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其实是一场算不上完美的重骑兵冲阵。地形实在不够开阔,展开的正面不够宽大。虽然是居高临下发起冲击,但是敌人同样在山坡上布阵,所以在冲阵的末尾,千余名宋军甲骑实际上是从下往上仰攻,冲击的速度就很难提起来了。

    但是有利的因素也不少,最有利的就是敌人的配合。吐蕃人全是骑兵,还是轻骑兵,不是重步兵结成的铁刺猬一般的枪阵。而且这些轻骑兵还不是党项、契丹那种耐得苦战死战的精锐,而是寻常的西军都能随便欺负的吐蕃。他们还因为多罗巴的恼怒打了一个上午送人头一般的骑兵冲阵,早就人人士气低落,叫苦不迭了。

    另外,宗喀吐蕃王国并没有真正成型和巩固。哪怕在唃厮罗担任赞普的时代,也不过就是个稍微有点声色的部落联盟,并没有严格的律令法度李立遵和唃厮罗曾经颁布过律令法度,不过根本没有办法实行,更不用说到了如今这个分崩离析的时候了。所以多罗巴这个湟州藩部大首领也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的首领,他从邈川城带来的15000湟州吐蕃骑兵并不都是他的部众,大部分是从湟水流域的众多部落中征集来的杂牌军。

    这样的杂牌军打打顺风仗还行,真要打起苦战血战,一准会分崩离析的!

    而现在,他们面临的已经不是苦战血战,而是一场灭顶之灾了!面对如洪水一样汹涌而来的大宋铁骑,那些中小部落的首领脑海之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跑!

    可是他们跑得了吗?他们的脑袋可是开封府的房子,是大宋朝的官身啊!怎么能让他们跑了?

    ……

    来自西军的骑士吴扆和李永奇冲在最前面。这两人都是西军的边角料,并不属于种家将、姚家将、郭家将、刘家将、苗家将、折家将这样赫赫有名的将门。没有长辈的提携,想靠一刀一枪在军中赚功名自然是很不易的。所以从军多年之后,他们也只是搏出了一个无品武臣,想要转官是千难万难的。

    不过宋哲宗听从慕容忘忧的建议,开办的枢密院兵学司却给了他们这种西军边角料一个往上爬的机会。那些出身将门的西军少年英才转官容易,而且他们自有家中的长辈教导兵法战阵,自不屑去跟着慕容忘忧和赵钟哥这两个辽人学习兵法。于是被兵学司搜罗去的,都是吴扆和李永奇这样不上不下的西军低级武官。

    而他们如今的处境,说实在的,比原来好点儿,但还是不上不下。

    好点儿是有1500亩的职田,还能从官家那里领到一份颇为丰厚的赏赐,如果超期服役还有额外的军饷可以拿。

    不上不下则是仍然没有官身!

    所谓的骑士,其实就是给骑兵换了个好听的名字,还附带上一份看着很不错,但是经营起来却很伤脑筋的家业。

    这份家业对心思比较缜密的李永奇而言倒是不错,他的出身比吴扆好些,家里面有兄弟有客户,可以拉点人去沧州把那个拥有1500亩田的庄园打理起来。

    但是李永奇是一个有理想的骑士,他的目标不是当一个富有的庄园主,而是成为大宋王朝的官人。

    要当官,就得立功,就得拿藩人的脑袋去换啊脑袋不仅可以换房子,还可以换到官身!不过一颗脑袋只能用一次,要么用来换官身,要么用来换房子……如果两样都想要,就麻利点割人头吧!

    而对性子粗疏的吴扆来说,当个冲锋陷阵的骑兵才是最合适的,真要去做官或是经营庄园,一定会坏事的。还好他的妻子刘氏是个能持家的女子,在沧州含辛茹苦的打理庄园,还把长子吴玠送去了南开书院。

    呃,吴玠这下成了千年大学巍巍南开的着名校友了,将来大有前途啊!

    不过吴扆并不觉得自己的儿子上了南开书院就会有出息了,将来最多也就是个乡下骑士吧。

    在开封府呆了几个月后,他总算是知道什么叫繁华,什么叫昂贵了。和开封府相比,沧州终究是个小地方。他现在的理想就是能在开封府挣一套房子,将来让自己的长子吴玠继承沧州的职田继续当骑士,自己老两口和次子吴璘一起到开封府居住。

    而吴璘今年才2岁,颇是聪明伶俐,但是也看不出有自己赚房子的本事,当老子的怎么都得替他筹谋一番啊。要不然将来没有房子讨不了娘子可怎么办?

