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从大白高国湟州观察使,宗喀吐蕃湟州大首领,邈川城主多罗巴眼中望出去,已经是一片绝望。

    他所在的高处,大白高国和宗喀吐蕃的大旗犹自飘扬。可是四下望去,只有一片兵败如山倒的惨状。群山之中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四散奔逃的蕃家骑兵。宋军的甲骑轻骑,散成了百人或者几十人的小队,漫山遍野的追杀。所到之处,蕃家勇士不是被矟刺刀砍,一命归西,就是跪地哀求,甘心被俘。竟然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

    15000蕃家大军,一日之内,就被5000宋军击溃!

    多罗巴怎么也想不明白,宋军怎么会有恁般强悍,堪比铁鹞子的甲骑?早知道他们那么厉害,就不应该和溪赊罗撒一起造赵怀德的反现在怎么办啊?自家的人马一败涂地,小儿子阿蒙又掉了脑袋,巴金城另外两个儿子也不知怎么样了?不会都没了吧?

    一想到自己的三个儿子搞不好都让宋人宰了,多罗巴忍不住就老泪纵横起来了。

    他是有很多私生子所有的吐蕃部落头领都有私生的儿女,除非那话儿不行!因为吐蕃是农奴制,还有初夜权的陋习。部落首领看上了谁家的闺女或妻子,一句话就能叫了陪寝,而且不会有任何麻烦。

    这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吐蕃同时又是非常讲究血统的!要不然唃厮罗一个流落于阗的赞普后裔,凭什么被宗喀吐蕃的大首领们迎请而来当赞普?后来那个血统不正的阿里骨又是怎么完蛋的?如果换成汉人的规矩,赞普就该兵强马壮者为之

    而在讲究血统的吐蕃社会中,和部落贱民的女人生的私生子是不能当继承人的。多罗巴的三个嫡子如果都让人砍了,那么他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一切,就有可能落入侄子手中。

    这可真是图个啥?

    “大首领,快走吧”

    说话的是乔阿埋,他说话的时候,身边一个亲随正帮他卸下青唐瘊子甲这位历精城的少主真是机灵啊,知道这个时候得装孙子,可不能披着青唐保甲招摇!

    多罗阿恍若不觉,只是喃喃自语:“阿令节、厮铎麻令、阿蒙”

    “大首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称着宋人还没攻上来,咱们赶紧翻山走吧,只要入了陇朱黑城就不怕了。”

    御前骑士的战术和铁鹞子仿佛,也是一波流。在他们的冲力耗尽后,就开始打肉搏战和割人头了。

    而宋军的轻骑兵,包括骑士辅兵和熙河路的轻骑也没有往野驴坡山上冲,而是在追杀往巩藏领逃跑的藩骑。这些藩骑已经失去了组织和斗志,只是慌不择路的奔逃,是非常容易猎取的目标。如果想在天黑前攒够足够的脑袋,当然要挑他们下手了。

    因而,已经从野驴坡山腰退到山顶的多罗巴和乔阿埋反而成了被忽略的目标反正眼下没有谁在往野驴坡山顶上冲击。

    看到多罗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乔阿埋也不和他废话了,冲着多罗巴的几个心腹一挥手:“快快快,快带上大首领跟我走!”

    他这并不是讲义气,而是因为这一带是多罗巴的地盘,多罗巴的亲随中一定有人熟悉地形。没有他们领着,乔阿埋一个鄯州的蕃人怎么可能跑得掉?

    “安抚,多罗巴逃了!”

    多罗阿和乔阿埋的将旗刚刚从野驴坡山顶上消失,一直盯着看的童贯就已经发现了。

    王厚呵呵笑了起来:“终于想起来要跑了本官还以为多罗巴那厮要在野驴坡受死呢!”

    童贯笑着:“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他一个大首领?安抚,他这一去会上哪儿?”

    “多半是陇朱黑城!”王厚默默心算了一下,“他们翻山而行就得抛弃马匹,至少三日才能到陇朱黑城那厮知道我们没有步兵,不能攻城,多半会在陇朱黑城收拾残部,同时打听阿令节和厮铎麻令的消息。不过他绝对不会想到咱们的御龙猛士可以日中而百里,到时候把他围困起来。”

    陇朱黑城也是一座山城,而且还有不少附属的堡垒,控制着一大片的区域。靠王厚、童贯麾下的5000名骑兵是很难完成包围的。不过御龙猛士直的4000铁甲步兵一到,陇朱黑城就彻底完了,因为陇朱黑城周围的支寨城堡,根本挡不住铁甲重步兵的攻击。

    一旦这些堡垒全部失陷,多罗巴就是一只瓮中之鳖了。

    童贯笑道:“若是湟州大首领叫咱们包围在陇朱黑城了,溪赊罗撒不能不救吧?”

    “不仅是溪赊罗撒,还有仁多保忠和嵬名察哥!”王厚道,“他们要是见死不救,湟州藩部就再也不会听命青唐和卓罗城了。

    他们要是来救!呵呵,那3000铁鹞子就得留在陇朱黑城之下了!”

