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溪赊罗撒派弟弟益麻党征带着两万颗脑袋,呃,应该是两万蕃家儿郎去拯救多罗巴大首领的时候,多罗巴已经看破红尘,遁入空门了。

    不久之前还是威风八面,意气风发,想要带领湟中蕃家儿郎雄起的多罗巴大首领,这个时候仿佛一下老了十几岁,满脸的的苦相,双手合十,身上披着袈裟,在陇朱黑城内一所寺庙里的佛像前跪着。几个披着红袍的喇嘛在念经,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喇嘛在用小刀割断多罗巴大首领的那一头白发。

    一群多罗巴手下的管家和头领,都无精打采的在佛堂里面跪着,人人都批了袈裟,看来是准备和多罗巴一起出家当喇嘛了

    这事儿真是战场奇闻了,打仗把敌人打死打败的很正常,把敌人都打成和尚的事儿,大概也就那帮房奴猛士干得出来吧?他们割人家的脑袋太凶了,从巴金城割到了陇朱黑城,而且还不给个痛快,留着一个支堡不打下来好慢慢割每天割几百,割了七八天后陇朱黑城内剩下的人都精神崩溃,自己放弃了那个倒霉的支堡不守了。

    而多罗巴肯定是所有人中受打击最大的一个,三个儿子都死了!都死了而且自己的实力也拼光了,前天还有邈川城的使者冒死来报宋军没有切断陇朱黑城和邈川城之间的联络,说溪赊罗撒带着三万大军进了邈川城,但是按兵不动!

    按兵不动的意思多罗巴明白,是在等自己的脑袋被宋人割了去啊!自己一家都死了,邈川城主自然就是溪赊罗撒来当了!

    这人心也忒险恶了吧?自己不要命的帮溪赊罗撒当上蕃家王子,他却见死不救还要趁机夺自己的基业

    备受打击的多罗巴终于承受不住,看破了红尘,请陇朱黑城里面的喇嘛给自己剃度了。而他的那帮心腹手下看见老大出家当喇嘛了,也都纷纷表示跟随,全都一起剃了头当喇嘛了。

    可问题是他们剪了头发的光脑袋也还是脑袋啊!那个没人性的高太尉照样认可它的价值!

    所以在剃度的时候,多罗巴脑子里面还是在思索怎么从陇朱黑城脱身?

    现在陇朱黑城周遭的堡垒都丢完了,接下去宋军大概就要攻城了!而陇朱黑城之内还有多少人能战?好像只有不到四千了,而且士气低落

    多罗巴长叹了一声,闭上了老眼儿。

    “万胜!万胜!万胜!”

    惊天动地的欢呼声突然从城外传来了!多罗巴猛地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那些喜欢割人脑袋是宋国恶魔要攻城了?难道自己的寿数就到处为止了?

    “快,快扶我起来!”多罗巴用颤抖的声音呼唤他的护卫。

    几个已经提前剃度,变成小沙弥的蕃人护卫连忙上前,搀扶起被城外宋军的欢呼声吓得腿肚子发软的多罗巴大首领。

    多罗巴又说:“去,去看看,扶我上城,去看看”

    现在是晚上,天上也没月亮,外面一片漆黑,根本不是攻城的时候啊!

    众人簇拥着多罗巴大首领登上了用乱石堆砌而成的陇朱黑城的城墙。

    城外,宋军的营地中到处都是闪烁的火把,星星点点,好似天上的繁星。其中不少远远看去和萤火虫差不多的火把还在上下左右的晃动。显然是手执火把的人在挥舞!随着火把舞动,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也响了起来。

    “万胜!万胜!割脑袋!割脑袋”

    “这些汉人瞎嚷嚷个啥?”

    多罗巴问身边的人,有耳朵尖,而且还能听懂汉话的从人答道:“大首领,汉人好像在喊:割脑袋”

    “割脑袋!?他们还要割谁的脑袋?”多罗巴就感到耳后三寸一阵凉飕飕的,然后就是一阵血气上涌,眼前一黑,整个人瘫软下去了。

    晕菜的多罗巴并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一时半会还丢不了!

    因为城外那些宋军的主力很快就要开走了。他们彻夜欢呼的原因不是要攻城了,而是知道又有更多的,看上去很好割的脑袋从邈川城过来了。

    对于这群需要用敌人的脑袋去换房子住的房奴兵们而言,还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吗?

    从邈川城开出来的蕃军,管他两万还是三万,反正打不过自己这里的几千人。无论装备、训练还是士气,都不能相比。

    所以他们就是来送人头的!

    在童贯当众宣布了这个好消息后,立即就是三军欢呼!

