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家统军无意和东朝开衅,愿意和东朝以抹牟岭为界,互不侵犯。”

    被仁多保忠派到童贯、高俅军中的使者也姓仁多,名讹答,是保忠的一个侄子,能言一口流利的汉话,看上去也颇为精明。

    他提出的条件也不算苛刻,就是以古骨龙城以南的抹牟岭为宋夏两国的新边界。也就是说,古骨龙城这么个破地方归西夏所有了。

    童贯大马金刀的坐在刚刚扎好的营帐之内听来使说话,装模作样拈着胡须,看上去一点儿不像个阉人。

    “唔,”童贯点点头,“本官知道了!”

    他没有说“咱家”,而是用了“本官”,自然是要隐藏自己宦官身份了。之所以不让西夏来使知道自己有残疾,并不是因为自卑,而是为了施行骗局。

    他要尽可能的让仁多保忠的大军在古骨龙城多留些日子。他们留得越久,军粮的消耗就会越多。兵无粮自乱是个常识,而存粮一少领兵的将军就心慌则是个容易让人忽略的情况。

    只要仁多保忠一发慌,对付起来就更容易了。

    如果对方知道童贯是手握大权的洮西监军,那么他就不大容易拖延了。

    另外,童贯主动代替高俅和王禀接见西夏使臣的目的还有欺瞒上峰他可不会将仁多保忠的和平条件报给洮西抚司和熙宁、泾原两路帅司。

    “本官这就将仁多统军的要求报给上峰,”童贯笑着,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儿,“最多五天就能给你们答复了。”

    仁多讹答看到童贯很好说话,又进一步加码道:“我家统军还希望贵军能够立即退往南宗堡,以免双方发生误会。”

    “这个”童贯摸着胡子,“你家统军若不带兵过来,本官又怎会前来防守?本官也是有将令在身的,怎能无令而退?这事儿还得等上面的命令。最多就是几日,还等不得吗?”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也很客气,不过就是不肯退走

    仁多讹答也没什么话好说了,人家就是个正将童贯自称的身份,就这么点权力,说破天也没用,所以就起身告辞,去报仁多保忠了。

    “统军,宋人的头头是个正将,操开封口音,姓童,四十多岁,颇是威武。”

    到古骨龙城的仁多讹答除了将童贯的答告知仁多保忠,还说了他在宋营中打探到的情况。

    “姓童?开封口音?”仁多保忠眉头大皱,“不是西军的?”

    “似乎不是,”仁多讹答说,“不仅那位童正将操开封口音,连他的护卫亲随也多是说开封话的。”

    仁多讹答曾经作为西夏使团的随员在开封府呆过一段时间,还记得开封话是什么样子的。

    “统军,”一旁的仁多安忠提醒说,“他们会不会就是晋王所说的宋主通过御前演武所选拔的精兵?”

    “多半是的!”仁多保忠眉头紧蹙。

    “统军,那咱们要不要今晚就撤?”

    仁多保忠摇了摇头:“再等等再等六天,如果宋军不撤,咱们也得撤了。”

    仁多安忠想了想,又问:“要不要让温家的人先走?”

    温家在唃厮罗时代就投靠了西夏,是铁杆的亲夏派,而且因为信仰苯教,在湟中蕃部中也没多少朋友。一旦失去西夏的支持,很有可能被消灭。

    而温家和仁多家的关系非常密切,两家还互相通婚,所以仁多保忠不好意思丢下他们自己逃走。

    “也好,”仁多保忠点点头,“就让他们先走!”

    这其实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因为温家毕竟不是军队,而是一个庞大的蕃人家族,要举族迁移的话可是坛坛罐罐的一大堆啊!几百里的山路得走多久?

    如果不是童贯装得毫无恶意,仁多保忠也许会狠下心丢下温家。可是现在看起来问题不大,应该打不起来

    就在仁多保忠安排自家的世交温家举族迁移的时候,童贯、高俅派出的信使,则快马加鞭赶去了洮西帅司的驻地通川堡。

    “仁多保忠在古骨龙城?”

    听到仁多保忠领兵去了古骨龙城,王厚还没怎么惊讶,和他驻兵一处的张叔夜却兴奋了起来。

    他是肩负秘密使命的,就是用青唐之地拉拢仁多保忠!但是因为盖朱城通川堡之间两军对峙,剑拔弩张,而且晋王察哥也在盖朱城,防守得非常严实,根本找不到机会去联络仁多保忠。

    正着急上火不知道咋办的时候,童贯突然派人送来消息,仁多保忠居然带兵去了古骨龙城!

    这可真是天佑大宋啊!

