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离巩藏南山口领尚有二三十里的地方。

    王厚、童贯、杨可世率领的人马,这个时候已经在一片平缓的高坡上安营扎寨了。

    说是安营扎寨,其实就是找了个高处杂沓而歇。数千人马涌在一起,也没有立什么寨栅,也没挖掘壕沟,只是在山坡下撒了许多铁蒺藜。大部分人已经下马了,要么在伺候战马、走马,要么在四下警戒。

    王厚率领的5000骑兵连日赶路急行,已经有些疲惫,今日靠近了巩藏岭时,前面开路的番骑就和多罗巴的硬探哨骑遭遇了。知道多罗巴大兵抵达后,王厚、童贯就立即命令所部停止前进,然后选择了这场名为野马坡的高地安营休整。

    显得乱纷纷的营地当中,有的人已经伺候好了马匹,开始烧水煮食,炊烟一道道升起,肉汤的香味也在野马坡四下飘浮。

    御前骑士都是带着随从的老爷,他们虽然也要动手伺候自己的爱驹,不过完事儿以后,就可以围着已经煮上的肉汤,拿出盐腌的牦牛肉干开始吃晚饭了。这些骑士的体力是不如房奴猛男的,也没有后者那么壮要都那么大块头就太重了,四尺五六的战马驮起来太费劲儿,所以骑士并不如房奴强壮不过他们这个时候也没显出多少倦色,不少人更是表情兴奋,眉飞色舞地说着俘杀阿令节和阿蒙的过程。

    这可是殿前骑士的初战啊!初战告捷,的确让人兴奋不已。

    杨可世还有他的兄弟杨可弼也在这帮骑士中间,对于御前骑士这个团体而言,他们俩算是外来户,不过也能和他们打成一片毕竟骑士团体中有三百多人是西军出身的!

    杨家的两兄弟都靠在卸下来的马鞍上面,笑吟吟看着这帮“老爷骑兵”,有人给他们端来了搁了面疙瘩和牛羊肉的鲜汤,两人接过来一边用嘴吹一边喝。

    王厚和童贯就没有杨家两兄弟那么悠闲了,他们两人都扎束整齐,按着腰间的长剑四下巡视,还不住的督促熙宁军的军官士卒把马遛好喂好,再把哨探放出去。

    天很快就要黑了,可别人吐蕃人在晚上偷袭了自家的宿营地!

    这时远远的有马蹄声音突然响起,巡哨警戒的士卒马上打起精神策马迎上去,就看见远远的数骑正疾驰而来,马背上的人都是吐蕃装束,当先一骑手上持着一面白旗,上面用汉字写了一个“使”字。

    原来是多罗巴派出的军使打仗之前派军使谈条件是河湟这里的规矩,和西夏打仗的时候是很少有军使往来的。

    几个吐蕃人很快被带到了王厚和童贯跟前,开口说话的是个吐蕃和尚,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当下义正辞严:“我家观察请问王将军何故来犯我藩家领土!”

    “观察”指得是多罗巴在西夏那边授的官职湟州观察使。多巴罗的使者提到这个官职,就是在提醒王厚西夏是自家的后台。

    王厚笑着:“湟州乃是唐朝故地,并非藩家所有,乃是汉藩共有之家土。况且你家大首领也受过我朝的官职,如今怎能以西夏的观察使自居?至于本官率部而来,不为相侵,乃是为了溪赊罗撒背叛朝廷,攻打赵使相之事就是那个赵怀德,现在他已经跑去开封府了。若你家大首领可以幡然悔悟,为朝廷讨伐逆臣,本官当禀明圣上,重重有赏。”

    和王厚站在一起童贯,这时也温言笑道:“你去告诉多罗巴大首领,只要他愿意和逆贼溪赊罗撒一刀两段,咱家就能保他做知湟州事,还能重赏绢帛万匹,钱千万!”

    王厚和童贯当然是在忽悠人了!那帮打起仗来没有轻重的房奴和骑士已经杀了多罗巴的两个儿子,这可是嫡子啊!还招抚个屁啊!招抚了也不能相信多罗巴啊。

    不过他们两人怕吓跑了多罗巴,所以就故意说软话,而且也没把阿蒙那厮押出来和多罗巴的使者相见。

    多罗巴的使者听到王厚、童贯开出的条件其实是很心动的。知湟州事是空的,可是绢帛万匹,钱千万就足陌的一万缗是真的。这笔钱在开封府就买套房,但是在河湟一带可是能派大用处的。

    可是做主的不是他这个使者,而是多罗巴大首领。

    王厚这个时候又道:“若是你家大首领觉得条件不好,明日上午,我们两家就在这野马坡下战上一阵吧!”