    这一幕别说多罗巴要晕菜了,就连童贯这个见多识广的军事宦官也有点不习惯了。

    大宋的兵士,什么时候听到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来了还会欢呼?这还是宋军么?这些家伙不会是被魏武卒、秦锐士的鬼魂附体了吧?

    童贯心想:他们不就是选拔严格一些,军饷高上几倍,还能用敌人的脑袋换房子,还不需要军官督促就肯苦练武艺和上阵冲杀吗?难道古时候战无不胜的武卒锐士,就是这样的军队?

    “大官,”高俅这个时候笑吟吟地对童贯说,“不如趁着士气正旺,今晚就出击吧!也许可以抢在蕃人之前先一步赶到麻宗山立阵。”

    现在益麻党征的大军还没有赶到麻宗山,是高俅、王禀撒出去的硬探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所以童贯、高俅、王禀就商量着调动主力,也就是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的七千多人去迎战对手。只留下2000名熙河路的汉番兵士在陇朱黑城外的堡垒驻防,看守城内的多罗巴部。

    由于之前一连串作战都打得非常顺利,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的士气极为高昂,根本就把吐蕃部落军队看成行走的房契。所以高俅干脆建议当众宣布有新敌到来的喜讯这下有足够的脑袋可以割了!

    “好!”童贯也知道士气这事儿只可鼓不可泄,立即就点头答应道,“收拾行装,今晚就出发!去割蕃人的脑袋!”

    “割脑袋!换房子!”

    “割脑袋”

    “天杀的溪赊罗撒”

    益麻党征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于是就在褥子上低声骂了一句。

    他可不会像赵佶的房奴兵一样,连夜不睡觉赶路。他是巴不得黑夜永远别结束,这样他就不用起床行军去麻宗山立阵了。哪怕宋军在攻下陇朱黑城之前肯定不会向麻宗山进攻,他也不想去麻宗山实际上,他根本就不赞成哥哥的亲夏反宋立场!

    宋国当然是坏的,但是人家这些年兵强马壮的,打得大白高国丢盔卸甲却是实实在在的。大白高国都打不过人家,蕃家还出什么头?别说现在闹得四分五裂的宗喀吐蕃,就是当年唃厮罗和李立遵的时代,蕃部不照样在三都谷之战中被宋将曹玮击败。

    现在蕃部实力远远比不了那时,而宋国的国力军力却是鼎盛,还打什么呀!

    而且溪赊罗撒惹出来的祸事,凭什么叫自己背黑锅?

    益麻党征虽然一肚子怨气,但是他也没办法。虽然他也是唃厮罗的子孙,可是却没什么实力,不能反抗兄长溪赊罗撒。而且鄯州蕃部的勇士们大多反宋亲夏,都以为鄯州遥远,可以让宋人鞭长莫及。

    所以益麻党征也没有办法煽动手下的勇士造反,只能老老实实带着他们去找死。

    当天色蒙蒙方亮时,正在诅咒自己亲哥哥益麻党征忽然听到营帐外面纷乱嘈杂了起来。

    “六首领,六首领,大事不好啦!”

    不好?当然不好了!好好的宗哥城不呆,跑到麻宗山来,能好得了吗?昏昏沉沉的益麻党征一边琢磨,一边打着哈欠道:“进来说话!”

    慌慌张张进来的是一个溪赊罗撒麾下的大将,名叫木波,也是个光头的喇嘛。

    “木波,”益麻党征问,“何事慌张?”

    “宋人!”木波道,“宋人来啦!”

    “甚底?”益麻党征猛地坐了起来,睡意全无。

    “宋人来啦!”木波喇嘛说,“前队统领差人来报,沿着山路到处都是火把,拉出足足十里,怕是有好几千人,正往麻宗山口而来。”

    从邈川城到麻宗山的山路并不宽阔,而且蜿蜒曲折。所以益麻党征的大军是分队前进的,在山路上拉得很长。前军已经到了麻宗山口,而益麻党征的中军还在十里开外。

    “这,这怎么可能?”益麻党征真的有点慌了。他的大军现在拉出了二十多里,要是骤然遇敌可就有点儿麻烦了。

    而且,宋军不是在围攻陇朱黑城吗?怎么就跑到麻宗山来了?难道陇朱黑城已经完蛋了?

    木波喇嘛问:“六首领,是战是走,您赶紧拿个主意吧。”

    “走!”益麻党征压根就不想打,现在陇朱黑城看来已经完了,他当然选择撤走了。

    而这个选择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错,但是益麻党征接下去就开始犯错误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会在强行军后立即投入战斗,所以他下令召集部将军议,布署撤退。

    就在他举行军议的时候,王禀率领的房奴兵开始进攻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