    “嵇仲,你这是”

    王厚有些奇怪地看着张叔夜。西夏右厢军分兵并不是什么大好多消息,因为宋军熙河军同样分兵了。王厚、张叔夜手头的兵力只有两万几千,即便动用驻守兰州的番汉兵马,也不到五万。那么点兵力根本不足以摧破当面对西夏右厢兵马。

    至于命令童贯、高俅在古骨龙城开战,把握仿佛也不大。虽然仁多保忠以常败闻名,但是他手头至少有两三万西夏军,这可不是两三万蕃军可比的。

    童贯和高俅指挥的殿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加上辅兵还不足8000人,打起来可没把握。

    “安抚,”张叔夜道,“我得去一趟古骨龙城前线了。”

    “去古骨龙城前线?”王厚看着张叔夜。

    张叔夜冲着节堂里面的幕僚和王厚的亲兵扫了一眼,王厚马上会意,挥挥手打发他们离开。

    张叔夜才压低声音道:“安抚,官家给了下官密旨,要招降仁多保忠。”

    “招降仁多保忠?”王厚吃了一惊,“怎么可能?而且也没意义啊”

    话一出口,王厚才觉得有点失言那可是官家的意思!怎么会没意义呢?

    张叔夜笑了笑道:“这是官家和蔡相公定的计策,预备用青唐之地招降仁多一族。然后在仁多保忠的协助下夺取卓罗城、喀罗川和秦王川!安抚,你觉得可有意义?能做得到吗?”

    “用青唐之地”王厚吸了口气儿,官家这可下血本了!

    “青唐富饶,仁多保忠也许会动心。”王厚思索着说,“但是保忠累败之将,在仁多一族中威望不高,恐怕只能带出一部分人。

    至于仁多保忠帮着咱们拿下卓罗城、喀罗川和秦王川怕是不容易吧?”

    “怎么不容易?”

    张叔夜笑道:“现在西贼晋王察哥已经亲到卓罗川坐镇了,右厢军中非仁多一门的人还有许多啊。

    而且秦王川是西贼要害命脉,一旦我军进入,怕是有一场国运之战要打了!”

    驻军秦王川的事情王厚不是没有想过,但那是建立在能够重创西夏右厢军的基础之上的。而现在西夏右厢军根本不会出击,想要重创就只能硬碰硬的去攻打他们固守的堡垒,风险很大而仁多保忠还有多少影响力,能不能助宋军重创西夏右厢军都不好说。

    所以王厚也有点拿不定主意。

    张叔夜笑了笑,并没有把蔡京的后招告诉王厚其实蔡京并不指望秦王川大捷,这对蔡京没有好处。因为指挥熙宁、泾原两军的是吕惠卿。他要是在秦王川大胜,那么在苏东坡死后成为右相就是必然了。

    所以蔡京真正想得到的是无定河大捷!只要秦王川这边能够吸引西夏主力,那么陶节夫就能拿下无定河流域诸城堡了。拿下无定河流域的功劳,远比占领一个小小的秦王川要大,而且秦王川是西夏命脉所在,哪里那么容易被占据?熙宁军的苦战,最后很可能成了陶节夫在无定河建立大功的垫脚石!

    张叔夜是身负王命的,无论王厚怎么看待招降仁多保忠一事,都不能阻止张叔夜的行动。所以张叔夜立即就动身离开通川堡,马不停蹄赶赴古骨龙城前线。

    从通川堡前往古骨龙城并不太远,张叔夜带着随从亲卫,一人双马,只花了一天半时就感到了在浩亹河驻扎的高永年、童贯和高俅军中。

    高永年比张叔夜早来一天,还带来了一万两千番汉兵马,使得古骨龙城前线宋军的人数增加到两万。

    这种规模的增兵,也让浩亹河对岸的仁多保忠陷入了惶恐。浩亹河两岸的地势虽然险要,但是这条河流却不深,有许多浅滩可以涉渡,想要靠河流阻挡宋军是不可能的。

    而且,仁多保忠手头的军粮正已经所剩不多,根本不可能依托浩亹河据守。而是要沿着浩亹河向西北撤退,撤往仁多泉城。也就是说,宋军完全可以和他一样,也沿着浩亹河进军,然后在途中找个水浅的地方渡河就行了。

    “统军,宋军派来了军使。”

    就在仁多保忠感到惶恐的时候,宋军的军使来了。

    被童贯派来的是乔阿埋,乔阿埋给仁多保忠带来了一个有点意想不到的消息宋国的知兰州事张叔夜奉了熙宁、泾原两路抚帅吕惠卿的命令,要和他面对面谈判两国划界之事。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