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松举起宝剑,刺向了一颗光头。那颗光头向右一闪,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不过却没有防备一张盾牌迎面撞过来。只听见“嘣”的一声,厮铎麻令的光头就在武松的盾牌上撞了个头破血流。武松看到一击得手,也不客气,马上举起长剑再刺。这下厮铎麻令躲不开了,他还没从刚才的撞击中缓过来,就感觉到脖子那里传来了一阵剧痛,他连忙丢了手中的弯刀去捂住脖子,然后就摸到了湿漉漉的,温热的液体。

    糟糕了!要上西天了!阿弥陀佛!

    这一刻,厮铎麻令的大脑异常清醒,他知道自己的脖子被人用剑扎了个窟窿,现在正在飙血,等血流尽,自家就要去西天佛祖那里报到了。

    血在流,力气也在很快流失,厮铎麻令很快就站立不住,向前扑倒在了地上。不知道是谁,用脚踩在了他的背上。

    好重,真的好重……

    踩着厮铎麻令的是武松!武大指挥使的心可细着呢,他知道自己刚刚宰了一个大人物,看那身青唐瘊子甲就知道了。现在战场上可没看见第二个穿这种盔甲的。

    另外,那身盔甲也是好东西啊。分量轻,而且异常坚固,箭镞不入,刀剑难伤。自家是用不着的,可是高太尉和王太尉好像还没有那么好的甲呢……

    所以那颗光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给割了去,那身瘊子甲也不能让人抢走了。

    不过在战场上杀人是一回事儿,把脑袋割下再把人家的盔甲扒下来却是另一回事儿。

    只有一场战斗的胜利者,才有功夫去割脑袋去收取战利品。

    而对武松和他麾下的房奴们而言,苦战才刚刚开始呢!

    因为巴金城外的地形对他们不利。城池建在山顶的一片台地上,而上山的山路又非常狭窄,城墙外的空地又太小,使得宋军无法一次性投入太多的兵力,而且也没有办法迅速投入后续部队。

    但是已经在山上展开的千余人却个个都不好对付!他们都是身披铠甲的壮士,体力和武艺要远远超过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同样只需要维持一个很窄的正面。在巴金城的西、南两面,500人都展不开,还得分成两排。所以人数上的劣势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

    喊杀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在清晨的阳光当中回响,传到了早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的阿令节耳中。

    苦战已经在巴金城的西南两面展开了!他的4000吐蕃勇士居然没有办法击退人数最多只有1000的宋军甲士!

    而数量更多的宋军甲士,布满了山脚下的谷地和东西南三面上山的山路,只有北面没有敌人……

    好想从北面逃走啊!

    阿令节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这是围三阙一,是狡诈的汉人常用的攻城方法。

    可是阿令节还是想逃走!因为逃走还有一线生机,守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站在城墙上的阿令节看得很清楚,自己的军队完全不是宋军的对手,在宋军的阵前已经满满的铺了一层尸首,绝大多数都是没有披着铁甲的吐蕃人。有的人还未死透,只是在血水和死尸堆中辗转哀嚎。他的厮铎麻令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了,很可能已经战死了……

    如果自己不赶紧逃走,大约也要死在巴金城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在大喊:“大哥,大哥,顶不住了……”

    阿令节一回头,看见自己的弟弟阿猛那张惊恐万分的面孔。

    “大哥,快吹号角,让咱们的人退进城池,然后闭门坚守吧。”

    “好好,”阿令节早就没了主意,听弟弟一说,连连点头,“吹号角,退兵!”

    号角声凄厉的在一片喊杀、惨叫和兵器碰撞声中回响,宣告着吐蕃人的失利。

    但是关闭城门却很不容易,因为就在吐蕃人后退的时候,又有两个御龙猛士直的指挥趁机加入了战斗。他们都持着刀盾,从忙着收割人头的战友们身边掠过,嗷嗷叫着加入了战斗。

    慌乱中后退的吐蕃人并没有什么秩序,巴金城的门又太小,一次过不去几个人,可是在宋军的追杀下谁不想快点进城?于是人挤人的乱成了一团,进城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结果双方的战线就慢慢的向城门口挪动!

    “快关城门!”

    “马上关闭城门!”

