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卓罗城。

    比起已经被宋人控制了二十多年的兰州城如今人马往来穿梭,堡寨城关林立的景象。斯时斯地,这个大白高国右厢卓罗监军司所在的本据之城,却是说不出的冷清凄凉。

    位于喀罗川畔的卓罗城本不是什么雄关坚城,而且占地也不大。在宋朝的军事宦官李宪率部攻占兰州之前,这座城池虽然是西夏右厢监军司的驻地,但并不是前沿据点。虎踞龙盘在黄河岸边的兰州城,才是西夏拱卫河西走廊的大据点。周围的吐蕃羌人部落,也大多依附西夏,提供粮草马匹兵源。

    可是这座虎踞龙盘的雄城,却因为世居兰州的吐蕃族的西夏统军禹藏花麻的反叛,被李宪统领的宋军轻易夺取。而后李宪又在兰州左近增置堡寨,设置了龛谷寨、吹龙寨、关东堡、西关堡、胜如堡、质孤堡等,又增筑阿干堡以控制阿干河谷。这样,兰州北枕黄河,东、西、南三面皆有险隘城堡拱卫,已经形成了难以动摇之态势。

    在元丰六年、七年、元祐三年、元祐五年、元符元年,西夏的右厢卓罗监军司曾经五次组织反攻,全部都被宋军击败。

    这座兰州坚城,简直就是西夏右厢军上下的伤心之地了!到了如今,包括仁多保忠在内的右厢军众将士,早就丧失了收复兰州的信心,转而在卓罗城周遭加强防御,增筑了盖朱、朴龙、水波三城以拱卫卓罗城。而卓罗城本身,也一再增筑加固,现在已经有了一点固若金汤的模样儿。

    但是再坚固的城池,也抵挡不了来自内部的人心崩溃!横山之败和小梁太后出走对西夏上下人心的打击简直就是致命的。而世世代代守卫西夏西南仁多家族的人心更是动摇的厉害。

    因为他们的上一任族长仁多嵬丁之子,原本的族长继承人仁多楚清现在就居住在兰州城,而且还挂着甘州团练使、右厢卓罗一带都巡检使的官职。并且不时派遣使者到仁多泉城和喀罗川招诱仁多家的勇士前去投靠。

    而更让仁多一族慌张的消息也从他们派在兰州城的细作那里传来了,宋军正在兰州集结,而且集结的规模空前!不仅兰州左近依附宋朝的藩人羌人部落都得到了点集出阵的将令,还有大批的番汉军将沿着洮水乘船而来。

    另外,还有大约万人的宋国禁军步骑,从遥远的开封府赶来了兰州!哦,这倒是个鼓舞人心的消息。至少在兰州那边现在有了一支鱼腩部队可以欺负了

    卓罗城北门之外,西夏右厢卓罗监军司监军使兼统军使仁多保忠高大的身形骑在马上,动也不动一下,只是背后那领白色的披风,被野外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

    数百名仁多家的甲士,披挂整齐,列阵而后,只是在静静等待。

    这个景象,并不是出兵去和宋人交战,而是在静候手持尚方令锤的晋王嵬名察哥前来视察防务。

    仁多家的这些将佐和嵬名察哥是很熟悉的,察哥曾经在右厢卓罗监军司任职,还交了不少朋友。就连仁多保忠和这位大白高国皇帝的亲弟弟关系也很不错。

    不过仁多保忠对于国主乾顺将统军大权交给察哥这个不满20岁的小伙子,还是有点不大认同。

    这也太年轻了一些吧?现在大白高国风雨飘摇,用这样的年轻人挑大梁能行吗?万一有什么差错,大白高国的江山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那么仁多一族,要不要和大白高国一块儿完蛋呢?

    想到这里,仁多保忠也只有一声长叹了。

    看到族长叹息,仁多保忠最为心腹的族弟仁多安忠不出声的轻轻带马,走到了仁多保忠身边。

    不必头,仁多保忠就知道是自己这个最信任的族弟过来了。他低声问道:“安忠,晋王会给支持咱们出兵吧?”

    仁多安忠看了族兄一眼,在仁多洗忠保忠的亲弟弟战死后,就是自己最得保忠信用了。不过即便是保忠的心腹,洗忠也不得不承认,保忠打仗的本事真心不行啊!

