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处道兄,西贼的仁多保忠好像变聪明了,溪赊罗撒又进了邈川城,咱们该怎么办?”

    在湟水通川堡京玉关等地守候了几日,也不见仁多保忠这个傻愣愣的常败将军带兵来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结果还等到了溪赊罗撒进兵邈川城的消息。王厚只好带着伏兵从湟水以南隐蔽的山谷中出来,渡河北上去和高永年还有率领万余兰州蕃汉民伕以及弓箭手护送粮草而来的张叔夜会师了。

    三人会师的地点就在高永年几日前率兵攻占的通川堡,多罗巴也在这里摆了几千蕃家好汉,抵挡了高永年的三万大军足足两日。

    完成了会师之后,王厚、高永年、张叔夜三军总兵力包括民伕和弓箭手达到了五万之众。那么多的兵马在通川堡多留一日,都会消耗掉大量的物资。

    在仁多保忠没有上钩的情况下,他们当然要商量一下该往哪里去了。所以高永年一见到王厚和张叔夜就先问了起来。

    王厚想了想说:“仁多保忠没来,溪赊罗撒却从鄯州出来了。这样也好,咱们就把这厮留在湟州吧!”

    “这厮油滑的很,”高永年皱眉说,“怕是不容易抓吧?”

    王厚笑着:“没事儿,一定抓得到!”

    “怎么抓?”监军童贯感兴趣的问。

    王厚没有说,只是稍微皱了下眉,问张叔夜道:“嵇仲,西贼晋王察哥还在卓罗城?”

    “还在。”张叔夜说,“他是都统军,还有一把尚方令锤,据说可以先捶后奏,西贼的右厢军多半在他的麾下听用。”

    “这就对了。”王厚点点头,“如果还是仁多保忠说了算,西贼不可能没有动静。

    咱们不如大张旗鼓逼近喀罗川下寨筑城!”

    “逼近喀罗川?”童贯一愣,“安抚莫不是要入侵西贼的地盘吧?这事儿”

    这事儿可是开边衅!

    虽然宋军进攻宗喀吐蕃的军事行动几乎肯定会招来西夏的干涉,但是大宋朝廷并没有做出对西夏开战的决定,王厚作为边帅,而且还是个武将,自己挑起战争可是非常危险的行为。搞不好被朝廷里面的文官一顿弹劾,直接落个身败名裂了。

    “无妨!”王厚笑了笑,“吾自有分寸,不会真的越境开战的。”

    “不越界?”童贯想了想,“安抚要做甚?”

    “自是把仁多保忠和察哥从卓罗城里引出来。”

    王厚并不知道仁多保忠正率兵在大山里面绕远路去救援多罗巴,还以为他和察哥都在卓罗城呢。

    “我们五万大军兵临喀罗川仁多保忠和察哥不可能不动,”王厚说,“只要他们动了,溪赊罗撒就不会离开邈川城跑鄯州。”

    那是自然的,溪赊罗撒又不傻。他看到得看到宋军和西夏军“交战”的结果后才决定是不是要跑。

    王厚接着又说:“他只要不走,咱们就能把他留在湟州了。”

    “怎么留?”高永年皱眉道,“难不成咱们在把仁多保忠和察哥引出来后,再分兵西进?”

    张叔夜摇摇头:“这样不行吧?溪赊罗撒的侦骑硬探也不瞎。”

    王厚和童贯互相看了一眼,童贯笑道:“安抚的意思是用陇朱黑城下的兵去扑击邈川城?”

    “陇朱黑城下的兵?”高永年皱眉,“那才多少人?”

    “有10000人,”王厚说,“步骑各有5000。”

    留在陇朱黑城下的是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的约8000人,另有熙宁路的2000番汉骑兵。总共就是10000人。

    高永年摇摇头说:“10000人顶甚用?”

    “顶大用了!”王厚笑着说,“这次打得那么顺手,全靠殿前御马直和御龙猛士直的战士。那5000人顶得了寻常的30000大军!”

    童贯拍着胸脯道:“咱家走一趟陇朱黑城吧。”

    “那就有劳了!”王厚笑道,“监军不必拿下陇朱黑城,让多罗巴继续派人去邈川求救,这样溪赊罗撒一定不会想到咱们的大军丢下多罗巴来扑邈川城!”

    “省得了,”童贯抚掌笑道,“有安抚的妙计,湟、鄯、廓三州不日就可大定了。”

    “宋人奔喀罗川来了?”

    局势的变化完全超出了嵬名察哥的预料,他倒是猜到了王厚摆了个圈套要套仁多保忠。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厚会放着邈川不打,带着五万大军扑向喀罗川了!

    这是什么意思?要来攻打卓罗城了?宋国要和大白高国全面开战了?

    年轻的嵬名察哥可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询问:“他们进入我大白高国境内了?”

