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败,败了?这,这怎么可能?”

    溪赊罗撒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眼睛了,那可是整整两万蕃家儿郎啊!就算是两万只猪,两万头牛,两万匹马,你让宋军去捉去杀,没有个十天八天的也搞不定吧?怎么可能三天不到就只剩下两百人护着失魂落魄的益麻党征跑回来了?

    而且这三天还包括行军和溃逃的时间!三天前溪赊罗撒还在邈川城东门外给自己六弟和两万大军送行来着!

    今天就剩下两百人了……

    “木波?木波喇嘛呢?”溪赊罗撒不甘心,大声问起了自己的爱将木波。

    益麻党征年少无知,不通兵法,被宋人用奸计打败也就罢了。可是木波喇嘛是久经战阵的宿将,是蕃家有名的常胜将军。他的全名叫昆木波,出身吐蕃大贵族昆氏家族,父亲是萨迦寺的寺主,开创了萨迦派佛法。木波喇嘛本人刚一出生就有许多征兆说明他很有可能是阿底峡尊者阿三和尚,超戒寺八贤之一所预言的萨迦三大怙主护法尊者之类的之一。

    因此他才被父亲派到宗喀吐蕃修习兵法,在宗哥城军中奋战多年,威信很高。溪赊罗撒可以赶走赵怀德成为宗喀吐蕃之主,就和木波喇嘛的善战分不开。

    有这么一个有密教佛法加持的名将辅佐,益麻党征率领的两万大军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人打得全军覆没呢?

    “木波大师多半已经战死了,”益麻党征叹道,“他为了遮护大军撤退,亲自带领殿军在桑家谷迎战宋军,结果碰上了宋军的甲骑突击……”

    “甲骑突击?”溪赊罗撒眼睛瞪得老大,心说:自家的兵马遇上的是宋军还是大白高国的铁鹞子?

    益麻党征又叹了口气,哭丧着道:“宋人不仅有甲骑,还有铁甲步兵……咱们的儿郎就是昨天清晨在麻宗山口被他们的铁甲兵打了个措手不及。”

    “清晨?”溪赊罗撒难以置信,“那他们,他们是夜行军而来的?”

    “是夜行而来,”益麻党征说,“咱们的人还看到火把了。”

    “看到火把了还措手不及?”

    “这不是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快就打过来嘛!”益麻党征摇摇头道,“大军从行军到摆开来进攻,怎么都得几个时辰吧?谁想到那些宋人跟猛虎似的,扑上来就咬……”

    “扑上来就咬?”溪赊罗撒咽了口唾沫。

    宋军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不是说好的弱宋吗?

    “兄长,咱们快走吧!”益麻党征说着话就站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再不走,那些魔鬼一样的汉人就要打到邈川城下来了。”

    “打到邈川城下?”溪赊罗撒倒吸了口凉气儿,才发现自己马上要大难临头了。

    因为麻宗山一失,邈川城就无险可守了!至于守城,邈川城可不是宗哥城,城内都是多罗巴的人。现在多罗巴生死未知,万一他要投降的话,邈川城就根本无从防守。

    而且,自己带来湟州的三万大军转眼就没了两万,还剩下一万人打个屁,吓都吓死了。

    “可咱们该跑去哪里?”溪赊罗撒有些沮丧地说。

    溪赊罗撒的老巢宗哥城距离邈川城不过六十多里,虽然有渴驴岭险要可以倚仗。不过宋军在短短的时日内就是安乡关打到邈川城,简直是摧枯拉朽。一路上遇到的比渴驴岭险要的地方多的事儿,还不都一路暴打过来了?

    而且麻宗山这一仗打惨了两万大军被人打散了,现在溪赊罗撒可用的兵力只有邈川城这里的一万人和留守宗哥城的五千人,还有留守青唐城的五千人,总共就是两万。

    至于鄯州、廓州的其他一些蕃部,在溪赊罗撒大难临头的时候会不会帮忙,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兄弟两人正在商量往哪里逃命的时候,噩耗就紧接着传来了。

    一个溪赊罗撒麾下的首领连滚带爬的跑来了,“王子,宋军打过来了!宋军来啦!”

    ……

    两千多骑兵疾驰在湟水岸边的大路上,蹄声犹如战鼓激昂,让人血脉为之沸腾。

    骑手们都是一人双马的配置,骑着矮小的走马,还牵着高大河湟战马。他们中有九百多人披着皮甲,背着马矟,队列也显得比较严整。余下的都是无甲的轻骑,不过也背着马枪,同样可以进行冲阵。

    高俅高太尉就是这支骑兵的主帅!高俅现在也牛逼了,马上的功夫进步了不少,骑着一匹青海龙种马,穿着一件属下献上的青唐瘊子甲。真是威风八面,很有一点挥军扫荡蛮夷的名将风采。

    杨可世、杨可弼两兄弟也骑着龙种马,穿上了瘊子甲,一左一右护在高俅两边,一边行军,还一边高声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进行军议。

    “太尉,溪赊罗撒一定不敢死守邈川城,要不然就是第二个多罗巴了!”