    这是在约战!就是约定时间、地点,大家干上一场。在宋夏战争中是不大有的,不过西藩这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打仗像约架也不奇怪。

    使者很快将宋军的招安条件和约战要求都告知了多罗巴和乔阿埋。

    投靠宋朝是不可能的,多罗巴和溪赊罗撒一样,都是铁杆的反宋派,是要和宋朝干到底的。

    所以多罗巴选择了交战!

    当晨光再一次泛起在东方的时候,15000名吐蕃勇士就跟着多罗巴和乔阿埋离开了他们在巩藏岭的营地,前往野马坡对面的一处名叫野驴坡的山坡列阵。

    剩下的5000人,则留守巩藏岭山口。

    吐蕃大军浩浩荡荡抵达的时候,宋军已经在对面的野马坡上摆出了一个防守阵型。长枪手在前,弓箭手在后,骑兵摆在最后,依着山坡而立。而且人数看上去也不多,就是5000上下。

    “才这么点人”

    担心了一个晚上的多罗巴看到宋军人少,终于大松了口气。他对自家藩军的战斗力还是有数的,如果对手来了10000名骑兵,这仗就没得打了。

    现在是15000骑打5000骑,一个平局总是能打出来的。

    “大首领,宋军那边好像有动静了!”

    乔阿埋这个时候忽然大声嚷了起来,他年轻眼尖,已经瞧见顶盔贯甲的王厚带着几个亲随从自家阵中出来了。

    乔阿埋又道:“好像还牵了个人!”

    牵着个人?多罗巴定睛一看,是有个不知道谁被绳子拴在一个宋军将军的马屁股后面,跌跌撞撞的,怪可怜的。

    正想着的时候,宋军那边又有军使喊话了:“请多罗巴大头领阵前搭话。”

    阵前搭话就是再进行谈判。多罗巴觉得宋军主将可能觉得打不过自己,所以要增加招抚的筹码。

    虽然多罗巴是不可能归附宋朝的,但他还是和乔阿埋一起,在一群心腹死士的护卫下,从野驴岭的山坡下来,到了阵前,距离宋军大阵一百多步的地方。

    这时,王厚已经带人押着多罗巴的小儿子阿猛策马立在自家阵前了。

    两个王厚的亲兵押着被捆得跟粽子仿佛的阿蒙,一个人手中还捏着块破布。另外一个能说吐蕃话,看着多罗巴等人出现,就对阿蒙道:“你看看,来的是你爹爹么?是的话就招呼则个。”

    阿蒙早就看见自己的爹爹了,这个时候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阿爹!阿爹,我是阿蒙啊!爹爹快救我!”

    多罗巴的眼神没有儿子那么好,但还是听得出宝贝儿子的声音,当下就是心脏一紧。

    这是怎么事?阿蒙怎么让宋军捉住了?他不是在巴金城吗?难道巴金城被宋军攻破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在多罗巴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了。7000大军啊!而且还据守坚城,怎么可能那么快就陷落了?

    不过他还是想问问阿蒙是怎么被捉的,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王厚一挥手,那名拿着抹布的亲兵已经把阿蒙的嘴巴堵上了。

    然后王厚身后一名姓包的通事官就嚷了起来:“多罗巴大首领,你的儿子阿蒙在我们手里,你若想让他活命,就马上归附大宋!”

    多罗巴并不知道自己只剩下阿蒙一个嫡子了,更不知道自己遇上了强悍得不正常的宋军。所以听到宋军的喊话,只是哼了一声,大声喊道:“对面的宋人听了,若是尔等敢伤吾儿一根汗毛,我多罗巴对佛祖起誓,一定将尔等杀得片甲不留!”

    王厚能听懂吐蕃话,当时就笑了起来,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砍了他!”王厚对押着阿蒙的两个亲兵下了命令。

    “喏!”

    两个亲兵都是手脚麻利的主儿,一个人在阿蒙的腿肚子上猛踹了两脚,阿蒙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另外一个人已经抽出了一把直刀,双手握住刀柄,对着阿蒙耳后,用足力气一挥!

    人头落下,血柱高高喷出!

    阿蒙被当场斩首就当着他亲爹的面。

    看到这一幕,多罗巴整个就傻了。不仅多罗巴傻了,跟着他的吐蕃勇士们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是什么状况?一言不合就砍人?而且还当着多罗巴大首领的面砍了阿蒙少主!对面的宋将疯了吗?不会数数吗?我们这边人多啊!

    “儿啊!”多罗巴反应过来了,自己的儿子没了!这些宋人实在太坏了,居然杀了自己的儿子,不可原谅!

    “儿郎们!”多罗巴怒了,“杀尽宋狗,替阿蒙报仇!给我冲!给我冲!杀光他们”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