    喀罗川是黄河的一条支流,是宋夏共有的。宋朝占据了下游靠近黄河的部分,西夏则占据中上游。

    “尚未入境,”盖朱城派出的信使禀报道,“正在盖朱城以南三里布阵筑城。”

    “只有三里?”

    盖朱城是西夏在喀罗川一带的边境上修筑的大据点,就在边境线上。

    “正是,只要三里敌军数量极多,旗帜遮天蔽日,仁多指挥使担心他们会攻打盖朱城。”

    西夏监军司的长官是统军、监军、副统军,下属有指挥使、教练使、左右侍禁官等职官。而被仁多保忠安排在盖朱城的指挥使也是仁多一族的子弟。

    “知道了!”嵬名察哥咬咬牙,“你去告诉仁多指挥使,无论如何都要坚守盖朱城,直到本王率军抵达!”

    “喏!”

    陇朱黑城察哥可以不救,眼皮底下的盖朱城却不得不去救援。

    在打发了盖朱城的信使后,嵬名察哥不敢怠慢,立即召集右厢卓罗监军司下属诸将,下达了点集大军的命令。

    西夏大军点集出动的消息,很快被使者送到了邈川城嵬名察哥现在拿不准宋军的意图,以为对方要全面开战,自然要给溪赊罗撒打打气,可不能让他在关键时刻跑宗哥城老巢去。

    而同时向邈川城派出使者的还有被困在陇朱黑城内的多罗巴,以及刚刚率部抵达仁多泉城的仁多保忠。

    前者是泣血求援,后者则是命令溪赊罗撒坚守邈川城待援,再加上嵬名察哥点集大军的消息,信息量之大之乱,已经超出了嵬名察哥可以理解的范围了。

    “益麻党征,你看他们会打起来吗?”

    打发了使者厚,溪赊罗撒找来了自己的兄弟益麻党征商量。

    “多半会打起来。”益麻党征的年纪很轻,今年还不到20岁,在唃厮罗的后裔中算是比较有见识的,所以被手头没什么人可用的溪赊罗撒所倚重。

    他分析道:“现在大白高国已经出兵了,形势对我们蕃家大大有利啊!宋人的主力被大白高国所牵制,而他们的偏师又久攻陇朱黑城不下。如果陇朱黑城能坚持到仁多统军到达邈川城,那么咱们就能和仁多统军合兵,以五万之众南下陇朱黑城了!”

    “多巴罗能坚持那么久?”溪赊罗撒皱眉道,“我能成为大首领,全赖多罗巴的支持现在不能看着他败死在陇朱黑城啊!”

    溪赊罗撒在看陇朱黑城,而邈川城内多罗巴的部民属下也在看溪赊罗撒。如果溪赊罗撒不够义气,那么多罗巴的人可就不会跟着混了。

    益麻党征当然知道哥哥的难处,他说:“要不兄长先率20000人出邈川城,屯于麻宗山。”

    麻宗山位于陇朱黑城以西25里,是邈川城和陇朱黑城之间的一处险要。

    “兄长只需小心屯兵在麻宗山即可,”益麻党征说,“只要不与宋军浪战,必不至于有失。待仁多统军兵到,定然可以大破宋人的兵马。宋人的兵马再精锐,也是久战疲敝,而且人数至多不会超过两万。”

    益麻党征已经知道正在围攻陇朱黑城的这股宋军犀利异常,不过在他想来,宋军再厉害也就和大白高国的天兵差不多吧?仁多保忠率军五万其实只要两万而来,加上自家的三万其中两万先前进到麻宗山,总共有八万大军,怎么可能打不赢宋人不到两万的疲惫之师?

    “好!”溪赊罗撒抚掌笑道,“此计甚妙!老六,那就由你带上两万大军去麻宗山,愚兄在邈川城等待仁多统军吧!”

    “高太尉、王太尉,咱们的5000壮士还能战吗?”

    “怎么不能战?绝大部分人还没砍够10个脑袋呢!急都急死了,嗷嗷叫着要上阵!大官啊,咱们的官家可真厉害啊,怎么想出这种办法的。”

    “是啊,离开10个脑袋的斩首数越近,那就越急着要上战场大官,您怎么跑到陇朱黑城了?是不是安抚要咱们拿下陇朱黑城?”

    童贯这时已经到了陇朱黑城之下,正在和指挥攻城战的高俅、王禀说话呢。

    还别说,赵佶拍脑袋想出来的斩首换房子的招数太损了!十个脑袋的数目恰到好处,太多了凑不齐,太少了很快就砍足数了。

    现在是十个脑袋,看着不多,砍起来也挺费劲儿的,而那些已经凑齐五个六个甚至七个八个脑袋的房奴那个急啊,恨不得蕃人勇士个个都三头六臂!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