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处道,你说西贼那个劳什子晋王敢出来和咱们打吗?”

    “不知道……如果他出来,那就好办了!”

    王厚和高永年两人,这个时候正在刚刚建成的喀罗川山城,就是让嵬名察哥感到很为难的那座城寨上北望盖朱城。

    “出来就好了?”高永年明白王厚的意思,“处道,你在盼着和西贼大战一场?”

    现在大宋和西夏仍然处于紧张的和平之中,战争是随时会爆发而没有爆发。对于前线双方的将帅而言,这种状态有利有弊,对手里拎着尚方令锤的嵬名察哥肯定是有利的,打不打在他一句话。反正他哥哥也不会因为他“善开边衅”就砍他的脑壳。

    可是对王厚、高永年这帮人就很不好了。打不打他们说了不算,善开边衅是大罪,打赢了也可以割脑袋的!所以他们必须等敌人先下手而先下手为强的道理,谁又不知道呢?

    所以王厚就在兵临喀罗川的时候,顺手修了个城池。然后用这座城引嵬名察哥出兵!

    嵬名察哥只要一动手,那么王厚和高永年就能放开手脚反击了!

    王厚道:“现在就不知道西贼的那个晋王能不能沉住气了!永之,下一步咱们就分两路行事,你带2万人去邈川和童道夫、高师严他们会师,然后进攻鄯州,争取在天气转冷之前拿下鄯州。我就领兵驻通川堡,和京玉关互为犄角。”

    “今年就能拿下鄯州?”高永年想了想,“处道,邈川可是坚城啊!如果要强攻,至少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得手。”

    攻一个邈川城当然用不着一个月,高永年说一个月是考虑到扫清邈川外围和各种攻城准备需要的时间了。

    “邈川城说不定已经被童道夫、高师严他们拿下了!”王厚笑着,“他们可真是好福气啊,手里面有官家花血本打造出来的精兵,对手又是最弱的蕃人。建功立业,唾手可得啊!”

    高永年点点头:“若是如此,这一场河湟之役也算圆满了。”

    ……

    “邈川城已经丢了?这怎么可能!?”

    率部走了十几天山路,吃了不少灰尘的仁多保忠,直到邈川城被多罗巴劝降后的第三天,才姗姗来迟到达古骨龙城。古骨龙城并不是西夏的地盘,而是湟州蕃部和西夏之间的缓冲地带。

    占据这座城寨的蕃部首领名叫温阿吴,是邈川温氏的支脉首领。邈川温氏早年的首领温逋奇曾参与拥立唃厮罗,还在李立遵失势后当过一段时间的论逋吐蕃官名,相当于首相,后来因为造反囚禁唃厮罗囚而不杀,遭到唃厮罗的反扑,整个温氏都损失惨重。到了唃厮罗死后,才在西夏的支持下重返湟州,不过势力已经不能和昔日相比了。

    此外,温家还是一个信奉苯教的吐蕃豪族,这让他们和唃厮罗遗留下的各派势力都格格不入,不得不紧抱西夏的大腿。

    所以在得知了邈川城的多罗巴已经投降后,温阿吴还是坚定的站在西夏一边。

    “回禀统军,”温阿吴对刚刚从走马上下来,整个人看上去都非常疲惫的仁多保忠说,“多罗巴的军队在巴金城、驴马坡、陇朱黑城三战皆北,差不多赔光了老本,还被围困在陇朱黑城,似乎还投降了。而溪赊罗撒抵达邈川城后,又派了两万大军往救陇朱黑城,结果在麻宗山被宋军偷袭,全军覆没……”

    “等等!”仁多保忠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胖乎乎,满脸忠厚的温阿吴,“阿吴,你说的真的?”

    “真,真的……”

    “多罗巴有多少兵马?”

    温阿吴说:“三四万吧。”

    “溪赊罗撒又派出两万援兵,”仁多保忠道,“那就是五六万人了……这才几天啊?五六万人就没了?”

    “没,没了……”温阿吴两手一摊,“就没了!”

    仁多保忠也感到事情有点严重了,“那宋人有多少知道吗?”

    “知道一些,”温阿吴道,“在巩藏岭前的驴马坡之战中,多罗巴有20000人,宋军是5000到6000……”

    “20000打5000?”

    温阿吴苦笑道:“多罗巴大败,逃回陇朱黑城时只剩下六七千了。

    麻宗山之战中,益麻党征率军20000,宋人大概是七八千。

    五天前宋军骑兵三四千人追到邈川城,迫使溪赊罗撒率军一万出逃,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安然退入宗哥城?”