    自打接任了右厢卓罗监军司监军使兼统军使后,仿佛就是个常败将军不过这个常败将军却有屡北屡战的决心,总能在一次惨败之后,迅速稳定右厢军的人心和阵脚,为下一场惨败积蓄力量。

    而这一次,在确认了宋军从开封府调集了一只“弱兵”进驻兰州后,仁多保忠就又有了和宋军大战一场的决心了。

    虽然仁多安忠也不知道这个计划靠不靠得住看仁多保忠过去几年的战绩,多半是靠不住的,但他还是开解保忠道:“统军,应是支持的。宋人这次多半是往河湟方向上用兵,咱们若是不出兵相助,溪赊罗撒就完了,溪赊罗撒一完,咱们右厢军就是宋人下一个目标了。”

    提到溪赊罗撒,仁多安忠就忍不住想埋怨保忠。实际上,溪赊罗撒和多罗巴二人是在保忠的默许下才起兵驱逐赵怀德的哪怕在得到国主援助赵怀德平乱的命令后,保忠也故意拖延,造成溪赊罗撒夺取大权的事实。

    那个溪赊罗撒倒是铁杆的亲夏派,这点保忠没有看错。可是大宋朝廷不干了,眼看着就要三征河湟。

    而河湟吐蕃因为溪赊罗撒之乱陷入了分崩,根本不可能抵挡,西夏这边也还没从横山惨败之中缓过来。本来还可以维持的局面,现在变成了进退两难的困局西夏不出兵,青塘吐蕃一定垮台,西夏出兵,又不一定能打赢。呃,考虑到仁多保忠屡北屡战的坚韧精神,打败的可能仿佛更大啊!

    就在仁多家的两兄弟低声交谈的时候,一面用党项文写了“晋王,都统军”字样的白色大旗,已经出现在了前方的山口处,紧随其后的还有七八面大旗,猎猎卷动,然后才是一片跳跃的铁盔上的红色羽毛。到了最后,才看见源源不断出现的骑甲士,簇拥着年轻的晋王嵬名察哥,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是铁鹞子!”仁多安忠呼喊了一声,满满的都是惊喜。

    晋王察哥带来了大批铁鹞子骑兵!

    铁鹞子是始建于元昊时期的重骑兵,早年间员额只有3000人,但却是西夏军队的核心主力。这支骑兵装备了青塘瘊子甲和最上等的好马,马匹也全身具装,箭镞难破,是这个时代最精锐的重骑兵之一。每每被用于冲锋陷阵,是西夏军中能够一锤定音的武力!

    虽然在元昊之后,这支以父子相传的世袭模式选拔战士的重骑兵渐渐衰弱,但是在西夏军中仍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旦铁鹞子骑兵大量出现,也就意味将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要打了。

    现在嵬名察哥带来了至少1000名铁鹞子,就说明他要在西线同宋军大战一场了。唔,至少嵬名察哥想要传递的信息,就是将要和宋军大战!

    在离仁多兄弟还有几十步的地方,嵬名察哥已经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仁多兄弟和麾下的众将,也连忙下马上前行礼,大声呼喊:“恭迎晋王!”

    察哥朝着他们哈哈大笑:“诸位何必多礼?俺察哥和你们恁般生分么?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

    仁多保忠也豪爽的一挥手,头对自家的甲士大声道:“直娘贼的,还等个甚?赶紧把整猪整羊好酒好茶,都挑过来,伺候好大王带来的铁鹞子儿郎!”

    几个手下轰然应诺,掉头就朝城内奔去。

    察哥笑道:“统军提到好酒,某家倒是带来了几坛子酒中仙,这可是天下第一等的烈酒,清澈如水,浓烈如火,喝上几两就得酩酊大醉了。”

    “几两就醉?”

    “是啊!”察哥笑道:“大家伙都来尝尝,今儿一定不醉不归!”

    “好好好,”仁多保忠笑着,“某家虽在卓罗城这个偏僻山城,却也听过酒中仙的大名,今日正好尝尝。喝过酒中仙之后,某家就领着右厢儿郎去会一会从开封府来的宋国禁军。”

    他提到开封禁军的时候,浑然没有当事情,仿佛那就是一碟小菜。

    可是嵬名察哥却脸色凝重起来,低声对保忠道:“统军千万别用几十年前的老眼光看开封府的禁军啊!”

    “怎地?”仁多保忠一愣。

    察哥道:“宋国现在的官家不简单,有唐太宗的风采,开封府的禁军经过他的调教,已非昔日可比了。”

    什么?大宋官家像唐太宗?仁多保忠愣了又愣。

    这是真的假的?现在大白高国都这样了,也用不着什么唐太宗,来个宋太宗也受不了啊!难道大白高国真的要亡了

    “统军,”察哥道,“你也不必担心,本王这次带来了1000名铁鹞子,足以和开封府来的精锐一战。

    而且大辽上国已经答应把公主嫁给陛下了,有了大辽相助,咱们大白高国,一定可以转危为安的。”

    这话怎么听着恁般泄气呢?仁多保忠忍不住眉头大皱起来,看来这位晋王殿下还是太年轻了,胆子也有点小啊!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