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仁多保忠没有在第一时间决定开战或是撤走,而是想先看看对手的虚实再做决定。

    如果对手是支弱兵,那就不妨开战,给宋人一个下马威,同时也让兴州的朝廷知道自家的厉害,早点把晋王察哥那个小孩子召回去。

    如果来的是强兵,那就只能徐徐退兵了。反正贻误战机,坐失河湟的也不是自己,而是晋王察哥,将来兴庆府朝廷追究责任也问不到自己……

    盘算停当后,仁多保忠就带着几十个亲随出了古骨龙城。走了没多远,就不能再走了。

    因为一队宋军的骑士,已经在距离古骨龙城不是太远的浩亹河西岸,展开了队形,而且还向温家摆在浩亹河西岸的兵马发起了进攻!

    这些宋人的骑兵是童贯、高俅派出的先头部队,一半是殿前御马直的骑士,由杨可弼率领,约有两个都,加上随从不到六百骑。另一半是历精城乔家派出的轻骑,由乔家少主乔阿埋带领,充当侦骑硬探就是那位跟随多罗巴在巩藏岭前的驴马坡被王厚打败的乔阿埋。

    现在他已经认识到蕃汉一家,民族团结的道理了。所以在童贯、高俅率军从历精城下路过的时候,主动献出了50匹龙种马、50副青唐瘊子甲以及大批的粮草,还亲自率领族中弓马最娴熟的600名勇士随征……

    童贯则亲口保证乔氏家族可以世镇历精城,还答应给乔阿埋保举个官职。

    总之,乔阿埋现在是大宋这边的人啦!从历精城到古骨龙城的这一路,他指挥的600蕃家勇士都非常尽职的在大军前后左右巡逻,确保行军图中不被“十分之一张房契”袭扰……

    不过到达浩亹河西岸的时候,杨可弼没有再让乔阿埋的蕃军出力,而是派出了自己麾下的骑士,以都为单位出击,用列阵冲锋的战术很快杀散了数量比他们还要多一些的温家骑兵。还抢下了一座浮桥的桥头堡,不过并没有等他们过桥,守在东岸的温家骑兵就放火把浮桥点着了,将宋人的军马暂时阻挡在浩亹河的西岸。

    而宋人的骑士们也没有试着渡河,而是开始用随身携带的小斧子收割人头了。

    目睹了这场短促而又激烈的战斗之后,仁多保忠终于知道多罗巴和溪赊罗撒是怎么输掉战争的了他们遇到的对手果然强悍无比,和寻常的宋军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看来察哥那个小孩子没有说错,宋人真的出了一个有点作为的君王,练出一些真正的精兵了。

    大白高国,也要面对真正的强敌了!

    在心里哀叹了一番后,仁多保忠就想返回古骨龙城安排撤退。

    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一个亲卫忽然喊了一声:“统军,宋人的大队到了!”

    大队到了?

    那么快?

    仁多保忠在马镫上立起身子,向西面的一处山口望去。

    ……

    童贯和高俅的旗号,已经缓缓出现在河岸附近。大队大队的宋军骑士簇拥着他们,两人的神色当中,满满的都是刚愎自傲之色。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河谷,并不是荒地,而是种植了青稞,金黄的颜色,铺满了河谷,显示出了那么一丁点的富饶。一座架在浩亹河上的浮桥正在喷吐着烟焰,火势已经大得无法挽救,先期赶到的骑士和随从,都已经下马将养马力,还结成了随时准备冲击的阵势。乔家的蕃骑还不断在河滩和青稞田中奔跑,似乎在搜索漏书包网.bookbao2的温家骑兵。

    在浩亹河对岸,除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山寨和金黄一片的青稞田,就是城下密密麻麻的营帐。

    大白高国白色的战旗,正在营地上空,猎猎飘扬!

    西夏的大军,还没有撤走!

    看到“脑袋们”还在,跟着高俅、童贯抵达浩亹河西岸的宋军将士们,都举起兵刃欢呼:“割脑袋,换房子!”

    高俅和童贯也都长出了口气:这伙西贼没走就好!能够击败两三万西贼,这功劳可比斩杀俘虏三四万蕃人都要大啊。

    虽然“欠债”的高俅只把西贼脑袋的价值定在了两倍于蕃人脑袋的水准上。可是对枢密院和兵部而已,一颗西贼的脑袋,至少相当于五颗蕃贼的脑袋!

    如果这次能在浩亹河边斩下一万颗西贼的头颅,那么高俅和童贯立即就会变成官家所倚重的大将了!

    “大官,这一仗要怎么打?”