    温阿吴的一番话说得仁多保忠都傻眼了。合着就几千宋军精锐把多罗巴和溪赊罗撒一顿好打,湟州、鄯州的蕃部这就完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是湟州、鄯州的蕃人太没用还是这股宋军太厉害了?难道察哥那小子说对了,大宋真的出了天可汗!?

    那大白高国怎么办?大白高国怎么打得过李世民?

    “那邈川一带的蕃部现在……”仁多保忠这时忽然想起自己遇上大麻烦了。“他们现在都归顺东朝了?”

    “那可不是嘛!”温阿吴苦笑道,“南宗堡、临宗寨、胜摔谷这些乳酪河沿岸的蕃部全都归顺东朝了。”

    这下麻烦大了!

    仁多保忠脸色都变了,他可没带多少军粮来古骨龙城!而且古骨龙城也不是什么大寨,不可能供养仁多保忠带来的两万大军。更不用说从古骨龙城搜刮上一笔,让仁多家族在未来几年中衣食无忧了……

    这可如何是好?

    ……

    仁多保忠不知道,就在他率领着两万疲惫之师开进古骨龙城的时候,他的对手童贯、高永年已经进驻青唐城,宗喀吐蕃也已经灭亡了!

    在高俅、杨可世、杨可弼率领的两千多精锐骑兵的追击下,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两兄弟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带着一万骑兵就慌忙逃跑,一路跑过了渴驴岭进入鄯州。可是高俅等人却紧追不舍,不得已之下,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两兄弟只好整军在宗哥川和追兵对峙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已经胆寒,面对数量不足三千的敌人不敢主动进攻。在等待了一日后,王禀就率领御龙猛士直的四千多人急行军赶来了。随后御前骑士和御龙猛士合力发起进攻,在宗哥川再一次大败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

    战败后的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连宗哥城和青唐城都没敢入,直接就往西夏的仁多泉城逃去了。

    没有追上溪赊罗撒和益麻党征的高俅、杨可世、杨可弼又率部折返,在青唐城下安营扎寨。

    他们很快就等来了高永年、童贯率领的一万五千大军。看到两万多宋军杀到了青唐城下,手中没有什么兵力的宗喀吐蕃太皇太太后,辽国公主凌结摩她是辽兴宗嫁给唃厮罗之子董毡的和诸豪酋大臣无计可施,只能开城投降……

    “哈哈哈……”

    骑在一匹龙种马上的童贯,看着打开的青唐城门,和带着群臣出降的辽国公主凌结摩,仰头大笑起来了。

    “师严,”他扭过头,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但是精神看着特别好的高俅笑道,“成啦!转战千里,杀敌十万,破灭一国,大功告成啦!”

    高俅已经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总算不负官家所托,拿下青唐一国了!大官,接下去咱们该怎么打?”

    童贯笑着说:“咱们先去一趟青海,招抚诸部,再搜罗一些龙种马,就带上凌结摩公主和青唐城内的铁匠,一块儿返回邈川城吧。”

    童贯的心思和他粗旷的长相相反,是非常细腻的。在这个大获全胜的时候,他还没有忘记龙种马和青唐甲。

    这可是青唐吐蕃的两大宝物啊!

    他知道武好古在界河开了个种马场,如果能把龙种马送过去,应该可以加快两种马的产出吧?

    另外,青唐甲也是好东西啊!军器监的铁匠打了几十年也没打成。现在好了,把青唐城的铁匠全逮回去,总归能打出青唐甲了吧?

    现在大宋已经有了精兵,如果再有好马好甲,那么将来平夏复燕还有什么难的?

    想到自己将来兴许可以率军扫荡燕云,童贯就兴奋的捏着自己仅有的胡须,得意的有点忘形了。

    ……

    “禀相公,湟州大捷!蕃酋多罗巴和溪赊罗撒在巩藏岭、麻宗山惨败。我军斩首一万五千有余,俘敌一万八千,攻破巴金城、瓦吹寨、癿当城、通川堡、陇朱黑城,蕃酋多罗巴投降……”

    熙州城内,熙宁、泾原两路的经略安抚使吕惠卿在自的帅府中听到幕僚的报告,也完全愣住了。

    “斩首多少?”

    正和吕惠卿一起下棋的熙宁、泾源两路经略安抚副使钟傅追问了一句。

    “一万五千有余……”

    “胡说!”钟傅眉头大皱,“怎么会有那么多斩首?莫不是有人杀良冒功吧?”

    吕惠卿也感到不可思议,斩首15000啊!河湟开战才几天就杀了那么多,谁的刀那么快?这也太犀利了吧?而且多罗巴和溪赊罗撒一共才多少兵啊?这么个杀法,岂不是要杀光了?这事儿一定有问题,不是杀良冒功就是在屠杀俘虏……不过熙河军毕竟是自己的部下,真要出了这种事情,自己也要跟着被御史弹劾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