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负重行军,日中而百里,然后还能立即投入战斗这其实就是强大的战斗力了!

    再好的指挥,再强的计谋,都必须要一支拥有强大战斗力的部队去执行。要不然什么都是空的!而大宋的开封禁军,自从一百多年前开始,直到不久之前,就没有怎么认真训练装备过。因为大宋朝廷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激励那些老爷兵去训练兵士们平时不训练,上了战场再多的赏赐都没有用。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真理,在宋朝可是完全禁得起实践检验的!

    而这个练兵的难题,终于因为人人都爱的房子和“重武轻文”的御前演武,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至少是部分、暂时的圆满解决。

    现在有了技能、体力、装备和知道为何而战为房而战的房奴猛士们,拥有了吐蕃人难以想象的战斗能力和战斗意志。

    他们整个晚上都在收拾行装和赶路,却依旧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和充沛的体力。当王禀亲率的先头部队抵达麻宗山口时,根本没有休整的必要,披着铠甲行军的房奴兵们就直接展开了战斗队形,举着长枪嗷嗷叫着向目瞪口呆的蕃部勇士发起了攻击。

    “放下长枪,换弓箭!”

    当御龙猛士直第三指挥和第四指挥所属的九百余名铁甲兵,冲到用运粮的大车组成的蕃军工事前的时候,军官们下令大家放下长枪,取出弓箭开始放箭了。

    不少蕃部的战士也被他们的头领驱赶着在大车工事后面列队,同样人人持着弓箭。似乎想用密集的箭雨封锁宋军进攻的路线,可是他们又怎么能和披着步人甲的对手拼箭镞呢?他们的箭镞根本不能洞穿铁甲,而宋人的箭镞覆盖下来,他们就只有用血肉之躯去生生硬扛了。

    几轮齐射下来,蕃部的兵士们就死伤惨重,惊恐地奔逃了。

    “拿起长枪,向前!”

    王禀下命令的声音并不很大,在纷乱的战场上很难听清。不过没有关系,房奴兵作战是非常自觉的!不需要将领督促,就纷纷捡起长枪,嗷嗷叫着往上冲着去割脑袋了。

    天候此时已经是过了卯时了,虽然是夏日,但是地处高原的麻宗山口的气温并不高,还有冷冷的寒意。而那些匆忙中集结起来的蕃军将士看到一片在晨光下闪着刺眼光芒的枪尖,心里的寒意恐怕就怎么也抹不去了。

    一个又一个指挥从急行军的状态调整成了密集的进攻队形,第次展开,沿着狭窄崎岖的山路,向前突进。

    王禀穿着一身部下赠送的青唐瘊子甲,带着几个亲随走在作为前锋的第三都和第四都的背后。他现在的任务不是催促部队进攻,而是要控制部队进攻的节奏把一支疯狂收割人头的部队从第一线换下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可是御龙猛士直有8个指挥的兵力,有脑袋得大家一起割啊!王禀这个都指挥使得一碗水端平,要不然怎么服众?

    另外,后面还有900多名骑士和1800多名骑士辅兵等着进行尾衔追击呢!

    御龙直的猛士得在必要的时候把道路给人家让出来。

    “割脑袋,换房子啦!”

    “割脑袋,换房子”

    颇有特色的喊杀声,这个时候已经响彻战场了。担任先锋的900多名房奴猛士,已经和乱成一团的蕃家战士撞在一起了。

    蕃家战士们根本无力抵挡结阵突击的铁甲步兵,他们使用的马刀或马枪的长度,都不能和房奴勇士使用的长枪相比。而且他们也摆不出严整的方阵,只是乱哄哄的迎敌。当房奴勇士们的长枪砸下来的时候,蕃家的战士们根本无力招架,只有硬生生的等死。

    也有一些蕃部勇士冒死挥刀向前,从长枪丛林中穿了过去,靠近了披着铁甲的对手。可是一柄长剑很快刺了过来,将他们捅了个透心凉。即便有人躲过长剑的攻击,努力砍出一刀,又能怎么样?缺乏经验和训练的蕃家刀手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砍死一个披着步人甲的对手。用刀刃去砍5毫米厚的铁甲甲片,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由于山路拥挤和蕃家的士兵太多,冲锋的房奴猛士又时候也会被无路可退的蕃家战士挡住。在这个时候,王禀就会下令后队的房奴们放箭。一波又一波的抛射羽箭!

