若是宋人追来,须得结阵相抗,徐徐进退,可明白吗?”

    “省得了。”仁多安忠满口应着,然后又问,“统军,今天你和宋人谈了甚底?”

    仁多保忠哼哼了一声,冲节堂里面的心腹勇士打了个眼色,勇士们会意而退,保忠才压低声音说:“宋人想招降咱们,说是要把青唐城给咱家。”

    “青唐城?”仁多安忠瞪着眼睛看着保忠,“真,真的吗?”

    “谁知道?宋人狡诈的很!”仁多保忠摇摇头,“不过古骨龙城不能呆了,得退矬子山仁多泉城所在再说。”

    “矬子山不会卓罗城了?”仁多安忠又追问了一句。

    他当然是想要青唐城的,他的儿子还不够资格去兴庆府当人质。而且青唐城是偏安之基,经营好了仁多家族是可以在青海之畔称王的!而继续呆在西夏阵营中,仁多家族就只能充当宋夏交兵的消耗品。而且西夏现在是大族凋零,王室独大,仁多家作为大族之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步了那些被消灭的党项豪门的后尘,还是去青唐城当土霸王安心

    仁多保忠瞅了眼一脸期盼的安忠,低声道:“不卓罗城得看情况。”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