    “他多半会走渴驴岭西逃,咱们不如直插到渴驴岭,截断溪赊罗撒的归路。”

    “不必如此,还是尾衔追击为好。若是截断了溪赊罗撒的生路,就怕他督军死斗,虽然他们肯定打不过咱,但伤亡怕是小不了。还是一路尾随,追到宗哥城下吧。”

    “好!就尾随追击!杀溪赊罗撒一个片甲不留!”

    “喏!”

    高太尉就在马背上做出了决断!这几日他仿佛在梦里面一样,率领数千铁骑,奔袭千里,一路摧破敌军无算,眼看就要杀到蕃人的老巢啦!

    这样的战绩,大概可以和摧破突厥的李卫公,灭高句丽的李英公相媲美了吧?高俅心道:没想到自己一个兵书都没怎么读过,也不是行伍出身的汴梁子,头一次带兵就能立下如此大功。难道自己是天生的名将之才?

    ……

    “罪人多罗巴前来领死……呜呜呜……”

    同样得意的不行的还有监洮西军童贯,他在麻宗山大战打到尾声的时候,就把追击逃敌的差事给了高俅,又让王禀留在麻宗山打扫战场。自己则带着少数护卫带着在战场上“请”到的木波大喇嘛,往陇朱黑城而去了。

    阿底峡尊者预言和种种征兆还是有道理的,萨迦派的大怙主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人杀了?在佛祖的保佑下,昆木波的脑袋没有变成一套开封府的三居室,而是让一个信佛的御前骑士“请”到童贯跟前。

    童贯在问清楚对方的身份后,马上就带着他去陇朱黑城劝降了!

    多罗巴是认识昆木波大喇嘛的,也知道他是溪赊罗撒的心腹大将。所以在木波大喇嘛告诉多罗巴,溪赊罗撒派来救援他的两万大军已经被宋军打得全军覆没以后,已经出家为僧的多罗巴彻底绝望,表示不再当大首领了,要跟着木波喇嘛修行密宗佛法……

    “法师不必悲哀,也不要说甚领死的话。”童贯因为有生理残疾,没有办法留下子嗣,所以对绝后的多罗巴非常同情王厚打起仗来也忒狠了,人家已经死了俩儿子,你好歹给人留个后呢!

    童贯顿了顿说:“我大宋官家素来宽仁,只要法师真心归顺,官家少不得要授予官职给大师的。不知道大师想要做俗官还是僧官呢?”

    还做官?

    多罗巴苦苦一笑,双手合十:“老衲能用残生侍奉佛祖就心满意足了,不想做官了。”

    童贯温言道:“现在邈川城还不知道大师已经归顺朝廷,大师身体如果还好,不如随咱家走一趟邈川城吧。”

    “好好,”多罗巴说,“老衲就走一遭邈川城吧。”

    童贯笑了起来,邈川城这回也到手了!湟州这回就算被自己打下来啦!

    这份功劳,大概可以和恩师李宪相比了!看来自己以后还可以接着领兵打仗。

    名将,不过如此……

    ……

    “大王,宋人撤了!”

    “本王看到了!可是他们为何撤兵?”

    “一定是被大王的兵威所震慑,不敢入侵我大白高国了!”

    “胡说!”

    大白高国晋王察哥横了一眼自己身边一个姓仁多的指挥使。他现在正站在盖朱城的城墙上看着几里外宋军大摇大摆的拔营撤走,眉头却越拧越紧。

    宋军莫名其妙来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走了……哦,也不是什么都没干就走了。而是在盖朱城以南四里的喀罗川边上留下了一座新筑起来的土木城堡。

    这座城堡并不大,但是却依山傍水,巧妙利用了地形,如果想要夺取,恐怕得大费一番周折了。

    而且,现在大白高国正是虚弱的时候,能因为一座建在宋朝土地上的城池就冒然开战吗?

    可如果不拔掉这颗钉子,盖朱城不就随时都在宋军的窥视之下了?

    一不留神,从这座宋人城堡里面杀出来的兵马,就能把盖朱城拿下了!

    可真是不好办啊!

    “大王,等宋人的大军退了,咱们就发兵拿下那座城寨吧。”负责守卫盖朱城的仁多指挥使这个时候也觉得那座宋人的城堡非常碍眼了。“如果不拿下那座城寨,盖朱城可就永无宁日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