    对于披甲率很低的吐蕃兵士们来说,这种从天而降的箭雨是非常致命的!而他们射出去的箭镞,又无法洞穿步人甲的防御。

    麻宗山山道上的战斗,就这样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人数占优的蕃部兵马,因为无法展开,而只能以混乱的小股人马去和对手交战,数量优势根本无法发挥。而且他们也无法上马和对手厮杀,骑兵在这种狭窄的山路上也无法施展速度优势,因此都从轻骑兵变成了四条腿的轻步兵。惊慌失措的轻步兵对上杀气腾腾的重步兵,结果自然是明摆着的。

    不过房奴们屠杀的效率并不高,因为抓俘虏和割脑袋是比杀人要麻烦得多。另外,为了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王禀和高俅不得不控制进攻的节奏,每隔一段时间就把摆在前面的两个指挥换成新的部队。这样既能让所有的部队都有机会立功,也方便割人头和抓俘虏当然还有搜刮战利品。

    这种效率较低的屠杀方式,给了益麻党征部下的蕃人头领一种错觉,自家的兵马似乎还能与敌一斗。

    所以在当天清晨的军议时,大部分蕃家头领都反对不顾一切的逃跑,而是想要集结儿郎与敌一战。

    被溪赊罗撒派来辅佐益麻党征的木波喇嘛这时也恢复了镇静,大声道:“六首领,就这样败邈川也太窝囊了,只怕要让邈川人和仁多统军看扁了。”

    益麻党征眉头大皱:“木波,你说怎么办?我们现在被堵在山路上,急切之间施展不开啊。”

    立即有人提出了建议:“向北十里有个山谷,名叫桑家谷,地势开阔,咱们可以在那里展开骑兵,和宋人决一死战!”

    益麻党征没有什么主意,只得看着木波喇嘛,木波摸了摸光头:“六首领,可以一试。而且咱们就算要走,也得先击退追兵啊!要不然让宋人一路追杀到邈川城下,这两万儿郎就全军覆没了。”

    喇嘛说得也有道理,益麻党征心说:得有人殿后,要不自家一定跑不了!

    “好!”益麻党征点点头,对木波道,“木波头领,那就由你领着儿郎们去桑家谷建功吧!”

    “快快快,快上马!”

    “轮到咱们啦!准备冲阵”

    “万胜!万胜!”

    “割脑袋,换房子!”

    指挥宋军追杀敌人的童贯也知道前方有个比较开阔的山谷他的队伍中有不少拥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吐蕃人,自然知道地形了。

    所以在前锋的铁甲步兵差不多杀到桑家谷口的时候,童贯就派出了自己手中的王牌,九百多名殿前骑士和一千多名骑士随从!

    骑士们比铁甲步兵们更着急,因为他们在之前的陇朱黑城围攻战中是看客,看着人家立功割脑袋,能不着急么?而从今天清晨开始的战斗,他们又被排在了最后,只能看着御龙猛士直的兄弟们割人头抓俘虏。一个个都快急疯了!

    现在终于可以上战场了,自然是大声欢呼了。

    两千多人一块儿欢呼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很快传到了正在桑家谷里面整顿部众的木波喇嘛耳朵里。

    这位溪赊罗撒麾下能征惯战的喇嘛,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建议益麻党征在桑家谷反击宋人了。

    因为遭到攻击的前军现在是后队了情况比想象中的要糟糕,退到桑家谷的儿郎们一个个都像丢了魂似的,只想着赶紧逃走。木波不得不派出亲兵一顿砍杀,宰了好几十人,才总算稳住了溃军。

    可是新的麻烦又出现在木波面前了,蕃家儿郎在溃退的时候丢失了许多武器!退到桑家谷的儿郎们有一半是赤手空拳的,还有一半人只有马刀或者弓箭,几乎没有一根长枪。

    没有长枪怎么冲阵?宋人的步兵骑兵都配有长枪马矟,蕃家儿郎们用马刀怎么破啊?

    无可奈何之下,木波只能从中军调来了一些儿郎,好一番忙乱,阵势还没完全列好,宋军又嗷嗷叫起来了!然后木波就感到脚下的大地忽然颤抖起来了。

    这是上万只马蹄在急促的敲打地面?

    敌人的骑兵来了?

    可怕的念头刚刚在木波喇嘛的脑海中形成,一声惊恐到极点的喊声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

    “甲骑!宋人的甲骑来啦!”

    木波喇嘛猛地头,就看见刺眼的阳光下,一排排的跃动的甲骑,人人持着长长的马矟,如同铁流一般冲出了谷口,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向自己这边涌来!

    “啊,原来今天就是老衲圆寂的日子!”木波喇嘛叹了口气,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