    要得到开封府的房子,靠经营庄园的盈利是不用想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割藩人勇士的脑袋!

    现在割脑袋的机会终于来了,而且还有割不完的脑袋,如果这回不能割出一套房子或是一个官身,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那么容易割的脑袋了。

    吴扆和李永奇心热之下,两人已经突出了所在的骑士阵列,他们手中都夹着马矟,呼喊声中,就这样生生撞入了藩军散漫混乱的大队当中!

    这种骑士脱离阵列的情况,在武好古的假子军团中是绝不会发生的,但是这帮没有多少机会凑在一起练习阵列的骑士,却很难在快速冲锋中保持队形。

    不过今天他们遇上的是更加散漫的藩人轻骑,不能保持队形也就不算什么问题了。

    两人手持的都是矟杆柔软有弹性的马矟,不必像使用硬木马枪一样在和敌骑接触时松手,因为马矟可以弯曲抵消掉一部分冲力。但是对于被矟尖戳到的藩人骑兵而言,这一击依旧是极端致命的。

    两名藩人骑兵,顿时就被吴扆和李永奇用马矟从马背上扫了下去,身体上还各有一个飙血的窟窿,还没有马上死去,只是在翻滚惨叫。

    不过吴扆和李永奇并没有勒停战马去收割人头,而是继续借着马力直直冲进藩人的乱阵深处。在冲阵的同时,两人都奋力挥动马矟,不是用刺,而是用抽,借助马矟极具弹性的矟杆去抽打周遭的藩人骑兵。谁要被抽到,不仅会被打落马下,而且少不得骨折筋断!在这样一个马蹄到处践踏的战场上,重伤落马其实就是在等死!不是被马蹄踩死,就是被魔鬼一样的宋军骑士割了脑袋……

    对于这种披甲持矟的重骑,多罗巴的轻骑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力。他们的马弓都太软,慌乱之中往往连弓弦都没有拉满就把箭镞射出,而且也没多少准头,根本伤不了披着皮甲的宋军骑士。而他们的马刀又太短,面对宋人骑士的马矟抽打,根本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因而吴扆和李永奇所过之处,藩人骑兵就如纸糊一般,一片人仰马翻,竟然没有人能稍稍阻挡他们一下!

    在两人之后,大队的御前骑士也已经扑击而来!由如一堵堵移动到铜墙铁壁,将所有来不及闪避的敌人,全部碾成粉末!

    从高处向下看,就能看见一道道钢铁洪流涌入了吐蕃人散乱的军阵当中。

    藩人军马,却连半分的抵抗之力都没有。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不是能耐苦战的战士,不过是被部落首领拉来凑数的山谷农夫。大半个白天的苦战,已经让他们人困马乏,士气低落。宋人突然发动的甲骑突击,一下就摧垮了他们全部战斗意志!

    被御前骑士铁流扫过的藩人骑兵自然是崩溃,但是更多的藩人骑兵并没有和他们接触。毕竟现在列阵野驴坡上的藩人骑兵数量还有13500骑以上,靠1000甲骑能扫到多少?

    但是那些没有被宋军骑士扫到的藩人骑兵,却已经意志崩溃!不少人已经打马掉头逃跑。多罗巴大首领和乔阿埋首领却根本无力阻止这两个首领带来驴马坡的自家人马加在一起不过五千多人,战场上有超过一万骑是依附他们的部落首领带来的人马,凭什么都丢在这里?河湟的规矩向来是有实力就有一切。

    现在多罗巴大势已去,溪赊罗撒看起来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啦!今后青唐邈川是谁家天下,还不得看实力?

    那些带着部落中的勇士跟着多罗巴、乔阿埋征战的头领个个都比猴子还精,看到大势以去,就争先恐后带着部落中的男儿逃命了。其中一些更加精明的头领干脆带着部众弃了战马,往周围的大山里钻去了宋军是不可能搜山的,而且现在是夏天,山里面有的是食物,他们总能逃走的。

    而更多的人,则想凭借着马力,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片死地!可是这里并不是哪儿都能去的平原,而是不大适合骑兵运动的山地。往巩藏城和陇朱黑城的山路又不怎么宽敞,一万多骑骤然涌去,怎么可能不拥塞难行?

    看到藩人战阵已经崩溃,而且有不少人开始逃跑。王厚和童贯两人,立即下达了全军出击的命令。

    现在,是时候收割人头了!是当骑士,是转官身,还是换开封府的房子,又或者换取实实在在的铜钱绢帛,就看这一遭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