    高俅看着浩亹河对岸西夏大军的营地,眉头紧皱。

    他这个“名将”其实不会打仗的。他只会数人头,做记录,发房契,打白条不打白条不行了,那帮房奴打疯了,砍了近两万颗脑袋还抓了近两万俘虏。现在凑齐“一张房契”的房奴已经超过了1000人。所以远在开封府的赵佶不得不拿出更多的国有土地去盖房子了!

    另外,凑齐“一张房契”的房奴们现在都有点提不起精神了。所以高俅这段时间还在给他们打气鼓劲儿:三居室的筒子楼是不是小了一点?要是生二胎、生三胎的话不够住啊!要不来个独门独户的“石库门”吧。十颗人头就算是头期,好房子先住上了,剩下的可以慢慢还,或者慢慢砍。

    倒是有不少房奴被他说得心动了,不过这事儿高俅也不能完全做主,得由赵佶来拍板!必须给房奴兵们定下更高的人生目标才行啊!

    要么是更大的房子;要么就是辟雍学宫所属小学的入学指标;要么就是货真价实官职不是只有官,没有职的那种注水货,而是真的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上任捞钱的官儿!

    总之,房奴兵正在悄悄的,甚至是不知不觉的向军功爵进化……

    “咱们先逼近浩亹河下寨,和西贼对峙。”童贯思索着说,“西贼若弃古骨龙城而走,我们就尾衔追击!此处距离仁多泉城有300里,西贼的右厢军并不都是轻骑,而是步骑兼有。若步军行军,三百里山路至少走6天……咱们和他们拼行军,累也能累垮他们!”

    御龙猛士直最强悍的地方并不是战场厮杀,而是行军!那是五十万禁军里面最能走路的4000人啊!武松那样的壮士在里面连前200名都进不去。这帮人的行军能力有多强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他们不退呢?”高俅问,“咱们难道就这样和西贼对峙下去?”

    童贯笑了笑:“咱们吃蕃人,他们吃谁的?古骨龙城的乔家自己才多少人?能养得起两三万西贼?而且这里距离仁多泉城有300里,运粮可不容易啊!”

    “好办法!”高俅笑着,“还是大官你会用兵啊!”

    童贯笑着:“还是有个小麻烦。”

    “哦?”高俅看着童贯。

    童贯道:“咱们好像还没和西贼开战啊!”

    “哈哈,”高俅笑道,“官家的心思咱还不清楚?开战不是随时的事情?只要咱们能打出个大捷,还怕那些文官嚼舌头吗?”

    童贯笑了笑,心说高俅这厮也是得意过头了,忘记自己毕竟是个武官。

    他若是个东华门外唱名的文官,自然是不怕什么的,可是这武官的身份,一个善开边衅的罪名,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不过那么大的功劳摆在那里,白白放过也的确可惜了……

    想到这里,童贯又道:“若是西贼先下手,咱们再反击,应该就没问题了。”

    高俅笑道:“好好,下官省得了,自会安排妥当的。”

    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大宋朝廷的那些文官可精明着呢!不过童贯这个监军倒是容易把自己给摘干净,真要有黑锅,都让高俅去背吧。

    ……

    “统军,宋人在浩亹河对岸下寨了!”

    仁多安忠的声音忽然在仁多保忠耳边响起了,仁多保忠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族弟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古骨龙城出来了。

    “是啊,他们下寨了!”

    仁多保忠又转过头,看着河对岸正在挖掘壕沟,构筑土墙的宋军。

    寨子修得有些马虎,并不是西军一贯的扎硬寨的风格。不过正在给施工的宋军兵士警戒的那些披甲的步兵,还有已经下马的骑士,看上去却杀气腾腾!

    以仁多保忠带兵多年的经验,他一眼就能看出那些都是精锐!是右厢军过去没有见过的精锐。

    特别是那些披坚执锐的甲士,让仁多保忠非常忌惮,甚至超过了宋军的骑士。

    因为这些甲士是披甲步行而来,而且是和骑兵前后脚到达的。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军速度很可能可以跟得上骑兵!这可扎手啊!自己部下的步兵有一万三千,走得肯定没他们快,如果自己撤兵的时候人家跟在后面,那可怎么办?

    另外,这些甲士都手执长枪,腰挎弓箭,并没有携带宋军中最犀利的弩……他们很可能是一支不分弓手和枪矛兵的步军。

    看来这支宋军很不简单啊!

    “统军,”仁多安忠道,“他们的营寨看上去不大牢靠,要不今晚派出勇士渡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劫营吗?”仁多保忠皱着眉头,一旦劫营就是全面开战了!

    赢了还好,如果输了,察哥那小子正好以此为借口夺了自己的右厢卓罗监军司监军兼统军的职位……

    “还是先派出军使吧!”仁多保忠想了想,说,“看看能不能让宋军退往南宗堡。”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