    阿令节和阿蒙两兄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慌了神了。他们虽然号称善战,但是却从来没有遇上过恁么能打的对手。人人披着铁甲,武艺又高,力气似乎也是使不完的。早知道他们那么能打,就应该关闭城门死守,不,而是应该早早弃城而去守邈川城。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完了,只求能闭上城门,守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

    可是巴金城的城门却不是他们想闭就能闭上的,因为这种山寨是没有闸门的,只有两扇木门,必须大开大合。现在门口挤满了人,挡住了大门合上的路径,使得城门根本无法关闭。

    城门无法闭合,城墙上的吐蕃人又开始挨箭射了!

    原来武松和他的手下已经收割好了人头,又取出弓箭开始往城头上射击了。这可真是拼体力拼臂力的活儿啊!他们这些人披着甲扛着兵器走了几十里山路,然后马上再投入一场肉搏,打退了比自己多几倍的敌人后又开始射箭。几乎和铁人一样耐久坚韧!

    “武卒”的优势,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了!

    而反观吐蕃人,他们连整天摆弄弓箭的游牧民族都算不上,不过是一群山谷里面的农夫,体力和武艺都不能和“武卒”相比。那些在城墙上放箭的弓箭手,在胡乱射了二三十箭后,一个个手臂酸软,已经拉不满弓,哪怕居高临下射出去的羽箭都软趴趴的,打在宋军的铁甲上根本毫无作用。而宋人射来的箭镞却依旧有力,对于没有铁甲护身的吐蕃人而言,几乎就是催命符一般的存在。

    转眼的功夫,巴金城的城墙上就是一片哀嚎,到处都是中箭倒下的吐蕃战士。

    阿令节和阿蒙两兄弟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明白了,巴金城守不住了!

    “大哥,城北没有敌人,咱们就从哪里逃走吧!”

    逃得掉吗?

    阿令节僵硬地点点头。逃不掉也要试试看啊!

    两兄弟到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巴金城了,带着一百几十个亲随就下了城墙,直奔马厩而去。兄弟两人各选了一匹龙种马骑了,就带着手下开了北门,落荒而逃了。

    ……

    殿前御马直都虞侯杨可世骑着一匹高大的河湟战马,立在一处高坡上。在他面前视线所及处,就是巴金岭的北坡。

    围三阙一,用御马直骑兵设伏于巴金岭北坡之下的战法,就是他向高俅、王禀提出的。

    和出身开封将门,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高俅、王禀不一样,杨可世可是正经西军出身的将领。年纪虽然不大,才二十七八岁,但是却已经久历战阵,是西军中小有名气的骑将。要不是这点名气,他也不会被潘孝庵推荐给高俅,做了御马直的都虞侯,也就是高俅的副手。

    高俅哪里懂什么骑兵?他这个都指挥使不过是装样子的。御马直最早靠慕容忘忧和赵钟哥训练调教。后来则是靠杨可世辅佐高俅,是实际上的指挥官。

    对于这支用了150万亩土地才组织起来的精锐骑兵,杨可世一开始是很怀疑的,可是在接管了御马直的日常之后,才发现这支骑兵绝对可以和西军最精锐的骑兵相比了。

    而和御马直一起出现的御龙猛士直的战斗力,更让杨可世感到惊讶。

    已经衰弱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开封禁军,居然在当今这位官家手中复兴振作了。

    难道大宋真的要走出一百多年的文弱,走向一个武功鼎盛的时代了吗?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那自己这个大宋的武人,可真是生对了时候了。

    “都虞侯,贼人从山上下来了!”

    一名骑士大声发喊,打断了杨可世的思绪。

    杨可世眯着眼睛看去,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看看那些骑着的马,就知道一定是吐蕃的贵族豪酋了。说不定还有多罗巴家里面的大人物!

    不过这些人是逃不掉的,因为杨可世已经给他们安排了“十面埋伏”,十个都的骑士,会轮番向他们发动冲击。哪怕他们人人都骑着龙种马,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冲上十回啊!

    马力一竭,这些吐蕃贵人就要当俘虏了。也不知道能抓到谁?要是直接把多罗巴捉了,湟中可就大定了。

    想到这里,杨可世举起自己的马矟,在空中挥了一下,然后用力向前一指。

    早就在对面缓坡上候命的百余名骑士,立马就提矟上马,展开了个一个冲锋队形。

    这时杨可世又一次举起马矟,高高的指向了天空。就在巴金岭上冲下来的一百几十骑刚刚走上蜿蜒的山间小道时,杨可世的马矟再次挥下。

    对面缓坡上的骑士,立即开始了冲锋!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