    原来王厚和童贯是故意放走多罗巴的。多罗巴是湟州藩部大首领,又是铁杆亲夏派。如果被困在陇朱黑城,那么青唐城的溪赊罗撒和卓罗城的仁多保忠、嵬名察哥就会很难办。

    不救会失去湟州人心。失去了人心,也就永远失去了湟州!不仅湟州诸蕃部会彻底屈服,临近的廓州也会倒向大宋,而且鄯州豪强乔家也有可能倒戈。溪赊罗撒只剩下鄯州的青唐、宗哥二城,还能支撑多久?

    救了,仁多保忠是常败将军,肯定打不过宋军。而察哥所倚仗的3000铁鹞子,肯定也不是4000房奴勇士和1000御前骑士的对手。

    在巴金城、驴马坡两战之后,王厚和童贯已经有数了,大宋真的出了雄主了!房奴猛士和御前骑士未必有李世民麾下精兵的战力,但是和周世祖当年苦心经营起来的殿前军是有一比的。

    这样的精锐,在大宋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如果是元昊时代的铁鹞子,兴许还能一战,可是如今的铁鹞子,在房奴勇士和御前骑士面前,肯定是不堪一击的。

    若是铁鹞子和仁多家的主力丢在了湟州,那么卓罗城、喀罗川还有秦王川,也就都是大宋的囊中之物了!

    湟州蕃部大首领多罗巴并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恁般阴险,当他在大山里面转悠了三日,吃尽苦头,狼狈逃窜到陇朱黑城的时候,还以为是佛祖保佑,让自己逃过一劫呢!

    在陇朱黑城里面蒙头睡了一觉之后,他就召集头领们开始商量对策了。而在商量对策之前,当然是计算一下手头还有多少实力。

    “大首领,”多罗巴的一个管家禀报道,“陇朱黑城这边,包括宗哥城、厉精城的援兵在内,还有七千五百多人”

    多罗巴是带着20000人离开陇朱黑城的,而且他还在陇朱黑城内留了1000人,现在拢共只有7500人了。

    当然,“失踪”的13500人并不都变成开封府的房契了,其中相当一部分逃脱了被砍脑壳或被俘的厄运。不过从驴马坡战场逃走的藩人,除非是多罗巴的本部人马,否则是不会跑到陇朱黑城来的,连乔阿埋也没入陇朱黑城,而是直接往邈川城而去了。

    “巩藏岭南口的兵怎么样了?”多罗巴问,“是退来了,还是”

    “退来一部分。”

    “一部分?”多罗巴皱眉道,“他们也被打了?”

    管家道:“禀大首领,宋人在三天前的晚上,跟随咱们的败兵到了巩藏岭南口,然后下马结阵强攻”

    “骑兵下马结阵强攻?”多罗巴听了这话就有一种马上逃走的冲动了。

    大宋的骑兵什么时候那么强悍了?不仅能在马上打,还能下马来打?

    那名管家点点头道:“是啊,这些汉人的骑兵太强了,咱们的勇士打不过啊,所以就只能退来了”

    多罗巴又问:“那咱们堆放在巩藏岭南口的粮食有没有烧掉?”

    “没,没有那时候太乱了,没想起来”

    多罗巴翻了翻眼皮,有点想拔刀砍人了。考虑到现在宋军强悍的不大正常,5000人守不住一个山口也不奇怪。可是你们跑路的时候得记得把粮草烧掉啊!

    哪里可存着够20000骑兵吃上10天的粮草啊!

    现在都落到宋军手中,他们可就有足够的粮草支持20000大军进攻陇朱黑城了。

    不行,陇朱黑城不能留了,得赶紧跑路!

    多罗巴刚想到这里,屋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看见一个头领一脸慌张的进来了。

    “大首领,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谁?谁来了?”

    “宋人,是宋人的大军来了!”

    多罗巴猛地站了起来:“他们的骑兵来了?”

    那头领摇了摇头,惊惧地说:“不止是骑兵,还步军,是铁甲步军,足有四五千之众!”

    “四五千铁甲步兵?”多罗巴愣了又愣,“这怎么可能?”

    “大首领,”多罗巴的管家抖着声道,“您快走吧,先退到邈川城去。”

    “走?”多罗巴苦笑了起来,“走不了啦!”

    这里到邈川城还有一百多里,而且外面还有5000汉人的铁骑,要是轻骑简从而走,肯定让人逮住割了脑袋!而要带着城内的7500人一起走,急切之间怎么集结得起来?蕃家兵士可不是那种随时可以开动的精锐!如果汉人的步兵没有到达,那么多罗巴还能在白天集结准备部队,再利用夜色突围。可是现在是汉人的铁甲步兵都到了,进出陇朱黑城的山路一定会被他们封锁,还这么走?

    多罗巴又是一叹:”立即派出使者去卓罗城和宗哥城告急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